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看守所警察讲真相救人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大法弟子好!

我是一个警察,因为工作的关系,到看守所来工作两个月了,就是看管犯人,我知道一切都是师尊给安排好了的。看守所的工作有白班和晚班之分,又分为内岗和外岗,我们是被调到看守所看犯人的,当然就是执内岗的班。

在看守所里,我看到那些被关押的犯人,有的悲伤、有的难过、有的忧伤,还有的看起来平淡……当我看到他们因为触犯人间法律而被关押到这里,我想他们也是应该得救的生命,伟大的师尊慈悲,不管什么样的人都在度。

当到看守所上班的时候,开始两天,我还没有什么想法,每天就是看书,但是在第三天上班,我就有种感觉,我是来看守所救度众生来的。但是看守所是一个纪律非常严的地方,在这里救度众生,稍有不慎,就会出问题,因为面临的是社会中违法犯罪的人员,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再有就是这里都是警察,讲真相相对来讲也很难。再难做,我也得做,因为我的一切都是师尊安排的。只要符合法,师尊都会为我做主,保护我。

展现大法弟子的品格

在看守所里,你的一言一行,都象有跟踪的一样。有监视器,监视着你,监视器监视着犯人同时也监视着警察,你的一切都在监视器的监视之下。你向看守所里的犯人讲真相时,他很可能去构陷你。所以你在这做的一切,都要给那些犯人留下好印象,这样才能更好的救度他们。

前几天,我看被关在号里的犯人。有时,我就到走廊里走一趟,看看被关押的犯人都是什么状态,和他们唠唠嗑,说说话。他们都感到我和蔼,看到犯人时,我有时总是笑着跟他们说话。在号里被关押的说是有一个精神病,我总到他的号前,跟他唠唠嗑,这个人在监狱已经被关押了十几年了,什么事他都不在乎了。跟他交谈,我没看出他有精神病的样子,他说有精神病是有部门鉴定的。唠几句,我就走了。有时唠时间长一点,他就有点象跑题一样,我就走了。

在巡视这些被关押的犯人时,我都是尽量的给他们解决困难,特别是那个叫精神病的人,他总是让我给他打开水,我就从警察的饮水机,给他接一瓶矿泉水,这样在到他那时,他都是对我非常的客气,我总是耐心跟他唠着嗑,他也非常高兴的对我,并说你和那些管教不一样,他们不把犯人当人看,而你不同。和他交谈时,我都在渗透着法轮大法的法理。他有时对我说,你是学法轮功的吧?我不回答他,冲他笑了笑,我又走了。

别的号里被关押的犯人,看我给那个精神病打热水,也让我给他们打,我也给他们打,有时不及时晚一些,但他们都非常的高兴。他们看我,不象别的警察那样对待他们,他们感觉我真的是关心他们。有时他们求我给他们家里打个电话,问问什么事,我都给他们做,他们非常的高兴,一看我值班,他们就高兴了。还有的犯人说跟我唠唠。我看到他们也特别高兴。不管他们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但是法轮功会让他们走向未来!

在和犯人的交往中,他们也渐渐的知道我是一个法轮功的修炼者。有时他们还说,你看,学法轮功的就是和那些人(警察)不一样。

在提审犯人时,因为号里的门有一个大门,一个小门。别人总是把小门打开,让犯人钻出去。在提审犯人时,如果我去开门,我都会把那个大门打开,让他们走。他们非常的感谢我,内心都默默的赞叹。

对号里的犯人展开救度

在上班中,我总是到那个被称作是精神病的那去,同他交谈。在交谈中,我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他对我表示很同情,我问他“三退”的情况,他说在监狱中他就退了,因为当时监狱里都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但是我和他的交往中,虽然他做了“三退”,但是他还是不能充份的认识中共的邪恶本质。我想怎么办呢?

这个犯人非常的爱看书,也许在看守所里呆着没事做的原因吧。于是我拿一个小本的《九评》,到上班时,我装到大衣里的兜里,到号里给他看。因为他们看不到这书,他非常的愿意看。

我又到这个号的边上的号,同那里的号长(犯人头)唠嗑。那个号长非常的愿意跟我唠嗑,他知道我学法轮功,总是问我法轮功的事情。我就给他讲,后来他说你给号里的人讲一讲。号里就是关犯人的屋里,那里除号长还有几个人。他说,你给他们都讲一讲,没事我就站在号的门口,给他们讲法轮功受中共迫害的事。他们非常愿意听,有空我就去他们那给他们讲一段。

在晚上值班时,我经常值下半夜的班,因为和我一班的那个警察,愿意值上半夜的班。因为我是个修炼人嘛,我就告诉他,你值上半夜,我值下半夜就行,所以我总是值下半夜。在巡视犯人时,我看到哪个号的犯人值班时,离号门近,我就过去小声的说几句话,后告诉他“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有的听了点点头。有的不吱声了。经过几次这样,我看不行,这样做不行。因为不能使这些人都退出来。而有的人,不能了解“三退”的实质。

我想这样不行,还是和每个号的号长搞好关系,让他们带领着全号的人都退出来。这不是更好吗?

有了这思路之后,我就跟各个号的号长熟悉起来。因为号长都是在靠号门那个地方住,所以我到每个号之后,拉开窗户就同号长唠,而且那些号长的号里有需要热水的,就找我,我就给他们打。特别是星期天中午没饭,他们吃方便面,我给他们打热水。

我基本上都和号长搞好了关系。在交谈中,让号长先退出来,这样在唠嗑谈话当中,就让他给号里的犯人都退出来。号长答应,但是号长总想让我同号里的人谈谈,所以没事的时候,哪个号行了,我就多次到这个号来对着那些犯人谈。那些犯人都在那听着。

看守所的犯人也是不断的進,不断的出。又新進来几个人,当时分到号里了。我看到这些人,都是新面孔。有一个人,我想这个从面相看非常的难退,这是我当时的思想。

因为看守所的一个管教跟我串班,我回家休息了几天,又回来上班。我看那个难退的人,被调到我经常去的那号了。我看到他们非常的热闹,我又跟那个号长唠嗑,那个我看着不愿意退的人,也跟我们唠,并跟我讲他看过法轮功被迫害的光盘,从他说话中,我看到他了解真相。于是,我就跟他们讲“三退”的事,他说,还没退。那我就说,那你就把号里的人都写上名,都退了多好呀!他说行。没有笔,我又借了个笔给他。后来,他们给我写好的“三退”名单,我也非常的高兴,回家一看,写的真好。

我也高兴这样做的策略成功了。在那个被称作是精神病的人看完《九评》之后,我又拿给了另一个号的号长看。这号长看完后,说写的非常的好。因为我跟他讲过真相,他也了解修炼人的遭遇。他是因为给人办出国出问题被抓起来的。我跟他唠了号里人“三退”的事,他也答应了,但是就迟迟没动作。我也不是太着急,在他们号里,我多讲讲真相。不时跟号里的人讲真相,由于他经常的要热水,我经常的给他们打,他们非常的感谢我,我告诉他们“三退”的方法,后来他写了个纸条给我。我看写了三个人的名字。我知道他们还是没有完全的了解。我针对他们的情况,不时到他们的号里去讲。后来,他们号里的也都退出来了。

在对第三号实施“三退”时,当时的那个号长,因为不服法院的判刑。在公布其判决时,他可能是态度不好,被法院的一个官员给打了。我对他非常的同情,不时的跟他唠嗑,解除他心中郁闷。我给他讲述了我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的迫害,来开脱他的心愁,并帮他给儿子打电话,给他找个律师帮他上告。他非常感谢我。我给他一本《生命轮回》的书看,希望他能有所理会。后来,又拿《九评》给他看。他看《九评》也非常的感慨,写的真好,把中共一切不好的都表现出来。后来,我也促進其让号里的犯人“三退”。

意外的风波

由于两个号都做了“三退”之后,我可能有点起欢喜心了。“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1]这样引起了一些意外的风波。

在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和我一起值班的警察就说:我得挨说了。我说,谁说你呀!他说,你学法轮功,自己学呗,还给号里人看,他们都是坏人。书被×××给拿走了。领导说人可狠了。我当时心也没动。我又给他讲真相,因为我俩一个班,我经常的给他讲真相。给他讲真相之后,他不吱声了。当时那些杂役(在看守所里干零活,要释放回家的人)说我什么都不在乎。我真的没在乎什么,因为我是师尊的大法弟子,我没什么可怕的。所以这事也就放下了。

后来,那里领导对我说,不要再往那里拿法轮功的书。当时我答应了他,但是我想不对,但如何的找他说呢?因为有时上班根本都看不到他,而且在那谈法轮功的事,也不方便。这事在我心里压着。但后来,我想写封信吧。因为在那里,你写信都有可能出现问题。我就信师信法了,就这么做。于是我写了两封信,一个给看守所领导的;一封是给那个拿书的警察。告诉他们在法律上,看守所没有禁止法轮功书的规定;而有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等权利。最后,这事平息掉了。

对杂役讲真相

杂役是看守所里干零活、收拾卫生的将释放的人员。他们不在号里呆着,但在看守所里,象警察一样的走动,没有特殊情况不准出看守所。对于这些人讲真相相对容易一些,当时这些人见面之后,唠几句嗑,就给他们讲了。之后就“三退”了。看守所是关押犯人的地方,后来我讲真相是很随便,因为我把环境都开创出来了。没事,就跟那些杂役讲。他们也经常的问一些问题,都给他们解答了。他们也都说炼法轮功不是坏人,都是好人。

对将释放的犯人号讲真相

在看守所里,有一号关押的都是快要释放的犯人,这个号里没号长。他们也很随便,因为要释放了嘛,我经常到那个号里,不时的跟他们讲着真相。

有两个人让我印象最深。一个吸毒犯人,有一天他腿疼的厉害。他几次找管教,我都过去,给外岗打电话。但是那些管教告诉这是中午,得下午的。我就跟这个人在那唠嗑,后来给他做了“三退”。两天后,他被保外了。

还有一老人犯罪之后,被放到欲放犯人的号里了。给这个老人说“三退”的时候,他不吱声,那些犯人问他,也不吱声。我没有多说,有一天,他被调到别个号去了。看守所一位领导叫我把那个老人调到原来的号。于是,我拿着钥匙打开号门,领着这人走,我就给他讲“三退”,到那个欲放号之后,我也讲完了,他也“三退”了。后来他也被保外了。

由于我经常的到那个号讲真相,那个号的犯人在号里就喊“法轮大法好”,我瞅他们就乐。我真的为众生被救后的喜悦而感动。

同时在他们生活中,我也是关心他们的。那个号里有一个人是广西的,他说这里的饭不好。我告诉他,因为你犯罪了,所以这里非常的不好,咱们以后可别犯罪了。我就把我们警察吃的饭,给他端过去点,我告诉他,给他改善改善。还有就是一个人因为身体不舒服,一天早上,我就把我吃的饭给他吃了,还有两个鸡蛋,他们非常的感谢我。

对警察讲真相

我是一个警察,那里的管教都是警察。我去看守所的第一天,就和我一个班上的一个警察讲起真相来了。他似乎有缘份,也愿意听我讲真相。我有时间就给他讲一段。但是他最后没退出来。他也知道我给他讲的挺好的,就是不选择退出。这也是我修炼的不足之处,我不能引导众生,更好的走向未来。

再一个就是因为看守所的管教有时串班,和这个班又和那个值班。这些都是师尊安排好的,跟我值一个班的,我就给他讲法轮功的真相。有时中午吃饭时只有我们两个警察,我就给那个人讲真相,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他们听后,虽有些犹豫,但最后都退出来了。

我印象很深的就是一个看守所雇来的值班人,当时我在晚上吃饭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不敢听,都离开了吃饭的桌子,还对我很疏远的,我没有顾及那些。在晚上和我一起值班的那个人,我就给他讲真相,他提了许多的问题,我都给他解答了,最后他选择了“三退”。

第二天早晨下班时,因为在看守所值夜班,我和那个不听真相的人,坐一个车回家。我俩是一个地方的。在车上,我到他坐的那个座位的边上坐着。因为我认识他哥,都给他们退了。我对他说,你也退了吧。他一听也答应退了。我真是高兴,因为又一个生命在选择了未来!

在看守所,我看到那个内勤,我就想跟他讲真相。但是都没有机缘。一天,他替跟我一起值班的警察值班,因为看守所这地方是管理非常严格的地方,屋中只有我和他,我就开始跟他讲我修炼法轮功的事情。他非常的抵触,但他还在听着,在谈话的过程中,我知道他是一个大学生,在这里打工,挣的虽然少点,但是他有一个收入。他先后提出了许多的问题,我给他一一的回答,回答完之后,他不做声,但他还是坚持他的,他说你不能改变我。我说我告诉你的是真实的事实,而你如何的思考是你自己的问题。如果我不能让你退出你所加入的党、团、队组织,我也希望你在今后再听到法轮功的事的时候,你能思考一下,做出正确的选择。当时我俩能谈了一上午,我没给他讲通,也是我修炼的不好,不能用慈悲的心感动他。

所有号的犯人全退出邪党

第三个号的号长,在其被法院的工作人员殴打后,非常的气愤。我每每跟他唠嗑,都在开导他。虽然那本《生死轮回》的书被警察拿走了,但我没有怪他。他也非常的感谢我对他的态度。后来,把他们号的人都用小纸条写上名字,给我了。后来又递给我一张纸条,写着两个人的化名都做了“三退”。

那称作是精神病的人,同他的交谈中,他还想把抓捕他的那个警察干掉。但是在两个月的交谈中,他也认识到不应该这样做,放弃了他的想法。一个生命真的在善中感化……

后来,我对每个号都是利用号长的形式,给整个号的犯人,都做了“三退”,总共七十多人,除两个烧锅炉的,没机会谈话,剩下这七十多人,都做了“三退”。我真的希望他们都有一个好的未来。

我时常跟号里的人讲:你们现在违法、犯罪了,在你们选择“三退”之后,你们还会有未来。在人类的大淘汰来临时,你们都能走过去!多好呀!而那些你们看开着宝马车、奔驰车的他们不能“三退”,都没有未来了。你们不是幸运的吗?我说完这话,我看那些犯人都非常的高兴。

而号里的许多犯人,还问我能不能把法轮功的书拿来给他们看。我说这地方不行呀!等你们出去时,我把电话给你们,你们可以跟我联系,我会让你们请到书的。

写了这些,我非常的感慨,师尊太慈悲了,就连这些犯人也在度化,让他们都有一个好的未来!想到这些,我泪水在眼眶中,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师尊对众生的慈悲,我只能用我毕生的精力去修炼,紧紧跟随师尊的正法去救度众生,跟师尊返回家园。

在救度众生中,我也感到对众生的救度非常的难,但是再难也得去救度。“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2]

谢谢无比伟大的师尊给弟子又一次讲真相的机缘,弟子做的不好,还在不断的努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