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一月 遭毒打、铐重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昆明市东川区三位法轮功学员吴朝千、吴金安和陈金书,在昭通市巧家县蒙姑镇张贴真相传单,被不明真相人的恶告,被蒙姑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期间遭恶警毒打,酷刑折磨。一个月后,三位法轮功学员回到家中。

吴金安,家住昆明市东川区拖布卡乡,四十七岁,曾经为了挣钱,跟着社会上的流氓一起,打杀偷抢,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大法师父要求的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完全改变了他的人生。他一直没有成家,和母亲相依为命;吴金安母亲已八十七岁,吴金安被非法关押时,老母天天望天叫儿归。

吴朝千,家住昆明市东川区。

陈金书,家住昆明市东川区拖布卡乡,原来百病缠身的他,在修炼大法不到半年,不药而愈,不仅身强体健,还能挑六十公斤的重担,家人亲戚看到他的转变,纷纷称赞大法的神奇。

八月三十日夜,三位法轮功学员吴朝千、吴金安和陈金书怀着善心,希望民众了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在昭通市巧家县蒙姑镇被警察绑架,关押蒙姑镇派出所。

一、三法轮功学员遭殴打

1.吴朝千遭警察打耳光、猛踢胸口、胶木棒击背

今年八月三十日晚十一点多,吴朝千、吴金安和陈金书被绑架到蒙姑镇派出所,遭到警察吴明发、舒德超、蔡恩有、李朝贵、胡忠陶等的毒打和谩骂。

其中,警察吴明发和舒德超打吴朝千的耳光,两个警察左一耳光右一耳光,打边打骂,打的吴朝千鼻血直流。警察李朝贵还用脚猛踢吴朝千的胸口,一脚踢的吴朝千仰翻在地。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吴朝千对这些警察讲善恶有报的天理,被警察胡忠陶用中间带弹簧的一种胶木棒猛击背部,警察还叫吴朝千站起来,双手扶墙,四个警察你一拳我一脚的打了半小时。最后,警察吴明发还敲诈了吴朝千二百元钱,并把吴朝千的摩托车行驶证抢去,把家庭住址抄下来。

2. 陈金书遭警察打耳光,致头晕眼花

警察吴明发还打法轮功学员陈金书的耳光,警察舒德超也是左一耳光右一耳光打边打边骂,警察舒德超和李朝贵两人还拉着陈金书的双手,吴明发用脚来踢,陈金书一让,没有踢到,舒德超就破口大骂说:“你还会让?”接着舒德超和李朝贵左右两边一人一耳光,打的陈金书头晕眼花。

3. 吴金安眼睛被打流血

警察舒德超问吴金安是谁叫来贴真相时,吴金安回答:“没人叫我,是我自己来的。”话音刚落,一个姓谢的警察就一拳打在吴金安的右眼上,当时,吴金安的眼睛就流血了,可他还在打,一直打到打累了,才住手。

这些警察行凶后,将三位法轮功学员带到值班室用手铐把三个人铐在一起,四个警察轮流看守,一夜不让睡觉。

二、恶警刑讯逼供 三位法轮功学员慈悲讲真相

第二天,八月三十一日早上,蒙姑镇派出所警察叫来了巧家县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副局长、国保大队警察彭洪春、邓仁飞,还有一个姓陈的,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副局长开着一辆车,但一直坐在车上。国保大队警察彭洪春、邓仁飞,还有一个姓陈的开着一辆没有牌照的车,把三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巧家县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后,警察对三位法轮功学员分别审讯,三位法轮功学员都怀着慈悲的善心向警察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及自己修炼大法的美好。

1. 吴朝千一家受益于法轮大法

警察陈心海非法审问法轮功学员吴朝千时,吴朝千说:“我是一九九七年中旬走进大法的,修炼大法前,我妈妈得了‘大流血’八年,失去劳动力,我爸爸和我哥出门在外打工,挣不够我妈的医药费。一九九七年春,我爸爸有幸得了大法,把大法带回家。我爸爸和我妈就开始修炼大法,我妈的大流血不翼而飞,是大法救了我妈。我爸一到冬天胃病复发,成天的用手抱着肚子,天气很冷的时候成天抱着热水瓶,修炼三个月,我爸的胃病就好了,是大法救了我爸。我在三年前,下班骑摩托车回家,一跤就摔在水沟里,等我电话打通了才晕,要是先摔晕了,可能就不在人世了。是大法救了我妈,救了我爸,救了我。大法教我们用真善忍做好人,做好人有错吗?”吴朝千还告诉他,自己和另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蒙姑镇派出所警察毒打。

2. 陈金书修大法 风湿病不治而愈

法轮功学员陈金书告诉审讯他的警察说:“我是一九九八年冬季走进大法修炼的,修炼前,我身患逆慢性风湿病,这种病是无药可治的,为治我的病,家里穷的什么都没有。我患病两年失去劳动力,在这种求医无门的情况下,我有幸得到了万古不遇的大法。短短五个月,我的逆慢性风湿病就不翼而飞,身体好了,就可以和妻子下地干活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因为他当时是国家主席,他命令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江泽民这个流氓,指使薄熙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害死我们多少大法弟子,其中有你们亲人。是江泽民推翻中共邪党,江泽民用中共邪党的枪杆子推翻了共产党。”

3. 吴金安揭露中共活摘暴行

法轮功学员吴金安也向审讯他的警察讲述了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真相,并介绍了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的盛况,并告诉他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自己张贴真相传单就是要让所有的善良人知道中共的邪恶以及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残暴。

三、巧家县看守所酷刑、奴工迫害

当天下午六点多,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巧家县看守所,因到看守所时间已经晚了,看守所的晚饭已经吃过,三位大法弟子的钱又都被警察搜去了,不能买东西吃,只有饿到次日早上七点半才吃到一碗稀饭。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不同的监室。

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吴朝千不配合恶人的要求,狱警谢玉宝把吴朝千叫出来,拿了三十斤重的脚镣给他戴上,用手铐把吴朝千铐在铁栏杆上,拿黑布套套在吴朝千头上。从早上七点半左右,就铐到吃饭,才把黑布套和手铐解开。谢玉宝看吴朝千戴着三十斤重的脚镣根本无法行走,第二天,就换成四斤重的,给吴朝千戴了整整五天的脚镣。同时,警察还唆使牢头打吴朝千,牢头却对吴朝千说:“都是落难人,就不为难你了。”

法轮功学员陈金书在看守所被强迫干奴工——穿珠子,一种有绿豆大小的珠子。第一天穿一百,第二天加一百,到第四天叫穿五百。陈金书说穿不出来,因此被戴脚镣。

法轮功学员吴金安也被强制干奴工——穿珠子,每天每人要穿五百到六百串,穿不完就不让睡觉,白天黑夜的串,还随时被同监室犯人郭华玉、孙长龙、蔡正伟打骂和体罚,还被强迫蹲厕所。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巧家县国保大队警察彭洪春、邓仁飞才带三位法轮功学员去体检。体检后,又送回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四、恶警勒索钱财 三法轮功学员回家

三十天后的九月二十九日,家属到看守所将三位法轮功学员接回家,家属说他们用了八千元钱“保”出来的,有昆明市东川区拖布卡镇派出所所长为证,昆明市东川区拖布卡镇坡头村书记陈文平出的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