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兰州市十四年迫害综述(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接上文

三、部分迫害案例

◇陈德光、盛春梅夫妇被判九年重刑

陈德光,男,一九四六年出生,原四冶西北分公司职工(现已破产),家住红古区海石湾大通路394号。盛春梅,陈德光的妻子,一九四九年出生,原四冶西北分公司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陈德光先后三次进京上访,均被遣返回兰州后,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陈德光被警察张文革从家中骗出说有事要谈,直接送到红古看守所,其后被邪党派出所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在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晚,盛春梅外出发送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劳教。二零零二年八月,陈德光、盛春梅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精神受到极大摧残。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在红古区花庄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到花庄派出所。花庄派出所所长雷富林曾在海石湾呆过,他认出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后,一心想加重迫害,当晚罗织罪名,开出拘留证,先后三四次欲将盛春梅关入看守所,但都没得逞。后盛春梅回家,陈德光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海石湾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陈德光被转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欲勾结检察院、法院对他非法起诉、判刑。在十一月初红古区公安机关将案件交给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盛春梅再次被劫持、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法庭非法判决书下达,非法判处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各九年重刑。

◇李文明被判重刑二十年,至今仍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

李文明,男,兰州机车厂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凌晨三点整,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派十多名警察到兰州机车厂值班室,绑架了正在值班的李文明。李文明被非法监禁半年,后来去北京上访,又被非法关押三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李文明因参加被迫害致死的兰州法轮功学员姚宝荣的悼念,被警察当场绑架、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李文明释教后,又被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二零零二年二月李文明逃出洗脑班。公安在他家附近盯梢,在兰州各个出口处张贴告示,悬赏一万元抓捕他。

二零零二年九月初,李文明第四次被非法抓捕,被酷刑折磨的生命垂危,但邪党仍将他非法判重刑二十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

◇牛万江在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吊铐八十一天

牛万江,男,兰州铁路局兰西机务段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非法关押两次,在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兰州监狱。监狱刑满后,直接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长达四年之久。二零零七年十月,牛万江在龚家湾洗脑班被吊铐八十一天。

◇张振敏被后穿刺酷刑迫害长达三十九天

张振敏,女,一九六三年出生,兰州肉联厂职工。二零零零年二月、七月及二零零一年初,张振敏先后三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回到兰州后都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兰州市国保大队以抄天然气表为由骗开了张振敏家的门,直接将张振敏绑架到国保大队。后被转到西果园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张振敏被转到华林山第二看守所,警察强迫她做苦工。十一月,她绝食抗议迫害,警察给她戴上脚镣,双手反铐,用大约长四十厘米的八号铁丝把脚镣手铐固定住,称后穿刺。一般死刑犯上的是前穿刺,手还可以取出来自由活动,而给法轮功学员上的后穿刺,比死刑犯的还重,手根本无法活动。这种酷刑使人站不起蹲不下,在下雪天也不让加衣服,并且呆在风场,昼夜铐,吃饭、喝水都是犯人帮忙,就连上厕所也不开手铐,由犯人帮助大小便。张振敏被后穿刺酷刑迫害长达三十九天,手脚全肿,全身浮肿,铁铐卡在手腕肉里,铐子打开都取不下来,打开脚镣手铐后,几天之内腰直不起来,腿抬不起来,胳膊恢复不了原位,并且右胳膊成半残状态,长期抬不起来,拿不起重物。

◇中科院研究员于德洋、丛秋滋夫妇屡遭经济迫害

于德洋、丛秋滋夫妇,都是大学本科毕业,也都是中科院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退休研究员。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安宁区国保大队长韩明,副大队长陈志刚带领一伙人突然闯入于德洋家,非法强行抄家。抢走一台清华同方牌台式电脑,价值一万多元;一台联想绍阳笔记本电脑,价值一万三千五百元;一台激光打印机,价值一千二百元;索款二千元(所谓保证金)。之后,韩明、陈志刚又闯进于德洋的试验室非法查抄,偷走了五盒三五牌烟。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半夜二点,兰州市国保大队魏东一伙二十多人,突然闯入于德洋家中非法抄家。强行砸开房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把整个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一万零四百二十元的存折及夫妇俩的工资卡、工商银行牡丹卡一张、中国银行存折一张、中国银行长城电子卡一张、中国银行本外币一本通一本、于德洋护照一本;盒式录音磁带一百三十五盘;大法书籍四十七本;空白电脑打印纸三千五百张,彩色名片打印纸一千五百张;打印机墨盒二十盒,约值二千元;西门子手机一部,约值三千元;打印机硒鼓一个,约值四百元;打印机彩色墨盒二十三盒,约值三千元;佳能打印机一台,约值二千元;爱普森打印机一台,约值二千元;联想笔记本电脑一台,约值一万多元;手提电脑包等。抄完后,家中集邮册中许多珍贵邮票也不翼而飞。抄家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多,非法抄走的物品拉了一车。

二零零八年四月,北京丰台国安和公安以奥运安全为名,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二台。

二零零二年,于德洋、丛秋滋夫妇被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五个月,共被勒索三万二千元。二零零八年,于德洋、丛秋滋夫妇再次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共被非法勒索二万九千元。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三年,单位一直扣发夫妇俩的工资累计六万多元。

◇刘菊花被迫离家九年

刘菊花,女,一九五七年出生,家住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一,刘菊花变卖了家产后再次进京。这次被绑架、遣返后,被劫持到兰州市西果园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那里,因拒写“三书”,刘菊花被劫持到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刘菊花回家后,警察及社区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使她无法正常生活,只好被迫离家。二零一一年,刘菊花回到阔别九年的家。回家后,刘菊花找到了相关负责人堂堂正正要回了退休金。

◇任宗山在龚家湾洗脑班被打毒针

任宗山,男,一九六二年出生,家住兰州市城关区民勤街一百二十三号,原兰州市百货公司妇女儿童用品商店职工。

二零零三年三月,在庆阳路派出所任姓所长的指使下,庆阳路派出所警察李元林把任宗山从平安台劳教所劫持到兰州市皋兰山洗脑班继续迫害。一月后,皋兰山洗脑班解体,任宗山被关入兰州市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任宗山因被强行打毒针,身体四肢抽搐僵硬,口齿说话不清,流眼泪、鼻涕、口水,上半身已完全不能受大脑控制。直到二零零三年十月,任宗山才回到家中。

◇何影国曾被诬判十年住房被强行收回

何影国,男,一九六七年出生,原兰州锌品厂工人。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甘肃省国家安全厅、兰州市国安局的警察将何影国再次绑架,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小雁滩的安全厅看守所。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七里河区法院在无家属到场的情况下非法开庭,何影国被重判十年冤狱。何影国被迫害后,两间平房也被安宁农副公司强行收回,将妻子聂莹与六岁的女儿何新宇赶出家属院。

◇金吉林遭受“宽刑”、“背穿”、“前穿”等多种酷刑折磨

金吉林,男,一九六五年出生,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金崖镇金崖村一个朴实、善良的农民。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榆中县法院冤判金吉林十年重刑。金吉林先后被非法关押过的监管场所有:榆中县看守所、平安台劳教所、西果园看守所、兰州监狱、定西监狱、酒泉监狱、龚家湾洗脑班。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晚,金吉林终于结束十年黑狱,回到家中。

平安台劳教所的“宽刑”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金吉林被榆中县国安大队警察单永平、张世宗劫持到臭名昭著的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一年。期间惨遭折磨,曾被“宽”刑反背双手吊挂四十分钟。“宽刑”:监狱黑话,就是把人的两条胳膊反拧到身后,再将胳膊拧一圈多手心向外,再把两只胳膊往一块靠,最后用绳子绑在一起。这种酷刑一般人十几分钟就受不了了,而且会造成严重的筋脉、肌肉损伤,或者骨折,更甚者会落下终生残疾。

西果园的酷刑“背穿”

二零零三年二、三月间,由于长期没有见到家人,金吉林多次要求和家人见面,均遭拒绝。对此,金吉林一再向看守所提出严正抗议,指责他们这种没有人性的做法。然而,他们非但不让接见,看守所所长王延辉、八队狱警王振亚反而给金吉林加戴刑具“背穿”。

酷刑“背穿”,是一种用约五公分宽,一点五公分厚的铁板自制的二个环,二环之间用一指粗,直径约十六毫米的铁棍做成的链环,粗且重。二环套在脚脖子上用铆钉铆死,然后把脚镣和手铐用十公分长的八号铁丝拧死穿连在一起。被施予此刑的人无法下蹲、无法起来,只能跪着,手腕被坠得很疼,更无法正常睡觉,侧身卧在床上时,双脚要尽量后提,以减轻手腕的疼痛。此种情况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从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到三月二十九日下午,金吉林被“背穿”长达五天之久。这期间,手肿的像馒头,铐子嵌进肉里,手腕糜烂,流脓淌血,加之身染疥疮,浑身肿烂,痛痒难忍,每一分钟都是在苦难中煎熬。

兰州监狱的酷刑“前穿”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看守所直接将金吉林转到兰州监狱迫害。到兰州监狱后,金吉林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帮警察和犯人蜂拥而上,将金吉林打倒在地,乱踢乱踏。随后强行扒下身上的衣服,将囚服给套上,一警察不停的打耳光。犯人给金吉林戴上了监狱自制的土铐、砸上了自制的土脚镣,并用一根长约十公分的八号铁丝拧死穿连在一起,曰:“前穿”。

“前穿”这种酷刑,是用三公分的铁棒制成四个环,然后再将二个环叠摞起来焊接在一起,制成一个粗重的环,套在二只脚腕上,用铆钉铆死。手铐是用约五公分宽、零点六公分厚的扁铁制成二个圈,二只手叠加抱于胸前套在二个铁圈内,然后用铆钉铆死。

除了以上几种酷刑折磨外,金吉林还遭受了犯人对他群殴、电棍插入他的口腔、“熬鹰”、二指戳眼、别针扎身、烙刑、冻刑、开水浇等多种酷刑折磨。

◇杨学贵在临夏监狱遭受四次野蛮灌食

杨学贵,男,一九六四年出生,原在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上班。二零零零年元旦和二零零零年七月先后两次进京上访,都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冤判八年重刑,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金昌市看守所、兰州市皋兰县看守所、兰州市西果园看守所、甘肃省监狱医院(对外称康泰医院)、兰州监狱、临夏监狱、龚家湾洗脑班。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才回到家中。

野蛮的灌食

二零零五年元旦过后,杨学贵绝食抗议临夏监狱对他的迫害。绝食的第四天下午四点多,禁闭室院子里忽然进来一帮警察,其中有狱政科长李培录、教育科长段小和、卫生所长,还有两个临夏县医院的护士。段小和指挥犯人把穿着“铁马甲”的杨学贵从禁闭室抬出,按倒在院子中间,强行鼻饲灌食。杨学贵坚决不配合,折磨了二十多分钟,两个鼻孔被来回换着插,胃管不是从左鼻孔进去右鼻孔出来,就是从嘴里出来或插进气管里。由于胃管不停的在鼻腔和嗓子里来回戳,插的杨学贵不断的呕吐,痰、鼻涕、眼泪擦完了一卷卫生纸……灌完后,护士并没有拔出胃管,而是把胃管管头用胶布粘在了杨学贵的额头上。为下次灌食方便。

第二次捆绑灌食

为了抵制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杨学贵开始绝食。绝食到第四天下午四点左右,教育科长段小和、副科长陈某某、监狱卫生所长,带着县医院的大夫、护士来到禁闭室,让犯人把杨学贵从禁闭室里架出来,放到院子中间事先按照我身高尺寸订做好的死人床上捆住,由犯人按住头开始灌食。因为杨学贵已经被临夏监狱用鼻饲迫害过一次,知道胃管留在嗓子里的痛苦滋味,所以坚决不配合,不让胃管插进身体里。四十多分钟过去了,护士看到胃管实在难以插进去,就说:累了,休息一会儿再插吧!听到此话精神稍一放松,胃管就被猛然一下插进胃里去了。注入了500cc牛奶后,就让犯人把死人床上绑着的杨学贵抬进了禁闭室,放在地中间,由包夹犯人看着。

第三次捆绑灌食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杨学贵为了继续抗议对他长期关禁闭迫害,开始了第三次绝食。绝食到了第四天下午,同样由李培录、段小和、卫生所长陈某某、祁百炼等一帮警察和县医院的一个大夫、两个护士,来到了禁闭室的院子里。将杨学贵从禁闭室里抬出来,捆绑在死人床上开始灌食。由于有前两次被迫害的经历,这次更不会配合邪恶,管子插了四十多分钟还是没有插进去。这时大夫对警察说:“医院有事要开会,我们得回去,明天再来插胃管。”说完大夫就让犯人把绑着杨学贵的死人床立起来,捏住杨学贵的鼻子,迫使杨学贵张口呼吸,然后就用针管吸上牛奶,站在很远的地方往杨学贵嘴里喷了些牛奶,就算完事回去了。

第二天下午三点不到,昨天到场的所有警察和县医院的两个护士就来了,把死人床上的杨学贵抬出禁闭室,放在院子中间,开始鼻饲插管子了,两个鼻孔来回插,插的杨学贵不断地呕吐。五十分钟时,两个鼻孔就开始流血了,很多警察都不忍心再看,悄悄的从院子里溜了出去。只有狱政科长李培录站在旁边对两个护士说,今天就是把鼻子插烂也要把管子插进去!说完后也躲到办公室从监控器中看去了。插到一个半小时的时候,杨学贵已无力反抗了,鼻腔和嗓子都被胃管插的疼木了,听到护士说插进去了。灌注了500cc牛奶后,死人床上的血压高就又被抬进了禁闭室。

第四次捆绑灌食

二零零五年九月四日,是杨学贵被临夏监狱关禁闭迫害了五个月的日子。为了抗议长期的迫害,杨学贵开始了第四次绝食。四天后,仍由李培录、段小和、卫生所长、祁百炼等一伙警察,带着县医院的两个护士进到禁闭室院子里,如同上两次一样,杨学贵又被捆绑到死人床上,开始灌食。一个多小时的鼻饲,任由胃管在鼻腔、口腔、气管里穿梭,最后在杨学贵力不从心时,胃管被插进胃里去了。500cc牛奶灌完后,把管头往杨学贵额头上一粘。

第三天下午,犯人大夫灌食时,牛奶却很难灌进去了,往出抽胃液也只能抽出一点,胃管不通了,犯人大夫随便象征性地灌了一点就回去了。第四天上午,卫生所长来到禁闭室,警察怀疑可能是犯人给杨学贵偷吃了什么东西,才使胃管被堵塞的,就用一根细铁丝往胃管里捅,捅进留在鼻子里的胃管中时异常难受,感觉不是往鼻子里捅,而是在往心上戳,最后实在无法再往里捅了,才将铁丝抽出来转身离开了。下午四点多,犯人大夫来灌食,给包夹的犯人说,所长说了能灌多少算多少。

绝食到第十八、九天的一个早上,李培录领着一帮警察进到禁闭室内,问杨学贵还绝不绝食了,杨学贵说不想绝了。李培录要杨学贵答应以后不再绝食,就可以把杨学贵从死人床上放下来,杨学贵说今年不想绝食了,以后不知道,李培录听完后什么话也没说走了。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卫生所长进到禁闭室,站在死人床边开始给杨学贵拔胃管,当管子抽到多一半时,感到有什么东西被从喉咙提到了鼻腔,顿时头象要炸开了,揪心的痛苦和难受,可能是阻力太大,卫生所长的手稍稍停顿了片刻,然后猛的一拽才将胃管拽出来,同时鲜血也从鼻孔里喷涌而出。卫生所所长提着拔出的胃管,拿到水龙头上去冲洗查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胃管堵塞,等把管壁上的粘液物冲洗干净后,看到插进胃里的胃管在胃的蠕动下,管头自己在胃里打了一个结,所以才使牛奶灌不进去的。

◇李冬梅长期遭迫害七次被绑架

李冬梅,女,一九五八年出生,大学学历,甘肃省委党校副教授。李冬梅因修炼法轮功,曾七次被绑架、关押:二零零零年被北京石景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二零零一年二月被安宁分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囚禁在龚家湾洗脑班四十一天;二零零三年二月第二次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九天后被劫持入天水精神病院一百天;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第三次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吊铐六天后,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遭各种酷刑迫害,几乎致残,手臂至今麻木无力;二零一一年九月被皋兰县三川口派出所非法拘禁二天;二零一二年十月七日被培黎派出所、桃树坪拘留所绑架、非法关押十四小时。

◇孙兰萍被先后四次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

孙兰萍,女,一九六一年出生,甘肃省电信器材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甘肃省电信器材厂的石主任,伙同兰州市团结新村派出所杜所长共四人非法闯入孙兰萍家中,连拉带拖将孙兰萍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二零零七年七月,孙兰萍被甘肃榆中县定远派出所所长张金保及两名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榆中公安局,被用手铐铐在椅子上一夜,第二天中午,又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期间,遭受吊铐酷刑三十七天。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孙兰萍在母亲家中侍奉病瘫在床的母亲,下午四点多,兰州市团结新村派出所人员以查户口为名,进入其母家中。七点多,当孙兰萍准备回家时,被团结新村派出所人员绑架,直接送往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傍晚,孙兰萍给父母做完晚饭后,回自己家的途中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

◇郗丽琳老人被非法劳教、判刑

郗丽琳,女,一九四零年出生,兰州市商学院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由于电话被非法监听,郗丽琳接了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就被市公安局把她绑架到兰州市西果园第一看守所。二零零零年,郗丽琳被转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由于郗丽琳一直不写所谓的“保证”,一年后又被非法延期关押两个月才被学校接回,回家后单位又派人一直监视郗丽琳。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郗丽琳在西安市被户县公安局警察非法抄家,郗丽琳被绑架到户县腊家滩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四日,郗丽琳被户县公安局警察非法判七年重刑,被劫持到陕西省西安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郗丽琳只穿着一套线衣被兰州市段家滩社区的工作人员接回家中,她两鬓华斑,身体瘦弱,走路蹒跚,让人不由心酸落泪。

◇韩旭被陕西户县重判十年冤刑

韩旭,男,一九六六年出生,大学本科学历,原是甘肃省地毯进出口公司计算中心主任。

二零零二年五月,韩旭再次被兰州市国安局绑架,后移交给兰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关押在兰州市西果园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七月,在有关部门出具释放证后,不告知本人,却被兰州市国安局非法秘密直接劫走,继续关押在兰州市金泉宾馆518房,期间长期不让睡觉、手脚相连被铐,固定姿势坐在地上、遭虐待及殴打。

二零零二年十月,韩旭被移交给陕西省户县公安局,反复变换拘留、监视居住等非法手段关押在户县看守所、腊家滩戒毒所等地。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韩旭被陕西省户县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陕西省渭南监狱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期间被非法限制在监号里迫害,不准出门达四年之久。

◇龚家湾洗脑班给韩仲翠吃有毒苹果

韩仲翠,女,一九五九年出生,兰州市城关区火车站街道公务员。韩仲翠在龚家湾洗脑班长期被关禁闭、遭吊背铐、饭里下不明药物、不给喝水、不让上厕所、下雪后穿着单衣铐在雪地冻,强行输液,长时间不让睡觉等等。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的一天,龚家湾洗脑班祁瑞军一伙指使医生在一个苹果上注射上有毒药物,让包夹拿给韩仲翠吃。吃完后,一警察和韩仲翠谈话时说:“你还能活几天都说不上。”警察走后,韩仲翠感觉恶心,当时就吐出一大滩红色粘状物。不一会儿,包夹又拿来一个苹果让韩仲翠吃,韩仲翠没往下咽,含在嘴里,等包夹走后,韩仲翠就将苹果吐到便池里,这时就听到包夹给警察们说:“她又吃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底,韩仲翠被劫持到兰州市九洲第一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

◇张桂兰屡遭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张桂兰,女,一九四六年出生,原是甘肃省地震研究所的一位干部。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中共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对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迫害的十四年当中,张桂兰女士先后三次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遭受了经济上、身体上、精神上的迫害。

第一次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张桂兰在兰州市城关区五泉山闵家桥一带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陷,并扭送到五泉派出所,在派出所非法铐押一夜。第二天下午,张桂兰被城关区公安分局陈志凯等五人绑架到兰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五天后,张桂兰被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陈志凯一伙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张桂兰被这样的迫害长达半年之久。出洗脑班时,龚家湾洗脑班韵玉成、剡永生等人指使人从张桂兰单位索扣二万元人民币,七里河公安分局警察杨东晨(长期借调到洗脑班)等人勒索张桂兰家属一万元人民币。张桂兰回家后,恶徒还勒索其家人高档烟酒。

第二次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三日晚九点左右,张桂兰被四个便衣在皋兰路地段将张桂兰围住非法搜背包,说不让搜查就到皋兰路派出所去。当即他们就不听劝阻,强行非法搜包,从中搜出三份大法真相资料,以此为由把张桂兰绑架到皋兰路派出所,他们打电话给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陈志凯与一名警察当即闯到张桂兰家去非法抄家,没有抄到任何所谓的证据,然后欺骗说:“为了奥运安全先送你到龚家湾洗脑班,等奥运结束就回家。”

就这样,张桂兰被第二次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遭迫害达八个月之久。最后龚家湾洗脑班韵玉成、祁瑞军一伙向张桂兰儿子勒索一万两千元,这次警察杨东晨又一次明目张胆的找张桂兰儿子索贿三千元后,才让张桂兰回家。

第三次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左右,兰州市城关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高丽娜指使一名渭源路南河滩工作人员以核对户口为名敲开了张桂兰家门,随后闯进三人,过了一会儿,高丽娜亲自出动到张桂兰家威逼说:“我们是城关区政法委的,上面指示法轮功每个人都必须跟我们表态:以后炼,还是不炼。今天你不表态,我们就叫公安来带你到龚家湾洗脑班。”随后,南河滩社区也赶来了几人持续威逼张桂兰表态,一直僵持到晚上九点。

张桂兰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他们就叫来了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陈志凯,陈志凯对张桂兰说:“我们是城关区政法委叫来的,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高丽娜说的,只有送你去龚家湾。”这样又将张桂兰第三次非法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

张桂兰开始绝食抗议邪恶对她的非法关押迫害,第一次绝食五天后,昏迷不醒,被送电机厂医院抢救。第二次绝食五天后,被洗脑班恶徒插胃管野蛮灌食,第七天张桂兰又强行被送电机厂医院输液。此时张桂兰的生命危急,洗脑班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张桂兰的儿子把她接回家中。

在这次迫害中,龚家湾洗脑班剡永生等一伙再一次从张桂兰单位工资中强行索扣六千元。

◇贺建忠曾遭七年冤狱又被劫持

贺建忠,男,一九五八年出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以后,贺建忠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兰州后被兰州市公安局便衣支队李彦红等警察绑架、罗织罪名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正在自家书画社工作的贺建忠,被兰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陈志凯带领的一群警察绑架,家中一万多元存款、现金,及顾客的字画被陈志凯等警察抢走,贺建忠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后被转至兰州市第二看守所。

◇残疾妇女金俊梅被秘判八年重刑

金俊梅,女,一九五六年出生,家住兰州市城关区张苏滩,身体残疾、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兰州市城关国保大队四十多人闯入金俊梅家中,非法抄家,将金俊梅绑架,非法关押到兰州第一看守所迫害。两个月后,金俊梅被迫害的送到甘肃省劳改医院,勒索家人一千元。在兰州第一看守所,因腿有残疾,不让拄拐杖,无法行走,被摔伤。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兰州市城关法院对金俊梅、李秀兰、岳丁香等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当场没有宣判结果。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下午,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刑一庭副庭长金济勇等人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宣判,金俊梅被非法判刑八年。在金俊梅的儿子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恶人才让金俊梅“监外执行”。十二月十日下午,被秘密判刑八年、又摔伤的金俊梅才被儿子背回家中。

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中午,兰州城关国保大队二十多人再次非法闯入金俊梅家中,将金俊梅劫持到兰州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于八月底非法关押到臭名昭著的甘肃省女子监狱所谓“反邪教科”,所有被非法关押在各个监区没有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转到这里,进行所谓攻坚“转化”迫害。

◇任淑珍被拘留、劳教、洗脑、判刑

任淑珍,女,一九四零年出生,是永登县医院妇科退休大夫。为了证实大法,向政府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任淑珍曾两次坐车一次步行去北京上访,三次都遭到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非法劳教一年,在监狱中,警察对她拳打脚踢、任意辱骂。

二零零二年五月,任淑珍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永登公安局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强行“转化”。一个包夹管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不让休息,威逼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电视等。二零零三年六月份后,警察丧心病狂的迫害对坚信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张克刚,赵键,刘小峰等警察,铐紧手铐将任淑珍吊在铁门上十四个昼夜,有时脚尖着地、有时前脚掌着地、后脚跟悬空,长时间不给吃喝,不让大小便,最后手腕溃烂,全身水肿,血压增高。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永登县公安局搜走了救度世人的真相资料,任淑珍的家被抄。八月十日,任淑珍再次被永登公安局绑架,九月二十四日,任淑珍被非法带到永登法院,法官因证据不足,无法量刑推托了。后来还是非法判三年,关进甘肃省女子监狱。

四、部份被非法判刑和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1.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郭守军,男,西北师范大学博士。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六日,安宁区法院对郭守军进行所谓审判。这是兰州市第一例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案例。

◇二零零四年七月,安宁区法院又一次对兰州飞控仪器厂职工李明娜和赵姓男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

◇关自平,男,兰州市西固区河口南镇维尼纶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关自平在向世人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员非法构陷,遭兰州市新城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兰州市西固区寺儿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先后关押在天祝监狱、兰州监狱。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七名利用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节目的法轮功学员冤判了重刑:苏安洲十年,李文明二十年,魏俊仁二十年,王鹏云二十年,孙照海十九年,强小毅十五年,刘志荣十三年。

◇韩旭,男,一九六六年出生,大学本科学历,原是甘肃省地毯进出口公司计算中心主任。二零零二年五月被国安邪恶之徒绑架,后送到西安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西安市户县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兰州邪恶之徒秘密宣判,非法将法轮功学员于进方判刑五年,文仕学八年六个月,王志君四年,夏付英三年。

◇祁丽君,女,甘肃省外贸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退休工人。张振敏,女,兰州市肉联厂职工。杨庆汝,甘肃省旅游总公司干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被兰州城关区法院重判:祁丽君,十年。张振敏,八年。杨庆汝,八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七里河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何影国十年,何文卓八年,安际衡四年,白金玉三年,范春生二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在榆中秘密非法判王有江十年徒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城关区法院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又一次秘判王有江六年徒刑。

◇二零零二年五月,榆中县金家崖村法轮功学员金吉林被非法判重刑十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看守所、兰州监狱、定西监狱、酒泉监狱。

◇蒋明辉,男,北京北方工业大学毕业,兰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企业运行处干部。二零零五年七月,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邪党法院非法开庭,九月十六日非法宣判王瑞玲三年,王旭三年缓刑四年,刘汝芳三年缓刑五年。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丛秋滋被从家中劫持到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庭审,丛秋滋被法院非法判三缓四,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红古区邪党法院不通知家属,偷偷摸摸将路桂芹老人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元月,被关押在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由七里河区检察院指派毛文波非法起诉,在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编织所谓的证据,构陷罪名,非法庭审赵丽,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诬判法轮功学员赵丽四年、刘艳荣三年冤狱。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吴秉奇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三年元月被劫持到兰州监狱十大队迫害。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一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兰州市西固区法院在第三法庭对法轮功学员张萍和骆秀峰非法开庭。后张萍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骆秀峰被非法判刑六年,十二月十八日,骆秀峰被劫持至兰州监狱。

◇金发明,男,一九四九年出生,兰州市榆中县金崖村农民。二零零三年榆中县法院冤判金发明八年,送到兰州监狱五监队。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金发明被转到定西监狱。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金发明又被转回到兰州监狱

◇马筠,女,回族,大学毕业,兰州市旅游局职工,家住武都路。二零零零年元月十四、十五两日在户外炼法轮功,挂“法轮大法”横幅,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兰州市城关看守所关押近二年,在甘肃女子监狱关押一年多。二零零六年,马筠、魏周香被非法判刑十年,方剑平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七年初,三人被转到甘肃省女子监狱。

◇郭文英,女,兰州市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家住兰州市西站润安小区2号楼3单元102室。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临洮县法院、检察院互相串通,罗织罪名,非法开庭,诬判郭文英六年重刑。

◇二零零四年秋,西固区法院偷偷非法判周月莲五年冤刑。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周月莲被非法转押到甘肃省女子监狱。

◇杨学贵,男,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总务科干部。二零零二年八月底,杨学贵被警察从监狱强行抬到兰州市七里河法庭,恶徒非法强制给杨学贵秘密判刑八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判方曙光九年徒刑,崔桂莲、赵玉华八年,薛其翠三年,缓刑五年。

◇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非法构陷兰州法轮功学员郑梅花有期徒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

◇苏金秀,女,兰州市红古区平安乡农民。二零零六年曾被非法判刑,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一年多。

◇赵庭儿,男,兰州飞控仪器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十月,赵庭儿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兰州监狱遭受非法关押迫害。

◇贾建怀,男,甘肃省水利厅的职工。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其所在单位伙同市局二十六处,由单位财务科打电话到家中,骗到单位财务科办公室后将其绑架,二零零六年六月转到兰州监狱非法关押。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四日,郗丽琳被陕西户县公安局警察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陕西省西安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城关区法院刑一庭副庭长金济勇对法轮功学员李希国、金俊梅非法判刑八年,李秀兰、岳丁香判刑七年。

◇杨秀琴,女,兰化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七月,在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中,被西固河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兰州市西果园第一看守所。后杨秀琴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

◇张金梅,女,兰化职工。二零零二年,张金梅在证实大法中被劫持,非法判十九年重刑,至今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

◇李红桂,女,西固水厂职工。二零零五年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中被警察劫持,并被非法判刑。

◇任淑珍,女,一九四零年出生,是永登县医院妇科退休大夫。二零零七年八月十日,任淑珍被永登公安局绑架,九月二十四日非法带到永登法院,法官因证据不足,无法量刑推托了。后来还是非法判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十二点五十分左右,甘肃省永登县法轮功学员高华、杨雪梅被通远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至永登县派出所,并于当晚非法搜家,七月十七日强行送至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以所谓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三月,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对被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以黑社会流氓手段秘密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李宝胜(男)七年;金晓琴(女)四年;张明海(女)三年;刘秀英(女)三年;田菊红(女)二年。

◇牛万江,男,兰州铁路局兰西机务段职工,被非法判三年,劫持到兰州监狱迫害。
◇张玉霞,女,原劳教二所警官,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二年,杨映海被七里河区法院非法重判十年冤狱。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张晓东被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三年初,彭希斌被送入兰州监狱,迫害四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省石油公司会计郭学泽被冤判五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蔬菜公司职工刘兰英,被冤判四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兰州城关区法院非法判李福斌八年、蒋春斌九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王爱兰被非法判刑六年,韩玉萍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五年初,吕真被皋兰县公安局非法判刑二年。
◇二零零五年,张露蝉被七里河法院非法判四年徒刑。
◇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各被非法判九年重刑。

2.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彭希斌在兰州家中接到所辖五泉派出所电话通知,要他到所里去一下。谁知一到派出所即被扣押,随即被劫持到城关公安分局。一到分局即被宣布劳教一年,马上送到了平安台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钱世光是在家中被派出所和本单位保卫抓走的,在城关公安分局被宣布劳教一年半,然后用本单位的车送到了平安台。

◇西北师范学院职工家属孔维霞在家中由院保卫处软禁了三天,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午后又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五月,姚宝荣被安宁区公安逼迫跳楼身亡,李文明在去往安宁区的途中被七里河区公安人员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抓走。李文明又被送进兰州市西果园第一看守所,不久被送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零年一月底,肖彦红被批劳教一年,转入平安台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牛万江从家中被骗走,强行送入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被兰州七里河公安局强行劳教的学员还有,甘肃省林业厅干部高军(一年半)、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干部华金川。

◇西固区法轮功学员张书堂,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判劳教,在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三月,安宁区被非法关押在平安台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有:张继宏,男。李建宏,女。吴玉英,女。何影国,男。张玉霞,女。安基衡,男。

◇兰州市西固区桃园中学特级教师魏兰桂,因赴京上访和向世人讲清真相,遭到拘留和长期监控。学校党委、西固区政法委、区教育局强行将她非法劳教,并扬言:出了人命我们三方负责。

◇兰化法轮功学员张羽中,在家中接到一个电话,称内退中心有事叫其去一下。坏人将他诱骗出门后强行带走劳教一年。

◇法轮功学员张金梅被上级公安确认不够劳教条件,但兰化公安处硬是用各种手段报批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八月九日,兰州安宁区刘家堡派出所非法将长风厂人事处干部孟云强行从家中带走,送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兰州啤酒厂技术员田菊红,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城关分局警察们以谈话为幌子,从办公室欺骗到保卫科,强行绑架至平安台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日,关龙梅被非法送入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八月,曲淑范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关龙梅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兰州市南关什子百货大楼职工牛小琴,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在金昌被恶警绑架,由于坚修大法,后被送往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牛晓琴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兰通厂法轮功学员赵川,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在青海省西宁市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西宁市警察绑架,警察把他非法关押在西宁看守所使用多种酷刑折磨,长达半年之久。后来他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何晓兰被送往兰州市榆中柳沟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孙宏、吴玉英、李富斌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五月中旬,七里河公安分局、八里镇派出所所长翟青天、警察刘志国等将王庆年非法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迫害长达一年。二零零二年三月,王庆年因张贴大法真相,被七里河公安分局、西果园派出所警察绑架,又将王庆年关进兰州市西果园第一看守所十二队。关了三个多月之后,又被第二次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金怡均女士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被兰州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下午,警察偷偷摸摸将金怡均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劫持到甘肃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祁丽君在城关区草场街向人讲法轮大法真相,再次被劫持到草场街派出所,第二天被绑架到位于桃树坪的城关区拘留所,被拘留迫害十五天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于十月十日晚被直接劫持到甘肃省女子劳教所。

◇甘肃省检察院退休干部、法轮功学员曾玉梅(女)和王毓蓉(女)在二零一一年九月被劫持到兰州市榆中县和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八月八日,孙兰萍被送往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零年九月,杨蕊被送往甘肃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元月,李建红第二次非法批劳教一年半(第一次一年)。
◇二零零五年一月,李冬梅因修炼法轮功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零年十月,金吉林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陈德光老人与老伴盛春梅同时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四月,魏周香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解教。
◇二零一零年六月,杜彦荣被直接送入和平柳沟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九月,张继红被显存贵等人绑架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罗永德被非法劳教一年,转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李明晓等人强行将白金玉送到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底,刘菀秋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多。
◇二零零一年二月,许伟跃被海石湾派出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夕,兰化公安处、“六一零”李明晓等一边让赵旭东取保候审,一边阴谋策划将赵旭东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初,有好心人透露警察要劫持李红平去劳教所,为此李红平被迫将孩子留给刚从看守所出狱的老公公,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后来不幸又被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加半年,合计二年半劳教。直到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距两年半劳教还差一个半月到期,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在赵旭东火化的前一天才回来,见到了已被邪恶迫害致死的丈夫最后一面。

◇二零零二年,吴胜和被非法送到甘肃平安台劳教所迫害一年六个月。二零零八年年初,吴胜和被非法批劳教一年,由宋宣、刘鑫等人绑架至甘肃榆中县柳沟河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三日(也就是大年三十),铁路公安分处和单位把苏安洲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兰州法轮功学员张春泰被安宁区国保警察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海石湾派出所警察阎斌用电话联系海石湾派出所,派出所又和劳教所联系,不顾于吉海生命安危,强行将他送入平安台劳教所。

◇兰州永登法轮功学员任淑珍,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十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后,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回到家中。

◇吕真,男,原为兰州市皋兰县电力局职工。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兰州市皋兰县法轮功学员吕真,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就被兰州市公安局劳教一年三个月,直接从洗脑班关进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在八月中旬,董辉德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再次被绑架到平安台劳教所。

◇方剑萍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看守所,七月被送往平安台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六月,赵玉英被非法在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关押二年。

◇孙永莉,女,曹丹桂之女,于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到兰州市和平镇女子劳教所迫害,不让睡觉,一直站立,被所内吸毒人员连夜殴打,孙永莉被打的左腿严重受伤,两个月不能挨床,被非法关押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董国红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三中队。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在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张育,女,城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在兰大二院讲真相被保安诬陷,遭临夏路派出所酷刑绑铐,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后送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陈多举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郗丽琳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一年后又被非法延期关押两个月才被学校接回。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涂玉春被送往平安台劳教,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劳教期满。
◇任宗山被连续非法劳教两次,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张金梅,女,兰化职工。二零零零年底进京合法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底,西固印刷厂退休女职工宋占云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底,修鞋工范春风进京上访,被警察打的险些丧命,后送回外地老家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初,西固水厂女工李红桂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兰州平安台非法劳教一年。
◇柴桂英在平安台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底,原化建公司职工谢小平进京上访,回来后在工地干活时,被化建保卫处以谈话为由把谢小平骗回单位,直接送往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鲍剑锋被送往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到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到期解教。

◇金学秀,女,二零零五年八月因去乡政府讲真相,被邪恶绑架后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榆中县女子劳教所。

◇兰州法轮功学员刘秀萍,女,兰州铁路给水服务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底,因上北京为法轮大法伸冤,而被非法在北京劳教两年。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刘秀萍在甘肃海石湾发真相资料被抓,后被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十月初,经其单位领导杨哲学签字,被单位除名后送甘肃华亭劳教所劳教。

◇欧阳伟,兰州市安宁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被兰州市安宁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的三名人员非法抓捕。次日被批劳教一年,关进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七月,张露禅因贴了几张真相贴片,即被兰州市七里河分局国安大队席明杰伙同杨家桥派出所魏副所长等人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入臭名昭著的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安际衡被劫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三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七月,张菊秀老人刚从龚家湾洗脑班出来,又被非法关入劳教所。
◇白贵祥,二零零六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马永康、骆秀峰,被拘于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
◇马建春,被拘于兰州第二劳教所一区一队。
◇雷红梅,被拘于兰州第二劳教所。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日,邢元贵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卯金风的丈夫被非法劳教。
◇康茜华,女,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五、至今失踪的法轮功学员

◇于桂萍,女,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六日生,兰州大学本科毕业,原籍山东省荣成市人,失踪前工作单位:甘肃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国家干部。二零零零年元月,于桂萍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从此杳无音信。失踪时五十四岁。家中亲人多次寻访无果,现提供本人照片,希望知情者提供线索。

于桂萍
于桂萍

◇甘肃兰州红古区窑街红山法轮功学员冯占东,三十四、五岁,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在公路上行走途中,被警察堵截,并被搜走《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当时过往人多,他们将冯占东放了。三天后(二月十一日),冯占东失踪,至今未见人影。此期间,来电话两次,叫不要问在哪里。

◇法轮功学员党继来,男,三十岁左右,甘肃省兰州市人,二零零零年七月在重庆江北区失踪,一直音信全无。

◇陈玉娇,女,原甘肃省兰州东方红仪表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五年农历年后失踪。

六、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

王有江、金俊梅、葛青春、卢月玲、盛春梅、陈德光、李文明、方曙光、贺建忠、刘菀秋、李秀兰、岳丁香、崔桂莲、赵玉华、韩仲翠、马筠、王瑞林、张金梅等。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