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救人不分年龄大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我今年九十岁了,是一个大法弟子。长年累月,我坚持不断的利用一切机会抓紧救人。寒冬腊月,大雪封门也挡不住我,雪天路滑,为安全起见,我就把双脚底缠上草绳,走路不滑、安稳。有人见了惊奇的说:老人家,这样的天还出来,不怕路滑摔跤啊?我笑呵呵的说:“俺不怕,摔不到,俺有师父保护呢!”

一、新生

修大法前,我是一个命苦的人,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双亲,后来被狠心的姑姑卖给了一个比我大二十多岁的老光棍,我很不情愿的和他生活在一起了,养育了六个儿女。谁知,我刚五十多岁,丈夫就因病去世了,那时小儿子还没有成家。大半生的苦难生活折磨的我得了一身病,谁知刚到七十岁又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睡全靠儿女们照料,真是雪上又加霜。那时我真活够了,盼望早死算了,埋怨老天对我的不公。

我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我这个苦了大半辈子、眼看快要入土的人,还能遇上大法在人间洪传这样无比珍贵的机缘,更没有想到我这个什么不是的人还能得法,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法了,成为大法的弟子,真象做梦一样。刚得法的那些日子,我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是好,觉得自己象个天真活泼的儿童一样,所有的难过和痛苦都没有了,我心里只有得法后的幸福和对师父的感激,我觉得能得到这么好的大法,过去吃多少苦也值得。

得法两个月,先前的脑血栓的症状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所有的疾病都不见了,我成了一个健康的人,生活能自立了,不给小辈们增加负担了。也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家里的人和邻居们都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也都对大法相信和尊敬了。儿女们也都很支持我学大法。

师父救了我的命,给了我新生,我也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师父和大法。师父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师父叫怎样做,我就怎样做,我决不会对师父有一点怀疑。学大法成了我日常生活的第一件事。我小时候没上过学,一个字也不识,我儿媳(同修)给我请回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和录像,我天天看,天天听,开始听不大懂,师父看到我对大法的真心诚意,就帮我打开智慧,让我越听越明白,越听越爱听,脑子也变得聪明了,什么事情也不能耽误了我学法。

我听师父的话,把本村的几个同修,还有邻村的同修都叫到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大家能一块提高。因为我家清静乱事少,同修们都爱去我家,每天晚上,同修们吃完饭后就早早来我家,大家轮流的读法,我静静的用心听,就怕漏掉一个字,都能听明白。师父一点也不嫌弃我这个没有文化的老人,也真帮我,让我什么都落不下。

我们学法小组从成立那天起,一直坚持到现在,从来也没有停止过,就是在邪党迫害很厉害的时候也照常凑在一起学。因为师父叫我们做的事是最好最正的,师父是最大的神,谁也动不了,一切是师父说了算,我们就听师父的安排。不要看邪党表面有多么邪恶强大,其实它就是一只纸老虎,什么也不是,师父告诉过我们,是利用它来提高大法弟子的,用完之后就把它解体掉了,所以不用怕它,是它怕我们。

二、修心

我通过天天听师父的讲法,明白了很多的法理,我知道大法不是为了给人治病的,是让人通过修炼去掉自己身上一切不好的东西,做好人、更好的人,最后达到神的标准,跟师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我知道,修炼就是修自己的心,去掉所有不好的人心。我把师父的法记在心里,遇到矛盾我能想起师父的教导,找自己的不对,师父就帮我去掉了不好的东西。

我从修炼开始这么多年,身体不管哪个地方不舒服,我都不怕,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没有病,我就相信没有病,不管多么难受,我都不把它当成病对待,心里记着师父讲的“难忍能忍”[1]的法,我都能忍受的住,很快就好了。

师父叫我们做事为别人着想,我记住师父的话,平时里,只要我能干的事情,我轻易不麻烦他人,能想到别人的难处和不容易。别看我都九十岁的人了,家中的所有家务活基本都是我一人干。我生活也很简单,不求吃什么营养的东西,每天三顿饭吃饱肚子算数。

去年六月份,我在家中不小心摔了一跤,让我不修炼的儿子碰见送去了医院,经拍片检查,医生告诉我大腿骨摔裂缝了,让住院观察。当时我在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没有事。我就对医生说:我不住院,我要回家。开始医生不同意,在我的一直坚持下,最后医生给开了一大包药,同意让我回家了。回家后,我把药扔掉,被儿媳同修接到了她的家中(儿子已去世)。在儿媳家,我天天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师父讲法,儿媳抽时间就和我交流切磋。她告诉我: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们不能承认,要正念否定,也要向内找一下哪里没有做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儿媳说的有道理,现在正是抢人救人的时候,我被摔的不能走路,影响了我出去救人,一定不是师父安排的,那么就是旧势力的迫害,我决不接受。我先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之后,我好好找了一下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我找到了:是我这一阶段看不上我们学法小组的那位同修,嫌他不修口,爱传话,无意给同修之间制造矛盾,我对他没有好感,所以说话对他语气也不善。我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时,觉得心里很惭愧,对不起同修,在心里悄悄的和师父承认错误,下决心回家后,和这位同修好好交流交流。把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好好保持到底,大家一起跟着师父向前走。

一开始去儿媳家,由儿媳搀扶去厕所,没过几天,我就能自己上厕所了。我为自己不能出去救人心里很焦急,一天,我来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啊,您帮帮我吧,让我赶快好,我得回家救人哪!我也不能耽误儿媳救人。我也向儿媳要求让我回家。在儿媳的一再劝说下,住了一个月,腿已基本恢复,被孙子送回了家。

不修炼的家人都说: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摔的骨头都裂缝了,一个月就好了,真是奇迹。如果不修法轮大法,说不定得多长时间才能好呢!也许躺在炕上得让我们伺候呢!法轮大法就是好啊!从此孩子们更支持我学大法了。从这次摔跤后,我好好想了想,认识到了修心是多么的重要,也重视向内修自己的心了。我也认识到修炼太严肃了,真不是耍儿戏。

三、救人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发动残酷迫害,造了很多谎言,把中国人毒害的不轻,让他们仇恨大法和大法弟子,师父告诉过我们,如果这些人到最后不转变态度,将来他们就没有命了。我们的师父大慈悲,为了挽救这些生命,师父让我们讲清真相。

我没想我是个多大岁数的人,我就想师父叫我救人,我就得去救人,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就得听师父的话。师父传大法度人,不分年龄大小都一样,我们救人也没有年龄的分别,都应该出去救人。再说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修炼者越炼越年轻,师父救了我的命,把我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不是让我在人中享受晚年生活的,是让我救人的,我身上的担子也不轻。我明白了法理后,就赶快走出去,和有缘人讲真相,抓紧时间救人。

前几年,我主要和人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人们大法的美好,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能使修炼者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的正法,告诉大法在全世界很多的国家洪传,揭露邪党对大法的迫害。我说话很实在,心也很善良,身体和精神比同龄人强的多,我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真相。有时不用说太多的话,对方一听我的岁数,一看我的外貌,我说几句话,他们就真相信了。我讲过真相的人,很少有不认同的。

自从大纪元发表退党声明后,我紧跟师父的正法形势,讲大法的真相又加上了三退的内容。我先从自己本村做起,我挨门挨户,一家不落的去讲真相做三退。做完本村后,我又把亲朋好友都讲明白,都做了三退。

紧接着,我装着救人的真相资料,拿着笔和小本,拄着拐杖去集上做三退。那里五天一集,我几乎每集都去。因我在小时包过脚,所以走起路来不是那么顺利,但不影响我救人。我是这样做的:在集上,当我看到年长的人,我慢慢走过去,先热情的和对方打声招呼:你好啊!告诉你一个好事,共产邪党杀人害命,做坏事太多,老天要灭它了,只要入过它的组织党团队的就是和它是一伙的,老天灭它时一块灭,只要打心里同意退出来,我们师父就保证你的生命安全,大灾大难离开你。这是多么好的一件事,不用你花一分钱,你也没有危险,什么也不损失。我再和他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平安有福。听到我讲的这些,人们基本上都退,不退的很少,谁都不想死。同意了,我就把笔给他,让他把名字写在我带的本子上。

遇见年轻人,我笑嘻嘻的向他们招手说:孩子过来,老奶奶告诉你件大好事,对方多数立即就跑过来,也有的人说:您这么大岁数的老人,能有什么好事?不愿到我跟前,我也不往心里去,一边走一边和气的说:老奶奶这么大岁数了,你是我的儿孙辈的,我不会骗你的,只能为你们好。这时,对方的态度就会变化,来到我跟前,我就和他们讲清真相。

每集都能退好几个人。集上很多人认识我,他们都很喜欢尊敬我,亲切的称呼我是“法轮功老奶奶”。我知道,这不是我有多大的了不起,是因为我修大法了,是众生对大法的尊敬,就是应该这样的。因为没有大法,他们也不会活在世界上。师父多次告诉我们,今天世上的人都是为大法来的,是被邪党的谎言毒害分不清好坏了。不能怨他们不好,他们很可怜,需要我们去救他们,中共邪党才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

我不光面对面的讲真相,我还发资料,还发神韵光盘。这几年,儿媳给我特意做了一个比较大的书包,布料比较厚一些,不透明,从外面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专门用于外出装资料和光盘用的。这样,每逢我村赶大集,我早早把救人的资料预备好,吃饭后,背着一大包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去集上救度有缘人。先讲真相,能接受的,我再送给他们光盘,不接受的不给。我很爱惜救人的光盘,我每次都诚心的嘱咐接到光盘的人,好好爱护光盘,这是无价之宝,有缘份的人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得到,而无缘的人花多少钱也买不到,一定要珍惜,不要光自己看,要叫更多的人看,你是在帮助大法弟子救人的命,会积大德有大福报的。对方都很高兴的答应。每集拿多少都不剩,人都爱要,每集都能做三退,经常退十几个人,有时几十个人。我感觉到了众生都在盼得救,就等我们大法弟子赶快去救他们。我得抓紧时间赶快救人。不能放松自己。

我的家在村里大街上比较中心的位置,每当有人从我门口路过时,我看见都要把他们叫住,把神韵光盘递给他们,没有不要的,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人好,不会对他们做不好的事。见有人口渴找水时,我赶快把他们叫到自己的家中给他们水喝,趁机讲真相救他们。我会利用一切机会抓紧救人,长年累月坚持不断,有时天气不好,有人见了我,惊奇的说:老人家,这样的天还出来,不怕路滑摔跤啊?我笑呵呵的说:俺不怕,摔不倒,俺有师父保护呢!有的会说:你的师父在哪儿?我会自豪的告诉他:俺师父是个大神仙,俺能看见,不炼大法的人是看不到的。对方也不和我犟什么,因为我超常的表现也让他们不得不服气。大法真的在我身上展现出了超常和光芒。

我们村附近有几个大型的金矿,村里的干部都沾光,得不少的好处。每到了换届选村干部时,都争红了眼,家家拉票。这几年,不管谁去我家拉票,我都很认真的告诉他们:你们只要相信大法、支持大法弟子,保护本村的大法弟子,我们修大法的就投你们的票,不然的话,我们不会为你们投票的,借此机会,我再给他们讲真相。由于我们村的大法弟子讲真相都很用心,村里真相都讲遍了,每届村干部们都明白真相了,所以这几年尽管全中国迫害形势很严重,但我们村一直都比较平稳,同修们都没有被恶人绑架迫害的,其中村干部起了一定的作用,他们都在暗地默默的保护着我们,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未来,我们为他们而高兴。从心里感谢师父的大恩大德。

一天晚上,我们学法小组学完法后,同修们都回家了,忘记关门,村里巡逻的几个人偷偷的進了我家,在窗前偷听我和一外村的同修讲话,等十点后同修回家时,他们六人在半路上截住了同修,威逼同修交出身上所带的资料,被同修严厉拒绝,后同修机智的走脱。

第二天,我无意中听说这件事情。我对巡逻的这些人没有其它的看法,我心中记住师父的话:“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2],众生平等,都是盼我们救的人。我想:他们还是不了解真相,不然的话他们不会这样做的,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教导,“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3]

我吃过饭后,马上去了巡逻的人中当头那人家中,和他讲清大法的真相后,我有点严肃的告诉他们:昨天你们为难的那个人,是经常来我家看望照顾我的亲戚,是个很好的人,如果你们再为难她,那么你们就得来我家照顾我。他听后,赶忙赔礼道歉,连声说不知是我的亲戚,如果知道,是不会为难她的,真是对不起。后来,我听同修说:她在集上又遇到过他们,他们向她赔礼道歉了。这些年再也没有这方面的事情发生过。众生大多都明白真相觉醒了。

四、要人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在几年的修炼中,我除了和小组同修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外,我对营救同修也很用心。每当听说哪里有同修被恶警绑架,我很往心里去,赶快抓紧时间发正念营救同修。我总觉得,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在救人,是做世界上最好最正的事,是不应该被恶人绑架的。邪恶算什么?敢来迫害大法弟子?发正念时命令恶人立即放人。师父的弟子,我的同修,都有师父管,邪恶不配管!邪恶在我的眼里很小,我从来没有把它们放在眼里。我面对邪恶没有一点怕心,只觉得它们很害怕。因为邪的怕正的。

几年前,迫害很严重时,我那修炼的儿媳因讲真相被中共绑架,因为她住在城里,当我知道的时候,恶人已经把她非法关押到了洗脑班。洗脑班离我家有二里多路,那时我对师父讲的一些法理不太清楚,把这场迫害当作是人对人的迫害了,我对抓大法弟子的警察、六一零的人从心里恨他们,把他们当成了真正的邪恶。诅咒他们,盼他们都遭报应,不再迫害大法弟子。那时心是不善的,不符合法的标准。

当时,我一听我那善良的儿媳无辜被绑架时,心里很气愤,一时也不等,赶快拄上拐杖去了洗脑班。在门外大声叫开了门,里面的人开门,见到我一愣问:你来干什么?我很严厉的说:我的儿媳被你们这些邪恶抓来了,她没有做坏事,没有犯法,你们凭什么抓她?赶快放人!如果不放人,你们会遭恶报不得好死的!我理直气壮不怕他们,当着他们的面,说了很多刺激他们出气的话,他们没有一人接我话茬的,都不吱声,也不放人。我不泄气,一次不行两次,去第四次时,我主意已定:这次不放人,我就不走。结果他们很不情愿的放我儿媳回家了。

过了时间不长,又有一个我很熟悉的年轻同修被绑架到了洗脑班,我知道后也赶紧拄上拐杖气呼呼的去了洗脑班要人,开始他们不开门,我用拐杖使劲的敲大铁门,出来人后,我大声对他们说:你们邪恶不做好事。他们问我什么是邪恶?我说:做坏事的人就是坏人,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们抓他们,你们就是坏人、邪恶的人。赶快放人!不放人老天爷叫你们不得好死!我把心里的话全部倒出来了,感到心里痛快了。他们就是不放人,我也连续去了四、五趟,后来同修的亲属帮忙,师父的加持,同修很快就回家了,期间同修表现的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

回家后,我把去要人的过程和同修们讲了一下,同修们看法不一样,有的夸我做的真好,没有怕心,有正念,有的说我不善,是以恶制恶。我当时觉得自己做的没有错,心里有些不服气,我觉的对邪恶就是不能客气。后来我不断的学法,陆续明白了一些法理,认识提高了。我明白了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是师父根本就不承认的,人间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的,不是他们自愿干的,将来他们的下场是很可悲的,真正的受害者是他们。我不应该恨他们,应该可怜这些生命。明白后,我的心态变了,师父把我心中不善的物质彻底拿掉了,我对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没有不好的念头了。我出了慈悲心,心胸也越来越宽了,救人的效果更好了。

这些年,我能尽心尽力的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但我不骄傲不满足。这是我的责任,是我应该做的,正法还没有结束,我还会继续精進的,用心做好三件事,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谢谢慈悲的师父!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