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武汉市女子监狱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一直在迫害法轮功中充当急先锋,设有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封闭式的小黑屋,没有窗户,有隔音层,法轮功学员在小黑屋受酷刑时发出惨烈呼声,外面一点声音也听不到。曾经有未婚女法轮功学员,半夜被扒得一丝不挂,关在小黑屋针刺全身。

所有被关在小黑屋的法轮功学员,除了上厕所外,一切都在小黑屋里。有时恶警连厕所都不让上,让在装衣物打水的桶里大小便,然后再去厕所倒!

被关押在武汉市女子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例外的遭到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残酷折磨,人格上的欺侮。扇耳光、打嘴巴是恶人恶警的家常便饭。抓住头发往墙上、地上死命撞也是常事,受害者被撞得头脑发晕,眼睛冒金花,头脸乌青肿胀,半个月以后才会慢慢消去。

六十九岁的老太太余早荣,在武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命危,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被送往武汉市汉阳医院﹙原汉阳铁路医院﹚重症病房抢救,连亲姐姐都不准探视。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亦称“背宝剑”)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那里,法轮功学员只要说了真话,就会招来恶警酷刑迫害,如“背宝剑”、死人床、反铐吊在门上只能脚尖踮地、晚上吊在窗户上几天几夜;在严寒的冬天特别到了晚上,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哪里风大就铐在哪里;下了手铐立即二十四小时罚站,罚站期间还得站着写字,不让洗漱、不让换衣裤,短裤内都结了厚厚的壳,浑身臭烘烘;站得从大腿一直肿到脚,由于生理失调,脚板站得像水泡的馍一样,一层一层的掉白皮。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罚站达三个月之久,在这期间每天深夜12点才让睡觉,凌晨两点起床罚站。上厕所受限制,没有手纸只能捡别人用过扔掉的纸做便纸(时间长达一年),经常不给饭吃,就是给也只能吃几口,不给水喝,(有的被饿得晕倒在地上)。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只要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不听不看诬陷法轮功的东西,就会招来各种酷刑,邪恶的刑事犯和吸毒、贩毒恶人为了减刑积极配合恶警,毫无人性的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寒冬腊月,法轮功学员好不容易争取来一回洗澡机会,打了一桶热水,可是却被恶人倒掉三分之二的热水;恶徒还无故把大法弟子推倒或打倒在地,然后提起受害人的脚倒着拖行,用脚踩踏受害者的肚子。在恶警的指挥参与下,恶人在法轮功学员的衣服上写满诬陷大法的恶语,强迫法轮功学员穿,如不穿,就暴烈的拳打脚踢。有法轮功学员被踢得整个小腿青紫,不能正常活动,下蹲受阻;这还不够,还要往眼睛上抹风油精,往鼻子里塞、往嘴里倒风油精。

更恶劣的是,恶警对实施迫害的恶人说:我们只管结果,不管过程。所以恶人在恶警的唆使下,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随时随地想打就打,想骂就骂,骂的是不堪入耳的下流脏话。如法轮功学员把受打骂的事情告到狱警那里,恶警无耻的说:伤在哪里了?谁看见了?谁能证明?打人者无事,被打者还得写检讨。可见中共这个流氓政府培养出的警察多么的无知与卑鄙可耻。

许多法轮功学员受刑后不能正常站立,身体呈弓形,头离地面只有一尺,头脚在下、屁股朝天。就是这样,还被强制做苦役,每天得上下楼四趟,走到有人的地方,俩恶人架着快速拖过,不让普犯看出破绽。虽然同在一个监狱,许多人却不知道法轮功学员遭受到如此惨烈的迫害,打骂不断,酷刑不断。只要法轮功学员不按恶警的“转化”要求做,就半夜十一点半一直铐到早晨六点。有法轮功学员近三年时间是每天凌晨两点睡觉,到了六点和别人一样起床做苦役。

监狱还不让打电话,不让家属见面,不让购买任何日常用品,连每天上厕所的纸都不让买。湖北通城县善良妇女雷胜利,二零一三年三月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其丈夫黎木生备好身份证、户口簿,于四月二十四日赶到武汉女子监狱探监。然而,监狱狱警为了刁难六十七岁的黎木生,偏偏索要不能证明婚姻现状的结婚证。

今年夏天武汉这么热,被关押在这里的浠水法轮功学员周其,被罚站十五天不让洗澡。

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共有七个监区,进大门的左边有一个“岗楼”,第三、五、六监区就在左边,院子中间和右边是其它四个监区。该监狱的奴工产品主要是做服装,夏天做棉袄(包括童装)等,冬天做裙子,还有西服等。这些服装有的是送往武汉市汉正街的,而大部份是出口的产品。同时,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还做中共警服(男式)。

武汉宝丰路女子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
傲莉琴 张豫玲 魏(二监区区长) 陈西 汪慧
郭佳佳 汪艳 周安 刘思思 张玉玲 蒋春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
唐安燕 冯桂华 马朝芳 柳菊 刘腊辉 胡汉莉 田志荣 徐志苏 杜长仙 张细香 刘小娥 王红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