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大法让我们成为主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借法会交流之际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一下我这一路走来的修炼体会。

一、“四•二五”让我有缘走進大法

我是一名教师,原在我县里县城中学教英语,得法的契机是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法轮功学员的万人和平上访。我从电视上看到这个消息后,对法轮功和修炼法轮功的这一群人产生了很大的兴趣,非常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到处打听县里哪里有法轮功学员。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从一个朋友那里找到了法轮功书籍。我将大法书请回家后,用了三天的时间,一口气看完四、五本大法书。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灵,从此我再也放不下这些书了,毫不犹豫的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同时,我也将这么好的大法推荐给我的妻子、女儿,她俩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中共邪党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我和妻子都曾被绑架、关押,我还被非法劳教。出狱回家后,我被调离县城中学,调到距县城四十多公里的半山区的一所小学教书,我的妻子也被调到这所小学。学校安排专人监视我们夫妻的一举一动,还经常询问、骚扰。

二、小小英语培训班 讲真相的大舞台

之后我离开了这所小学,在县城开了个小学和初中的英语培训班,从最初的两个学生,发展到现在的每一期百余名学生。这个培训班至今开了十年了,保守的估计已经培训了三千多学生。这些学生的父母几乎都是我县政府单位、公检法人员,其中有县两任“六一零”主任、“六一零”人员、百分之九十的国保大队警察、各级公安人员、两任副县长及我县其他各级官员,他们都把小孩送来跟我学英语,包括很多英语老师都把孩子送来给我教。这些人都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都知道我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也按照这个原则教学生,而且我的英语教学水平在我县也是出名的。

为了不掺杂邪党文化,不毒害学生,我所用的教材是新概念英语,为的就是教纯纯粹粹的英语。在英语培训班,我给我所教的学生们讲真相,给他们讲法轮功到底是什么,讲中共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教他们念“法轮大法好”。同时我还把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年历贴在墙上,学生進来看的见,走的时候也看的见,连学生的家长们也看得见。有一次,我无意间听到两个小学生的对话,一个照着年历上念:“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另一个不明真相,说是邪教。这个小学生急了,说:“你不懂,不要乱说,你看,这样念多好听!”说着,又用稚嫩的声音念了一遍:“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另一个孩子不说话了,也好好的看这大法年历了。去年,有学生聊二零一二的话题,说什么世界末日,有一个学生就和周围的同学说:“不怕,我外婆说了,我们县有好多修炼法轮功的,所以我们不会遇到灾难!”

同时,我也给学生家长们讲真相,学生的家长如果是国保大队或者警察的,我就让学生把家长喊来,专门跟家长讲真相。

大法给我开启的智慧,加上大法修炼者的气质和风貌,使我的这个培训班门庭若市。我心里深知:这些孩子,包括家长,都是为听大法真相才到我这里来的,是修大法把我烘托出来的。我也不放弃机会,讲真相,发神韵晚会光盘,还时常在培训班放神韵晚会光盘给家长看。

最后县“六一零”的人跑来跟我说,他们做了个调查,我所教的学生百分之九十八以上都对我的人品评价很高,这是他们亲口说的。这么多年来,我的这个培训班也是我们县里最好的,用常人的话说就是:教育局不承认我,社会承认我!我们县的其它类似的英语培训班都开不长,甚至请来外国教师,也热闹不了几天。他们都非常奇怪,纳闷为什么我一个被调离了中学的教书匠、又被非法劳教过的人,竟然开个英语培训班能开的这么红火,简直是红的发紫。还曾经来观察过我这里是怎么开的班。我想这都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加持我,让这些有缘人能找我听真相。

三、在营救同修中整体升华

(一)同修被绑架后  走出来形成整体

去年三月的一天,我在家接到一个电话,说我县的小林同修被绑架了。我当时第一想到的就是要把事情了解清楚,赶紧向明慧网曝光。我赶到了一个同修那里,当时来了几位同修,短暂的交流后,觉的应该马上到小林家里了解情况,可是其他两个同修有了怕心,一个借口家里要做饭、一个借口说是去小林家对人家家人不安全,结果他们就离开了,只剩我自己。我当时心里也有了想法,不能说一点都不怕,但是就打定主意还是要去了解情况,可是因为有顾虑,没敢直接去小林家,就找到了小林孩子的学校,可问孩子又问不出来,孩子说不清。我就回家发了一封信给小林家一村的另一个同修,她在回信里将小林被绑架的情况清楚的告诉了我,我整理后发到了明慧网,我不经常写文章到明慧,但是那一次写了后,第二天就发表了。

两、三天后,小林同村的同修,还有小林的弟弟等人就到我家里来,一起商量如何营救小林的事。当时想是该先找律师还是怎么做,但是大家对法律都不熟悉,就商量到省城里找城里的同修帮忙。之后我和小林的弟弟开车到了城里,找到城里的同修,大家交流后,决定先以家属的名义为小林写申诉书,要求立即放人。当天晚上弄到凌晨四点钟,写好申诉书后,第二天一早,我就又和小林的弟弟开车回县里,当晚召集了县里的同修,大家商量哪些同修配合小林的家属(也是同修)去营救小林,哪些同修集体发正念加持。

第二天一早,我和其他几个同修,包括小林的家属先到县里的检察院,将申诉交给了检察院的信访处,接待处的人员当场就看了,看完后眼睛都瞪大了,第一句话就说:“你们怎么那么懂法律!”然后就叫我们坐着,她去找领导,这时我们就跟检察院的其他人员讲法轮功真相,过了一会儿,这个人回来,领导没有来,她做了个笔录,这个笔录完全是站在我们的角度,按照申诉的要求写的,我记的她当时写的笔录说:“县国保大队闯入小林家,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一张,光碟多少张,要求追究国保大队人员的法律责任,释放小林,赔偿经济损失。”写完了还问我们笔录是否属实。我们都非常兴奋,觉得是师父在鼓励我们。从检察院出来后,时间有点晚了,大家商量第二天再去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第三天一早我们就到县国保大队。县国保大队好象早有准备,才進大厅,我就被一个以前认识的国保大队警察拉到一边,说叫我不要上去了,说他们那天死了两个人,让我改天去,今天实在没有人。我说我要见国保大队长和指导员,这个警察答应了,只是说今天不行,哪天都行。小林的家属和其他的同修就上楼到了国保大队长那里,把申诉书给了国保大队长。半个小时后,小林的家属和同修下来了,我们一起出了国保大队,小林的家属就说当把申诉给了国保大队长后,他暴跳如雷、但又不敢发火,又憋着,坐立不安,最后嘣出了一句话:“你们是告共产党,又没告我!”意思是他还能躲一躲。

那天傍晚,我们县里突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黑云压顶,很多人都吓坏了,我在我们县生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景象。一场阵雨,十多分钟后,天空又晴朗起来,恢复了原样。我悟到这是我们县里这么多年第一次利用法律来反迫害,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在这里的表现。

第四天,小林的家属将申诉书交到了看守所,看守所的一个女警指着小林的妻子破口大骂,还打电话给县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六一零”主任和国保大队长赶到后,污言秽语的乱骂,还威胁小林的弟弟:“我分分钟(马上)把你丢進去(看守所)!”骂完后,扬长而去。但是尽管如此,依然没有影响大家营救小林的心。

接下来的几天,小林的家属就向村长、村支书、村委会成员以及村民广泛散发小林的申诉书,发了近百份,让村里人都知道了小林被绑架的事以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

(二)同修配合正义律师  震撼小县城

之后我们同修在一起交流,决定给小林请正义律师,不知怎么“六一零”主任知道了这事,又恨又怕,威胁小林的家属,说:“你们即使请了美国的律师,也让他有去无回!”又骗说法轮功的案子谁敢代理。但最后大家还是决定要请律师,于是我开车带着小林的妻子和另一同修找到省城的同修,凑巧的是刚好正义律师为另一起同修的案子就在城里,我当时就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第二天一早,就见到了外地的律师,交流后,当场就签了委托书。可是小林的妻子过后有点反复,经过同修的交流,明白了请律师并不是单纯为了同修能出来,免于迫害,而是通过请律师这一途径,更广泛的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揭露迫害,让世人看到真正犯罪的是谁。小林的家属也明白了,决定一定要请正义律师来做无罪辩护。

之后我们回到县城过了一段时间,律师就到我们县里来,我和小林的妻子去接的律师,将律师安顿好后,将律师带到县国保大队。我们这个小县城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外省的大律师来代理过什么案子,律师这一来,我们这个小县城就炸开锅了。县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一下就乱作一团,马上召集所有公检法的开会,两个律师就呆在国保大队,各个科室的人都很好奇,都来向律师打听,怎么会大城市的律师来到小县城来做辩护,还给法轮功做无罪辩护。律师都做了解答,两个小时开完会后,通知说叫律师写个取保候审的申请,说三天后就放人!这一下,大家都非常高兴,消息马上就传开了!小林的家人都在准备着张罗请客了,律师也离开了。没想到,我们的欢喜心却被邪恶钻了空子。

三天后小林的妻子接到国保大队的电话,说七天后才放人,七天后又说十五天后放人。十五天后国保大队打电话来直接说:“放人?你们想的美!”小林的妻子说:“你们怎么能骗人!”电话那边说:“我们就是骗你!”这样我们第一次的营救结果不太好,没能让小林回家。但是小林虽然人没能出来,律师来这一趟,却对我们这个小县城的震动非常大,尤其是县政府单位部门,因为地方小,所以人传人,口传口,很快,法轮功请律师做无罪辩护的消息就轰动全县了,大家都对法轮功刮目相看了。

之后,小林的妻子、小林的母亲就开始了向县看守所、县法院、县检察院、县国保大队、县公安局的要人过程。在这过程中,很多同修也都配合,每个星期小林婆媳两人都去要人,隔三差五就去,每到一个地方都讲真相,连看门的人都认识这婆媳俩人了。

(三)又一同修被绑架  整体配合更有力

去年七月,我地另一同修小花又被绑架了,我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在明慧网上给做了曝光。这一同修的丈夫、儿子暂未修炼,公公婆婆都是同修,而且正念都很强,也写好了申诉书,申诉书中写了小花被绑架仅仅是因为向世人赠送神韵光碟,同时还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真相,以及中共迫害法轮功触犯了哪些法律。小花的家人拿着申诉书向国保大队、检察院到处发,小花家是农场,在农场的场部、左右邻居,乡亲邻里,见人就发,发出的申诉书数量更多、更加广泛。

同时,小花家和小林家一起配合,今天你家去要人、讲真相,明天我家去要人、讲真相,去国保大队和检察院去了不知多少回,最后邪党人员见到大法弟子家属就害怕,就躲。在这过程中,全县同修不仅接力发正念加持,还纷纷配合家属要人、讲真相,许多同修都走出来了,一起配合,有的突破了长期不敢面对面讲真相的障碍,有的突破了对警察的怕心。

小林被公开非法开庭前,全县同修互相协调,大家做了邀请函的不干胶,纷纷张贴,并请同修制作语音电话、真相短信,往县里拨打和发送,全县同修交流后都决定要到法庭去参加旁听,正念加持同修,解体邪恶。开庭当天,省城来了两车的同修,我负责接送,订旅馆、订餐,配合整体,开庭的现场,進入法庭的有五十多位大法弟子,还不包括小林的家属。当律师要求要无罪释放小林时,全场热烈鼓掌。

这是我们这个小县城法院第一次这么大的场面,不仅县政府、公检法震动,连我们县城的律师界都震动了,谁都没想到法轮功这么不一般。期间,县里国保大队给我在省城的姐姐打电话威胁,说我太活跃了,叫我小心点,居然去北京、广州请到律师。我安慰了姐姐,讲明了情况,也没害怕。

之后是对小花的非法开庭。一个月前我们就得到消息,知道了小花的开庭时间,上一次小林开庭没有参与的同修这次也都参与進来了。这次准备时间也长,我们做了邀请函的不干胶几百份,还有成立追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组织的公告。我们开着车分给全县、乡镇包括各个村的同修,交流后大家都抢着要,分成了若干小组。在小花开庭的前两天,我们统一时间,全县、乡镇、各村的同修各显其能,有的婆媳一组、有的夫妻一组、有的同修几人一组,老少出动,骑电动车的、三轮摩托的、骑自行车、走路的、开车的,基本全县同修都出动了,一夜之间,整个县城、乡镇、村庄都贴满了不干胶。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要被非法开庭的消息全县都知道了,有的人还成了活传媒,到处去说。最后大家约莫算了一下,那一次至少有七百份邀请函不干胶。这贴出来的七百多份不干胶凝聚着我们县所有大法弟子的心,大家同心协力,营救同修,广传真相,整体配合提高。

这些不干胶贴出来后,县国保大队吓坏了,派人去撕,可都撕不完。他们不敢到小花家里,就到小花家所属的农场场部去,国保大队的人加上农场场部的领导上上下下十多人,叫小花家属去场部谈话。小花的儿子先赶到场部,小花的婆婆又马上去复印了十几份申诉书,专门送到了农场场部,人手一份的发了申诉书,其中一人问道:“你这个是才印的?”小花的婆婆说:“是啊,你们来不就是要申诉书来的吗?我就是专门印给你们的!”

第二天去参加小花开庭的人比上次多出了好多倍,省城来了三车同修,整个法庭八十多个座位都坐满了,还有许多看到邀请函赶来的常人,他们看到这场景都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很多常人也都想進法庭旁听,但是座位不够了。

小花开庭之后,小林的非法判决下来了,被非法判刑后送到附近的监狱,但监狱不收,无奈又退回看守所,但仍不放人。我们同修又经过学法交流,决定马上去要人,同修分了两组,一组去看守所要人,一组去国保大队、检察院、法院要人。我和几个同修去看守所,找到看守所所长讲真相,他态度非常好,我们给他讲了真相,他一直好好的听着。另一组去公、检、法部门讲了一轮真相。

没想到,邪恶害怕,第二天就将小林转到省城的监狱非法关押了。

之后县司法局的人利用跟我家沾亲带故的关系打电话给我两个姐姐,欺骗她们说,邪党两会期间,我还敢组织一帮人到县里去“劫狱”,说要断了我的财路,要把我的学生掐断。我的姐姐们很害怕,打电话给我,我告诉姐姐们,我们是大法徒,不怕这些,我也没当回事。

虽然两次营救,同修们没能回来,但是我们全县的大法弟子因为这两件事大家都走出来了,形成了大道无形的整体,使我们全县的民众,尤其是政府部门、公检法人员更加明白真相,从新认识了大法和大法弟子,整个县遍地是真相。

四、邪恶招数使尽 世人觉醒支持

自从我县两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之后,县国保大队、六一零就把我当作重点人物,说是我组织的这两次旁听,还造谣说我让他们面子上很难看。

今年六月以后,县政法委、公安局施压教育局、镇中心学校以及我县主要的几所小学、城镇中学联合,以政治任务的名义,逼迫各校校长及班主任对学生开展问卷调查,调查学生课外补习及补习的情况,其目地就是要看看有哪些学生在我这里学习英语。调查后将我这里所有学习英语的学生包括学生家长的信息全部都搞到手,然后在暑假前强迫各班班主任并雇佣社会闲散人员打电话给学生家长,让他们不要再把孩子送到我这里来补习,不敢说我是炼法轮功的,造谣说我不具备办学资质,会出问题。

等我的培训班开班的第一天,来了很多家长,跟我说了这件事,我听后很气愤,但瞬间冷静了下来,想起师父的话:“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1]。我想我是主角,这些人都是在烘托我,给我打了一圈免费广告,想着想着,不但不气了,反而有点自豪。之后我问了来上课的学生,问了他们是否接到电话,学生都给我说了情况。

邪恶想通过这些下三滥的方法,让我这里招不到学生,可他们低估了正的力量,低估了真相的力量。通过我这么多年来持续讲真相,以及我所教的学生的英语成绩每年在中考、高考都非常优异的现实面前,家长和学生都没有受任何影响,开班时学生家长依然络绎不绝,有的家长接到诋毁电话后直接说:“我们了解这个老师的为人,我们就信的过他!”

这次暑假班,我这里照样有很多学生来,而且家长们都非常支持我,这也让我很感动,看到了众生的觉醒,更感到作为大法弟子的骄傲。我也经常接到以前教过的学生家长打来的感激电话,听的我都非常感动,有的学生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了,还一直都记得我,说我是他们的终生的老师,这些都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暑期班结束的那一天,我对妻子同修说:“走,我们今天去教育局,找教育局长!”我穿戴整齐后,和我妻子来到县教育局,直接找教育局局长,开门见山亮明身份,然后说明来意,告诉他教育局之前给我所有的学生打电话,叫家长不要到我这来学英语的事。我给他讲了我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讲了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我妻子也配合说他们使用的方法是下流手段,教育局局长一下就气炸了,大声叫嚣,说我到国家教委去告也没用。我不急不气,说:“口说无凭,拿纸写上,你白纸黑字写上某县教育局局长某某叫我到国家教委去告,并说告了也没有用!”没想到这一说把局长吓坏了,坐立不安,再也不敢提了,好好的听我说。

最后他说,我做这个(培训班补习英语)还是挺好的,并说是县政法委叫他们干的,他们也没办法。我对他说:“你不要糊涂了,要明明白白的活着!不要跟他们干这些事!”之后我想,这事我一定要继续揭露,每逢酒席、吃饭、做客,我都说这件事,揭露的同时讲真相,没想到,县里大部份人都知道,还有一个小学教师告诉我说:“你不知道,当时是全校邪党党员开大会,要求所有班主任都必须重视,将这件事纳入年终考核,扬言就是要在暑假前将你这里的学生全部掐断,要断你的财路。没想到他们大败而终,他们的原话说他们很受‘伤害’!”

写到这里,回顾走过的路,我深知我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大法所赐,所以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我从来不敢怠慢,走到哪就讲到哪,发神韵光盘,讲真相,劝三退,我觉的自己什么都能干,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干,干什么都行,干什么都很快乐。

在剩下的不多的时间里,我要更好的和我县同修们整体配合协调好,更好的救度众生,让我们这一方众生因为有我们这里的大法弟子而生机勃勃、得救有望!感恩师父,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