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万幸 我终于找到了师父

一个八零后弟子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首先感谢师父一路呵护和慈悲救度,使我能在大法中坚持修炼到今天。现在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写出来,想通过自己的实例给大家,特别是青少年弟子们提供一些教训,以便在今后的修炼中少走一些弯路。

学大法 开智开慧

我九六年得法,那年十三岁,正上初二。我爷爷是练太极拳的。有一天晚上,脑子里突然有个想法:跟爷爷学两招,锻练锻练身体多有趣啊!晚上就兴致勃勃到了爷爷家。

那天他正在炼法轮功,我不知道他炼的是什么,就跟着比划。一炼,感觉非常好,然后问他,这不是太极拳吧?爷爷告诉我说“是法轮功”。我一听这个名字就感觉很亲切,嘴里不停的念叨法轮,法轮,法轮功?好亲切,好熟悉啊,可是又想不起来为什么这么熟悉,为什么感到亲切,马上央求爷爷:快教我,我也要炼。爷爷犯难了说,我也是今天刚学了一点,看见广场上有人炼,跟着比划来着,就会这几招,明天一大早咱爷俩一起去学去吧。

就这样我跟大法接上了缘份。

我的父母不让我学炼,对我看管很严,就是不许我学。每次去炼功点晨炼都是抱着“豁出去了”的想法,因为不知道父母会怎样责骂我;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也是“啥都豁出去了”,今天哪怕只学了一点法,我就赚到了一点,至于回去怎么面对,管他呢!

尽管每次都惴惴不安的翻墙头出去了,可一炼功或者一学法,心性就升华了,就觉得自己心态是那么祥和,好象什么不好的事情都能用这善的力量把它溶化掉。回去碰到父母,他们居然啥也不说了。有一天大早上看我回来了,还高兴的问我,这么早就去跑步锻炼身体啊!

炼功后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要摆正学法和学习的关系。在中国,初二,学业就已经逐渐紧张了。怎么摆正学习和学法的关系呢,我思考了很多:上学本身的目地是什么呢?学习知识,最终是为了学习人生道理。那么现在师父把真正的人生真理捧到我面前了,我决不能荒废了他,一定要学好。但是学校的学习一定要认真,这是一个学生的责任,也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的。因为大法弟子到哪都应该是个好人,也都是好样的人。

一开始面临很多困难:大早上就要起来炼功,晚上有晚自习,作业要做到很晚,做完作业就已经很困了。但是学习和学法,哪个更重要?不能本末倒置啊!每天晚上去上晚自习的时候,就提早走半小时,先去学法点学个半小时的法,再赶着去上晚自习。晚上无论写作业写到什么时候,写完作业后必须再学一讲《转法轮》。大清早无论困的要死要活,也得逼自己起来。

一开始真难啊,早上真不想起床,就对自己说:管它怎么困呢,起来再说。脚一着地,就神清气爽,困意全无啦!然后走夜路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写完作业时会想,好累了,赶紧睡觉吧,这时候就会告诫自己:真正要学的法你还没学呢,要是去睡觉了,今天一天就白浪费了,学法才是一天的主题。这时拿起书来就看到师父在对我笑,一下就精神了。以后写完作业再晚、再困,只要一拿起书来学法,立刻来了精神。

随着不断的炼功,大脑越来越清晰,记什么东西都很快。有一次上语文课,老师在课堂上留了时间,让背会《岳阳楼记》和《醉翁亭记》里的内容,别人都在努力的记背,我静心凝神的看了两遍,就开始写数学课上布置的作业,目地是把作业都消灭了,晚上学法就不用熬夜了。

语文老师看见我在做数学作业不满意了,让我站起来,问:让你背的课文你会了吗?我说我会了。老师不信,让我背诵一下,我就开始背诵《岳阳楼记》的第一段,快背完的时候,老师说不是这段,我就背第二段,快背完了老师又故意说不是这段,我就背第三段。老师又有意为难我说,她让我背的不是《岳阳楼记》,我就又开始背诵《醉翁亭记》,背诵完第一段后,老师又说不是第一段,我又开始背第二段,背诵了半天我终于反过劲来,问到底背哪段?老师看我前面的都会背了,最后一段不一定记住了吧,就说:你背最后那段。我说,老师你耍我!然后把最后一段也背了下来。全班同学鼓掌为我喝彩,老师对我说:你真行,写你的数学作业吧,我特许你了。

逐渐的课堂上老师讲什么很轻松的就心领神会了,作业也写的非常的快,学法时间宽裕了。相辅相成,随着学法时间的宽裕,智慧也打开了,看老师讲的东西很简单,所以学起来非常容易。很多东西一看就明白了,试卷最后的压轴题都难不倒我。有时候数学题不用笔算,直接就写答案,为此也被扣过分数,原因是不写计算过程。

后来学写诗。当初写诗是因为作文课留的作文很是麻烦,有的要求字数三百字以上,很是浪费时间,就问老师能不能用诗代替?老师说除非你写得好才行。结果就开始写诗,有首诗有这么一句“人间本是一场戏,唱的倒被看的迷”是一时感慨随手记下的。我爷爷看见后问:谁写的?真不错。

有一次实习的大学生代上语文课。这个大学生很有文采,那天他问我们班同学:“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谁能说说这句诗更深一层意思的是什么,请举手。全班没有一个真明白的,老师得意的笑了笑,这时我举起手来说道,我可以说说试一试吗。“说来看看。”“当局者迷!”我停了停,老师很是惊奇,“出世者清!”我接着说。但是这后一句老师可是似懂非懂了。我说的并不是局外者清,也唯有修炼的人才能真正明白局外者清与出世者清的区别吧。

快高中考试了,学业已经非常的重,我却是越来越轻松,同时还有一些有助于学习的功能显现出来,帮助我尽快完成学习任务,挤出时间来学法。有一次爸爸看电视,演的是一群孩子表演速记,我爸羡慕的说他们真聪明,然后问我,你是怎么记东西那么快的?跟他们的速记方法一样吗?我说他们那是小聪明小伎俩,我这是智慧与功能的体现,就跟成语“骑马观碑”一个道理。一个人骑着马从碑文前跑过,回来就会背诵碑文,那不过是一种功能的体现。这种用来速记的功能能把你瞬间看到的东西和听到的声音,在你的脑海深处印刻下来,他骑马回来背诵碑文的时候只不过将这种印刻的东西翻出来重复了一遍而已。但是只有头脑足够纯净的人才能运用自如,然后试着跟他解释其中的原理,其实跟录像的原理有些相似,本质却截然不同。我爸恍然大悟,以前以为“骑马观碑”是一种夸张,听你这么一解释,原来实实在在存在过啊。然后又加了一句:“你前途不可限量啊。”

有一天我爸兴冲冲的回来跟我说,你知道你们年级的天才是谁吗?不等我问就洋洋得意的说,我听几个老师评论,说这个年级谁最聪明?说了好几个学习好的,别的老师都不认可,最后一致说你最聪明。理由是你们几个虽然成绩都是顶尖的,可他们都是要刻苦学习,唯有你小子学的那么轻松,简直是天才!

其实我同班还有一个小同修也是天才,他原来是不学习的捣蛋鬼,后来学法后也认真学习,老师当众表扬他为成绩提高最快的,改变最大的学生,全班为他鼓掌。

脱离整体,远离了大法

九九年我已经上高中了,学法点不能经常去了,父母也把着不让我学法炼功,慢慢的越来越松懈。当对大法和师父的铺天盖地的诽谤开始时,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对待这种事情,还以为这是师父认可的,用来考验众生和大法弟子的。那时候自己完全是旧势力的思维而不自知,很多的认识都偏离了法也不自知。

慢慢的,脑子里的想法越来越不符合法,也没有意识到。只是感觉学法的时候没有以前那样突飞猛進的感觉了,学法点也找不到,爷爷的大法书被父母毁掉了,受父母的威胁,爷爷不敢跟我谈修炼的事了。后来考上大学,就连爷爷也接触不上了,什么新经文都没看过,完全被旧势力有意图的封闭起来,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堕落着。

内心深处非常的痛苦,我开始用玩电脑游戏麻醉自己,后来竟一发不可收拾,有时候通宵达旦的玩游戏。

二零零四年,有同修把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光盘发到我们大学宿舍。我看了之后大吃一惊,原来自焚是假的!这里到底是怎样一种阴谋?我广邀同学都来看这张真相光盘,晚上我却失眠了:这些年我在干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我心乱如麻!后来浑浑噩噩睡着了,梦中看到自己曾跟一些神签过约:我要有十年脱离大法。好象我明白的一面被抑制住了一样,醒来后就慢慢的全忘记了,又我行我素。

毕业后奔忙于工作,又被领导逼着开始喝酒。有一天,午夜醉酒醒来,内心深处在呻吟:我要永远这样下去吗,我曾经是个修炼人啊,我曾经是一个同化过“真、善、忍”的生命啊,如果生命不在真善忍中,我宁可去死!

第二天就去找以前的同修,一个一个的找,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一直跟着正法形势坚持在大法中修炼的同修。就这样我又从新看到了师父的法,就又迈步走入大法中来。

破除旧势力的干扰

修炼是严肃的。当我要走回修炼时,父母很快就发现了我在读大法书。他们从我小时候就严厉控制我不让我学,现在大法正在受迫害,他们怕心更重了。尤其我母亲精神压力非常大,逼着我让我答应不再修炼。我随口答应了她,目地是哄哄她。

回头跟同修复述发生的事,有同修认为你刚走回修炼,说这种话应该没事吧。结果几天后就招来了迫害:恶警突然闯到家中,以我电脑里有大法书籍为借口,将我绑架。当恶警把我带到派出所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就是同修们所说的迫害。想到走回大法后,在社会上,在家庭中,总是摆不正大法弟子的身份,现在终于可以堂堂正正以大法弟子的身份面对一切了。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的想法往外冒:还没有结婚呢,将来媳妇怎么找?公务员的工作也保不住了,父母更不会理解我了……,最后想到的却是:我终于可以修炼了,监狱里一定有同修,我可以跟他们一起学法修炼啊。

当我的心想到将来的修炼时,我的腰带 “砰!”一下自己断了,吓了一跳,突然明白过来这是点化我呢,我一定会安然出去的。

那些恶警预谋抓我其实好久了。将我的案件送到县里的同时,又直接送到了市里,我也被关到了看守所,形势眼见的非常严峻。父母怕我压力大精神会崩溃,托人来安慰我。我告诉他们只管去做,我不会有任何事,而且必定会出去。

看守所对我的到来很是惊讶,刚走了个炼法轮功的局长,又進来了个炼法轮功的大学生毕业生,这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死刑犯出了一个怪题刁难人,好多人都解不开,解了两天没结果。有个人就笑话我,说让我这个炼法轮功的试试,还大学生呢,怎么也炼法轮功啊?我心中求师父,请师尊加持弟子,让弟子将大法的伟大证实给他们看。

我过去看了那个怪题一眼,脑子里就显现出一个答案,当我将答案的图案用火柴棍摆出来时,他们全惊呆了,齐呼:厉害!厉害!那个死刑犯告诉大家,我的这种摆法不是规定的答案,但是,比正规的答案更超脱,是一种超然的思维,他也直说:神奇!佩服!

一个打架進来的小伙子大声叫道:等我出去,一定要好好学学法轮功;另一个因为上访被强行劫持進来的大叔晃着我的胳膊叫道:小法轮功,小法轮功,我相信你们,我要退党,怎么退党?

当时我刚走回修炼,还不太明白三退的事,只告诉他,你内心一定要记住你已经不是共产党员了。

我的事很快在其它监室的犯人中传开了,他们普遍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在看守所的这几天,我就象坐在一个保护圈里一样,好象有层光圈在包着我,保护着我,脑袋里也空空的,什么不好的事也不想。

几天后,情况急速的改变,报到市里的定罪材料不知道被谁压住了,没有批下来。对我,原来是没法营救的,后来竟然变成了单位的领导、公安局的、纪检的人都来担保我,找派出所的所长谈话。构陷我的派出所所长承受不住压力,又不甘心放我,就把我弄到洗脑班去了。

一到洗脑班我就莫名其妙的昏睡,搞的洗脑班的那些人很害怕,再加上家里的亲戚和单位领导经常来要人,要求让我回去上班,最后,市里还来了个领导,对洗脑班的人讲:你们得把事给说清楚,能说清罪名就办他,如果没有罪,就别老在这拖着。就这样,第二天我回家了。

但是我还是被跟我同住洗脑班的一个特务(或者犹大?)骗着签了个字。他骗我说只要不写你的名字就行。结果我上当了,配合了邪恶,直接给他们日后要挟我所在单位留下了空子,也给旧势力继续迫害我留下了借口。

人回到家中,另外空间压力并没有减弱,这时爷爷因为我的被绑架,心理压力极大,本来很健康的身体,突然出现严重病业。我回来没几天,他就带着遗憾无奈的走了。

爷爷走时我妈妈悄悄的把心里的疑惑告诉我:以前别人去世的时候都是戴着镣铐就被鬼差扯走,怎么你爷爷去世的时候好多神仙吹吹打打的来迎接啊?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啊!

而我独自面对的压力更大了,亲戚为我这种自找麻烦的行为很不理解,单位领导也认为我给他们找麻烦。这时候,那个认为我作为新学员答应母亲说不练了“应该没事”的同修找到我说,修炼真是太严肃了,他不该不负责任的说那话,他想要补偿过失,并为我提供了学法的地方。

我不明白怎么突破这压抑的环境,就拼命的学法,慢慢明白了这不是个人修炼,懂得了一些正法修炼的法理。

这时候旧势力的黑手伸向了我所在单位,单位把我爸妈都叫来,并威逼、利诱我爸爸替我写了“保证不修炼”的保证书;妈妈当场被那些威逼我的领导气的心脏病发作,被120送去医院。通过急救车这一叫,全单位的人都知道发生啥事了。我求师父,别让我妈出事,别让人误解大法。师父点化我,只要你走正了,哪个生命也不敢捣乱,你妈妈不会有事的。

当我将保证书要来并撕掉时,突然一阵轻松,整个空间场一瞬间一片清亮,我知道旧势力的安排被破除了。

回到家时,妈妈已经在家中等我了,惊奇的告诉我说,我在急救车上正躺着呢,突然一阵精神,从来没有这么精力十足过,自己就蹦起来了,就走回家了,浑身的舒服,真是神奇啊!

爸爸还担心领导会难为我,我就告诉他这是正邪大战,人起不了什么作用,借机给他讲了一些大法真相。他激动的说:儿子你真了不起,你师父真了不起,这么多天来,这么大的灾难你都安然闯过去了,你师父在天上保护着你呢。

我不知道今天撕保证书的事做得是否有点过份,晚上找来个同事问他对这事怎么看。他对我直竖大拇指说:了不起,我们都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果然没有什么事,反而好事都来了。

溶入救度众生中来

路走正了,正念足了,干扰就少了,我的学法环境也好了,做三件事也更有力度了。

有一天去一个村口贴不干胶,突然发现心里胆突突的,立刻发正念清除:无论这里有着什么邪恶因素,都要清除掉,因为我不是来害怕的,我就是来救这一方众生的。场一下清亮了,当我贴好离开的时候,一个赶羊的路过身边,忍不住回头看我贴的什么,大声念道:“法轮大法好”。随之在我身后喊:小伙子,小伙子,你等等,有碟儿没有?舍了羊群就跑过来了,正好我有神韵光盘,送给了他,他非常高兴。

我经常开车去各地,车里放上神韵光盘,碰到路边有人就停车介绍赠送,有时候一趟能送出两百多张。怎样把神韵介绍给对方很重要,几句好的介绍,很容易给人形成好的印象,“就像西游记里的嫦娥跳舞一样好看”、“里面演的有孙悟空、猪八戒和水浒传里的故事、仙女跳舞、还有少林寺的小和尚”等等,介绍完,大家就很乐意要。

后来怕自己介绍的不够详细,就给每个光盘配个神韵介绍,简介完之后告诉他们具体的看所附的介绍。这样做效果都挺不错的。

有一次,给人赠送神韵,他说法轮功的吧,不要。他旁边的人看过往年的神韵光盘,一个劲的跟我要,我就有意把里面的一些精彩内容描述出来,那个开始说不要的人一副好奇相,想要又不好意思开口要,我就送了一盘给他。我说,我敢发,你还不敢看吗?他呵呵笑着接了过去。

我发神韵一般不特意介绍是法轮功的。一次有个人问:是法轮功的不?我犹豫了下,他却补了一句:“不是法轮功的我不要。”

有一次去一个城市,刚说是赠送神韵光盘,有个人喊:今年的神韵!一下子围上来一大堆人,几分钟就把光盘分了个精光,说希望神韵早日来中国大陆上映。

结语

一次静下心来打坐时,看到了小时候一件事的原委:

大约是九二年左右,每天晚上做梦,梦到自己从很高的地方往下掉,深不见底,掉着掉着就吓醒了,一连好多天,梦中一直掉就是不着地。最后一次做梦掉到地上时一下惊醒了,推醒我爸爸,我爸说:你又做往下掉的恶梦了?我却问他:“爸爸,爸爸,李洪志是谁?今天我掉到底了,看到一个白胡子老道,他让我一定要找一个叫‘李洪志’的人。”爸爸说不知道这是谁,但是看这名字一定是个有洪大志向的人。

现在知道了,那个梦是告诉我,当时我所在的宇宙已经处在危险之中了,任其发展下去,就只有毁灭。这个白胡子老道告诉我,除非敢豁出去下到人间去找到师父我才有希望。但是我也很可能会毁在人中。当时我想只要我下去了,这宇宙就有一线希望,管他呢!闭着眼睛就跳了下来。那个老道跟在我身后送我,并把师父的名字刻在了我的脑子里,叮嘱我一定要找到这个人,切记切记!

如今真的接上了这万古机缘,真是万幸!现在我再问我爸,那天夜里我噩梦醒来,说去哪儿找师父的事时,他早已忘了这码事了。众生都是为这法而来,可是有多少人已迷失在了人中,或者被邪党欺骗,忘记了来时的夙愿。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因为那是我们来时的向师父许的愿,也是众生世界的希望。

合十!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