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溟被非法“逮捕” 律师要求会见第八次被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于溟,今年42岁,2013年9月24日被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已有80多天。

11月27日,于溟被所谓的正式“逮捕”,12月9日于溟家属委托的沈阳当地律师去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于溟,被沈阳公安再次拒绝,这已经是中共当局第八次拒绝律师会见于溟。

此前,于溟的家属已经六次委托北京的律师要求会见于溟,均被沈阳公安拒绝。据悉,警察频繁的提审于溟,至今都是零口供。

据明慧网2013年12月10日报道,现在于溟被强制戴着手铐、脚镣关在大铁笼子里,不给喝水吃饭,还遭到了手指钉竹签的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在近两个半月的非法关押中,包括于溟家属、律师等在内的所有外界人士都没有见到于溟本人。这次也是法轮功学员于溟自从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被中共第五次绑架。

一、借口习近平视察,沈阳警察提前“抓人”

2013年8月29日晚上10点多钟,辽宁省锦州北镇市一户农家,法轮功学员于溟的姐姐一家忙活筹备完孩子的婚礼,正准备上床休息,突然门口一阵骚乱,院外出现多辆闪着警灯的车辆,一群凶恶的黑衣警察冲进院子里,拽着于溟的姐夫就大打出手,有恶警一脚把于溟的姐夫踹进屋里。

于溟的姐姐惊恐地大喊呼救。于溟以为遇到了抢劫婚礼的暴徒,找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报警,一帮人已经冲过来把他扭住,用手铐把他双手背对着紧紧地铐住。

于溟的姐姐和姐夫拦住警察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绑架者自称是沈阳市国保警察,在执行“命令”,并称:习近平要来沈阳市观看12届全运会,2013年9月30日安排去沈阳多福小区视察,各级公安局都大举出动,连公安厅和市局退休的警察人员都得上街,上访的、被拆迁的,尤其是法轮功学员都要绑架、关押或驱离,在习近平经过的路上都有警察人员,装作市民混在人群中,听人们说什么,一旦发现发牢骚的人就立即抓起来。

于溟被绑架劫持后,当晚就被警察劫持到沈阳沈河区大南派出所一个小屋内,手脚都被铐在一个特制的铁椅子上,市区两级国保警察连夜过来审讯。

二、执行某“领导”的迫害指令:这点事最少得弄你个十年八年

于溟发现这帮警察事先就准备了写好罪名的刑事拘留书,然后反复逼问、套问于溟为什么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等等,说得久了,一个警察透露实话:“‘上边’说了,你这点事最少得弄你个十年八年的(指判大刑)。”

于溟一直被铐在铁椅子上无法动弹,手铐铐进肉里,手指都无法转动。没人给一口水、一口饭,也不让上厕所。一直到三十号晚上,一姓刘的派出所所长叫两个人把他从铁椅子上卸下来,换手铐后,押他上了一辆面包警车,先到沈河区公安分局在拘留票上签字,又到沈河区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准备将于溟关入看守所。

8月30日晚上9点多钟,所长刘某开车,于溟前面一排坐一个警察,身边坐一个警察。于溟想不能这样被他们关进看守所,然后构陷诬判。于是,在呼啸着驶向沈阳市看守所的警车里,于溟使劲撸下一只手的手铐,拉开车窗,跳了车,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快速跑进了路边的玉米地里,押送的警察傻眼了……

据内部消息透露,8月29日习近平到访沈阳,有一项日程安排是八月三十日下午一点至下午四点要去视察位于沈阳市沈河区大南街道的多福小区,而法轮功学员于溟现在身份证上的户口所在地恰恰就在大南街道和大南派出所管辖,辽沈政法系统不法人员害怕于溟在八月三十日习近平视察多福小区时现身揭露对法轮功的迫害,特别是对于溟本人多年来的迫害,就下大力气非要绑架、构陷迫害他。

内部消息称,此次绑架由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亲自督办,一位王姓副局长直接亲自指使,由辽宁省公安厅反邪教总队(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和沈阳市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抽调精干力量组织协调,操纵锦州北镇的警察配合。在绑架过程中,不法警察非常野蛮,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把于溟绑架,使用的全是黑社会流氓手段,而且在过程中,还把拦阻绑架于溟的一位亲属身体打伤,眼睛打坏。

三、知情者向习近平投书 于溟被再次绑架

于溟被以“习近平来访”为借口绑架劫持、惊险走脱后,被沈阳公安网上“通缉”,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明慧网、大纪元等海外媒体及时报道了辽宁当局借口“习近平来访”,对包括于溟、李东旭在内的十多位沈阳法轮功学员的绑架、迫害;据接近中共高层的知情人士透露,大约2013年九月中旬,有人把大纪元报道的于溟被以“习近平来访”为借口绑架,以及于溟惊险跳车走脱、全身伤痕累累的配图报道,转给了习近平;其后不久,9月24日,于溟在沈阳再次被沈阳公安国保绑架劫持。

于溟第二次被绑架后,沈阳公安表现的异常紧张和诡秘,在长达70多天的非法劫持关押中,竟然连续拒绝了于溟家人给于溟聘请的北京、沈阳律师的八次接见要求,更不让于溟的亲友接见。据悉,面对非法劫持和蓄意诬陷,于溟一律不配合,一度绝食抗议,至今仍然是“零口供”,被单独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的“小号”。知情者透露,为掩盖自己的罪恶,辽宁当局对被绑架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施压,让她们诬陷于溟,试图拼凑所谓的“证据”,对于溟非法起诉。沈阳东油管理局财务高管李东旭女士,在“取保”回家十几天以后,11月11日第二次被中共绑架,十几天后的11月27日就被迅速“批捕”,沈阳当局为了掩盖他们迫害于溟的真正目的,给李东旭施加压力,让李东旭女士诬陷于溟。根据有关法律,报检察院之前羁押不得超过37天,在近80天的非法关押中,沈阳不法警察为了达到“未定罪”期间能继续关押于溟,不断的更换“罪名”:第一次定的是煽动颠覆政权罪;第二次不详;第三次又改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四、曾被辽宁省长直接下令迫害 “人权恶棍”陈政高难逃罪责

此前不久,2013年9月底开幕的全运会期间,习近平在辽宁视察期间,曾严厉批评辽宁省委书记王珉、省长陈政高“欺骗中央”、“糊弄百姓”、“问题严重”,而这个省长陈政高就是中共邪党2008年奥运期间试图虐杀于溟、杀人灭口的直接执行者,此恶人2011年2月19日访台期间,曾被台湾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

2006年3月2日,于溟在北京被北京国安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当年9月14日再次被转入团河劳教所;为了加重对于溟的迫害,2007年5月21日,于溟被转关到以酷刑恐怖出名的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2008年8月,奥运前夕,于溟被怀疑参与两名法轮功学员从马三家劳教所走脱事件,令中共当局大为恐慌,据说“中央”严厉批评了省长陈政高,以“就地撤职”给其施压;于是,在公安部直接督办、辽宁省长陈政高亲自指挥下,中共动用了几乎最先进的侦察、特务手段对走脱的两位法轮功学员进行全力追查、围捕,很快又将两位走脱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与此同时,于溟被转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10月份又从该洗脑班转到马三家二大队。

为泄私愤,省长陈政高直接下命令指挥迫害于溟,在马三家于溟又遭到以于江、李猛为首的狱警毒打、电击、吊铐数天,并将他关在特制的大铁笼子里三个月,不能站 、不能躺。于溟还被上老虎凳长达12天,几度昏死。用刑房间的隔壁,是省长陈政高的老婆在现场督办、施压。劳教所恶警们甚至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往身上泼凉水之后,用绳子将他固定在一个位置,然后硌他的下 体,又用铁棍击打他的头部,使他昏死。

那一次,恶警可能以为于溟必死无疑,他们叫来犯人洗净他浑身上下的血,换上一身衣服,让狱医给他缝上脑袋上被铁棍打出的几寸长的血口子,然后抬到一个封闭隔离的房间里。他们甚至伪造好了于溟的撞头“自杀声明书”,趁于溟昏死期间,让于溟按了手印,作为掩盖他们虐杀罪行的证据。但一个星期后,于溟醒了过来,又一次没死。

2011年2月19、19日,中共辽宁省省长陈政高到台湾访问期间,被台湾法轮功学员以“残害人群罪”告上法庭,在整个访台期间,法轮功学员如影随形暴露恶人恶行。在喧闹的签约仪式上,陈政高双手搓揉,不时望向围墙外“陈政高你被告了,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巨型横幅,神情不安。后来陈政高仓皇离台。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12月为止,在辽宁省被中共迫害致死的辽宁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81名。自1999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省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之追查通告,陈政高在过去十多年迫害中始终是中共辽宁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头目之一。

五、历经磨难 坚持正信

于溟,这位1996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老学员,30岁不到就成为一位拥有近百名员工的服装厂老板的成功商人。

九十年代后期,在他20多岁创业的时候,就吸收了沈阳几十位下岗工人,经过培训使她们成为自己服装厂的技术员工;1999年720中共对法轮功的大迫害发生后,在至今长达近十五年的持续迫害中,他因为坚守自己的信仰,至少五次被中共邪党绑架劫持、非法关押,其中三次被非法劳教,其中两次劳教因为坚持信仰不向中共邪党妥协“转化”而被延长劳教期限各十个月、一年;而几乎每次被绑架,他都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和人格侮辱;然而,即使在那样封闭黑暗、邪恶严酷的迫害环境中,他依然展现着一名坚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大法学员的风范。

2001年至2003年,于溟第一次被非法劳教,被关押在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恶名远扬的北京团河劳教所,在走过了“熬鹰”(持续多日不让睡觉)、体罚、殴打、电击等酷刑折磨后,于溟依然坚守着自己的信仰没有向邪党妥协“转化”,后来被隔离关押在“普教队”,于溟正念正行,拒绝干奴工活,他还经常替被迫害的普教写申诉状、替他们说话、帮助他们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给家里没有人管的普教买日用品,他的仗义,不仅赢得了普教的尊敬,连劳教所警察也暗自佩服,说起于溟的时候,私下竖大拇指,说他“仗义,是一条汉子”。

2002年春,北京团河劳教所发起了新的一轮“突击转化”大迫害,一些一直坚持信仰没有妥协“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首当其冲成为中共邪党恶警迫害的对象,恶警们把这些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捆绑在光光的床板上,嘴里勒着布条(防止在剧痛难忍中咬舌自尽),头边放着纸和笔,告诉被上刑的法轮功学员如果承受不住要写“转化书”、“悔过书”,就眨眼示意,然后由几名恶警手持十几万伏的电警棍对该学员全身上下开始疯狂电击,一时间,噼里啪啦的电击声四起,恐怖的蓝色电光伴随着人肉烧焦的刺鼻味道让人窒息。几个小时后,受刑人基本就处于一种神志恍惚、精神分裂的境地。

在这种凶残酷刑折磨下,一些一直坚持信仰没有妥协的大法弟子,在被折磨得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就给邪党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之类的“转化材料”,一时之间,团河恶警恶人们信心大增,决定推广使用这种迫害方式。

2002年3月,团河恶警们在用此酷刑折磨了几个大法弟子后,决定用这个办法来迫害“转化”于溟,他们把于溟固定在床板上用几根高压电棍整整电击了一个上午,于溟依然没有妥协,中午的时候,恶人们把于溟从床板上放下来让他上厕所,于溟站稳后,环视着满屋的恶警,用手一一指着他们,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从我开始,不许你们用电棍折磨大法弟子”。说完,于溟一头撞在了暖气片上,瞬间,血流如注,昏了过去。

于溟被送往团河医院抢救了过来,消息被明慧网曝光后,知情者把消息告诉了于溟的家人,面对舆论的谴责,家属的控诉,检察院不得不介入“调查”,尽管在其后的所谓走过场式的“调查”中,团河恶警做伪证说于溟是自己不小心在厕所“滑倒受伤”,但团河恶警恶人们的嚣张气焰一时被打了下去,在其后近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敢使用电棍迫害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因此而避过了一劫。

2003年10月,于溟再次被北京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后再次被劫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于溟被送到劳教所的当天就开始高呼“法轮大法好”,团河劳教所在使用了各种手段折磨于溟,始终不能使于溟屈服,最后把于溟用600元卖给河北高阳劳教所,为了抗议邪党恶警的“转化”洗脑、奴工迫害,于溟进行了长达近半年的绝食抗议,在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医生认定活不了三天的情况下,才在2004年过年前一天被家人从劳教所接回家。

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于溟多次给国家检察机关写信,坚持控告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中共前头目江泽民,大法弟子于溟的正气令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胆寒,他们数次把于溟秘密转移关押迫害。2006年3月,于溟在北京被中共恶警绑架劳教,第三次被劫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此前两次,于溟历经了种种酷刑、折磨都坚守信仰没有向恶党妥协“转化”;这次,劳教所恶警们使用了另一种酷刑,用绳子把于溟的脖子、胸、腰、手、腿固定捆绑在椅子上,白天黑夜都不放开,大小便也不全松绑。十二个普教人员四班倒,每班三个人,二十四小时时刻守在捆绑于溟的椅子的前面、左边和右边,一直持续到年底,造成于溟心脏骤停两次,体重从原来的160多斤急速下降到90斤左右,全身肌肉严重萎缩,骨瘦如柴,腰直不起来,手、胳臂都长期抬不起来。

于溟每天坚持高呼“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团河劳教所恶警为了防止其他劳教人员听到于溟的呼叫,花费数万元把非法关押于溟的“小号”装饰了隔音材料,每当于溟呼喊时,就打开高音喇叭播放刺耳的歌声,掩盖于溟的正义呼喊声。

在团河劳教所无法使于溟屈服后,中共邪党把于溟转移关押到以黑暗、残酷出名的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2008年9月2日,两年半劳教到期后,又被延长一年,直到2009年9月2日才被释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