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看守所黑工厂“串串灯”背后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串串灯”五光十色、五彩缤纷。在大陆过新年或每逢喜庆的日子,人们都会挂起“串串灯”装点节日气氛。

可是有谁会想到“串串灯”是怎样生产出来的呢?更不会想到这个给人们带来美好生活的“串串灯”是山西省太原市看守所所有在押人员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手工制作的。

法轮功学员只因为坚持信仰和言论的权利,坚持做好人说真话的权利,就被中共关入看守所和监狱,遭受奴役折磨。希望各地知情者报道中共看守所和监狱奴工产品的详情,尤其是出口的奴工产品的情况,以便让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了解中共奴役好人的罪恶。

从二零一三年新年过后,山西省太原市看守所就和几个南方人(所谓的厂家)勾结,让所有在押人员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做奴工产品“串串灯”,说是要出口到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地方,是一项长期创收的奴工劳役,任务从一开始的每天做一百多串到后来的每天五、六百串。

在山西省太原市看守所,无论是真的犯罪了,还是根本就无罪无错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要求早上六点起床,刷牙洗脸后吃完早饭(都是没有营养的饭菜)就开始奴役劳动。期间很多人担心完不成任务上厕所手里都在干活。中午十一点吃饭,站队等打饭时间手里都在干活,只有打上饭时,才能放下劳动,有时连洗手的时间也没有,有的顾不上吃饭,只好等收工后,吃几口凉饭。有的边干活,边啃馒头,吃得慢的被号长和负责生产的呵斥,原因是耽误了奴役劳动时间。晚饭后,常常要工作到晚上八点,曾经在一段很忙碌的时间内,八点三十分封号后,躺在床上还要穿一碗灯丝,站班还得偷着拉扣线、穿灯丝。大伏天中午不让休息。

生产任务由号长和负责生产的定量、分配。有的穿灯丝、有的拉扣线、插灯泡、做插头、拉大线、打把,整个一套流水作业。随着时间和速度不断加大任务,除了几个快手外,大部份人完成不了任务。

常常连续几个月从事这种奴工劳动,手指摩擦的部位往往磨破、结茧、起大水泡、手指和胳膊经常抽筋,晚上睡觉手都是麻木、疼、胀的睡不着,手指变形。

长期的穿灯丝也极大的损害每个人的视力,很多人都感到劳动结束后变得视线模糊,身体极度虚弱。尽管所有在押人员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在尽心尽力的干活,但是大部份人完成不了任务,或是灯泡不亮的,就会遭到号长、生产负责人,甚至包监干部的臭骂、侮辱、罚站班、罚值日,甚至罚款扣钱。

在里面流传着一句话是“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猪差,干的比牛多,睡的比狗晚”,活得干,死了算。

即使是如此忙忙碌碌的紧张工作之下,看守所警察还时常通过监视器观察每一个人的“劳动表现”,通过斥责他们认为偷懒的人来督促所有人少休息,多劳动,最大限度的榨取劳动价值。每天从事超负荷的长时间体力奴役劳动,损害他人的身体健康来获取最大限度的利润,将所得利润变为看守所系统人员自身的福利,从而支撑着这样一部剥削机器的运转,来迫害更多的人,这才是真正的犯罪。

希望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了解中共奴役好人的罪恶,所有在押人员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戚、朋友都关注太原市看守所迫害所有在押人员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积极曝光、起诉太原市看守所的罪恶,减轻在押人员痛苦,早日脱离苦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