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结婚 不准出生 我和孩子在这样的国度中偷生

一位母亲的控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我叫高丽,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得法前浑身是病,每个月都需要住院,曾经想到过自杀。得法后,身体健康,无病一身轻,那是我从未有过的幸福与快乐时光。

可是九九年发生了邪恶疯狂的迫害,那时也正值单位要减员,由于我四·二五去过北京上访,七月份下岗了。九九年十月份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十一月份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十二月份,我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通知单位凌源钢铁集团将我非法开除。

我出狱回家后,发现丈夫已学坏了,不得已离了婚。在没有住所、没有生活来源的情况下,我去单位要求恢复工作,单位负责人说:找工作可以,你得写个不炼功的保证,或签个反对大法的字,才能给你安排工作,并且工作任你挑。我想如果我签了字,答应了他们的条件,那我的工作不是出卖良心换来的吗?我可不干。

后来,我又处了一个男朋友,要结婚时,因为我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拒绝写保证,单位不给登记,男方单位凌源市政府科协不给出手续,他们还把我男友的工作也停了。当时我已怀孕了,邪党人员不但不许我们登记结婚,反而还要我打胎,说什么不符合法律。我说:我想合法,你们不让我合法呀?

后来他们恐吓我男友:如果她进京上访,你也得负刑事责任。又哄骗男友说:如果她打胎,一切费用,包括营养费都由公安局出,还雇人伺候她。我男友心里不愿打胎,这是他第一个孩子,他舍不得,但架不住恶人的威逼、利诱,于是违心同意。我知道这是他们的把戏、圈套,他们的目的是等我打胎后,继续把我关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我知道他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孩子,我被迫流离失所。但是警察并没有放过我,还在到处找我,我只能这里住两天,那里住两天。有一次,警察把整个凌源市的旅店都翻遍了,谎称朝阳有一个杀人犯跑到凌源来了。有好几次,我都与抓我的人擦肩而过……

因为没钱,怀孕期间,我没吃过一个水果,没吃过一顿象样的饭。孩子出生后,由于我的身体太虚弱了,奶不够吃,孩子不到百日就不得不喝米汤。我仅靠每月二百元钱养孩子,我们租很破的小房,都是破的没人住的破房子,常常是一小袋咸菜,我和孩子都不舍得吃,幸而孩子也很懂事,吃什么都知道省着,不敢使劲吃、放心的吃。现在孩子十二岁了,我靠打工的几百元钱维持生活、供孩子上学。

这是我的遭遇,在邪党统治下,有多少大法弟子像我一样,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真是成千上万还远不止。

参与迫害责任单位及人员:
凌源钢铁集团
凌源市政府科协
凌源市公安局恶警付延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