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邯郸政法委书记冯连生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邯郸政法委书记冯连生得胃癌开刀住院了。”这是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初,透过中共的重重封锁传出来的消息——证实冯连生因迫害法轮功已经遭到恶报。他是继前公安局局长李桂洪得脑溢血神智不清后又一个遭报应的邯郸现任高官,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紧随江泽民、周永康之流疯狂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冯连生遭到恶报,这是上天对他以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人的警示。冯连生在2011年任邯郸市委副书记并同时接替周国江兼任邯郸政法委书记一职,可谓位高权重。他上台继续推行迫害法轮功政策,主抓邯郸地区公检法、610、劳教所和迫害法轮功学员。可以说这两年多时间来邯郸地区所有这些迫害的发生冯连生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下是冯连生任职政法委书记后邯郸地区发生的部份迫害案例。

一、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1、吴瑞祥在邯郸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左右,河北蠡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和六一零的十几个人绑架了正在南关村家中的吴瑞祥,还搜走了他身上的八十多元钱;随后,八、九个人又非法抄了他的家。一天后,吴瑞祥被劫持到河北邯郸劳教所。

吴瑞祥遗照

吴瑞祥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劳教所二大队,劳教所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专门成立了“专管队”,公开明确要求:“限定转化时间,无论采取什么方法,必须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新任所长段增辉(段增辉前任所长张秀平)收用所外地痞流氓——高飞(摧残吴瑞祥的凶手),无限度的任意摧残法轮功学员。高飞公开叫嚣:“部队就是杀人的,劳教所就是打人的!” “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你不转化,就把劳教所里所有的刑具——老虎凳、上绳、开飞机等等,都给你来一遍,看你转化不转化!”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吴瑞祥抵制所谓的“转化”(转化就是转坏),被关在了“专管队”,是劳教所恶警们重点迫害的对像。为了强制“转化”,恶警高飞等指使犯人轮流看着他,罚站、体罚,一天24个小时不让他睡觉,强迫他保持身体正直的坐在低矮的塑料小板凳上,侮辱他,谩骂他,恐吓他,强行给他洗脑。恶警们长时间不让他洗澡、不让换衣服,阻止家人探视。

恶警还拿冒着火光的电棍威胁吴瑞祥,让他写“悔过书”,他不写,恶警们就写好了强迫他按手印。吴瑞祥不配合恶人,恶警们就把他按倒在地上,一个恶警还把他的手按在电插座上电他。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吴瑞祥被打针、吃药十几天,结果身体越来越糟糕。然后劳教所就一天打好几次电话催促家人赶紧去接人。到底劳教所让他吃的是什么不明药物,打的是什么针,至今不清楚。 吴瑞祥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回家后不久,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时年才五十多岁。

2、郝玉枝在女子劳教所(石家庄)被迫害致死

郝玉枝(郝玉芝)是邯郸馆陶县法轮功女学员,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下午被馆陶县公安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一二年五月某日晚上,郝玉枝被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吴丽娜用棍棒毒打胸部,之后郝玉枝胸口疼痛,并出现下身出血现象。大队长臧志英带郝玉枝去劳教所医院看看,没有治疗,之后又强迫郝玉枝去地里干活,并派犯人赵娜娜做包夹监控郝玉枝,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郝玉枝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石家庄)被迫害致死,年五十八岁。

二、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早上六点左右,武安恶警将法轮功学员王爱英和丈夫王红亮强行绑架至武安市看守所关押,抢走多种私人物品和一万四千九百元现金。武安市检察院公诉科人员赵波及于卫平在王爱英、王红亮“零口供”的情况下非法起诉二人。武安市法院刑一庭法官陈建国在二零一二年二月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非法秘密判刑。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日家属打电话到刑一庭才得知:王爱英被非法判刑四年,王红亮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武安市城关派出所再次补充假证据将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的王爱英再次起诉到武安市法院。武安市法院再次非法开庭。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武安市法院非法冤判王爱英三年。王爱英不服判决再次上诉至邯郸市中级法院。

二零一三年九月初被邯郸市中级法院退回武安市法院从新审理。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在武安市法院再次开庭。

三、非法劳教八人

1、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四日上午,邯郸临漳县法轮功学员宋振海被国保大队恶警张绪明、刘亮和派出所的两个人一起到家里非法抄家,搜走了几张真相光盘和一个插u盘的小音箱,抢走了一千七百元钱和四部手机。因宋振海不写所谓的保证书,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2、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邯郸法轮功学员李梅又被邯郸百家村派出所无缘无故绑架,复兴区公安分局局长张海峰、政委白运方不顾李梅的实际情况,再次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半。

3、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七点,邯郸市邯山区国保大队队长陆英海带领多人非法闯入秦建学家中,将好人秦建学强行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半。

4、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邯郸市法轮功学员陈志强,外出讲真相救人,被恶人构陷。遭丛台公安分局丛西派出所恶人绑架、再次遭中共恶党劳教。

5、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上午,邯郸中华派出所把法轮功学员李春萍从家里绑架走,到下午送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恶警说是所谓的收监。

6、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邯郸法轮功学员张玉倩﹙在邯郸县租住、做小生意﹚,因讲真相,被肥乡县恶人绑架(具体谁绑架情况不详),被劳教。

7、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中午十二点多,邯郸法轮功学员刘秀敏在外摆地摊时被涉县来的恶警绑架,强行送往石家庄非法劳教一年。

8、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鲁伯花是在去单位办事时被邯郸市复兴区化林派出所恶警绑架,九月四日直接送往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四、绑架到看守所、骚扰、非法抄家等案例

◇二零一二年年元月初,邯郸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帮恶警为了敲诈勒索钱财,闯入滩里村法轮功学员冯彩霞家,二话不说,将冯彩霞绑架。而在这之前绑架中,冯彩霞已经被恶警勒索了一万元。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五日晚,临漳法轮功学员宋振海去章立集乡马营村散发真相资料,被联防大队四至五人强行绑架走,十五日晚临漳县国保大队张绪明,刘亮将宋振海关押到磁县看守所(因临漳看守所改建),一月十七日下午,张绪明,刘亮等人又到宋振海家恐吓、强行进家实施抢劫。

◇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张冬青、刘秀敏、李明月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开着私家车在涉县讲真相时被人恶意诬告,被涉县辽城西派出所警察的绑架。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身上所有的钱物抢劫一空,其他物品、汽车等均被派出所恶警非法扣押。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七点,邯郸市邯山区国保大队队长陆英海带领多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秦建学家中,将好人秦建学强行绑架。他智商不全的女儿看到这野蛮情形受到惊吓。家中两台电脑、法轮功书籍资料等被恶警抢走。在绑架秦建学之后,恶警们顺手牵羊,乘他妻子上班之际入室偷盗了两千多元现金,以及价值一万多元的金、银、首饰等贵重物品。

◇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晚八点多,魏县车往派出所恶警以姜社良为首十多人,闯入李社莲家中进行绑架,儿子当时为保护母亲,被恶警与其母亲一块被绑架上车开往派出所。这些恶警又欲绑架李社莲的丈夫,四、五人连抬带拉将其丈夫塞到车里,被其嫂嫂死死搂住最后关不上车门才未果。

恶警心有不甘,就动手抢劫李社莲家中的电脑及打印机两台等东西。最后折腾到一点多钟恶警姜社良叫人将母子二人送到魏县公安局,魏县公安局不收孩子,孩子回到派出所后让孩子写不炼功保证,辱骂师父,孩子不肯,姜社良气急败坏的打了孩子一个耳光。最后向亲戚勒索钱财,才放孩子回家。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一点,国保大队一伙四人到河北省永年县张窑村法轮功学员张聚安家强行搜查,翻出一本《转法轮》,把人绑架到拘留所十五天,在里面强迫做花圈,事后被勒索一万五千元。

◇二零一二年三月六号下午一点半左右,永年县国保大队绑架了曲陌乡东旧寨村法轮功学员常姬珍。恶警们留六、七个人把常姬珍家里翻的乱七八糟,东西扔的满地,一台电脑被抢走。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上午九多钟,两名法轮功学员在罗城头(天客隆药店)发真相资料时被罗城头派出所恶警发现,一名学员成功走脱,另外一名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永年县“六一零”以“开什么大会”为理由向各乡镇、各村委下发任务,说看看法轮功学员在家没有,进到法轮功学员家里进行骚扰,并在各个法轮功学员住房周围,安排多人轮流看住法轮功学员,日夜坚守。七月十九日,永年县国保大队及杨庄派出所一伙不法人员,带着多个恶人企图绑架法轮功学员张建芳,由于张建芳及时上到了房顶与恶警对峙多时,致使绑架没有得逞。另一伙不法人员在没有出示任何证明的情况下,进入房子翻箱倒柜,强行抢走《转法轮》书一本。随后又到张建芳哥哥张建华家。因法轮功学员张建华没有在家,从家中抢走真相币五百元,扬长而去。因绑架未果,第二天又窜到杨庄对法轮功学员家骚扰,企图绑架,致使学员不能在家中正常生活,流离在外。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曲周县法轮功学员金玉峰在邱县梁二庄乡做小生意卖臭豆腐,手写“法轮大法好”真相标语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邱县梁二庄派出所绑架。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五点左右,邯郸市南堡乡派出所十几名警察翻墙闯入租住在南堡村的韩铁强家。在未出示搜查证、只出示工作证的情况下,绑架了韩铁强。抢走两台电脑主机、一些大法书籍和放在那里的72箱光盘盒。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六点左右,邯郸县兼庄乡东辛庄村小家电门市张怀俊,被邯郸县国保大队队长游泳带二十多人绑架,并抢劫了张怀俊的门市。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下午一点多钟,邯山分局国保大队长陆英海带领八、九个人到艾保会居住处,他们先将艾保会家中的电源切断。在保会妻子出来查看电时,陆英海等人将艾保会妻子手中的钥匙强行抢走,强行打开了艾保会家中的门,象土匪一样强行抢劫其家中的物品(详情待查)。正在他们查找东西的时候,艾保会从外面回来了,他们就绑架了艾保会。艾保会被非法关押在贸西派出所。两天后放回。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沙河市法轮功学员刘丽萍在永年乡下讲真相发资料时被邯郸永年恶徒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磁县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做真相时,被巡防警察大队绑架,当晚二名法轮功学员正念回家,另一名次日下午正念回家。但恶警还是不断骚扰,通知三名法轮功学员到磁县公安局问话,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曲周县河南疃村法轮功学员王廷彬去鸡泽县张六固村讲法轮功真相、救人,被绑架到附近派出所,现被非法关押在鸡泽县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早晨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赵素芹、宋连芹被曲周县四疃派出所绑架,恶人抢走大法书、大法资料及光盘等物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在四疃派出所,家人到派出所去看,警察不让见。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河北武安市贺进镇法轮功学员贺苗苗(女,二十四岁)在磁山万年矿邮政所上班,被磁山派出所以网络监控发现在QQ空间发表文章为由绑架,并抢走笔记本电脑(可能没有加密),十八日被送到邯郸看守所关押、审问。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邯郸曲周县一个叫梅连的法轮功学员,去派出所拿身份证时被槐桥乡派出所扣押,关押在邯郸第一看守所。梅连之前已经被邪党劳教过一次,因为迫害夫妻两个经常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法轮功弟子高粉兰和宋先霞被警察绑架,家人向警察要人时,警察因惧怕明慧网曝光其恶行,无理要求家人委托他人来谈。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河北省曲周县法轮功学员李和平在邯郸一饭店打工,被邯郸滏东派出所绑架,详情待查。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晚九点多,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张保华、党鲜霞、罗金玉、杨香莲四人在丛台区展览馆西侧粘不干胶、讲真相时,被丛台公安分局丛西派出所警察绑架,杨香莲当晚放回,但家被抄,其他三名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上午,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胡考时在邯郸县西部讲真相时,被邯郸县公安局户村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户村派出所。下午三点复兴区国保大队伙同户村派出所及胜利桥派出所到老胡家非法抄家。当晚,户村派出所通知家人胡考时被刑拘十五天,送邯郸县拘留所。六日上午胡考时的家人到户村派出所要人,结果被恶警诈取一千元,说是罚款。这次对胡考时关押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邯郸县国保大队长游泳。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上午,陆英海手下恶警通过跟踪,在邯郸河北工程大学院内绑架了罗城头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陈玉源。随后陆英海就领着一伙人前去抄家,把陈玉源的老伴按在沙发上不让动,抢走了家里的电脑、打印机、一些打印耗材和大法资料。从非法抢劫的速度上可以判断陆英海这伙恶警是有备而来,他们是早就开始监视陈玉源了,把陈玉源两人劫持在开元派出所,后在各种压力下不得不放回家。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邯郸法轮功学员顾大平在邯郸联防路东头的新梅林大酒店门外散发破网软件小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邯郸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出动几辆警车把他绑架,两个多小时后,顾大平被恶警劫持到分局刑警队迫害。

古人云“大限惩恶,一切必报”。自二零一二年以来,上天对中共的报应开始加速,那些追随江泽民作恶多端的中共恶首接二连三的遭了报应,象冯连生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追随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如今的结局都是作恶的结果。邯郸地区的公检法司人员,希望你们以冯连生、李桂洪为戒,悬崖勒马,尽快了解大法真相,善待大法学员,给自己留一条生路。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