法轮大法救了我和我的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我今年近七十一岁。退休前在一所市医院工作,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修大法 无名怪病消失了

修炼前我患有多种疾病:冠心病、高血压、脑动脉硬化、颈椎病、半身麻木行动困难、胆结石、萎缩性胃炎、腸息肉便血,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病——全身发冷发抖,夏天穿棉衣、戴棉帽、铺电热毯,这还感觉冷。可同时又大量出汗,刚换上的衣裤,不到十分钟就湿透了,只好用十几条毛巾替换着垫在身下,床板都浸出个人形。每天输七、八瓶液,还要喝几大碗中药,可很少排尿,全都出了汗了。脸色青紫,全身肿胀,疾病折磨的我不成人样,无法上班。在中西医都不起作用的情况下,也曾练过几种气功,但都无效。痛苦不堪中深感绝望,全家一筹莫展。

九九年四月的一天,女儿说:妈妈,你不是喜欢练气功吗?我们家附近有炼法轮功的,炼的人可多了,义务教功,你也去炼炼吧。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了炼功点。在学员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五套功法,并请回了《转法轮》及师父的其他著作。回到家我认真拜读,真是越读心里越亮堂,越读心里越高兴,我找到上乘功法了!

炼功没多久,身体就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以前的多种疾病基本痊愈,走路一身轻,我又能上班了。

脱离大法 病魔再度缠身

可是我刚炼功才两个多月,中共恶党就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老伴在公安系统工作,相信邪党对大法的造谣诬陷,毀掉了我的大法书籍,并对我严加看管。从此我失去了修炼环境,又回到常人中,失去了大法的保护。修炼大法后基本痊愈的疾病,又逐渐返回到我的身上,又是昼夜难眠,痛苦不堪,病情越来越加重,这一病就是四年。

我住遍了各大医院,用尽了一切医疗手段,病情均无起色。花尽了家里所有积蓄,不但不能上班,连生活也不能自理了,只好提前病退。老伴的恶劣脾气,加上疾病的折磨,我又患了忧郁症,真是生不如死!我买好了墓地,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快死吧!

家人请巫医来家驱邪,基督教来家给我祷告,住院的病友约我去求某气功大师等等,知道这些都是无用的瞎折腾。我知道只有继续修炼法轮功才有希望,可又想,大法的书被家人毁了,他还对大法说了那么多坏话,对大法犯罪啊,而我也没有站出来维护大法,听之任之,我也是有罪的。师父能允许我再修吗?

从新修炼 神奇不断在我身上显现

说来神奇,没过几天,就有原来的同修来到我病床前对我说:“赶快修炼法轮功吧!”我听了,知道是师父派她来叫我继续修炼的,叫她来帮我的。我高兴的只是哭。从此,我又回到了大法修炼中。

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教我炼功。我白天晚上不停的听师父讲法,能坐起来时,就在床上打坐炼功。慢慢的,终于能站起来了,离开了瘫睡四年的病床,我含着泪走出病房。我要用我身体的变化证实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和同修一块去讲真相,发资料。回家后同修被绑架。邪恶也不会放过我。当时我还在病业中。由于刚回到大法中,法理不清,不知该咋办,就在心里求师父:请师父告诉我,我该咋办?几分钟后,一同修来我家,让我赶快离开家。我走后的第二天早上,公安局、派出所恶警及我单位的有关人员就来家抓我,看我不在,追问家人我的去向。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零五年的一天,我在卫生间摔了一跤,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家人硬把我送到医院检查。拍片后,医生说:六十多岁的人,摔成这样,必须手术,否则会残废。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不会有事,不做手术。当天晚上,大夫也没认真对好骨头缝,就打上石膏,准备第二天手术。

当晚我坚持在床上炼功,神奇的是竟然没感到怎么疼痛。第二天我要求回家,医生不同意,我就在床上背法、炼功,坚持不做手术。第六天在我的坚持下,医生只好同意我出院。到家后我就取下石膏,在床上学法炼功,抄法。抄完了六本师父的《各地讲法》,没到一个月,我就能下地了,一个月后又能双盘腿一个小时了!奇怪的是,我原来走路两脚一直呈外八字形,现在好了,两脚直直的,走路轻快。在师父的强大加持下我过了这一难。

面对奇迹 老伴苏醒

零七年的一天,我和老伴骑自行车去买菜,又摔了。这次是左上臂骨折,手臂耷拉下来,皮肤变成紫色。我立刻向内找,发正念,清除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请师父救我!”连喊三声。第三声刚过,就听“咯噔”一声,骨头接上了,手臂复位了,皮肤颜色慢慢恢复正常。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三分钟。我激动的直流泪。

这一切我老伴都看在眼里,对老伴震撼很大。从此,他也走進了大法修炼。

老伴今年七十八岁,炼功没多久就戒掉了一辈子想戒而没戒掉的烟、酒的瘾好。我们每天一起炼功、学法,他支持我讲真相救人,自己还劝退了好几个。别人都说我们身体好,红光满面,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很多岁。

学法小组越来越壮大

我们的学法小组建立已有九年了,每周最少集体学法三次,从未间断。最早组里只有两名同修,随着不断讲真相,劝三退,不少有缘人走進大法,也有昔日同修回到大法中,现在我们的学法组已有二十余人,中间不断将一个组划分为两个小组,另有七人因搬迁等各种原因到不同组学法炼功去了。

对于新学员我们尽量帮助,给他们请大法书籍、师父的讲法录像和教功光盘等。每次学完法还阅读明慧文章,互相切磋,比学比修找差距,共同精進。同修们把真相资料,如:各种真相光盘、《九评共产党》、神韵晚会光盘、真相不干胶、护身符等带在身上,便于随时讲真相用。

外出讲真相时,新老学员搭配组合成几个小组,相互配合,取长补短,抓紧时间救度更多的世人。现在大家越来越成熟。

明真相 亲人得救

零九年,侄女住院生小孩。在分娩过程中,医生查出胎位不正,持续性枕后位,胎儿宫内窒息,必须立刻剖腹产。侄女很害怕。以前我给她讲过大法真相,做了三退。我对她说,“别怕!只要坚信大法,孩子一定会正常生下来的。”我们一块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坚定的说:“好,我相信您说的!”我俩念了几分钟后,突然胎儿在宫内向左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在医生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一个健康的婴儿呱呱落地。当时大夫和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二零一零年四月,青海玉树发生七点一级大地震,我二哥及孩子们的房子全部倒塌,周围邻居因房屋倒塌死伤很多人,二哥全家十口无一人伤亡。在地震发生前,我已经给他全家讲了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三退保平安”,在二哥一家十口人身上得到验证。

二零一零年底,老伴从老家回来说,他弟弟得了食道癌,做手术后半年又复发了,食水难進,人瘦的皮包骨,卧床不起几个月了。听后我想:由于他弟弟为人狡猾奸诈,经常与亲戚闹事,还强行占了属于我老伴的财产,为此,十几年老伴已不和他们来往,断了兄弟关系。但现在我们是大法修炼人,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告诉大家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2]。我们应该放下名、利、情救他们。

我用法理劝慰老伴放下心中的一切不平,去救度他们。于是我们全家带上礼品、现金去了他家。我们给他全家讲了大法真相,讲我们修大法后身心的受益,现在无病一身轻的美好等,我们说,是师父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他们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并做了三退。我们又赶回家,准备了大法宝书、师父的讲法录音、真相光盘给弟弟拿去。

此时弟弟正在医院抢救,呈昏迷状态,已发了病危通知。我坐在病床边,对着他的耳朵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让他听mp3的师父讲法。经过一昼夜,早晨醒过来了,说想吃东西(已经很久不能進食了)。当时喝了半碗鸡汤,说胃里很舒服。从此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七天就出院了。出院后,我们多次去他家教他炼功,和他一起学法,一个月后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现在事情过去已经一年半了,弟弟面色红润,能吃能喝,他经常来电话乐呵呵地说他的身体很好,让我们放心。

现在弟媳也走進大法修炼。以前她得了眼病,做手术后反而失明了,修大法后,现在看书学法,越看越清亮,说看书时,书上的字在变颜色,字在放大。现在他们夫妇俩每天学法炼功,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给了他们新生。

以上是我们的修炼经历。如有不妥,请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