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1月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 四川省遂宁市杨运富被迫害经历

  • 云南昆明王洪芬老人三年冤狱后持续遭骚扰

  • 山东泰安郑洪玲被迫害十几年多次病危

  • 四川省遂宁市杨运富被迫害经历

    文/杨运富本人口述同修代笔

    我叫杨运富,男,今年六十三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金梅村五社。

    一九九八年三月得大法开始修炼,之前我曾患有心绞痛、半边头痛、肩周炎、颈椎炎、风湿关节炎、肠炎、等多种疾病。我曾到处求医、拜佛、无见其效。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得到健康,心灵得到了升华,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我感到大法简直太超常了,真是无法用语言言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铺天盖地、造谣生事不许学法炼功,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不允许炼,真是想不通,我就出去洪扬大法、向世人讲真相,证实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三月,到保升去证实法,遭到保升派出所的恶人绑架,叫去了当地二派,余世海问我:你还炼不炼。我说:坚决要炼。他就说:“你要炼就把你关起来,不炼就放人”。南强派出所所长奉光国又对我进行非法审问:你还炼不炼,你炼的是什么功。我回答说:“炼的是法轮功,我要坚修大法,而且要一修到底,直至圆满”。第三天他们就把我送到吴家湾收留所,关押了十五天,交了生活费一百二十元。然后我又被恶人带到南强派出所,恶人又问我还炼不炼,我还是说要炼,要炼就罚款五千元,家里儿子经不起邪恶人员的诱惑压力,硬逼迫拿了五千元才放人。回家一个月后,村干部邪恶人员:薛国秀、唐坤绿、杨运清、带着一群南强派出所恶人,又来我家问我:还在炼没有,我说:在炼。恶人就说我是老顽固,又一次把我绑架到(龙坪洗脑)迫害,六、七人生活,一顿饭只有半斤米,关了几天。又转到吴家湾收留所,被非法关押一百天继续迫害,我原来体重一百五十斤,后被迫害到一百斤。又非法判刑劳教一年,送绵阳新华劳教所继续迫害,身上长满了疥疮,还强迫坐小木凳、洗脑、吃的冬瓜不打皮,土豆有泥沙,惨遭各方面的迫害,那里真是人间地狱,就这样被非法关押了一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日回家后,我为了生存,在家做加工面来维持生计。二零零三年十月份,恶人村主任王永亮、薛国秀,早上六点左右带着一群恶人,康加亮、陈飞、任发勇、奉光国、李祥、周春红,在门前蹲坑,我开门上厕所,恶人就问我:你叫杨运富吗。我说:是。恶人连打带拖,拖我走两百多米远,当时我只穿了内衣内裤,我就喊:有土匪抢人了。邻居听见了拿起木棒、扁担、砖头把恶人打跑了,我正念走脱。

    二零零四年四月,因为同修遭绑架,承受不了邪恶的迫害,就把我出卖了。安居派出所一群恶人到我家抄走了光盘和真相资料,并问我真相资料是从哪来的、谁给的。我没有回答,他们就掐住我的脖子,恶人还说:你不讲,我就掐死你,还威胁说要把我的儿子也抓起来。后来他们就把我强行绑架到灵泉寺看守所关押迫害,后来又转到北门收容所,未经过任何法律程序,诬判三年。

    然后又送我到绵阳新华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继续迫害,先到严管队三个月,不许跟任何人说话,俩个邪悟者包夹一个人,天天做“转化”工作,晚上十点过后还不许睡觉,读洗脑的邪书,先坐着听,后站着听。包夹说:你不“转化”要给我们加期,还诱惑的说你修善修到哪去了,用尽各种手段进行迫害、“转化”。在里面做酒盒子、刮书、剪麦冬。我说我眼睛看不见,恶人以为我是装的,叫嚣到绵阳医院去检查眼睛,说是白内障,恶人说要花两万元治疗,黑窝恶人想推卸责任,我们这里没人护理你,你回家治去吧。就这样我与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从绵阳新华劳教所出来,直到现在眼睛也看不见。


    云南昆明王洪芬老人三年冤狱后持续遭骚扰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王洪芬,今年六十五岁,修炼法轮大法十七年来,多种疾病不治而愈。然而,二零零四年六月,王洪芬被绑架,在安宁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个月后,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零七年六月,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近几年,中共邪党人员仍然不断骚扰她,企图迫使王洪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王洪芬,是昆钢华云公司退休职工,从一九九七年五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此之前,王洪芬有多种疾病,胃病、脑神经衰弱、低血压、腰痛、腰伸不直等病,到处买药吃,花了很多钱也治不好,后听说炼法轮功好,王洪芬就去找炼功点炼。刚去炼了几天,王洪芬就有感觉,大法师父在给她清理身体,从此她的各种病慢慢的就好了,身体轻松了。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就开始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出去发真相资料,被昆明市公安局昆钢公安罗白分局六一零恶警杨忠权、罗乔良等恶警绑架,无意间说出王洪芬。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晚上十二点钟,昆明市公安局昆钢公安罗白分局六一零恶警罗乔良、叶林、保明、杨忠权、李学润,还有一个女恶警等八、九个恶警非法闯进王洪芬家,非法搜身,抄家。王洪芬被绑架到昆钢公安罗白分局,连夜非法审讯。到第二天十六日下午五点左右就把王洪芬绑架到安宁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安宁看守所,恶警非法审讯王洪芬无数次,逼她说出资料是什么地方来的,期间,强迫王洪芬干奴工,一天都不给休息,王洪芬累得全身都痛。可那里姓杨的女恶警还是不满意,心肠很黑,一天一直在骂大法弟子。

    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恶人对王洪芬非法开庭,不通知家人,逼迫她认错。王洪芬说:“我没有错,我修的是正法正道,是佛家上乘大法,这是我要修炼的路。”最后,王洪芬被非法判刑四年。昆明市中级法院参与枉判王洪芬的恶人有审判长:朱正渝,审判员:唐勇,代理审判员:徐建斌,书记员:段云萍。

    王洪芬在安宁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七个月差四天,到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一日,王洪芬和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用手铐绑架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体罚坐小凳子,不准动,逼迫“转化”,写“四书”,不写就每天体罚,从早上六点三十分坐到晚上十一点才给睡觉,只准一个姿势坐着。夏天蚊子很多,不给法轮功学员挂蚊帐,法轮功学员被蚊子叮咬了没法睡,脸被蚊子咬烂、红肿。每天只允许上三次厕所,逼着法轮功学员看骂师骂法的电视,逼迫大法弟子骂师父、骂大法、洗脑、“转化”。

    集训监区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郑频、夏昆丽、杨欢、谢玲、景绒、杨永芬、汤玉芳、万雪梅、曾觉、马丽霞、孙宁爽、周颖、李冬冬、吴旭英、于桂云、王某等。参与迫害施暴的牢头:刘跃新、纳惠仙、马淑芳、罗忠红、唐忠梅、杨树兰、牟辛梅、王先娥、李艳萍、蒋某某等。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王洪芬被转到三监区后,王洪芬所在的那个组恶警郭琼生逼着她每月都要写一份“思想汇报”给她,找王洪芬谈话洗脑,叫重刑犯随时管制王洪芬,使王洪芬没有一点自由,整天要干十多个小时的活。

    二零零七年六月,王洪芬回来后,安宁昆钢六一零郎家庄派出所片区姓张的恶警经常来骚扰她,随后就是安宁金坊昆钢黎明社区的姓徐、姓董的五名恶人,闯进王洪芬家准备偷偷给王洪芬照像,被王洪芬发现没照成。每年,他(她)们都要骚扰王洪芬四~五次和非法做笔录等。

    到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安宁金坊街道办事处的恶人、安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恶警叶林,还有昆钢综合治理办的恶人王岚、昆钢黎明社区姓徐的共有六~七人,在昆钢黎明社区对王洪芬进行威逼签“不炼法轮功”的字,王洪芬就是不签。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安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恶警叶林、昆钢综合治理办恶人王岚、昆钢退休管理处恶人潘俊意和他的书记,还有安宁金坊街道办政法委一人,共有六~七人等,非法闯进王洪芬家,强行威逼她签“不炼法轮功”的字。王洪芬不签,连着几天,这些人天天来,到后来,王洪芬不签,就坐在王洪芬家不走,如果王洪芬再不签,就把她女儿叫回来守着她,不给她女儿工作了,迫使王洪芬无奈违心作了对不起良心的事。


    山东泰安郑洪玲被迫害十几年多次病危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泰安法轮功学员郑洪玲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十四年来,遭到中共邪党恶徒的长期监控、骚扰,多次被抄家、非法拘留、洗脑、经济勒索,两次被非法劳教,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郑洪玲被劫持到济南山东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病危状态,才通知家人接回。

    郑洪玲,女,今年四十九岁,山东新汶矿业集团良庄矿医院职工。一九九八年十月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认定了修炼大法就是自己来在世时上的真正目的,从此走上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后,郑洪玲始终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始终坚持修炼大法,受到中共邪党恶徒的长期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至八月二日,郑洪玲和丈夫赵其森、法轮功学员王吉兰、韩胜利(已被迫害致死)、韩义民(韩胜利之子)被绑架到矿招待所洗脑班强行洗脑。矿保卫科科长李从彬、支部书记劳建鸣、副科长贾继刚逼交大法书、大法资料,逼看诬蔑大法的邪恶录像,逼写什么“不炼功保证”等。打那以后,单位对她们长期监控、跟踪、骚扰未停。

    二零零零年夏天,矿医院支部书记万会举逼迫郑洪玲、王吉兰放弃修炼法轮功,她们拒不答应,一起被骗到王村劳教所强行洗脑“转化”,逼写所谓“三书”,不让睡觉,迫害半个月。

    二零零二年九至十月,矿纪委书记赵广忠、物业支书王启合又把王吉兰骗到王村所谓“山东省法治教育基地”强行洗脑,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矿保卫科支书芦继伟等人和郑洪玲要了钥匙,到她家翻箱倒柜抄了个遍,把大法书、资料掠走。新泰市公安局杨文军、徐林签署非法刑拘证,把郑洪玲和王吉兰绑架到新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七天。然后,又把她俩劫持到王村所谓“山东省法治教育基地”强行洗脑四十四天。单位派去包夹看管,逼看邪恶录像,灌输邪党谎言。每天交一百元,共勒索四千四百元。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郑洪玲与孙守翠到翟镇矿宿舍发真相资料,被邪党花钱雇佣的巡逻人员跟踪,绑架到汶北派出所(所长吴国忠)。良庄矿保卫科副科长马文广、医院支书魏彬把郑洪玲带回矿上,非法抄了她的家,将一台代尔笔记本电脑(价值8000多元)、打印机和大法书抄走。矿保卫科和医院的几个人把郑洪玲囚禁在医院妇科病房四、五天(晚上也有三、四个男女轮流看管),追查资料来源。然后,郑洪玲被汶北派出所所长吴国忠与副所长及良庄矿保卫科一帮人送去泰安市看守所,因查体不合格拒收。吴国忠又联系济南山东女子劳教所,欲送劳教未成,又把她带回矿上,二十四小时监控。白天,郑洪玲上街,有人直接跟着,晚上宿舍楼下有人监视,并向她勒索了一万元的所谓“取保候审押金”。在追查资料来源的过程中,丈夫赵其森被逼供资料来源,泰汶公安分局又给他办了“取保候审”,又向他家勒索一万元。

    二零零九年元月二十一日下午,在泰汶公安分局指使下,良庄矿医院刘军、鲍西柱敲开郑洪玲家的门,把她骗到矿保卫科;与此同时把孙守翠也骗到矿保卫科。第二天,汶北派出所一副所长和保卫科两个女的直接把她俩劫持到济南山东女子劳教所,郑洪玲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孙守翠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她们被关小号,逼看诬蔑大法的邪恶录像,一群邪悟的人围着她们说些乱七八糟的话,逼她们“转化”。三个月后,郑洪玲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状态,发高烧、极度贫血、子宫肌瘤、心脏出现严重问题。到武警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家人被勒索一千三百元后,她被“所外执行”。在这期间,泰汶公安分局指使矿保卫科逼迫郑洪玲做了手术。矿保卫科人员刘洪伟、张圣彪、王秀华、郭某等人一直跟踪监控,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出门还要向他们“请假”。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郑洪玲夫妇搬家到泰安去住,搬家的车都装好了,正要启程,矿保卫科长陈征不让走,把他俩叫到保卫科,说什么要与泰安邪党人员联系办理交接云云。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郑洪玲在夏张镇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到镇派出所,随即被抄家。当天下午,就被送到泰安市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郑洪玲被劫持到济南山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郑洪玲被关进小号。查体时血压极高,严重眩晕,但她一连三天拒不服药,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第四天,郑洪玲被弄到武警医院去查体,检查结果是处于病危状态。十一月十九日,通知家人将其接回,劳教所恶警说什么要支付查体费,勒索家人一千四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