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硬化八年久治不愈 修大法从此与药无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我以为我这辈子要守寡呢,没想到你活过来了!”这是河北廊坊法轮功学员张其平的妻子对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痊愈的丈夫发出的感慨。

张其平原是武警学院部队管理系教员,副团级。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河北廊坊市“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武警学院对他进行绑架、抄家、非法拘留、降级和强行复员等迫害。以下是张其平叙述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美好与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张其平痊愈后的照片'
张其平痊愈后的照片

天天吃药,月月看病,年年住院,啥时候是个头儿哇!

一九八八年,我被武警学院医院查出患有慢性乙型肝炎。一九八九年在北京解放军三零二医院住院半年多。一九九零年二月,被解放军三零二医院诊断为早期肝硬化,后被解放军三零一医院诊断为肝炎后肝硬化。

患病后没法上班了,只好病休,这一休就是八年多。天天把药当饭吃,甚至饭可以不吃(因胃口不好),药不能不吃。每月都要去医院看病拿药,几乎每年都住院,花钱数万元越治越重。

病久了身体发虚,有一次想到阳台上透透空气,回到屋里发现鼻子不透气了,原来去阳台透气没戴帽子。乙型肝炎有一定的传染性,与同事、邻居不方便正常交往了。有一次我有事去办公室,刚往那一站,领导就说,以后有事给你打电话,你在家好好休养吧。所以我很少去办公室,也很少串门。不得不去的邻居家,从不摸邻居家的任何东西,也不坐,站着说话,双手插在兜里。在家里,妻子担心传染给孩子,不让碰孩子的任何东西,也不让做饭。

长期隔离的结果,使我的性格变得孤僻、烦闷,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妻子想去商场买衣服,让我陪她去。一来想让久未出门的我散散心,二来让我当参谋。可是家住在郊区,离市区商场约有十里路,当时未通公交车,怎么去啊?“我骑自行车带你去!”妻子自告奋勇。我欠妻子太多了,不愿扫她的兴。一个男子汉被一个弱女子骑自行车带着,往返二十里,男子汉的颜面何在?

“别人忙着升官,我忙着生病。”这是我对朋友说的自嘲的话。什么事业,什么前程,再是武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再有本事,身体不行了还能干什么?简直是废人一个!长期生病对家里是个负担,对单位是个包袱,对社会是个累赘,活着还有啥意思?我的精神几乎崩溃了,不想活的念头都有了。

“谁能治好我的病,我会感谢他一辈子!”

我的医疗条件很好:医药费全部报销,住院住国内条件较好的大医院,看病找知名的肝病专家,花了数万元钱,怎么还越治越重呢?我不甘心这样,人生的黄金时段不能这样过。我要与病魔抗争!求生的本能让我四处寻找良医偏方,许多医学书籍找来研究,我成了业余的“肝病专家”。喜爱读书的我还找来励志的书,把名人格言贴在床头上,激励自己,不要消沉。

我想宇宙茫茫,世界之大,总有对付肝硬化的良方;事物都是相生相克的,一物降一物,只是我还没有寻找到降服肝病的方法而已。冥冥之中我在寻找,寻找,寻找。病友推荐我练气功,尽管我不大相信气功,甚至连中医都不怎么相信,但我愿意去尝试。这个功法不行就练另一个,先后练过四种功法。还自费去湖北莲花山某气功基地住了二十多天,花费一千多元。当时感觉好一些,但过一段时间又犯病了。当时我说:“谁能治好我的病,我会感谢他一辈子!”

一九九六年十月四日,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是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日子。我炼法轮功不久,就全身轻松,胃口大开,睡眠改善,精力充沛。原来上楼喘气,现在上高楼也面不改色气不喘。原来到阳台透透气回来鼻子不通气了,现在骑电车外出寒冬腊月也不用戴帽子。这是真正的病好了,而且没花一分钱的学功费。

自一九九七年以来,我再没吃过一片药,没去看过一次病,为单位省了大笔医药费。世界上有哪个医生能做到让病人连续十七年不用吃一片药,不用看一次医生?法轮大法让我做到了。

修炼大法后,我不仅肝病好了,其它毛病如神经衰弱、膝关节炎、消化不良、慢性咽炎也不知不觉的好了。我原来戴二百度的老花镜,现在不戴花镜也能看清小字。世界上又有什么现代医术不花一分钱能治好老花眼?原来的同事看到我说:“嗬!满面红光,精神不错!”

法轮功是真正的超常的科学

法轮功是真正的科学,是现代科学还认识不到的超常的科学。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才能认识。有兴趣者不妨去看看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转法轮》,去了解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上亿人在炼。“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不要光听垄断媒体的一家之言。如果电视上说梨是苦的,有毒,有人吃梨吃死了。然后动用强权把梨全部销毁,把梨树砍了,让你见不到梨。更不让吃过梨的人说话,你要说话就往死里整你。那你就要用自己的脑子看问题,不要轻易的盲目相信媒体的抹黑宣传,不然就受骗上当了。明白了真相你会受益无穷。

更重要的是我懂得了得病的原因和做人的真正目的,按照“真、善、忍”去做个真正的好人。我不再看重名利,抱着是我的不会丢,不是我的争不来的心态,一切随其自然。我的人生观也改变了,心胸豁达了,视野拓宽了,性格开朗了。遇见矛盾能“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下风平浪静”,很多事情也看开了。我被逼转业后在一所民办大学负责教务处工作,有一些印刷试卷、表格、学生证等业务,有的印刷厂为争业务想给我好处。这在当今社会是很普遍的事,我都讲清真相婉言谢绝了。有个厂长在过年前给我两盒大虾,两条鱼,推辞不掉,在年后开学后,我给他两百元钱。他不要,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让我们遇事先想别人,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要了就是干了件缺德事,你收下钱不会影响你的业务。他感慨的说:现在这样的人太少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发动了对修炼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一个政党利用整部的国家机器,只是为了强迫一群善良的民众背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是极其荒唐的。如不转变信仰,就绑架、抄家、关押、劳教、判刑,并以开除公职、子女不能上军校、亲属工作受影响相威胁。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零一一年六月,廊坊市“610”和光明西道办事处几次骚扰我,要我去填“转化”表、“保证书”等。我告诉他们:我已经在做身心健康的好人,还向哪儿“转化”?向坏人那儿转?“保证”什么?保证不做身心健康的好人?法轮功救了我一命,你们不让炼不就是要我的命吗?!

选择光明,不当中共的替罪羊

中共《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这是最基本的人权。中共迫害法轮功,就是迫害公民的信仰,就是在迫害公民的人权。中共迫害机构及其相关人员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的规定,构成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

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论你信不信都客观存在。有的中共人员扬言“不怕报应”,叫嚷:“共产党给我饭吃,让我打谁我打谁”。“我这是上指下派!”却不知这个党不但靠不住,还会随时将你们当替罪羊抛出。《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不是随时准备卸磨杀驴吗?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中共又发出《中央政法委: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一文,被大陆各大网站转载。涉法轮功案件明显是冤假错案,了解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共这就是在找替罪羊呐。换句话讲,虽然你选择了追随中共为党卖命,但因此而犯罪遭清算的时候,中共是根本不会替你承担任何后果的。当天惩来时,你们所依靠的党根本靠不住,还得要你自己负责。

历史上共产党所做的卸磨杀驴的事情数不胜数。当年文革期间的“三种人”响应号召积极投身造反,最后的下场却是极为悲惨:如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文革结束后害怕清算,被迫自杀;积极效忠“造反路线”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和十七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事后只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四人帮”不也是替罪羊的下场吗?王立军、薄熙来的例子更是明显遭报应了。网上疯传周永康已经被双规立案调查。廊坊市政法委书记肖双胜在十一月十八日也被双规。他们卖命之后,并没得到长久的声名利益,却成为了中共用来平息民愤的替罪羊。

中共迫害法轮功本身就是非法的,谁迫害了法轮功,其罪恶终究会被曝光和清算,必定是个人承担责任。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在多个国家被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控告。

真诚希望世人在大是大非面前能清醒起来,真正认清邪党的谎言欺骗嘴脸。更希望有缘看到此文的人能静心想一想,清醒的认识到谁善谁恶,了解真相,远离邪恶,退出恶党,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