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逼供 黑龙江勃利县张金库被迫害命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七台河市勃利县法轮功学员张金库,被中共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因在呼兰监狱遭严重迫害,现已被送监狱医院关押。张金库的情况令人担忧,目前他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命在旦夕,请各界关注。

被绑架后遭酷刑逼供

张金库,男,勃利县永恒乡人,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被依兰县公安局绑架,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恶警白某和杨新华(音)等多人对他进行暴打,牙被打掉,左肋被打成重伤,恶警还用“苏秦背剑”、坐刑椅四十八小时等酷刑折磨他,坐刑椅时,恶警明知道一般的人坐两个小时就受不了,竟然折磨他四十八小时。由外伤引起肺部发炎成肺结核,身体非常虚弱。四月份,看守所怕出人命承担责任,不得不同意张金库家属交一万元钱保外就医。张金库回家后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结核开放,而且肺子上有两个洞。

七月十七日早上,依兰法院法官张安克带着三道岗派出所警察,闯到三道岗镇,将张金库从家中劫持到依兰县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准备第二天非法庭审。因为没有按法律程序通知家属及本人,十八日非法开庭,所以家属没来得及给张金库聘请律师。

法庭上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被非法判刑五年

非法庭审时,张金库为自己进行无罪辩护,声明炼法轮功无罪,并揭露依兰县公安局多人对他进行殴打,张金库手捂着左肋处说打得很严重,致使几颗牙被打掉,身上还有很多伤,要求对所遭受的人身伤害进行赔偿。还揭露警察在把他打得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强制拽着他的手按的手印,所有对他的指控证据根本不属实。

张金库刚陈诉几句,法官张安克凶巴巴地多次打断张金库的话,不允许张金库为自己辩护。面对张金库指证公安机关的这种暴力、强制取证的犯罪行为,法官张安克竟然说这些与本案无关。之后仍将张金库非法判刑五年。

被迫害生命垂危,仍被投入监狱

从七月十七日到八月十九日,张金库被非法关押已经三十三天了,本来就很虚弱的身体,已经二十多天水米不进,人奄奄一息,看守所怕出人命不敢灌食,无奈只好把张金库抬到依兰县中医院。张金库在中医院住院抢救八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还被警察全天二十四小时监管,还不许家人接见,警察心虚怕人知道真相,不让家属外传张金库的病情。但是,纸包不住火,张金库的事情在法院、公安局、看守所、中医院等相关部门早成了热门话题在传。

张金库被迫害生命垂危,黑龙江依兰县法院仍哄骗家属。张金库家属多次到依兰县的看守所、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等部门去要人,这些所谓的“政府部门”互相推诿,拒不放人,根本就不顾张金库的死活。在这种情况下,法院还在十九日让看守所通知张金库的家属,二十一日上午会见张金库,因怕家属逐级要人,所以就哄骗家属说:会见完该送走就送走,该放人就放人了,其罪恶目的是不让家属继续要人,等到二十一日,警察不顾生命垂危的张金库的死活,把不能自理的张金库强行用担架从依兰中医院三楼抬到囚车上,送到佳木斯监狱继续迫害。

在佳木斯监狱被野蛮灌食,被转移至呼兰监狱

佳木斯监狱狱警给张金库野蛮灌食。据悉监狱医生说张金库长时间绝食,每次灌食只能灌一点,灌多了身体容易承受不住。然而佳木斯监狱恶警根本不顾张金库死活,第一次就灌了一葡萄糖瓶子的奶粉,导致张金库极度痛苦,耳朵听不清声音,下身麻木、头昏,吃啥吐啥,身体特别虚弱,只剩一把骨头。

张金库的家人要求办保外就医,佳木斯监狱欺骗家属,说九月二十九日带张金库去做鉴定后就放人。结果家属九月二十九日打车去佳木斯监狱准备接张金库回家,没想到佳木斯监狱已经把张金库转押到其它监狱继续迫害。家属追问被关押地点,恶警骗说是哈尔滨的监狱,过了好几天,在家属的再三询问下,佳木斯监狱才告知被劫持到呼兰监狱。目前,张金库在呼兰监狱已经被迫害得大小便失禁。

在呼兰监狱不能自理,命在旦夕,家人奔走营救

张金库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九日被转押到呼兰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张金库在呼兰监狱被迫害严重,已被转到呼兰监狱医院。张金库更是被迫害成肺结核,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进食、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命在旦夕。张金库的家属心急如焚,担心张金库的安危,三次去呼兰监狱要求见人,呼兰监狱让张金库答应“配合治疗”和“不给监狱找麻烦”才可以让家属接见,并要求张金库“转化”,遭到拒绝后,三次都不让家属探视。

十月二十一日,张金库的家属再次去监狱要求见人,在监狱,张金库被两个人架着胳膊架到接见室,张金库浑身哆嗦,用微弱的声音说:“有个穿白大褂的人打我。”话音刚落,一姓王的科长就让那两个架他的人强行把他拖走了。这情景更是让家人担心,不知监狱把张金库强行拖走后,张金库面临的是什么?不让张金库说话到底在隐瞒什么?张金库在呼兰监狱医院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十一月六日,张金库的家属到呼兰监狱副监狱长室,说明张金库的情况:“被依兰县公安局刑讯逼供致使突发双肺继发性肺结核,抢救八天后送到佳木斯监狱集训,张金库在佳木斯监狱遭到野蛮灌食。九月二十九日转到呼兰监狱,现在不能进食,不能说话、神志不清、身体极度虚弱,而且监狱里还有人打他,请求紧急营救。”副监狱长说:有病我们会给治,怎么说营救呢。家属说:人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现在的情况完全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副监狱长说有情况他可以向上反映,家属问副监狱长的姓名,副监狱长及狱警们很心虚的不敢透露。

几分钟后,副监狱长找来了教改科副科长王某接待家属,王某三十五岁,是专门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他问家属对法轮功的看法,家属说:“真、善、忍”是人的普世价值,世界需要他,你我之间也需要。

王某说张金库现在不说话、不配合治疗,对他很不尊重。家属说:因为他没有罪,他不配合是在抗议,是在坚持真理。王某说张金库的情况不符合“保外”的条件,并否认张金库被打的事,并拿来许多图片给家属看,哄骗家属表示那里犯人吃得好,待遇好。家属要求见人,他说张金库什么都“不配合”、不能见。家属说:我们不知道张金库的生死,你不让见到底在掩盖什么?如果你们真的没打他,就让我们见他当面问问,如果你实在不让见,我们也不为难你,我们到监狱管理局去找。他听后竭力的解释,但最后还是没让见。王某还嚣张的说:你们可以找律师来,但是还没有律师涉及监狱的事。

家属从监狱出来后,直接到省监狱管理局,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办的人员直接给呼兰监狱张冬梅打了电话说:你们那有个叫张金库的,人家家属都找到省里了,要求接见,说人病的很严重,要求“保外”,还在那挨打了,你们给处理一下吧。然后给了家属一个电话让家属到呼兰监狱去找唐主任。

从二十一日家属接见时,张金库和家属只说了一句“穿白大褂的人打我”就被监狱狱警强行拖走后,家人至今再没见到张金库。家属眼睁睁地看着极度虚弱的张金库被强行拖走,心急如焚。张金库六十多岁的父母知道了儿子的境况后,急得病倒;他的妻子担心得吃不下饭,现在瘦的皮包骨;正上高一的女儿担心父亲的安危,无法用心学习,这一家人在时刻的担心张金库的状况,痛苦不堪。

张金库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呼吁国内外正义、善良的各界人士伸出援手,用各种方式紧急声援、营救张金库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