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力唤醒昔日同修 做而不求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师父说:“大法弟子这些年来走过的路,师父真的很满意。当然了,没走好的哪、没出来的哪,那现在还不能说他是大法弟子。”“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修炼嘛,不是儿戏的;特别是大法弟子,承担那么大的历史使命,这使命中牵扯到无量无计生命的存亡,你说这件事情不大吗?”[1]

看了师尊的这段讲法,我真的感到非常震撼。早些年我与一些老学员也做过找回昔日同修的事,投入了一些时间、精力,也吃了不少苦,但收效不是太好。师尊的《二十年讲法》既然讲到了他们,也是给予他们最后的一次机会,我们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把他们找回来。我个人悟到:没有走回来的昔日同修,他们其实和我们一样,也是从更高的宇宙空间冒着天胆下来的,在历史上为了得师尊今天传的大法,也是吃了无数的苦,付出是相当大的,甚至是生命,他们在历史上也都是师尊的亲人,与我们的缘份也是非常的大。找回昔日同修也是救度众生的任务之一啊!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抓紧时间,把那些至今还迷在常人中的昔日同修找回来,将他们唤醒。

最近几年通过学法修心,在大法中获得了智慧,大家配合很用心去做好唤醒昔日同修这件事,效果就很好,这些被唤醒的昔日同修也都能走回大法修炼中来,并能够主动的配合做好师尊嘱咐的三件事。现在将一些体会写出来,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救人急,副元神在求救

有一天夜里,我刚刚发完正念,似睡非睡的進入了梦境。梦见有好多曾经参加过师尊传法班的人,还有一些是过去当过辅导员的人,都陷在黑乎乎的污泥之中,有的污泥已经埋过颈脖了,十分危险的样子,但是他们的主意识并不知自身的危险,这时我看到师父的法身出现,好象很着急的样子。师父看到了我,对我说,你去拉一拉他们吧。我对师父说,他们陷的太深了,我怕我拉不动他们。师父说,你可多找些人去拉,人多能量大,效果好。

第二天睡醒来后,我一直在体悟梦中师父的点化,是师父叫我去救那些至今还迷在常人中不能自拔的昔日同修哪。这几日,也正好在学习师尊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说:“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2]

说来也巧,过了几天,一对曾经介绍我去聆听师尊亲自讲法、走入大法修炼的夫妇甲乙来看望我。我见他们脸色都很不好,虽然跟我同龄,但比我显得老像的多。据他们说,自1999年7月大法遭到迫害后,由于怕心严重,就再也没修炼了,混同如常人一般。其中妻子乙早几年前做了脑肿瘤切除手术,现在还大把大把的在吃药;丈夫甲也有许多疾病,前些年脑出血中风,送到医院急救过,现在手脚还不利索。我对他们说,赶快走回来修炼吧,要不然,你们的处境都很危险哪!你们看看我,这些年虽然承受了许多魔难,因为坚修大法,这不还是好好的吗?!他们说真的看不出我的实际年龄,脸色白里透红,真的显得很年轻。他们很高兴的答应了从新走回来修炼大法。我很高兴的就找出了师父的一些大法书,还有《明慧周刊》、神韵等一些大法资料和影碟给了他们。

但过了几天,我又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一个身体象紫铜的颜色的和尚跟着我,我便警觉的转过身去看他,只见他脸上有一些锈斑,有些面熟。我以为是什么旧势力的什么神,立即就开始发正念。他急忙说,你不要发了,他说他是谁谁谁(就是我认识的那对夫妇中的妻子乙)的副元神,跟了我有一阵子了。我一听副元神,更觉的十分惊奇。他说,他的主元神实在太迷了,至今还执迷不悟,不能走回来修炼,求求我赶快去帮帮她吧,她的世界已经出现倾塌败象了,真的十分危险了。我说,他们已经答应修炼了,书和资料全部给她们了,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们言而无信吗?他说,阻碍他们修炼的干扰因素实在太大了,你还是赶快去他们家看看吧。

我就真的约好时间去了他们家里。一走進他们家一看,真的很吃惊。他们家养了两只狐狸模样的小狗,其丈夫还抽烟。书柜上还摆着毛魔头和其他邪党巨头的雕像,还有一些邪党的书和乱七八糟的附体宗教书等,因此,整个房子虽然装修豪华,但觉的黑气翻滚,邪气十足,我感到极不舒服。我就问他们学法炼功了没有?他们说,家里事很多,没有时间。我对其妻子说,你不是已经退休了吗?你丈夫也退居二线了,怎么会没时间呢?!其丈夫告诉我说,他妻子乙一直参加小区的文艺演出还有打太极拳活动,每天都要去,因跳舞还扭伤了脚。我就讲起了要走回来修炼的重要,小区组织的唱红歌跳舞都是追随邪党无知中在造恶业,所以你的身体越锻练不仅越不好,反而还越来越多病。我还讲了要清理那些邪党文化,那些东西太害人。他们也明白了真相,当场就砸烂了邪党巨头像。我还说,还请他们送走那两只狐狸狗,因为一来家里不干净,二来影响炼功环境。他们都答应了。后来,我又从新教会他们做五套功法后才走。

过了一段时间,我想去看看他们修炼的情况,但干扰很大,他们一直说有事没时间和我见面,估计他们还没有真正的走回来。也许是师父的安排,我找到了10年未谋面的一对同修夫妇还有一位刚刚走回来的老学员,我就讲想邀他们一同去做唤醒昔日同修的事情,他们都答应了。这样我们就一起约好去那对夫妇甲乙家中。

反复去了好多次,我们很耐心的跟他们说,师父在很多讲法中都讲过不想丢下他们。师父说 “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你们怎么能把我的亲人另眼看待呢?”[3]当我们一起忆师恩,交流心得体会时,他们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连连说,做的太不好了,没脸见师父。后来我们一是帮他们做了三退;二是劝他们写了严正声明,因为他们在邪党整党运动中写过一些背离大法的表态言论;三是就在他们家里成立学法小组,我们每周去他们家一次集体学法。他们看到我们负责的态度和真心帮助他们的诚意,体悟到师父不放弃每一个有缘人的博大慈悲,感触很深,真的就从新走入了大法修炼,还积极向亲朋好友讲真相,在他们家学法的人越来越多。

救人难,在救人过程中实修自己

师父说,对待不精進的或者掉下去的弟子要“象对一个没学法的人一样对他讲真相,因为一旦掉下去连《论语》都不会背,大法书中话他都想不起来。他真要走回来得从新学,从新开始。”[4]我们体悟到,大家在做唤醒昔日同修的事情上的难度远远的超过一般的同世人讲真相劝三退的事情。一个常人,可能短短的几句话他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可找回昔日同修往往就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要有善心、耐心,细心,还不能操之过急,不能有居高临下的嫌弃之心,要象对待新学员那样顺着他们的执着去讲真相,帮助他们尽快提高。另外还要注意发生矛盾时带头往内找,共同精進共同提高。

记得有一个昔日同修是97年得法的,10多年不见面,样子变化太大,留着大胡子,长发还梳着马尾,样子也显得十分憔悴。第一次见面,我就同他讲,是师父教我来找你的,这句话触动了他灵魂深处,他当时就流泪了。我就同他讲清师父正法的洪势,时间的紧迫,走回来修炼的重要,还给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带还有许多大法资料,建议他剃掉胡子,剪掉长发,从新走回来,堂堂正正的修炼大法。

我发现,在找回的昔日同修中犯色戒的情况很普遍,就都是末法时期旧势力利用色魔来毁灭人的坏招术,我们一定要在法理上帮助他们认识,从而摆脱色魔的干扰。我下载打印了明慧网关于去掉色欲之心的许多同修的体会文章发给他们。在有一次交流中不经意中讲了天目看到犯色戒的人都有狐狸、蛇精、色狼附体,一个昔日同修听了,心里有气,说是他们的隐私,怎么能随便说呢?当同修转告给我听时,当时自己心里还很不服气,辩解说,同修之间有什么隐私的,有功能的人都能看得见的,况且这些都是不好的东西要讲出来曝光,让同修发正念解体的。回家后对照师父的讲法静心的悟了一悟,结果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有问题,主要是太自我了,尽管当时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还是没有修好口,不利于同修提高的话题都不应该讲;另一方面,没有站在这位同修的角度思考问题,毕竟他刚刚走回来,承受能力、心性也有限,我的这种做法欠慈悲。认识到自己的不对之后,就马上找了个时间约这位同修交流,当面道歉,希望他在大法中好好修炼,这位同修听了很高兴。

因为过去在常人中有傲慢之心,自以为是的心,别人不能说的心,虽修炼后去掉了许多,但还是没有彻底修去,所以,师父就借各种机会让我暴露这些个不好的执着心,要我尽快的修去它,好纯纯净净的跟师父回家。因此说来,唤醒昔日同修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自己,大家整体提高心性的过程。

救人尽心尽力,做而不求

在做找回昔日同修的这样事情上,旧势力干扰是很大的。也许它们认为那些99年后不修的那些人正是它们用巨大魔难淘下来的沙子,就一个劲的往下推、往下拽。这就成为了我们唤醒昔日同修的难度。

我们早期也做过唤醒同修的事,也只是约个地方交流一下,给一些学法的资料就完事了,具体这个人走没走回来,也不知道了。通过学法,认识到了唤醒昔日同修也是在救人,救人的事就要真正负起责任来,尽心尽力的去做。我们每找到一个昔日同修,大家就一同商量着怎样做好。例如,先找他们交流,劝其三退、写严正声明;再去他们家发正念清理环境。为了让上来的同修能稳定的走下去,如有条件的就在他们家里成立学法小组,没有条件的就安排他们去就近的学法小组学法,需要什么资料就提供什么资料,还逐渐的教他们怎样去帮家人三退救亲朋好友。我们悟道,不仅需要找回同修,更需要巩固成果,让他们稳定的修下去。

记得每次去这些学员家里发正念清理环境时,我们去的同修都会感到不同程度的难受,反映出咳嗽、脚痛、头沉等。有一次去帮一个有附体的昔日学员发正念、劝其三退、写严正声明时,我就被那些不好的东西搞了一下扭坏了脚踝,痛了一阵子才痊愈。这些人从新参加学法也会出现很多干扰,表现不精進,家里的事、单位的事忙不完,每周一次的学法都难坚持,而且怕心很重,一听到有什么风声就动摇。记得有一位是退了休的原参加过师父的亲传讲法班的昔日同修,当她的亲戚同修去叫她走回来她还瞧不起人家,认为自己是老学员,别人悟性还不如她。她亲戚同修找到我,叫我去同她谈谈,最好能够走回来,不然太可惜了。我去约她谈,她很高兴。我就顺着她的执着心安排她去了一个老学员多的学法小组学法。她的先生是邪党的党务人员,党文化毒害深。她每次学法都要编一些理由瞒住她先生才能出来学法的。后来大家帮她一起发正念,还等她先生不在家时去她家发正念,清理她家的环境,处理了不少邪党的书籍和庙里带回来的一些狐黄白柳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真的就精進起来了,每天坚持在家学法炼功,身体也奇迹般的好了起来,她先生一看到她的变化,也就再不干涉她外出学法了。

有一次,一个学法小组的同修外出派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由于正念不强没有做到零口供,讲出了在同修办的公司上班。结果恶警骚扰该公司,使得做老板的同修不得不外出躲避。一些刚刚走回来的同修听到这个消息后,怕心出来了,埋怨协调人不该叫那位同修派发资料,说是心性不到位不能做救人的事,因此学法就停了下来。其实他们并不了解那位同修是97年得法的老学员,走回来也有好多年了,做救人的事情也有三年多的时间,而且一直做的很好,只是这段时间色欲关没过好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听到这件事情后,就去找他们谈,增强他们的正念,使其更快的恢复学法,并告诉他们,救人的事情是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之一。师父说:“大法弟子整体走过了个人修炼的阶段,目前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也接近完成,历史将很快走入新的阶段。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5]大法弟子救人是没有错的,错的是旧势力的横加干扰。而且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真金,我们不能碰到一点魔难就退缩,那还怎么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

在这个过程中,也找到了自己一些急躁心,恨不得一找到同修,就想要他们马上修上来。我认识到自己这个执着心后,就提醒自己,在找的过程中希望他们都修上来,但不能执着于结果。因为大法对众生是有要求、有标准的,必须要他们本人作出自愿选择,这个选择谁也不能替代。在找回同修的过程中,也应随时找找我们自己的不足,同修为何没修好?是不是自己的什么心促成的?是慈悲心、善心不够,还是急躁心?或者有没有产生显示心、欢喜心等等,时时注意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别让自己的什么心障碍了同修走回来,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带好他们修上来。

在找回同修的过程中,我和一些老学员虽然做了一点点工作,也陆续找回了一些同修,这一切只能归功于师父,归功于大法,没有师父正念加持和法理的指导是做不成任何事的,其实,在另外空间都是师父的法身在做,而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找回昔日同修的过程,其实也是我们大家整体提高的一个过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