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坯房里学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我今年六十一岁了,在家种地,不少同修写的心得体会,无论是看到和听到的,对我们的鼓舞都很大,这里只能简单的说说我的修炼中几件事。

十九年的怪病消失,紧随师父助师正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的,那时候有个奇怪的病,经常不由自主又哭又笑的,但庄稼活还照做,家里人带我到医院看,也查不出什么病,说没病。

有一次,县城的朋友要教我学法轮功,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就学了,头一天,我就看到了另一个我也在炼功,觉的这功法很神奇,就坚持了下来。很快,我得了十九年的那种怪病不见了,变得正常了。虽不识字,但跟着同修慢慢的把《转法轮》读下来了,我理解是师父帮我认字的。

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后,我带着书去了北京,为大法发出自己的正义声音,三天后,被地方派人带回,拘留了半个月。期间他们不让我读书,逼迫我放弃修炼,我不签字,他们就两个人强行按着我的手按手印。半月后回家,当晚发现屋子里很亮,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没多久,乡里又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我在那里是又拉又吐,闹得他们也不安宁,我总是高喊:“我就是来助师正法的,我就是来助师正法的。”

有一次,他们让我们法轮功学员在院子里拔草,政保科一个头头来到我面前望着我,问道:“你还信(法轮功)?”我腾地站起身来,冲着他说“法轮大法就是好!”我不停的高呼,他吓得往楼里跑,我就追上去,继续喊:“法轮大法就是好!”他就躲起来了。

师父护佑我讲真相

从洗脑班出来后,我买了布、颜料,自己动手做横幅,虽然不会写字,我就看着手里有的大法标语照着样子描。一天晚上,出去挂标语,刚出门不远,就看见警车在路边停着。我和同修蹲在玉米地里发正念,心里想着“邪恶看不见,赶快走开”。玉米苗刚长出不到二尺高,看似藏不住人,但邪恶硬是没看见,停了五分钟就走了。于是,我们就沿着公路边走边挂,有巡逻车过来时,我们就走小路,正愁看不见路时,忽然两颗星星落到眼前,把地面照得如同白昼,我们暗暗感激师父的护佑。当晚,我们两个共挂了七十多面横幅,回来的路上,看见警车还在附近来回跑,他们好象看不见,我们安全返回到家。

探亲路上劝退百人

去年秋收时,我回到千里之外的娘家四川探亲。我想我既然出生在这里,老家里一定还有很多有缘人等着大法弟子救度,一路上碰到的每个人都是救度的对像。在探亲的路上,不论走到哪里,就讲到哪里,劝退到哪里。在一个小车站候车室,劝退了两个。在快到家的地头上,见一位正在掰玉米的,我就叫她“老大姐”,短短几分钟就聊开了,我与她讲了真相,最后说“想让你好,保平安”,她欣然同意退出抹去邪恶印记。也有一个人开始表示不退,等我离开走了一段后,又喊我回来说:“我想了,你说的是对的,我要退。”

在娘家待的半个月里,我时刻没有忘记讲真相救人,有过去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我不放过一个机会。一趟娘家之行,总的算下来,三退的有一百多人了。

土坯房里学大法

我丈夫也是修炼人,邪恶迫害时被非法劳教一年,身体多次被折磨,后来就卧病在床,不能干农活。家中孩子在上学,经济困难。家住在县城郊区,别人都换了新房,我家依然住的是两间砖包土坯房,又低又矮又漏雨,在这个村里已经成了“古迹”了。爱讲“政绩”的村领导们也嫌丢他们面子。

今年县城扩建工业区,收了我们一部份土地,政府要赔偿青苗损失,村里动员我写了申请,说能为我盖两间新房。写完后,书记问我:“你说国家好,还是法轮功好?”我当即就高声答道:“法轮大法好!”书记生气了,申请书的公章也不盖了,建房的事成了骗人的把戏。

然而,在这间低矮的土坯房里,我坚持学法,同修们也经常来这里一起学法。今年春天,同修帮我请了师尊的大法像,屋里亮堂了许多。我能天天面对着师父学法、炼功,心里很满足,一点不觉的苦,因为,我坚信师父带领我修炼正法这条路,是我的使命,是唯一一条通向美好未来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