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岁孙子命危时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辽宁葫芦岛的一名大法弟子。二零一三年过年期间,我外甥从贵州回家与家人团聚。因为当时贵州发生大面积发烧不明的病毒疫情,外甥就把病毒也带了过来,使我妹妹、弟弟以及他们的家人都被病毒传染发烧,進而打针吃药。亲属中,就我一人没被感染。

我弟弟有个四岁的小孙子,病情最严重,最后送進市医院。经过大夫诊断,肺部已经积水,高烧已达近四十度,并向我弟弟家人下了病危通知。因病情不断加重,市医院没有呼吸机和其它相应医疗设施,就建议将孩子转院,直接去省城高级医院。那是一家专门治疗儿童危重病症的医院。于是,弟弟家人和我们立刻带着市医院的大夫和氧气袋以及救护器,急奔沈阳。在这之前,我多次劝在场的亲人都要念“法轮大法好”,但亲人们都不信我说的话,一致着急地说:“孩子都这样了,你咋还整你那一出!”

亲人们不信大法有想象不到的超常神力,我只好帮助他们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些事。

到了沈阳这家盛京医院,因为找到了医院里的熟人,所以大夫立刻给孩子進行全面诊断。诊断的结果,孩子已患上最严重的甲瘤,并且体内的积水和气已把整个肺部都淹没,现在急待解决的就是把淹没肺部的积水排出来。于是,医院准备给孩子做手术。

因为我儿子和儿媳要急于回南京,我那天晚上就坐车赶回葫芦岛市的老家。急忙打发完儿子和儿媳,我就打电话与沈阳的弟弟联系,询问孩子的病情。弟弟、弟媳还有他们的儿子、儿媳已经达到悲痛欲绝的程度。当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为了孩子,我的亲戚们都必须念“法轮大法好”!于是,我就在电话里大声呼吁他们:都别再犹豫,都端正心态,一个都别落下,集体念“法轮大法好”,要虔诚地念!抛开一切杂思地念!不间断地念!我直接了当地大声告诉弟弟和他的家人:“现在孩子已经面临最危难之时了,什么医疗手段都无能为力,只有我师父才能真正解救这孩子!”

我并打电话通知所有亲戚家属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我就给师父的法像上香,并长跪在师父的法像前。不知过了多久,我看到了师父的形像,在师父的身旁,还一个拿着包的女子,正准备领着一个男孩要走。我看见师父跟那准备领孩子走的女人说了什么话,那女人就特别不情愿地松开了孩子。又过了一会儿,我便看见一只小公牛不停的尿尿,我顿时记起弟弟的小孙子正是属牛。我打电话告知弟弟一家,孩子有救了,请他们放心,并告诉他们继续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

之后,医生在动手术之前做最后的确诊,却发现孩子淹没肺部的积水和气都无影无踪了,而且甲瘤也不见了。大夫不禁惊讶万分,反复诊断后,最后告诉我弟弟一家人:孩子什么病都没有了,不用手术,也不必再治疗了。这时,孩子也从高烧昏睡中醒过来,嚷着要喝“娃哈哈”,并要吃面条。

我的妹妹打来电话,高声喊着:“要是知道你们大法这么灵,早念就好了!”我说:在家时我不是就叫你们念吗?可你们说啥也不信!医治不行,你们就乱投医,又念阿弥陀佛,又请什么大仙,就是不信我告诉你们的念“法轮大法好”的话。说完,我告诉他们继续念“法轮大法好!”

后来,我弟弟带着孩子从省城回来了。他告诉我,临出院时,看见一家从兴城带孩子去盛京医院看病的人,那个孩子也是肺积水病症。我弟弟就告诉那家人,要他们都念“法轮大法好!”

我弟弟还遇到一个省检察院的官员,带着他家病危的孩子到盛京医院治病。那个孩子得的是“肝坏死”,正在危重病房抢救。不知是谁给那个检察官出的主意,他拎着一个装满钱的大兜子,看见谁困难就给谁几万块钱,意思是想通过自己这种施舍,为他孩子换回一个平安。当时那个检察官看到我弟弟一家人,就从兜里拿出两万块钱,说看我弟弟条件好像不怎么优越,要把这钱送给弟弟家人。我弟弟坚决不收,并给他讲述了自家念“法轮大法好”出现的超常现象。后来听说那个检察官的孩子从危重病房转至普通病房了。

大法起死回生的故事,从我家传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