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闯过四次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前,我是个身体多病的人,腰脱、心脏病、肩周炎、肾病、胆囊炎、颈椎、胸椎、腰椎等多处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四肢麻木,造成有时都上不了班。

第一次师尊给我净化身体,是在修炼不长时间。有一天晚上,象得重感冒一样,高烧、嗓子扁桃体都起来了,说不出话来,到晚上十一点多钟实在受不了,我就要去医院,心想这要不去医院,明天早上这口气都得放外边。我小儿子(同修)说:妈,我问你,你是不是修炼人?我趴在枕头上只能点点头,小儿子说:那你就躺下吧,明天早上就好啦。但我心里也害怕挺不住。但转念又一想,怕啥,爱咋咋地,不管它。我很快就睡着了,等我一觉醒来已是早晨五点多钟了。我连忙咽了一口唾液,我震惊了,太神奇了,嗓子竟然不疼了。这时我悟到,是师尊利用小儿子的嘴在点化我呢,让我坚定实修。从那以后,我就更加坚信大法、坚信师尊。

第二次师尊给我消业是清理胃肠。原来我胃肠也不好,平时一天去厕所十多次,有时还多,大便不成形。这次消业是挺猛的,拉肚子,晚上都躺不下,总去厕所,正好是新年那天,外面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因我家住的是平房,厕所在外边不方便,晚上我就把便盆放在屋里。我拉了一夜的肚子,到早上五点多钟,肚子不疼了,也不拉了,我把便盆拿出去一看,里边都是鲜红的血和脓,把我吓了一跳,一晚上下地,不开灯看不见。虽然拉了一夜肚子,但我非常精神,白天照样去上班,一切都正常。我还以为肚子这就算完事了呢,结果到晚上五点多钟刚一下班又开始了,还是照样拉了一夜不能入睡,到了早上五点多钟又好了,就这样拉了四个晚上,从那以后,十多年来一直都没拉肚子。是师尊把我的胃肠清理了,真是感到无病一身轻。

第三次消业鼻子出血。因为我小时候就有一边鼻子有毛病,出门时得带上药棉花,因随时都可能出血。有时骑自行车出血时,风吹的衣服上都是血。有时由于出血过多,造成头都晕。到后来就更严重了,出血时必须得躺下,要不躺下血就止不住,几十年来也把我折腾够呛,这是我一大愁事。

我三生有幸得大法,其实,何止是三生啊!法轮大法改变了我这多病的身体。大概是一九九七年的夏天,正好我休息,那天鼻子突然又出血了,出的不但多,而且持续时间还长。但过去每次出血都是鲜红的,这次是黑紫色的。我想又是师尊给我消业呢,因为以前有过两次较大的消业,也就不害怕了,就想消就消吧,消完就好了。可是出了很长时间也不停,把鼻子堵上从嘴里往外淌,出了三大滩血,后来就象自来水龙头水流放到最小流那样,不断的流,可我一点也没害怕。正好邻居来串门看见了,吓坏了,连忙说,赶快去医院吧,我家有车,人身体有多少血呀,这哪能受得了啊?我说:没事的,这是师尊给我消业呢,一会儿就好啦,果然真的一会儿就好了啦,不出啦。她知道我炼法轮功,就说:这法轮功真好啊!我说是,就这么神奇,你看这说不出就不出啦。从那以后鼻子再也没出过血,彻底好了。

第四次消业是开水烫腿。这是二零零二年夏天的一个早晨,天气非常好,也非常热。我就把窗帘、床罩、被罩都换下来了,放到洗衣机里,我想边洗这些东西,边洗头。于是我就烧了一锅开水,水烧开了,就端着往卫生间里走,因卫生间门口小,端锅的左手正好碰到门的把手上,这一下可坏啦,一锅开水都扣在右腿上,开水就从上往下一直浇到脚。当时我穿的是一条夏凉裤,光着脚穿着拖鞋,把我烫的直跳。一下就傻了,就想这大伏天,不得起大泡哇,不得去医院啊?转念又想,我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这不是我想的,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身体都被高能量物质代替了,什么都动不了我。师尊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就因为我这一念,当时真的就觉的不疼了,凉哇哇的,冒凉风。我把裤子脱下来一看,皮肤颜色一点没变。我就觉的太神奇了,这是师尊又一次保护了我。我激动的哭了起来。真是感谢师尊大慈大悲的呵护着我。于是我就把换下来的那些东西洗完了,洗完后,我又看了一下腿,膝盖下面起了蛋黄大的一个水泡,其它部位都是小米粒般大小的小水泡,我也没把它放在心上,一个星期就全都好了。

我修炼法轮大法这么多年,深深的体会到,在修炼中,时时刻刻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学好法,守住心性,就能过好每一关每一难。

其实我早就想把这些写出来,因自己文化程度有限,所以就一直没有动笔写,想了好久,还是写出来了。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