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长风机器厂迫害该厂职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国营长风机器厂属电子工业部下属军工企业,在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开发动了对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长风机器厂追随邪党迫害政策,积极迫害本厂法轮功修炼人员。二零零零年夏,迫害首恶江泽民到兰州,还专程到长风厂视察,时任长风集团董事长杜志伟紧随其后。从此,长风厂迫害法轮功学员越演越烈。

为迫害长风厂的法轮功学员,厂决策层专门配给一辆车进行迫害,随时还派其它车接送被迫害的法轮功人员。长风厂武保处对该厂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非法关押、非法监视居住、非法办洗脑班。厂人劳处对本厂法轮功学员非法停发工资、非法开除公职。当时参与迫害的科室主要有武保处,人劳处等。他们助中共邪党为虐,不分善恶,为自己种下恶果,为他人带来不幸。

一、迫害案例

◇李建宏,女,五十多岁。长风厂原103分厂职工。二零零零年被安宁分局批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被长风厂开除工职。从劳教所回来后,她到厂里找领导要求恢复工作,厂领导不但不受理,当时的副厂长陈球庚还说:你再找,我们把你送到“610”去。其后,厂武保处开始监视李建宏,晚上经常能看到有人在她家楼下转来转去。 二零零三年,在她买菜回家的路上,几十个人截住了她,有长风厂武保处的人,公安分局的人,派出所的人。他们强行把李建宏拖到车上拉到公安局,其后,李建宏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1年6个月。她丈夫也因忍受不了厂里的骚扰而离开了厂到其他地方去谋生。

◇杨蕊,女,五十岁左右。长风厂原技管处职工。一九九九年十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海淀区公安机关拘留。厂里派技管处的正、副处长找杨蕊父母勒索两千元现金,说是要派人到北京接杨蕊需要路费,接回杨蕊后又送到沙井驿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厂后又以报销的名义勒索杨蕊一千多元。二零零零年初,杨蕊去一同修家里,见同修家坐着几个男人,她还以为是同修的亲戚或同事,一个穿着便衣的男人说:交出大法书和放弃修炼才能回家。原来他们是兰州市公安局的警察,杨蕊拒绝了他们,后被送到七里河分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七月杨蕊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抓,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平安台劳教所被强制进行超体力劳动,强制看诬蔑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强制听恶警讲课,讲的都是荒唐无知和诽谤大法的话。大冬天不让睡觉,整晚站在院子里罚站,第二天还要照常出工劳动。被戴着手铐反手吊挂折磨五天五夜。二零零零年十月,长风厂经厂部会议下达文件将杨蕊开除,并将文件下发厂里各个部门,还将文件抄报甘肃省劳动厅。

◇孟云,女,长风厂人事部职工,现已退休。二零零一年秋天,刘家堡派出所所长程敏将法轮功学员孟云从单位绑架至安宁分局及派出所关押,后将孟云转到厂武保处。厂武保处非法关押孟云近一个月,当时法轮功学员孙洪也被关押在这里。厂武保处对他俩进行洗脑迫害,给他俩放诽谤大法的录像,逼他们看诬蔑大法的书。二零零二年,刘家堡派出所所长程敏与长风厂密谋将法轮功学员孟云、曹申明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孟云回厂后,被厂里剥夺工作权力,停发工资三年之久。

◇孙洪,男,四十九岁。长风厂洗衣机分厂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被兰州安宁分局刘家堡派出所所长程敏半夜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审讯一个晚上。长风厂武保处强行让厂里职工陪他去街道看诽谤师父及大法的电视。二零零零年二月,孙洪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厂武保处人员和刘家堡派出所的人接回后,被刘家堡派出所所长黄启华带民警非法抄家,并在安宁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六月底,被兰州安宁分局国保大队队长韩民带十几个干警,从家中强行带到安宁公安分局,抄走大法书、照相机、手机,在安宁公安分局拘留所非法关押近三个月,戴脚镣长达四十天,“背大刀”酷刑逼供,恶警陈志刚还说:这里是讲道理的地方吗?并向孙洪家人勒索一千多元钱。二零零一年十月,被刘家堡派出所非法关押并没收家中钥匙一串,全自动手表一块,被送到长风厂武保处办洗脑班,后来孟云也被关了进来。关押一个多月,从洗脑班出来后,孙洪找到刘家堡派出所民警冯爽要手表和钥匙,冯爽说找不到了。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孙洪在兰州电机厂马路上骑车行走,被兰州市“610”指示的龚家湾洗脑班等候的警察非法抓捕,后被安宁刘家堡派出所接回关押在安宁分局拘留所。在市“610”命令下,刘家堡派出所警察于六月二十六日将他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吴玉英,女,退休职工。厂武保处经常派人到吴玉英家骚扰,厂里还给吴玉英丈夫施加压力,吴玉英丈夫迫于多方面压力跟吴玉英离了婚,离婚后不久即得重病离世。厂里配合公安多次劳教吴玉英,吴玉英还被送往洗脑班迫害。厂人劳处还停发过她的退休工资。

◇曹申明,长风厂退休职工。长风厂原102分厂副厂长。陈玉兰,曹申明的妻子,长风厂原五分厂退休职工。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曹申明去北京证实法,驻京办让厂武保处接人,武保处干事韩尚杜接曹申明的车旅费两千余元全由曹申明私人报销,接回后被韩尚杜非法送去分局拘留十四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日下午曹申明去厂武保处干事韩尚杜的办公室,咨询近期情况,没说几句话,韩尚杜就气冲冲的说:你是对我北京接你不满,这是有意闹事,你宣传法轮功。曹申明离开了韩尚杜的办公室。与此同时,李建宏刚好也到了武保处另一间办公室与武保处干事沈烈辉等人说明她修炼法轮功的情况, 被认为有意闹事。这时路过武保处门前的厂家属曹秋兰(兰飞厂退休职工,法轮功修炼者),兀玲芳(七里河区某单位退休职工,法轮功修炼者),因看不惯保卫人员的态度,说了几句公道话, 触怒了武保处干事 。当天下午,武保处干事私自开出了安宁公安分局的传呼票,传呼曹申明、李建宏、曹秋兰、兀玲芳 四人。晚上八时,长风厂武保处的沈烈辉,李忠良对他们四人私下搜身,分别对他们四人非法审讯,保卫人员韩尚杜、沈烈辉,李守辉作假证、伪证给这四人定罪。并且不许他们四人回家,审查一通宵,不让休息,不让吃饭。第二天下午三时许,武保处干事分别用三辆车将他们四人非法转押。李建宏送西果园第一看守所十四队迫害,随后非法劳教一年送平安台劳教所迫害。曹申明送西果园第一看守所十二队迫害,遭狱头、毒犯殴打。曹申明在零下十度的环境中捡黑瓜子劳动三个月,还让曹申明的妻子陈玉兰交保证金一千元。把曹秋兰、兀玲芳送公安分局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后来派出所、武保处经常骚扰曹秋兰、兀玲芳,使曹秋兰有家不能住长期住外地。

在长风厂的家属住宅院里,上午、下午武保处人员巡视两次,长期安排人员监视炼功人员。武保处干事沈烈辉、祝庆等人经常不定期敲门骚扰本厂法轮功学员,不但自己犯罪,还让不明真相的人跟着他们一起迫害法轮功 。

曹申明因长期受派出所、厂武保处监控、干扰,洗脑班恶人多次回访,曹申明不能正常生活,离家出走二十八个月(已停发工资),打工谋生。厂武保处魏烈荣股长追查到深圳市女儿家,让每周电话汇报,还要验证本人声音,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追查曹申明是否去北京上访时,曹申明拿出去武汉妹妹家的火车票和购物发票才算罢休。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四日,安宁区刘家堡派出所冯爽、颜冰鲁非法拘审曹申明、陈玉兰(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的事),厂武保处韩尚杜、李忠良协同抄家,陈玉兰被押三天,罚款两千元放回家。曹申明由派出所金敬军、冯爽、陈志刚送西果园第一看守所九队迫害四个月,腊月三十日释放,在回家路上,曹申明路过厂长杜志伟家门口时,门大开着,曹申明问杜厂长为什么扣发工资!厂长害怕了,打电话让派出所副所长来找曹申明的麻烦,因没进厂长家门,想找麻烦又找不出理由。

二零零二年八月九日,副厂长张保珊批示扣发曹申明退休生活费。至二十八个月后曹申明回厂追要生活费,厂里还从曹申明的生活费中扣除五千元交给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市公安局“610”办绑架陈玉兰(因传递真相条幅),陈玉兰被吊挂五天五夜,手腕出血,疼痛半年。厂武保处李忠良和冯爽协同抄家。后又绑架其丈夫曹申明,上“死刑铁椅”审问一整夜,第二天送平安台劳教所被拒收,又送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五个月。家中留八十多岁不能自理的老母亲无人照顾,三岁的孙女无人照管,陈玉兰在女子劳教所被迫害一年。

曹申明从洗脑班回厂后,厂武保处书记马东升叫喊:曹申明要写揭批材料,让厂电视台录像,全厂播放受教育,曹申明坚决予以抵制。马东升说:炼什么功不好,非要炼法轮功,等我退休后决不炼法轮功。

二、迫害责任人

身为长风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的杜志伟,从政十余年,跟随邪党,善恶不分,大法修炼者给他讲真相他从不听。给他真相资料他从不看。长风厂如此严重的对法轮功修炼人员的迫害,杜志伟应负有推卸不了的领导责任,虽然现已退休,但根据《国家公务员法》应追究其法律责任。

副厂长陈球庚、副书记张保珊等人仇视大法不听不看大法真相,应为自己所说所做的一切负责。

厂武保处处长郭大利,不听大法修炼者劝告,积极参与,直接指挥迫害,是个操刀手。制造假案,知法犯法,应绳之以法,追究刑事责任。

厂人劳处处长罗兰英,停发法轮功学员工资,无理解除法轮功学员工作。应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

作为一个国营企业的厂内保卫机构,根本就没有权力想抓人就能自主开出公安局的传呼票,也没有任何权力去抓人、抄家、搜身、审讯、监视居住, 在武保处不让人吃饭、睡觉,甚至把人抓起来关一个多月。企业的人事部门也跟随邪党在无任何法律条文的情况下解除法轮功学员的劳动关系。这种现象也只有在完全践踏法律、视法律为儿戏的中共才会有。

三、恶报案例

▼厂武保处的马东升,由于积极参与迫害,不听真相,没等退休就暴病身亡。

▼厂武保处的沈烈辉退休时间不长,检查出绝症,两个月身亡。

▼厂武保处李守辉在过年会餐时,喝酒晕倒抢救 ,现傻呆十余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