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亲人被迫害致死 母亲被折磨 北京女孩失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五位亲人被迫害致死、母亲被迫害致卧瘫不能自理,北京市昌平区女孩李颖为了营救唯一幸存于世的至亲——妈妈陈淑兰,遭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构陷、强制失踪,目前得知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

十一月六日黎雄兵与董前勇两位律师在办理会见时,朝阳区看守所以各种理由阻挠会见,两位律师并被约谈话施压。

陈淑兰
陈淑兰

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北京市第二看守所约谈李颖,关于会见母亲陈淑兰的事宜。会谈时,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做了笔录,由一位石姓“领导”介绍陈淑兰的情况,并询问家里情况。李颖告知母亲一家六口人被迫害致死五人,自己世上唯一的亲人只有母亲。第二看守所这位石姓“领导”却反而说李颖向他们宣传法轮功了,并报警。

李颖被朝阳区豆各庄派出所带走所谓“调查”,在派出所内由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徐勇及该所值班的马副所长问讯,后以“×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劫持到朝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据分析,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是故意构陷李颖,因其母亲陈淑兰被非法开庭的时候,造成腰、胸椎多处骨折,生活不能自理,无人员照顾,公安医院又没有医疗条件,至今已经卧床九十天。第二看守所还以各种理由拒绝律师会见其母亲,李颖和律师向北京市公安局多个主管部门及市政府投诉控告,才得以解决会见。故第二看守所是打击报复之举。

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和四个儿女陈淑兰、陈爱忠、陈爱立、陈洪平。
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和四个儿女陈淑兰、陈爱忠、陈爱立、陈洪平。

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陈淑兰的娘家人因修炼法轮功,六口之家先后被中共邪党迫害致死五人。大弟陈爱忠于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被摧残致死;小妹陈洪平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在高阳劳教所被中共恶警打断双腿迫害致死;二弟陈爱立 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在唐山丰南县冀东监狱被迫害致死;母亲王连荣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在流离失所中离世;父亲陈运川一直隐姓埋名、流落 他乡,二零零七年秋天去北京女子监狱看望陈淑兰,狱警以无身份证为由拒绝接见,也不允许送衣物和钱,后来陈运川老人遇离奇车祸离世。她家的惨案被联合国人权专员列为典型申诉案例。

她是唯一的幸存者,这是她第二次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监禁。陈淑兰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半时,她的女儿李颖当时才十岁; 她二零一零年出狱后,经历各种魔难才找到离别快八年的女儿,母女俩人仅相处一年半,她再次被绑架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陈淑兰被昌平松园派出所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北京第一看守所。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八月一日两次非法开庭,经正义律师辩护,一审法官等人却仍一意孤行,八月二日再次对陈淑兰非法判刑四年。

八月二日昌平法院对陈淑兰宣判完毕后,法警将陈淑兰与其他犯人一起押上警车,回昌平看守所。途中押解的法警故意高速行驶后猛踩刹车,陈淑兰戴了脚镣, 双手被反铐背上,动不了,坐在后排,被颠簸甩脱摔倒,呼喊“腰疼,腰被颠折了”,请求降低车速帮助坐立起来。但是,法警非但不理睬不处置,陈淑兰疼痛难忍,满头大汗,不停呼救央求减速停车。法警却置若罔闻,仍然驱车高速行驶,对陈淑兰的伤情不予理睬!陈淑兰被送到南口医院、昌平区医院,经检查陈淑兰胸、腰椎多处压缩性骨折,当日下午即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可她在公安医院并没有得到有效治疗,且无人护理。

陈淑兰女儿李颖向昌平法院院长、党组组长卢尔平、分管开庭的院长翟永峰质询,政府部门对此事互相推诿、拖沓,耽误治疗,置人生命安危于不顾!陈的女儿要求给做伤残鉴定、提供病历和治疗方案也一直无果,当局也不让她会见。律师历经周折于八月十九日会见到被平车推出来的陈淑兰,了解到当时她已经六天没大便,除吃饭时间没法正常喝到水,那多天没洗脸、没刷牙,没有人护理,没有有效治疗措施,只是躺着,每天只吃一片钙片……

陈淑兰伤重无法动弹在北京公安医院伊始,二看副所长和医生两次阻挠她与律师会见。

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办公电话:010-65484804 ,010-6548478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