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的展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在九七年下半年得法的,那时候我是多病缠身,生活不能自理:严重的老年痴呆症,象傻子似的话到了嘴边就忘了;风湿性心脏病,心慌气短,心律不齐,脉搏时跳时停。高压七十低压五十;脑萎缩;颈椎骨质增生(买了牵引器,可是也不管用)、脖子里长满了骨刺,头疼、脖子疼,既不能抬头,又不能低头,更不会转动;双肩肩周炎,疼痛难忍,两手、两胳膊向外翻,两胳膊疼痛麻木;四肢疼痛关节肿大变形,两条腿是X型的;头晕、耳鸣、老花眼、眼底出血,去太原眼科医院配六百度老花镜,不戴的话看不见东西,戴上头疼眼疼又难受的厉害,百病缠身,真的是没法活了。

去太原我弟家住,在那个电疗医院里治疗了两个月,旧病没去又添新病——从骨头里往出冒冷气,冬天穿再多也冷的厉害;酷暑时节在太阳下暴晒也不顶用。整个人就象在冰窖一样,不分冬夏晚上睡觉必须背着插电的频谱治疗仪,被子都烤黄了。夏天也穿棉衣,后背还得背一块羊皮。每天药当饭吃,吃好多种药:洗的、擦的、贴的药,泡在药罐子里了,也治不了病。

大法救了我的命

当时的我象个木头人,而且浑身是病。我自幼不喜欢锻练,到体育场看见几十个老年人在那炼法轮功,一抻一松,我心里突然一震,觉的太好了,就喜欢上了,但是做不了动作。听说炼功要结印合十,我的胳膊都向外了,弄不到一块去,炼功太难了,简直做不到。

有人说教我动作,一动却疼痛难忍,没办法了,说叫我看着大家炼,自己看书学吧。但从这一天开始,我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天天在家里学盘腿,虽然盘不上去,但是我很有恒心,天天练习,单盘半年才盘上去,双盘一年才盘上去。在这个期间我忘记了一身的疼痛。

有一天女儿说,有两个月没炼脖子了,试试脖子转动。我试了试却发现脖子能动了,左右上下转动都不疼了,骨头也不响了。胃寒的现象也没了,在九月的时候我脱下了棉衣换上了单衣,感觉生活美好极了。一身的疼痛不见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啊。没用一分钱,没吃一粒药。我全家的人都高兴,说赶快好好炼吧,太神奇了。

那时候我还没有请《转法轮》书,只是白天在体育场听师父讲法录音,看师父讲法录像。平时常年睡不着的毛病也没了,一去看录像就睡觉,睡得特别香。时间长了我很不好意思,就对同修说我以后不来了,被人家笑话呀。同修说:“没人笑话你,你是脑子有病,师父给你调整身体,清理脑子的病,你不睡觉会受不了的,所以才让你睡觉的。”是慈悲伟大恩师从那污浊的泥泞地狱中把我捞起来,给我净化身体,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无法感谢师尊的洪恩,只有下决心学法炼功,修心性,紧跟师尊正法進程,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有一次在体育场听师父讲法下起了大雨,一女同修带了一本《悉尼讲法》,她怕湿了叫我带回家。那时候我什么书也没请,一晚上我戴六百度老花镜看了两遍,眼睛也不疼。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打电话,先找到小电话本,一看上面的人名号码看见了,电话机的号码更看见了。我说:“云云,我今天没戴眼镜就看见电话本上面的人名号码了。”她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说是真的,赶紧好好学好好炼吧。太神奇了,从此我的老花眼好了,穿针引线、看书都不用戴眼镜了。大法太神奇了,奇迹出现了。

学法前鼻子常流血,我从医书上找到很多小偏方,将棉花蘸醋然后堵住鼻子就不流了,我经常衣袋里装着。开始学法了这个法子就不灵了,流血不止。我就站到师父的法像前问师父:我知道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消业,难道我的血液有毒么?脑子立即就反映出那棉球不是偏方药物么?我明白了马上换一个白棉球,从那以后没流过血,真神奇!

还有牙疼,学了大法我也不吃药了。牙一直疼自己不悟就问师父,我也不吃药不知牙疼的原因。师父点化我,脑子立即反映出药物牙膏也是药呀,我马上换了一个非药用牙膏,然后就不疼了。

开始学法时听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我觉的太好了。那时的我和社会的世俗也不相容了,觉的人们一下变成认钱不认人了,道德低下的厉害,好象人们都变成势利小人了。大法叫人做好人我太高兴了,又有了我的出路了,很是激动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