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与旧势力抢人争分夺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六十五岁,九六年开始修炼,如今已十七年了。因文化较低,想过写修炼体会可写不好,也很着急。在同修的鼓励下,我明白受益于大法十七年,大法造就了我,我应该参与考试,要向师父汇报,要证实大法。所以在明慧网第十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之际,初稿并口述自己的修炼体会,同修帮忙整理。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去病一身轻

我母亲曾是佛教居士,我又练过几种气功,仍全身多病。丈夫三十多岁就撒手而去,我独自含辛茹苦把一双儿女拉扯成人,留下一身病,成了有名的药篓子。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得到宝书《转法轮》 ,刚看几页,晚上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手、脚及四肢奇痒无比,受不了就在凉席上使劲搓,痒的一晚上无法睡觉。我悟到自己年轻时手碰肥皂就起泡,身体又灌進佛教及各种气功的脏东西,身体已经不象样了,这是师父从根上通过四肢给我净化肮脏的身体呢。第二天一早就好了。

我激动的跑到父母跟前说:“妈呀,我得了真经了,得了真法了 !这才是真经呀!这才是真法呀!太神奇了!妈呀,赶快修大法吧,佛教不管用了!”“姑娘,佛教不管用了,还修它干啥呀?那咱就修大法吧。”从此,父母姐弟及其家人都走入大法修炼。得法三个月我就变了一个人,走路一身轻,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整天有使不完的劲,洪法、教功,我和全家都沐浴在佛光的幸福中。

二、放下人的东西,这个家也在围着大法转

从得法开始,我一直在学法方面很精進,在修心上下功夫,用法指导自己的言行。平时遇到矛盾,遇到堵心窝的事就宽容谦让对方,抑制排斥不好的心,遇到什么事都先考虑别人,找自己,感到自己越来越纯净。每天点点滴滴、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的修心,不知不觉性格、语气都越来越祥和、越来越柔,似乎不会生气了,常人带动不了我了。

儿子结婚了,如何处理好婆媳关系,也是我要正念面对的。我首先站在儿媳角度想问题。新组建的家庭,我和儿子要面对儿媳一人,而儿媳要面对我和儿子两人去磨合,她多不容易呀!我就在生活方面关照体谅儿媳,让她深切感受到婆婆的好。儿子外出半年期间,就我和儿媳妇生活。当我感受到儿媳心情不好时,就主动关心她:孩子,你有啥事就说出来,咱们刚组建一个家庭,都有个磨合过程,我哪里做的不好,你给我提出来,我改,别在心里憋着。儿媳笑了,忙说:“没什么,妈。”

儿媳怀孕了,我每天出去讲真相时,给她买她喜欢吃的新鲜的水果,还提醒她吃什么对身体好,从生活的点点滴滴关心她。儿媳分娩时住院六天,我每天精心做六顿月子餐,往返医院六次。去时坐车,走着回来讲真相救人两不误。

儿媳出院后,她妈也来帮忙,可她啥也不干,还要我来照顾。她妈经常说风凉话,我从来就不生气。我媳妇说:“妈呀,你咋不生气?”我说:“我尽是高兴事,生啥气呀?生气伤身。以后有啥事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啥事都想的开。”

有一天饭后,我刷完碗,又忙擦地收拾屋子。媳妇的妈妈坐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看电视,想喝水时发现壶里没水,就说:“壶里一点水都没有,想喝都没有。”我想这是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我是修炼人,不能跟她一样,就笑呵呵的说:“你看烧水的事让我忙忘了。”这时儿媳看不惯了,就说她妈:“你跟谁说没水?没水你就去烧嘛!”她妈一看姑娘说她,就一气之下走了。我看见儿媳在悄悄抹泪,就劝她:“孩子,月子里不能哭,哭对眼睛不好。跟你妈计较啥呀?不能跟妈真生气。”

儿子修炼,儿媳妇理解。媳妇又怀了二胎,儿子问我怎么办?我说:这是好事啊,是一条生命,堕胎就是杀生,千万要留住,说不定是来得法的啊!孩子留住了。

媳妇分娩时,儿子请了月嫂。他们为了不影响我做三件事,媳妇辞了工作,自己照顾两个孩子,房子又太小,我就搬出去过。平时需要我帮忙时,我随时帮忙买菜呀做家务事等,来来往往相处的十分融洽、和睦。真是自己做好了,麻烦就少,环境就好,你就能感受到这个家也在围着大法转。

三、与旧势力抢人风雨不误

我以前在老家炼功点给新学员教功,认识我的人很多。中共的迫害开始了,我遇到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讲大法真相。单位领导、居委会、派出所的也先后找我,我善意的表明大法救了我不能不炼,大法书不能交,保证不能写。然后就讲真相,他们没再骚扰我。

师父新经文《快讲》发表后,我每天早上去公园,待跳舞、打拳、唱歌、散步的人逐渐散场了,有人和我打招呼我就给他们讲“四二五”是和平上访,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功是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一会就围上来好多人听。我今天在这讲,明天在那讲,走到哪讲到哪,效果很好。

后来我来到南方,同时开始了发《九评》,面对面劝三退。一开始出去一天也劝退不了一人,慢慢的能劝退两三人、四五人,但我从不动心。看明慧同修交流一天可劝退二、三十人,心想:同修怎么做的那么好,自己也尽力救人了,为什么就劝退不了几人呢?是什么地方没做好呢?想想自己讲真相时,尽找年龄大的女性讲,不愿和年轻人及男的讲,这不是心中还隐藏着怕心吗?还有爱面子、不好意思、张不开口等。再找找,还有急于求成讲的高,越说越高,适得其反,这些都是要去的心,要解体这些救人的障碍,才能在数量上突破,与旧势力抢人。

一天,我到公园讲真相,遇到一位四、五十岁的男的,很面善,心想:我今天要突破这一关,给他讲退了,请师父加持。我主动上前搭话:“今天休息出来转转啊?”“是啊。”“你是哪里人?”“东北的。”

我高兴的说:“我们是老乡。你听说过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没有?”他说:“听说过,为什么要三退呀?”我说:“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搞天安门假自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害死有名姓的炼功人就三千多人。建政以来迫害死中国人八千万之多,天理难容,人不治天治。 贵州大石头裂开了,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天要灭中共。”我又问:“你是党员不?”他说是。我说:“赶紧退出来,因为你入党团队时举手宣誓愿意为它奋斗终生,发的是毒誓,在额头打了印记,永远是它的人,天灭中共时要给它陪葬。你退出无神论组织,神把兽记抹掉,还保护你有个好未来。我帮你退了吧?”他说好啊。我问他姓什么,起个化名帮他退,他同意了。我又告诉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灾来时命能保。他从心里明白了 ,高兴的说:“谢谢!”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智慧,我才能讲的那么顺,以前根本不会这样讲。我信心大增,半个多小时就讲退了六人。

从那以后,越讲越顺,每天不管男女老少,什么身份,天天救人。每天出去时背一包真相小册子,先把资料发完再到另一地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后来就劝完三退再给本小册子回家巩固,效果很好。

有一次在公园,看到许多小朋友放学后都去玩,我想:红领巾退掉保平安。我问他们:“小朋友,几年级了?这红领巾还戴着呢?”“都戴呀。”我说:“不能戴,这是死人的血染成的,戴着不吉利,上面有共产邪灵,帮你们退掉保平安吧。你们都叫啥名啊?”他们一一报姓名。我又说:“如果不戴不行,你就做样子,心里没它,放学后赶快摘掉。”我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让他们按“真善忍”做人。就这样,我也经常给初高中学生和大学生及老师讲真相,劝三退。

前几年生活条件差一点,我每天带着几个自己做的馒头,再带一瓶水,在闹市边一口馒头一口水的吃着,看见闹市区那密集的休闲人群,心想:这么多的人,能有几人明真相呢?可我一天才救这么点人,世人赶快明真相,退出邪恶的党团队吧,在大法中得救……想着想着,眼泪刷刷往下流。有时在超市讲真相看到那么多人在为生活而奔波,想到大劫在眼前,眼泪又不由自主的往下淌。多少次这样的状态,更促使我要争分夺秒的救人。

四川大地震发生了,我想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特意选在大中午时沿街進商铺讲真相,因中午气候炎热没生意,家家商铺老板都在看电视。我一進去就说:“你们也在看这个,多可怜呀,死了那么多人,都是社会败坏造成的。孩子更可怜,都是年纪轻轻入团、入队、入无神论组织造成的。共产党败坏,给人带来灾难,入过党团队,赶快退掉保平安吧。”眼看着灾区那一幕幕凄惨的景象,那真是说一个退一个。我顶着烈日,汗流了多少顾不上,只是挨家店铺走,一门心思救人,那一天劝退三十多人。

面对面讲真相一定要重视发正念,随时解体生命背后的干扰迫害因素,再把自己摆在主角的位置,发现对方不正的念头一定要及时归正。

有一次,我给一个保安讲真相后,问他是否入过党团队组织,他说他是从部队下来的是党员。我说共产党干了那么多坏事,天理不容,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命啊,不能给它陪葬。他说:“阿姨,你咋说这话 ,你不怕我报警?”我说:“我不怕,因为我做的是救人的好事,警察不会抓我。前些年他们不明真相迫害大法弟子,现在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还在保护大法弟子想赎罪呢。你知道警察最恨什么人吗?最恨举报好人的人,因为他给警察提供了迫害好人的机会。”那个保安急忙说:“我不会去报警,只不过说说而已。”我说:“明白就好,刚才那个不好的念头以后连想都不要想。把你那党团队退了吧?”他说好,最后他说谢谢。我说:你不用谢我,要谢你谢大法,谢我师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好的未来,千万记住啊!

过后想想,刚才那些话怎么能想的出来?又是师父在给我智慧。师父讲过:“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知道怎么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时候你的智慧就会不断的来,因为那个时候你修好的那面就会和你这边容贯在一起了。那是神啊,无所不能啊,当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开了,智慧就来了,那不一样啊。不行到时候师父也会给你智慧。”[1]

想想我每次讲真相的状态,我人这面根本不会讲那么好,真是纯正的心使修好那面和人这面容贯在一起了,智慧不够师父还会给。所以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同时修一思一念,不断纯净自己太重要了,否则就是人在做大法的事。

记得有一次在超市讲真相,遇到一家三口,老太太和儿子儿媳在挑选衣服。 我帮她挑搭上话把她俩都退了后,心想:也得把她儿子退了。就一念,他儿子就过来挑衣服,我边发正念边凑过去问:“你妈不是买了一件吗?”他说:“我也想买。”我说:“看你长的挺气派的是当干部的吧?”他说:“你咋能看出来?我是在政府部门工作的。”“那你是党员了?”“是呀,我还是专门管发展党员的。”我说:“哎呀小伙子,那我更应该跟你说说了。你在年轻入党时发过毒誓,说把生命献给它,在额头和手腕上给你打了兽记,天要灭中共这是天意,你要不退出党团队 就得给它陪葬 ,多可怜啊!你上有老下有小的,你也要为他们想想。从思想上真正退出它,不用告诉组织。给你起个化名叫吉祥就退了吧。”他说行。我说:“你那工作不好,害人害己,你多发展一个多一份罪过,少发展一个多一点福份。阿姨真心为你好。”他真心的说:“阿姨,你真好,我听你的,那就谢谢了。”

我很重视发正念,一出家门正念不停,讲的过程中也用意念把功能一念一念打过去,及时清理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 。有一次在购物中心劝三退,相继给几人退了,先退的小伙子到楼层经理那举报,经理过来说:“你在这宣传什么呢?”我一看马上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对他说:“我在关心他呀。”“你不要宣传了,购物就购物。”我边发正念边推着购物车往前走,回头看他还跟着我,心想要救他,不能让他做坏事而毁了。我停下脚步,他刚好来到我面前。我问:“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吧?”他说是管事的。我说:“你是党员吧?”他说是。我说:“小伙子,那我也要告诉你,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我帮你退了吧?”他很痛快就同意了,然后叫我快走吧!可见生命都想得救,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大法弟子干什么都不是上了保险,意识不到的执著有时也会被邪恶钻空子。几年来曾三次讲真相被常人举报,在师父的呵护下,几小时后均有惊无险走出了派出所,上了出租车又开始与旧势力抢人。

二零零五年至今,我天天出去讲真相,走到哪讲到哪,回老家的途中也照讲不误。在火车上,我先与上下铺及隔壁的乘客接触聊天,同时掌握谁到哪站下车,下车前一定把他退了;坐飞机也要把邻近几个座位的有缘人都劝退了。无论初一、十五、大年三十任何节假日 ,无论风雨雷电严寒酷暑,学法交流日 ,即使父亲住院期间我都要讲真相与旧势力抢人。白天有事就晚上出去讲,南方是夜生活,讲到十一点多回家也是常有的事 。

时间对我们修炼人来说真是太珍贵了,总觉的时间不够用,有时只能在吃饭睡觉上挤时间。如做一锅粥吃一天。我每天晨炼,六点发完正念吃口饭就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有时上午就出去救人。无论再忙我都保证学法时间,每周参加两个学法小组学法,再忙五套功法也不能落。在做三件事中看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在修心上下功夫,基本的修炼从不放松。

几年来,我没有被家庭儿孙拖累,精進不怠的做三件事,每天三退二、三十人,最少十几人,有时四、五十人。八年多时间,我劝三退的人数在七万人左右。

我们毕竟是人在修炼,有时惰性也会上来,当意识到惰性来了,早上晨炼铃声响了就想放松一会,往后拖个把小时。一想不行!就马上学法归正清理惰性,不允许拖到第二天。所以,修炼真的很严肃,真的要时时警醒自己。

虽然我很努力去做,但还有很多不足,离大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今后更要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兑现自己史前大愿,救度更多的众生。

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让我们共同精進,圆满随师还。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