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帮助同修中找回“修炼如初”的感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再有几个月,我就是古稀之人 。一段时间以来,我一边做着证实大法的项目,一边陪一个病业魔难中的同修学法,觉得有效果,同时也发现周围这样的同修还有。

一、我们是一个整体

有个同修提议:我们应该把这些被干扰的同修组织起来学法,我们是一个整体啊,不能坐视不管,有时间走走看看。我很赞同这个建议,但却没有立即去办。

直到反复学习师尊的《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后,豁然明白。师父说:“有的人经常跟师父讲:我原来一看法的时候,那个层次提高的也快,在看书的时候认识的东西不断的显现出来,为什么现在没有这个感觉了呢?那大家自己想想,你是“修炼如初”吗?”[1]

师父的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我悟到,“修炼如初”[1]就是大法弟子在证实中所必须的修炼状态,这是对大法弟子目前修炼状况的要求,也是师父对迷蒙中的大法弟子的又一次唤醒,做到了你就在精進,你就做到了师父所要的。

还等什么呢?于是我一户一户的探望并和她们一起学习师父的讲法,用我自己所悟到的理和这些长期处于病魔中的或因各种旧势力因素干扰走不出来的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发现同修们对修炼之初的情景记忆犹新,有的同修说那时学法炼功不知饿也不知累……有个同修说,有一次,我抱着孙子看热闹有人告诉说去洪法,二话不说,把孙子一把塞到他爷爷怀里就走了。还有个老年同修说,迫害刚开始时我和某某去贴不干胶,被不明真相的人发现了。我们就跑,跑到山上我脱下红衣裳塞到包里,又拔些绿草盖上,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从警察眼皮底下走脱……

同修们按捺不住了,提出成立学法小组,好啊,上谁家呢?书呢?一系列问题出来了,为了省时间,省资源,我把同修手中的单行本收上来,收集了师父的十四次讲法,有缺的给补上,缺什么补什么,备齐后从新组订。先后共装订好十八套。大家看到这幡然一新的大法书,高兴的说:书也有了,还等什么?就这样,不到二十人成立了七个学法小组,大家一起学法,改变了一批同修被旧势力间隔关起门来在家“独修”的状态。

二、魔难中的同修提高上来了

同修A,七十八岁,因丈夫早逝,二十九岁的她拉扯三个孩子长大成人。遭受的魔难可想而知。走入大法修炼后,她确认这个选择没有错。不管遇到什么风风雨雨始终没有动摇过,在证实法的路上踏踏实实走过十几年。可是当她亲眼看到两个非常熟悉、三件事也做的很好的同修接连被病魔夺走生命时,她茫然了,生命的尽头似乎正在向自己走来,她悲痛、恐惧,因这期间她已经不去小组了,完全没有了正念,精神萎靡,身体瘫软,两腿乏力,有人一碰就倒。

组建学法小组后,她还是很积极的来了,看她那木然的表情,呆滞的眼神,读法时连字都看不清,有气无力的半天读不出一句。她把自己受干扰的原因说给我听,我说你怕吗?她说:“不怕,我死后师父把我度到我来的地方就行了。”我说:这一念你就错了。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只要认真学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师父什么都会为我们做。她坚信的点了点头说:在这之前都是小儿媳妇陪我吃饭,我自己不爱吃。我说做常人时吃了那么多苦都挺过来了。修炼人找人陪着吃饭,你让儿媳妇怎么想?这不给大法抹黑么?她自己也悟到这是依赖心。到小组学法后她又找回以往的感觉,怕耽误时间每次都提前将近一个小时到小组等着。而且心性提高很快,甚至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原先走路上道牙子得人搀扶,现在步履沉稳,看书学法精力充沛,读法流畅,脸上气色红润。交流中她说:没有捷径,就是多学法,如今该同修每天坚持发神韵光盘。她自己感慨的说魔难了好几个月啊,终于又走回来了。

三、在帮助同修中严格修正自己

同修B老年男同修,九四年曾参加过师父的大法传法传功班,家里长年设学法小组。我曾经就是其中的一员。可是九九年“七•二零”后,他被邪恶迫害的双目失明,这些年他全凭双耳听法、学法、背法,凭记忆给明慧网投稿,给远方亲人、朋友邮寄真相信,劝三退。而且先后两次返老家讲真相救人,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确实了不起。

师父讲的“修炼如初”[1]的法理,在大法弟子中产生很大震动。唤人清醒,催人精進。大法弟子整体的修炼状态和修炼环境,对处于魔难中的同修就更显得重要。于是我把明慧网上排列的四十四本师父讲法介绍给他,每周一次陪他学法,同修很高兴,也很感动。

前两次还好,等第三次学法时,我读着读着他突然嫌声音大,要我小点声,而且速度要慢,强调不能求数量,并讥笑:你怎么像小学生读课文一样……我想他是要我读出语气、读的有声有色,有感情,使之有感染力。当时我什么也没说,就按着他的要求做,但心里还是很纳闷:这些年在哪个小组读法都受欢迎,今天却遭到冷讥?我来一次往返路上要三个小时,我没有抱怨辛苦,同修不会这样不尽人情吧……可接下来一次学法他又不满意,说“读慢了,学少了”。这时我心里可嘀咕上了:“我这是何苦啊,这不自找的吗?而且想找个理由退出还不行,不读好也不行……”但刹那间我恍然大悟:师父说:“既然是修炼,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3]是师父看到我有这颗精進的心,有一个“修炼如初”[1]的热忱,借这件事,借同修的嘴指导我应该怎样读法才行,因为我面对着多个小组和同修,要想有个好的学法效果可不能马马虎虎。学法要静心,读法的声音、快慢、语调、坐姿都不能忽视,这是敬师敬法的直接表现,同时我找出了自己的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沾沾自喜的心。修炼是严肃的,发生矛盾时,用人的思维方式就会把问题看的更加复杂,我差一点误解同修,差一点错过了这次提高心性的机会。

我庆幸这意外的收获,更感谢师父佛恩浩荡,我要在学法中严格修正自己,不断在法上升华提高。我把这三条当作学法读法的宝贵经验,每到一组我都把它介绍给大家,因有时我只陪一人学法根本不需要高声,和老年同修一起学法慢些当然好,这样学法不走过场,不走形式,学法得法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四、帮助同修突破学法障碍

有这样两个老姐妹,年轻时她们是一个车间的工友,大法开传她们都走入修炼,如今是讲真相劝三退的好搭档。慈悲,使她们见人就讲没有挑选。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她们无论严寒酷暑、天寒地冻、刮风下雨,每天都穿行于大街小巷救人。老姐俩一年能救一万人。可是,大姐最着急的是因没上过学,眼下学法碰到了障碍。在读《转法轮》〈第六讲〉时,四个小时读不完。学其他的讲法内容就更读的让人上火。她自己也急得捶胸顿足,回家炼吧?独自一人问谁?有的同修不能理解,集体学法时故意让她读三两行字的小段落。她无地自容,我也很自责,对不起同修,因为她曾经跟我说:“别的同修读法我跟不上,读哪都不知道,就你读法我能跟上,你说这怎么回事?”我明白她什么意思,可就下不了决心帮她。看到今天这种情景我心里难受极了,是我的自私让同修窘迫。大家都知道,作为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只能救人而不能学好法,在修炼上这是有缺陷的。

于是我主动提出帮两位大姐学法。方法是:每周一次,学两个半小时,二姐读法,大姐小声跟着读,或者大姐单读,二姐再读,大姐再跟着读,虽然口干舌燥,不休息不喝水。我在旁边教字。而且大姐很要强,小组学完后自己炼,怎么炼?象小学生一样放声读,由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现在能三、四个字甚至能完整的读出句子。我说师父讲法的书摞起来比床还高。她说:“不管有多高,我一定要把师父讲的法认认真真的全部看一遍,不然我就不配作大法弟子,我就对不起师父。”她的话让我感动,让我震撼。我说:“大姐加油吧,突破障碍读法能力有提高,我给你安排学法小组。”如今她已经如愿。我相信两位同修姐姐,多学法,正念足,会救人更多。

五、找到“修炼如初”的感觉

能配合协调同修做大法的事这是我的造化。我很珍惜这段时光,每天除了做大法的项目就和同修们学法,不论坐多远的车,还是爬山路,不论大雨倾盆还是烈日炎炎、汗如雨注,我都努力做到不让同修空等。在深入的学法中,我确实找到了“修炼如初”的感觉,而且比那时还要好。因为那时我注重的是炼功,现在明白的是更多的法理,大法更深的内涵,从理性上认识到大法的殊胜与美好。精力充沛,走路生风。全身有一股用不完的劲。

我把师父经书按序列表打印出来,分发给同修,使大家学法查找有依据,大部份同修大法书都已备齐。在这些小组掀起了学法热。小组学法次数增多,少则两次,多则每周三四次。有个小组每天都学法,只是时间不同而已,人员在不断增加。有些年轻人也相继走進来,学法小组也象细胞分裂一样在增多。

有的同修问:你是协调人吗?其实,我就是师父的弟子,做一个弟子该做的。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恳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