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妇女在大法中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今年五十六岁了,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现在已经是十六个年头了。一直以来我都想写一写我的修炼体会,因为没上过学,不会写字,一直没能如愿,刚刚过去的第十届大陆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由于自己回老家讲真相又错过了投稿时间。不过我还是下定决心请同修代笔帮我了此心愿,回顾自己的修炼证实法的过程,总结经验教训,同时叩谢师恩!这是我第一次与同修分享我的心得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苦难中长大

我幼年丧父,母亲为了生存,带着我改嫁,在继父家我挨打受罪吃了不少苦。记的有一次,我因为不忍心看母亲吃苦,多嘴为母亲说话,结果继父拿着烙铁追着我打,继父后来去世了,母亲不得不再次改嫁,我下面有一个弟弟三个妹妹(同母异父),我是老大,吃苦最多,在十五、六岁时,我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后来,我又得了伤寒病,当时家穷,没钱买药治疗,我几乎就是扶墙走扶墙站,再后来就起不来炕了,开始翻白眼,几乎就要死过去了,我母亲抱着我哇哇大哭,也是我命不该绝,我母亲和我继父后来用小青萝卜蘸酒给我身上搓出一个个大紫疙瘩,我竟奇迹般的好了。

回想这一切,现在才明白,是师父知道我日后要得法,早就在保护我了!不然,在那个年代,伤寒病是绝症,得上就没个治,死了很多人。得法后,我明白了一切苦难的根源,不再抱怨老天的不公。

修大法消病业得福份

九八年修炼大法前,我病魔缠身,肺结核,晚上睡觉喘不上来气,都得撅着睡,从小养成的习惯,有病忍一忍就好了,可这次怎么熬也过不去这个劲儿,而且越来越重。就在这时我妹妹得法了,觉的我和这个大法有缘份,就把大法介绍给我。因为我不识字,当时就请了一套师父讲法录音带,每天有空就听,越听越爱听,觉的太好了,但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又不认识字,能圆满吗?”随后,一天早上,在梦中我听到一个声音,说了三声:“凭悟而圆满!”,然后我就醒了,从此我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没多久,我开始高烧四十二度,浑身疼,起不来炕,不能吃也不能喝,但当时心情很好、很高兴,过了一天一宿,丈夫问我:还不能吃饭啊?我突然一转念:怎么不炼功呢?那时我下不了地,我就坐起来盘腿打坐,不到十分钟,我就全都好了,也能下地吃饭了,活儿也能干了,跟好人一样。很快身体也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结核症状消失了,喘气也不费劲了,逐渐的,九十多斤的体重变的越来越结实,干起活来也不费劲,身体一身轻。

隔了一段时间,我过了一个大的生死关。一天半夜一点多钟,我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口干舌燥,躺在炕上感到要上吐下泻,浑身无力,动不了(我家烧的是火炕,当时是煤烟中毒),叫丈夫去拿盆,结果他走到门口也一头栽倒在地上,就象人死过去了一样,脸色发白,大汗淋漓。我一下清醒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赶快跳下地,我明白是煤烟中毒了,用力把门推开,然后对着丈夫连喊三声:“某某,师父来救你了!”(当时丈夫也开始修炼了),丈夫突然“嗯、嗯、嗯”了三声,醒过来了,他不知抓紧修炼,好几天才缓过劲来,我第二天就去炼功点炼功,然后就彻底好了。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俩都完了。

修炼大法是有福份的。我不仅节省了医药费,有了一个好身体,而且那一年,我家买卖也开始好起来了,以前一年到头光干活见不到几个钱,修炼后经济效益好了。那时,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要返本归真,我牢记师父的话“吃苦当成乐”[1],干起活儿来任劳任怨,一天总是乐呵呵的,挣的钱也不数,全都交给丈夫,每天除了干活,就是学法、炼功、休息日去洪法,感到从未有过的身心轻松。

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救人的法。现在想想中共恶党迫害大法,毁了多少人的修炼机缘,又毒害了多少中国人使其仇恨佛法、敌视大法弟子,走到毁灭的边缘,真是罪恶滔天啊!我要在人世中助师正法,多学法、学好法、证实好法、多救人。

按照大法做以德报怨公公感动的流泪

没修炼前,我这个人虽然为人热情、喜欢帮助别人,但却很倔强,爱憎分明。我公公生活作风不太好,我是打心眼儿里看不上他、讨厌他,虽然每天给他做饭、洗衣服、把饭端到跟前,我觉的这是我作为儿媳妇应该做的,但却很少管他叫“爸”,更不会和他唠家常。一次,他喝醉酒,摔倒在地,我去扶他,他因我没管他叫声爸,给了我两个嘴巴子,气的我直哆嗦。我和公公的关系越闹越僵,我常常是忍气吞声。后来我和丈夫進城了,才算分开住。

修炼后,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对人要宽容、慈悲,要与人为善,以及什么是修炼者之忍,师父的法句句说到了我的心里,对他的怨气一下化开了。

一次,公公来我家,我对他发自内心的好,关心他、照顾他,公公感动的受不了,待了一天就走了。后来,我丈夫遭到邪恶的迫害,不幸离世,我依旧是逢年过节带着儿子去看公公,同时给他讲大法真相,我给他的大法护身符,他一直戴在身上。今年我回老家前去看他,当他知道我要回老家去看亲戚,想起了我小时遭受的苦难,现在又没了丈夫,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有一次我儿子去看他爷爷,儿子说:“爷爷,你的脏衣服让我妈来给你洗吧”,他爷爷说:“不用,你妈让我感动的都受不了了……”

修炼佛法开智开慧

我不识字,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一开始靠听师父讲法来学法,看书非常吃力。

在学法小组大家念书,我就跟着往下顺,虽然认识了一些字,但很多字还不认识。那时还很依赖丈夫,他常常给我读法,只要他一读,我就能悟到法理,而且记性也好,一本《洪吟》他带我读了一、两遍,我就都背下来了。不幸的是,我们才修炼一年多的时间,邪恶的迫害就发生了,由于个人修炼中没有打下一个扎实的基础,我和丈夫都遭受了不同成度的迫害。我曾流离失所一年,被劳教一年;丈夫悟性差被迫害的更严重,被非法拘留两次、劳教一次、判刑一次,二零零六年丈夫被迫害离世。

丈夫离世后我才开始用心学法认字,在不知不觉中我现在已经一个人能读完一本《转法轮》,并且读《转法轮》的速度一遍比一遍快!师父的各地讲法我都能通读下来,精進的时候,读法字会放大,有时字还会跳起来!这对一个不修炼的人来讲是不可思议的事。我现在还是看不懂报纸上的字,但我却能通读《转法轮》,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开启了我的智慧,在帮我让我多学法!抓紧修炼,在佛法中精進正悟、不负万古机缘啊!

去除怕心 证实法 正念除恶

迫害刚一开始时,我很害怕,看到大家去北京证实法,我也很想去,但几次都中途折回来了。我儿子(未修炼法轮功)对我说:“妈,你怕啥,顶多劳教两年。”他说这话让我感到很吃惊,但我也没去,心想去不了北京就在当地多发资料、多讲真相吧。结果怕心不去,没在法上及时提高上来,我还是被邪恶钻了空子,流离失所一年、被劳教一年。初到劳教所我也是提心吊胆的,但很快我看到了很多和我一样的炼功人,我的心一下稳定了,非常高兴看到这么多炼功人,忘了这里是劳教所。面对“转化”我的包夹,我正念很足的对她说,“某某,你知不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这个包夹是个被“转化”的大法学员,在我的正念影响下,她清醒了,对另一个包夹头说,“某某,你把我写的‘五书(邪恶非法“转化”大法学员逼着写的五书)’还给我!我做错了。”包夹的头也拿我没办法,不想管我了,说代我写个保证书,好有个交代。我心想:你写的不算数!但现在想想这也是对邪恶的默认!对邪恶的一切行为都是应该彻底否定的。

我一开始修炼天目就能看到一些东西,杏黄色的天空,非常好看,这也增强了我炼功的信心。正法修炼中,我动真念除恶时,总是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一次,在劳教所里,我想一定要清除劳教所的一切邪恶,解体控制警察的一切邪恶因素,就这样一定下来发正念,就听到“咔嚓咔嚓”打雷的声音,看到另外空间的天空变成了杏黄色的,我知道这是我发正念起的作用。我想师父让我看到这些,也是鼓励我坚定正念、多发正念!在正法修炼中,跌跌绊绊走到今天,我现在怕心越来越小了,不象以前那样,有很大的提高。可这提高的背后又有多少师父的承受和付出啊!

不断纯净自己 抓紧修炼

我最近发现有很强的妒嫉心。我小孙女从小在她姥姥家长大,来我这边的时候少,我就觉的不公平,不但不感谢亲家母照顾孙女,还与其争斗、埋怨她,还时常与儿媳妇为此事争吵。因为妒嫉心不去,矛盾越来越突出。

最近,亲家母又时常到我家来住,帮我轮流接送孩子、上课外补习班,因为我现在做钟点工,有时脱不开身。虽然是帮我,可我看到她在我家又吃又住,我还得给她做饭,心里就不平衡。由于心性提高不上去,我的身体也出现了不正确状态,开始不断咳嗽、腰胯部也开始疼起来。这使得我开始冷静下来向内找,在学《转法轮》时,师父的法打到了我心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2]我一下惊醒了!我修的是真、善、忍!怎么能对人越来越不善呢!我要按照法做,对她说“你想孩子你就接,你想住就住,这就是你的家!”亲家母虽然只是搭把手,可是这之中的意义却不只是常人那么简单了,她帮我省下多少时间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啊!师父的法让我清醒了,不再愤愤不平。师父让我们修炼如初,我下定决心要象当初对我公公的心态对待我的亲家母,化解恩怨、救度她,我想我一定能做到。

我要在大法中不断纯净自己,“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早日达到新宇宙标准。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