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大法洪传的时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病秧子有了金刚不坏之体

修炼大法前,我基本上是一个废人,不仅不能干活,活得还很痛苦:腰结核动了大手术,左边肋骨大小切去了十六块,手术后整个人的外形变了,弯着腰,脖子不能转动,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象个大企鹅。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真的等到这一天了。九六年我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请了宝书、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在家读书、听师父讲法。随后到炼功点炼功,早晚两次。由于我真心学法修炼,慈悲的师父就为我净化身体。时间不长,身体变化很大,走路一身轻,年轻人都跟不上我。

我患鼻子溃疡两年多了,严重时毛细血管断裂出血不停就得住院。炼功二十二天的那天晚上,炼头顶抱轮时,觉得从鼻子里流出了凉飕飕的东西,当时我以为又出血了,用手一摸,什么也没有。炼完功回家洗手时,习惯的用手捧了点水,用鼻子吸一下,想泡一泡鼻子,往日很费劲,因为鼻子肿的不通畅。奇怪今天怎么这么舒服?我忙用手按了按,鼻子软了,不疼了。二年多的毛病,没吃药、没打针就这么好了!我发自内心的感叹大法的神奇,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九七年九月份,突然肝区疼,大家知道,肝疼可不是个小毛病,但是我知道有师父管我,我一点都没怕,也没和家人说,看孙子、做饭照样干。第七天的晚上九点半钟,我和儿媳妇给孩子洗澡,洗完后,我抱着孩子刚站起来,头晕的天旋地转、恶心,我把孩子给了媳妇,急忙進了卫生间就吐起来,接着上吐下泻将近两个小时,全身发抖。我上床刚躺下,觉得不好,又要吐,急忙下床刚走了两步,觉得我的肝被人狠狠的撕了三下,疼得我汗都出来了,一下扑到墙上,转过身来靠着墙站着,心想:“师父啊,我知道您在给我净化身体,我能受得了。”我紧靠着墙避免倒下去。一会儿,什么事也没有了,上床一觉睡到早上六点。

醒后上厕所,我吃了一惊,便了一大堆的脓,带着黑乎乎的血。从此以后肝不疼了,无病一身轻,家里家外的重活都是我干。左邻右舍的人都说这老太太身体怎么这么好,真好!伟大慈悲的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回来,使过去的病秧子拥有了今天的金刚不坏之体。

一人炼功 全家受益

法轮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和老伴都修炼,儿子虽然还没走進大法,但是他非常相信大法,也支持我们修炼,在大法中也受益匪浅。

一天,我看到阳台上放着儿子的工作服,我认为是要洗的,拿起一看,上衣的后背、前襟、胳膊上是些大洞,再看那裤子,从裆往下两外侧,前后都是些密密麻麻的洞,跟筛子眼似的。等他回家我一问,原来是在一次车祸中摔的。他告诉我:有一天他出去办事,同事的家属和他同路,就坐上了他的摩托车。走到一个路口,突然冲出来一辆大卡车。来不及躲了,眼看就要撞上了,坐在后面的人吓得使劲的搂着他,情急中,儿子把摩托车一扳,带着那个人就地滚了两个滚,躲开了大卡车。两个人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哪也没坏,只是我儿子的右小胳膊擦破一块皮,那个人的手背破了。就这样有惊无险的保住了两条命!

这就是“一人炼功 全家受益”的见证。只要是相信大法,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就会保护你,使你遇难呈祥。

前年秋天的一个下午,儿子因胃疼,从班上去医院看了看,拿了点药回家,吃完药没吃饭就躺下了。药没起作用,疼得一个劲的叫。到了晚上八点多钟,疼的越来越厉害,他让我到附近卫生所再拿点药。我出去一看卫生所都关门了。我回家问他怎么办?是上医院吗?他不愿去医院。我就读大法给他听。老伴过来说,听我读书不如听师父的讲法,就给儿子放师父的讲法。听着听着没有声音了,等我把磁带翻过来的时候,儿子坐起来了。一盘磁带听完了,他的病就好了。

这就是相信大法得福报的真实事情,你说:为什么听师父讲法祛病就比吃药还灵?

老伴今年七十二岁,退休后自己摆了个小摊,只要不下雨就去。但没有活的时候多。他有一个习惯,中午必须睡一觉,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再冷的天也要午睡,在小摊边上,身上只盖一块床单就睡了。认识他的人、路过的人都说,这老头真行,大冷天在外边睡觉也不感冒。大伙都佩服他。修炼这么多年了,没有花一分钱的医药费。

我家的奇事太多了,一下子说不完。我就感到,我们能生在大法洪传的时代,真是天大的福份啊!

朋友,在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灾难重重的今天,师父来了,来救度众生来了,给了我们一部登天的梯子,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千万不要失去机缘。人们常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样的机会失去了不会再有了。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不要再受无神论的毒害,赶快三退(党、团、队),天灭中共时,我们不当陪葬品。明白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就能平安度过劫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