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当我符合法时 警察就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虽然修的不好,也不擅长写文章,可是我觉的每次写修炼心得体会的过程是自己在法上提高认识的过程,也是進一步修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这次法会,我想把遭到绑架后,自己信师信法,师父和大法如何保护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切磋。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面对警察讲真相

一天,我正在街上讲真相,突然两个便衣从我身后拽住了我的双臂,抢走了我的拎包,强行将我塞進一辆黑色的小车,驶進附近的派出所,把我关進了警察办公室。

在派出所里,我第一念想到的是:自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就和昔日同修失去了联系,没有同修知道我被绑架,没有人帮我到明慧网上曝光,没有人帮我发正念,怎么办?再一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1]所以后来面对警察时,心里没有一丝害怕,没有一丝仇恨,只觉得有责任和义务告诉他们法轮功的真相,让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从而使他们的生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当天国保警察等人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家的电脑主机、打印机、刻录机、塑封机等私人物品,连清单也不给。第二天下午,国保的警察把我带到另一个警察办公室,里面有六、七个年轻的男女警察,其中有的抄过我的家。我刚坐定,脑中突然打入一念:“不要配合。”我想是师父在提醒我,我拼命回忆师父的讲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师父这段讲法的原话,只能回忆起我理解的大意:任何事情都不要配合警察。同时想到:在这场迫害中警察也是受害者,也应该得到大法的救度。

没等他们开口,我就平静的问:“你们都吃过午饭了吗?”他们都说吃过了。我说:“我还没吃过早饭呢!”国保的警察A立即说:“你已经成仙了,还用得着吃饭吗?”我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只是做人的标准跟别人不一样,我们的做人标准是真善忍,其它都跟别人一样,我们也是要吃饭睡觉的。”警察A又说:“那你绝食好啦!”我说:“我就是不绝食!我就是要吃的饱饱的给你们讲真相。”他说:“看来,你是个理智的人。”他就叫人去给我买午饭。

警察A翻看着从我的包中搜去资料:有《九评共产党》、神韵晚会光盘、《明慧周报》、《明慧画报》、《“三退”与平安》,上面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得福报的例子等等,他们问我这些资料是从哪儿来的?我说:“是从全世界公开的法轮大法明慧网站上下载的。只不过这个网站在中国大陆被共产党封掉了,但你只要到谷歌网站上搜索到自由门等翻墙软件就可以上去了,我每天都上去,你们都应该上去看看,一定会受益匪浅的。”

国保的警察B立即问:“你们明慧网为什么叫我恶警?”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知道他受邪党谎言的毒害很深,心想一定要挽救他,不能让他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做害己害人的事了。我说:“我把这些资料都送给你们吧,平时我想送给你们看还送不進来呢。你们都仔细的看一看吧,份数不够的,你们可以轮流看,看明白了会有福报的,看完后再带回去给你们的家人看,让他们也明白真相,你们会功德无量的。”有好几个警察都说:“好的。”

午饭买来了,我告诉他们我已经一天半没喝水了,在我一再要求下,终于给我倒了一杯水,里面有很多白色的沉淀物,我举起杯子左看右看,闻了又闻,没有异味,但不敢轻易喝。警察A说:“放心好啦,不会给你下毒药的。”我说:“难说,我得小心点。”我心里默默念道:请师父加持,如有毒药的话,让毒药失效。

面对这些年轻的警察,我一边吃饭一边说:“你们个个都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可是你们却在做着毁掉自己前程的事,我真的为你们感到难过。”他们说:“怎么啦,我们没做坏事啊。”我说:“你们是正在做着坏事,还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坏事!”我接着说:法轮功是好的,法轮功讲的是真正的佛法,讲的是宇宙的真理,是宇宙中物质运动的规律,是高层次的科学。谁按照他去做,谁就会得益。我们修炼法轮功,师父教我们如何重德、修心、从善、做好人、做好事、不做坏事,首先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连骂人都不可以,我们怎么会去杀人呢?如果我们杀人的话,那我们的善体现在哪里呢?所以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天安门自焚、杀人等等对法轮功一系列的负面报道,都是共产党栽赃和诬蔑法轮功的,法轮功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明慧网上有法轮功的所有资料,都是免费下载的,你们可以到明慧网上看一遍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就什么都明白了。修炼法轮功属于一种信仰,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你们参与迫害法轮功是在执法犯法,希望你们不要再跟着共产党干害己害人的事了。

警察B说:“共产党给我钱,我就给共产党干。”我说:“你错啦,共产党不挣一分钱,它自己都是老百姓养活的,它的钱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共产党不过是转了一下手,是老百姓养活了你们。你们的职责应该是除恶扬善,保护好人,让老百姓过上太太平平的日子。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却遭到绑架、判刑、坐牢、甚至被活摘器官。我真心希望你们赶快悬崖勒马、弃恶从善。因为宇宙的理是善恶有报的,一个人做好事会得到好报,做坏事会得到恶报。河南省登封市模范公安局长任长霞,你们都认识吧。”他们说:“认识。”我说:她为什么能成为“模范”?就是因为她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那天发生车祸时,她坐在高级進口轿车最安全的座位上,却被甩出车外当场暴死,死状极惨,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睛,而车内的其他人却毫发未损,安然无恙。为什么?就是因为她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罪业深重,遭到了恶报。而且祸及家人,她死后四年,她的丈夫患癌症也死亡,她十多岁的儿子成了孤儿。任长霞的妹妹从不相信善恶有报,也不得不承认她姐姐遭到了恶报。在公安系统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例子太多了,你们可以上明慧网看一看。你们千万不要为了工资、奖金而迎合共产党的需要,出卖自己的良知,诽谤佛法,甚至仇视修佛的善良人,残害善良的百姓。其实,大家都知道,共产党这个组织是不会保护任何人的,连它的最高领导人都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大家知道,国家主席刘少奇,职位比你们高的多吧,不也在一夜之间就被打成了叛徒、内奸、工贼,被投入了大牢,何况你们小小的警察呢,其实警察也是老百姓,只不过是分工不同。到共产党不需要你们这么干的时候,谁会保护你们呢?也许你们还不知道,江泽民曾提出以杀一批警察为条件给法轮功平反。要不是我们师父慈悲,说不定你们已经人头落地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而且,江泽民自认一生做了两件蠢事,其一就是发动迫害法轮功。连江泽民自己都后悔了,你们也应该为自己和家人考虑考虑吧,如果遭恶报了,不能上班了,共产党还会给你们工资、奖金吗?其实,连看病都要自己承担一部份费用的。

我又给他们讲了为什么要“三退”,告诉他们如何翻墙上大纪元网站声明“三退”。我还说:你们都在高危岗位上工作,如果我的孩子在这样的岗位上工作,我一定会劝他辞职。为了你们的平安,也为了你们家人的平安幸福,我建议你们有两条路可以走:你们可以辞职,“三退”后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能找好工作;如果不想辞职,那就在原来的岗位上利用你们的权力保护法轮功学员,那是功德无量,一定会得到福报。

警察满意我的回答

吃完午饭,警察A开始用电脑给我做笔录了,问我这些资料是谁做的,我说是我做的。他不相信,他说:“你的电脑技术不会比我好吧?”我说: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是开智开慧的,你到明慧网上可以看到连平时拿锄头的八十多岁的老人都能拿鼠标上网,做资料。他又问:“电脑是谁买的?”这时我想到师尊的教诲不能配合他,如果我配合他就是在害他,我就说:“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他马上说:“噢,好好好。”接着就问下一个问题,我还是回答:“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一连问了几个问题,我都这样回答他,他都说:“噢,好好好。”突然,他说:“不行,我做的笔录应该是一问一答的,现在只有问题,回答是空白,怎么行呢?”我说:“我不是都回答你了吗。”他说:“你回答什么了?”我说:“我的回答是: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你在每个问题下面都写上我这个回答就行了。”他立即说:“噢,好好好。”然后,他就真的在每个问题下面打上“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问答進行的很顺利,由于自己修的不扎实,其中有一个问题自己觉得无关紧要,我就如实做了回答。警察A马上露出不高兴的样子,并说:“不是说好了不回答的吗?怎么又回答了呢?”我立即意识到自己又偏离了法,是师父利用他的嘴在提醒我。我立即说:“对不起,我修的不好。以后再也不作具体回答了。”他立刻满意的说:“好好好。”

笔录结束后,警察A叫我签字,我说:“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他立刻说:“噢,好好好。”他就真的不要我签字了。

接着,警察A和警察B把我带到楼下的一个小房间,我不知道他们要对我干什么,但心里并没有害怕。看到办公桌上有一台式电脑,我就开玩笑说:“你们把我关在这里让我上明慧网吧。”警察B说:这里的电脑不能上外面的网。然后,他们让我在办公桌前坐下,警察A和警察B分别坐在我的左右,他们拿出一些文件放在我的面前,警察B说:“请你配合两件事。”我说:“哪两件事?”他们说:“一个是拍照;一个是按手印。”我平静的说:“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他们立即就说:“噢,好好好。”并马上把我送回了原来关我的办公室。

他们关了我三十六小时没让我睡觉,我就要求他们放我回去睡觉,结果这一念之差,我被他们骗進了看守所。第二天,国保的警察来提审我,我则利用这个机会继续讲真相、劝善。他们问我具体问题时,我还是用“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来回答他们,他们一听到这个回答,总是很满意。

最后,他们要我在笔录上签字,我不签。我说:我签了就是在害你们,就证明你们参与了迫害法轮功,那你们的罪业就非常深重。如果我没签字,这份材料就不能生效,到时法轮功平反了,你们就没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这就是在保护你们。他们听后就不再让我签字了。而且后来的几次提审都没有要求我签字。

不脱衣搜身,不穿囚服

進看守所时,有一个吸毒的女青年和一个传销的年轻女子和我一起被送進了看守所。在狱警办公室里,有两个女警要求我们逐一脱光所有衣服,一丝不挂的被搜身,对脱下的衣裤都要仔细的搜查。我排在第三个,当狱警给她们俩搜身时,我在一旁看着,她们都非常顺从,不敢有一点点的反抗。最后,她们都穿上了看守所的黄马甲,后背标有号码和××看守所的囚服,被送進了监室。我想她们都是犯罪嫌疑人,可我修炼法轮功不违反任何法律,没做任何坏事,我是好人,不应该这样对我搜身。所以轮到给我搜身时,我对狱警说:“我老太婆了,就不用脱衣服了吧。”由于我前面的一念在法上,她们竟然说:“好的。”接着,一个狱警用手拍摸了一下我衣服口袋的外面,就说:“好了。”由于我的外衣和外裤上都有金属拉链,她们说考虑到别人的安全,我必须换上看守所的衣服或者把拉链剪掉。我就说我不穿囚服。她们说不是囚服,我一看是普通的棉衣裤,我就换上了。最后,她们连黄马甲也没给我。所以,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从未穿过黄马甲。

“我是好人,不守监规”

接下来,狱警在电脑上打我存放在她们那里的物品清单,我就坐在她旁边轻声的给她讲法轮功真相,告诉她为什么要三退,如何翻墙给自己“三退”,她也没反对。最后她给我讲了作息时间和看守所的一些规定,其中包括不许炼功,不许大声喊叫,必须背监规,到第十天参加考试,每天上午要坐板反省,必须遵守监规(监规就贴在监室的墙上)。她还说:如果老老实实的遵守这里的监规,日子还是蛮好过的;如果不遵守监规,那就难说了。最后她问我:“听清楚了没有?”我说:“听清楚了。你讲的非常清楚。可是这些监规对我不合适,因为我没犯错,我修炼法轮大法没犯法,我是好人,不用遵守监规。”她又说:“不管什么原因到了我们这里就得遵守监规,没有例外的。”我说:在迫害法轮功中,警察也是受害者,也应该得到大法的救度。我不遵守监规,就是在保护你们,不让你们的行为成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既成事实,是慈悲于你们,而不是对你们本人的抵触。参与迫害法轮功罪业是非常深重的,会遭到恶报的,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你们的平安,我不能遵守监规,我不背监规,也不参加考试;我可以坐板反省,但我反省的不是你们所要求的,而是反省我修炼上哪儿不对啦、有漏啦。她说:你只要坐那儿? 可以了,你脑中想什么我们是不管的。我又说:“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要炼功。”这时她婉转的说:“慢慢来吧。”

因为我对“我是好人,那些监规对我不合适,我不背监规,也不参加考试”的这一念一直非常坚定,所以后来狱警每天上午到监室来抽背监规,每个人都会被抽到,背不出的人,还会被狱警训话,但狱警从来不抽我背监规。同监室的一个在押人员告诉我:以前有一个炼法轮功的老太太,能够把监规一字不差的背出来,狱警把她当作典型作宣传。我听了也不动心,只觉得同修不应该背监规。到了第十天,狱警把我叫到办公室,然后问我:“今天是你進来第十天了,要参加监规考试了,你还考不考?”我说:“还考试?我没背监规,我也不考试。”她立即叫另一位狱警把我带回了监室。

堂堂正正炼功

在家时,我每天早上参加三点五十分的晨练。可监室里没有钟,也不允许戴手表,无法知道时间。头两天,我怕影响别人休息,只是在天蒙蒙亮时坐在被窝里炼第五套功法,监室的人和狱警都没管我。到了第三天我被换到另一个监室,这个监室的人不许我夜间起来炼功,说是会影响她们休息。我一口答应,我说我是修炼的人,我做事首先要为别人着想。到了第四天上午,当她们在坐板反省时,我就站在床前的地上背对着她们,也即背对着走廊(走廊上不时有狱警走过)炼功,不一会儿一个狱警在走廊上对着我们监室问:“她在干什么?”监室的其他人就说:“她在炼功。”那狱警就叫我不要炼了。我转过身来对她说:“为了你的平安,请不要干扰我炼功。”那狱警就走了。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狱警,还是叫我不要炼功,我又转过身去说:“为了你的平安,请不要干扰我炼功。”她再没说什么就走了。我突然想到:我应该转过身来面对所有的人堂堂正正的炼功,这样可以让监室的在押人员以及走廊上走过的所有狱警、劳教人员、在押人员等等都能看到我炼功,我想国外的同修在游行时还展示功法呢,我何不也向他们展示一下呢,我立即转过身来面对所有的人炼功。结果再也没人叫我不要炼功了。

同监室的在押人员被邪党毒害的很深,昨天我跟她们讲真相,她们都不听,说她们只相信共产党的,非常仇视法轮功,说我空虚,活在虚幻中……这时她们看着我炼功,纷纷说:法轮功的动作真好看,至少对身体肯定是有好处的。

第五天上午,我站在那儿正准备炼功,突然走廊上出现一女检察官,问我:“你就是新進来的某某某吗?”我说:“是的。”她说:“你要炼功就炼吧。”我说:“谢谢你。”她转身往回走了几步又折回来,说:“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们说共产党会被天灭掉,可是共产党里面还有许多好人不该灭掉啊!”我说:“你说的对,所以我们才叫大家三退。”她说:“噢,我明白了。”从此,我每天都堂堂正正的炼功。

一次,狱警把我叫到办公室问道:“你可不可以不炼功?”我说:“不可以,因为这是我修炼的需要。”她问我要炼多长时间?我说应该是两个小时,可是在这里我没有炼功音乐,监室也没有钟,时间控制不准,大约在两小时左右。她问我在家什么时候炼?我说:每天早上三点五十分炼。可是在这里我怕影响别人休息,刚开始的时候我是在上午炼,可我发现每天上午你们都到监室来处理很多事情,我怕影响你们工作,同时你们也影响我炼功,为了减少相互干扰,我又改成每天下午炼。我是一个修炼的人,做事得先为别人考虑。她说:那你今天就不要炼功了,因为领导要来检查,如果被领导发现你在炼功,会批评我们的,还要扣我们的奖金。我说:你放心吧,我会告诉他们,你们工作做的很好,你们领导也是我要救度的对像,我会跟他们讲真相的。

邪党总是当面搞一套,背后搞一套。那天,由于领导要来检查,本来每天要参加劳动的人一整天都不用出工了,中午还可以睡一小时的午觉,下午整整齐齐的坐在床板上坐板反省,我则站在地上对着她们炼功,她们正好一起观看我炼功。过了一会,一个狱警在走廊上对我喊:“不要炼功了。”我对她说:“为了你的平安,请不要干扰我炼功。”她就走了。又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个狱警对我喊:“领导要来检查了,不要炼功了。”我说:“我是修炼人,表里如一。”那狱警马上就走了。在那坐板反省的在押人员立即朝我竖起了大拇指。直到我炼功结束,再没人干扰我。

“我们也要师父保护”

在监室里,规定中午不能洗漱,可是到晚上劳动的人都回来了,看守所供给每个监室的开水根本不够用,如果洗澡的话,每人只能分到一茶杯开水。而中午,监室里只我和两个陪我的在押人员,因为不能洗漱,多余的开水就只能倒掉。监室的其他人就提醒我说:“你是不遵守监规的,你可以在中午洗澡、洗头。”我觉得有道理,这样可以把中午浪费的开水利用起来,我可以把晚上的水省下给其他人用。吃完午饭,我按下与狱警通话的铃,我说:“警官,我好几天没洗澡了,今天中午我要洗澡。”狱警说:“中午不能洗漱。”我又说:“我是不遵守监规的,我尊重你,才事先跟你说一下。为了你的平安,请不要管我。”狱警真的再也不说什么了。监室的其他人感到非常吃惊,说:竟然可以对狱警说不要管我,狱警还真的就不管了,你真的有师父保护,就是不一样。

一天,一位领导模样的狱警特地来到监室问我:“听说你不遵守监规?”我说:“是的。”她又问:“为什么?”我说:“我是故意不遵守监规的。因为我没犯错,我修炼法轮功是好人。这些监规不适合我。”她说:“不管什么原因進来的,到了我们这里就得遵守这里的规定,再说你也不是我们请進来的。”我说:我们法轮功修炼的是真善忍。我们师父说:“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3]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直接反对宇宙特性真善忍,所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也就直接背离了宇宙特性真善忍,就成了真正的坏人,他的生命是没有未来的。我们常人中也说好人一生平安。因此,为了你们的平安,为了你们的生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不能让你们的行为成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既成事实,所以我不遵守监规,不是抵触你们,更不是与你们对着干,而是为你们着想,是为你们好,是在保护你们。所以,我也不叫你们管教,我是好人,你们是不能管教我的,我叫你们警官。这个狱警马上满意的答道:“叫警官也行。”我立即转过身对监室的其他人说:“你们可别跟我学,因为我的情况跟你们不一样,我有师父保护。你们都得好好的遵守监规,否则会吃苦头的。”

这个狱警笑眯眯的离开了。监室中立即有人说:“有师父保护就是不一样,狱警说话那么和气,连用词都不一样,还说‘不是他们请進来的’,还用‘请’字,要是对我们,肯定说:你又不是我们抓進来的,肯定用‘抓’这个字。”然后她大声的说:“有师父保护真好,我们也要师父保护!”

“你们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進看守所的时候,也许他们知道我不会配合,也就不叫我拍照、签字、按手印等,只是狱警拿了表格一边问我一边帮我填了两项内容:一项是曾经患过什么疾病;另一项是现在患有什么疾病。我怀疑填这两项内容是不是为了活摘器官呢?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我要利用这个机会证实大法。我便如实的告诉他:我以前患过冠心病、肺炎、肝肿大两指半、胃下垂、子宫肌瘤、小叶增生、肾下垂、过敏性湿疹、咽鼓膜异常开放等等;现在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没有任何疾病。最后,在征得我同意后,给我量了血压,也非常正常,心律也很正常。

進看守所后的第四天早上,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手推医用小车,在狱警的陪同下,来到我监室的铁门前喊道:某某某,抽血。我走近铁门问道:“为什么要抽血?”他说:“要验血。”我又问道:“为什么要验血?我修炼法轮功,我没有任何疾病,我也不会生病,我也不用看病,为什么还要验血?”没人回答我。沉默了一会,我突然想到一定是为了活摘器官而验血,我便对他们大声喊道:“我知道,你们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医生低下了头,狱警站那儿一动不动,两个人都无语。我说:法轮功是好的,你们从媒体上看到的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杀人等等都是共产党造假栽赃法轮功的,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没有违法,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我又说:医生,请你不要跟着共产党干坏事!干坏事会遭到恶报的,因为老天的理是善恶有报,为了你的平安,也为了你家人的平安和幸福,请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 他们还是站在那儿不动。我又平和的说:“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警察开始转身了,医生也转过身要离去,一边推动小车,一边低着头自言自语的说:“你不肯,我还不愿意呢。”他们走后,我问监室的其他人:“你们進来后都验血了吗?”竟然没有人回答我。过了一会,一位专陪的在押人员支支吾吾的应付了一句:有的人验,有的人不验。

到了第五天早上,又有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手推医用小车,在狱警的陪同下,来到我监室的铁门前喊抽血。我则走近铁门平和的对他们说:“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他们什么也没说,马上就离开了。到了第六天早上,他们还是这样要我抽血,我还是说:“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他们马上就离开了。一连来了三天,后来再也没要我验血。是我的回答符合了大法,慈悲的师父和伟大的法轮佛法就保护了我。

她落泪了

一天,一位比较年长的狱警站在监室门外喊我过去,我走近铁门,站在监室的里面,她打开监室的门锁,手把住铁门,轻声对我说:“下面有人要见你。但这里有规定,去下面接见外人必须穿上马甲,否则会扣我们的奖金。跟你商量,你临时穿一下,回来就脱掉。好吗?”我说:“我没有马甲。”她说:“可以借给你。”我说:“我不穿。”她立刻拉开嗓门喊道:“你到底去还是不去?”这时的我,心中已经放下了生死,放下了对情的执着,心中只有救人的一念,也许修好的一面就起了主导作用,我竟然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我宁可要你的平安。”她立即推开铁门说:“走吧!”

就这样,她带着我朝楼下的会见室走去,她用钥匙打开一道道铁门,我则用力推开沉重的铁门,走她的前面,她按规矩走在我的后面,刚下了一层楼,她突然说:“两手抱头。”我说:“我从来不抱头。你放心好啦,我不会伤害你的。”她说:“万一呢?”我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是没有敌人的。我们师父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4]所以我把你们都当作自己的亲人的。我不抱头,是为了你好,不想让你的行为成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既成事实。如果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就会遭到恶报。

走着走着,忽然我听到后面传来抽泣的声音,我顿时觉得好奇怪,刚才她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儿变感冒了呢?后来发现,她在默默的流泪。这时我想到师尊的法:“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5]

“你是仙人”

我从看守所被放出来的那天,国保的警察B带我来到看守所大厅办理手续,我们俩面对面坐着,他拿出厚厚一叠文件要我签字,他每拿出一份文件问我签不签?我就说一遍:“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他就说:“好好好。”就把那份文件收起来,不让我签了。突然,窗口的一位警察C喊我过去,我走到窗口前,他说:“这里还要签最后一个字。”我说:“我从来不签字。我听从师父教诲,任何事情都不配合警察。”他也立即说:“噢,好好好。”就不让我签字了。接着他又问我:“你身上有伤吗?”我说:“没有。”我便回到原来的座位上。随后,警察C便从里面走过来,竖起大拇指一边对我说“你是仙人。”一边向我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然后就回到他窗口的座位上去了。

其实,真正保护弟子的是师父和大法。师父说:“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则就没有法的力量。”[6]“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成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7]

弟子深深懂得:没有师父的精心看护、没有伟大的法轮佛法作巨大保障,弟子就无法走到今天。弟子用尽人间语言都无法表达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感恩!弟子唯有在修炼的路上精進,再精進,使自己保持修炼如初,竭尽全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明慧网!谢谢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悉尼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清醒〉
[6]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7]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