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马来西亚法会召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二零一三年马来西亚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十一月三日(星期日),在槟城维斯塔纳酒店(Vistana Hotel,Penang)圆满召开。二十名学员和大家分享了他们修炼法轮大法的心得体会。

二零一三年马来西亚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现场。
二零一三年马来西亚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现场。

二零一三年马来西亚法会,法轮功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二零一三年马来西亚法会,法轮功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坚持中领馆前反迫害

来自吉隆坡的学员杨金莲女士分享了她在各个环境,包括景点、学校、医院面对面讲真相的体会。中领馆前发正念是她长期坚持做到的一个项目,过程中有人来了解真相,明白了真相。她也有遇到干扰的时候:“一天,一便衣警察来叫我走,我跟他讲真相,他不爱听,抄我身份,坚持叫我拆掉横幅,不友好地对我说:‘你让我怎么骂你呢?你年纪和我母亲差不多大,应该在家带孙子,在家喝茶,为什么坐在这里呢?’”

杨女士向警察说:“中共把法轮功学员都关在劳教所里,这些善良的人在劳教所里可能会被中共活摘器官,我怎么能坐在家里呢?如果你的亲人、朋友和同事突然不见了,你要不要寻找?你看哪个国家的领馆前是这样,别的国家都没有,只有中共的领馆有这样。”警察似乎有点明白,走开了。杨女士交流说:“我想我就是坚持在这里反迫害,让众生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事,中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的,让更多的人得救。”

青关会邪恶行径让民众看清中共邪恶本性

虽然在讲真相时面对考验或干扰,但杨女士十分珍惜马来西亚这里相对之下较宽松的讲真相大环境,因为在香港,她亲身经历了那种被中共干扰破坏的环境下讲真相的艰难,她说:“今年五月,我们马来西亚的三位同修到香港景点,青关会的横幅挡住了我们的真相点。青关会知道我们是马来西亚来的,要赶走我们。中午十二点多了,有些同修去吃饭了,有些同修没走,我看到一位香港同修在举展板,人来人往的,挺多人,我也过去一起举着,青关会的一女恶徒来冲撞我,我走开了两步,她又过来撞我,香港同修示意我去发正念。我去发正念,青关会的女恶徒还把我们的展板丢到好远。我正在发正念,突然觉得好吵闹,我睁眼看,香港市民的一位老者在训斥青关会的恶徒,在伸张正义。下午五点多,这位老者来对我说:‘你坐在这么小的地方怎么可以啊。’好多市民在恶徒的邪恶行径中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性,分清了善恶,明辨了是非,明白了真相从而得救。”

杨女士感到香港同修在这样的环境中讲真相不容易,每天都面对邪恶,心态还坦坦荡荡。想想中国大陆同修在邪恶环境下还坚持修炼,太不容易了。她体会:“师父给我在这个好环境修炼,我不能忘了我是谁,更不能忘了我的使命和责任,我要尽全力修好自己的同时多救人。”

打营救电话 配合大陆同修揭露邪恶

在这次法会中,有几位学员,包括两位中国小同修分享了向中国大陆打营救电话的体会。其中来到马来西亚的中国大陆学员夏女士体悟到,在海外这个相对宽松的环境向中国迫害部门讲真相,是在配合大陆同修揭露邪恶、清除邪恶,救度那里的有缘人,同时减轻大陆同修的压力,做大陆同修不容易做到的事——向公检法等部门传递真相。

夏女士说:“我在大陆被迫害时,看到有一些良知尚存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投以同情的目光,有的想了解法轮功真相却不敢在公开场合流露。我亲眼看到一个派出所警察,趁同事不在,拿起桌上的小册子很认真地看,然而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赶紧把小册子丢开。那一刻,我真的发自内心同情这个生命的处境,对参与迫害者存有的对立情绪荡然无存。而且我也切实体验到,当面对参与迫害者,我们真的无怨无恨的时候,他们也恶不起来,甚至有些警察才很凶地训斥了犯人,转过来对大法弟子说话,却是一种尊敬的态度。所以我相信,如果我们能时时提醒自己,不把他们摆到我们的对立面,想着他们也是迷失的生命,被邪恶迫害的生命,我们的正念会让更多的警察摆脱邪恶操控,良知觉醒,放弃行恶,成为有救的生命。同时也会给大陆同修开创更好的救人环境。因为抱着这样一个基点走上平台,所以,打营救电话过程中,遇到难关时、人心冲撞时,我都会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来这里的初衷,要坚持,这是使命。”

征签揭中共暴行 民众劝阻友人去中国换器官

由“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发起的全球联署行动正在全球各地进行,吁请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学员们在法会上分享了他们在征集签名过程中的体会。

来自雪兰莪州巴生的庄陈丽谈了自己几个月来做征签的体会,从刚开始跟随同修配合一起做,到后来意识到要去掉依赖心,自己必须担起这个责任,主动出来做征签。在征签的过程中,明白真相的人们都纷纷给予她鼓励,包括一位印度医生签名后拍一拍她的肩膀,叫她要加油!她也遇到过一名聋哑女士,在纸上写了“Don't give up”三个字,叫她不要放弃。

也有市民感谢法轮功学员告诉了他们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让他们可以及时阻止正要去中国换器官的朋友。庄陈丽说:“有一个华人先生,三十多岁,当我告诉他,中共正在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而且是在没有打麻醉药的情况下活摘器官,至今仍然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监牢里等待援救。他听完后马上签名,他跟我讲,没有想到中国政府会这样做,幸好我告诉他这件事情,因为他有一个朋友正在办理手续,等着去中国换肾!他说他要告诉那位朋友,叫他不要去中国换肾!过后,他向我要了大法资料,说要拿一份给他朋友看。”

法度有缘人 网上看影片得法

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从中国大陆开始洪传,至今已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使人身心健康,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中共恶党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以谎言诬蔑与邪恶迫害法轮功,但无阻许多有缘人喜闻大法,纷纷走入修炼行列。

来自雪兰莪州八打灵再也的新学员陈进发,是在今年中国新年期间在网上偶然得法。他谈道,当时是新年,没上班,闲在家里就上YouTube看免费电影。由于从小受中文教育,对中华古老文化有解不开的情结,所以很自然地就找些中国的影片来看。当时他选了“震撼”这部影片,一开头就被那悠扬悦耳的背景音乐所深深地吸引住了,到后来他才知道那音乐就是“普度”。这部影片是关于中国石家庄一位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故事。八十分钟的影片看完后,陈进发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接下来,从片尾的连接,他自然地就找到了法轮大法和明慧网网站。他最先拜读的是学员的修炼交流,尤其是好多篇有关祛病健身和道德升华的文章。当时他心里想:这功法这么好,可真是神功哪!我非学不可了!

那时的他长期吃五种西药,因为在两年前(他五十岁时)中过两次风,每天吃这一大把药,基本上是把他整个人日常的运作硬性地放慢了几拍,做事、想东西和说话都变得迟钝。得法后大概三个星期,他对事对人的看法跟以前就截然不同了。凡事都会用“真、善、忍”来衡量。他说:“我学会了向内找,和工作伙伴意见相左时,也能心平气和地达到共识,把事情办好。对外和客户的往来,以前我是吃一分钱的亏都不干,就算吃了闷亏,总会想方设法去把便宜讨回来。所以呀,弄得时时刻刻精神紧张,晚上睡不好。天气热点就来偏头痛,真是苦不堪言。现在啊,明白了‘不失不得,得就得失’的道理,吃亏当吃饭,多多益善!客户们现在可非常乐意和我做生意,因为我会不计较的满足他们的要求,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学会了凡事都用大法衡量,他心悸的毛病就慢慢改善了,偏头痛也没了。每天晚上睡得香甜,胃口也大好。他说:“大概是得法一个月过后,我就自然而然地没吃药了。直到今天,我的身体状况都非常好,连小病如伤风咳嗽都少有。谢谢大法,谢谢师父!”

大法使人脱离毒海 从获新生

得法一年多,来自槟城的新学员卢秀云是偶然的机会看到一份大纪元报纸,里边有一篇关于神韵的报导让她很感兴趣,便上网搜寻有关资料,结果就在网络上找到了明慧网,从而认识了法轮功。接着她在几天内通读了《转法轮》,解开了许许多多她在人生中的对人、对事、对大自然的很多疑问,豁然间明白了自己为何生在这个世上,就下了决心要修炼。

以前的她是个成天都叼着烟,浸泡在毒海里的瘾君子,和家人的关系也很恶劣,她谈到:“刚开始戒毒时我非常难过,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就是想要吸毒,但我知道我不能再走回以前的路,师父将我从苦海中捞了起来,我不能辜负任何一个想要我好的人。我们每天坚持学法和发正念,渐渐地我的心越来越平静。”她在磕磕碰碰的过程中,在同修的鼓励下,坚持学法和发正念,在大法的指导下渐渐去掉了毒瘾,最后下定决心把烟戒了。说来真的很神奇,她在几天时间内把烟瘾很自然地戒掉了,而且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

回家以后,她处处事事都以真善忍来作为指导,矛盾来了不和家人争辩,遇到事情就向内找。她的变化家人都看在眼里。她发现自己家里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父母不再象以前那样,说话也变得和风细雨的,家里尽是一片祥和的气氛。

大法给人健康的生命

来自雪兰莪州巴生的许永基现年六十二岁, 刚得法一年多,早年靠捕鱼为生。到了四十岁,身体变得很差,常受咳嗽折磨,后来到五十岁,他的咳嗽病情恶化了,常咳嗽到无法入眠,又有严重的哮喘病。直到五十一岁那年,他退了休,也不再当渔夫,专心治病。为了这病,他搬到现在住的巴生,方便自己去看医生。十多年了,中医、西医、全巴生的药房、医院他都光顾过了,凡听到哪里有好医生他一定去,什么关于治咳嗽的方法他都会尝试,该戒什么、该吃什么他一律照办,希望有转机。可是他的病情更加恶化,甚至留医住院,差点没命。

就在一年多年前,机缘巧合下,他在家前面的大草场乘凉,遇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并一直鼓励他一起炼,最后在他下定决心炼下去的时候,短短的七、八个月的时间,十几年的病好了,他才知道这是炼法轮功使他的身体变好,是师父给他净化身体,消除病业。以前手一碰水都会咳嗽,晒到太阳走路都会气喘,走几米路他都要靠雨伞,担心哮喘发作,所以没什么事也尽量少出门。炼了法轮功之后这些病态一概没有了,洗碗都没问题,睡觉再也不必穿多衣服了,也不再忙着跑去看病了。

许先生也悟到,他得了一个好身体,也得走出来弘扬大法。他说:“我突破我自己,向来很少出远门的我和同修参加了香港天国乐团的游行。当时怕坐在高空的飞机,我的哮喘病就发作,就准备了哮喘器和一些药物,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根本没有病。当天香港的游行,我拉着横幅,刮着暴风,下着雨,那里的情况多么的邪恶,我没有任何观念,一路走完了整个五、 六个小时的游行。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功,在这样的狂风暴雨下,我看我早就不省人事了,就连在家里休养都会有问题。现在我什么事情也没有了,没喘也没咳。现在我也不必戒口,十年多没吃过的山珍海味现在照吃也不用怕了。到哪里游行也难不倒我了。”

法会于下午五时许圆满结束。学员们十分珍惜这次在法会中听到来自各地同修们的修炼心得体会,使大家能够比学比修,共同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