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制止强摘器官 加拿大人支持(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今年国际人权日(十二月十日)当天,“医生反对强摘器官(DAFOH)”组织向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呈交了来自五十三个国家和地区的近一百五十万个签名,呼吁制止中共政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其中超过七万七千个签名来自多伦多市。

二零零六年第一個活摘器官证人出现后,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国会议员乔高(David Kilgour)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展开了独立第三方调查,结果发现了超过五十项可以证实的证据,证明中国存在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做移植的暴行,其中大部份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

签名者变征签义工

多伦多协调征签活动的义工郑秀珍表示,参加征签的义工有退休人士,也有上班人士利用周末时间做征签。给联合国的征签在五个月内超过了七万七千个签名,给加拿大政府的征签已经给总理办公室寄去了超过六万八千个签名。

图1-3:二零一三年六月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街头的一次征签活动。

她说,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四月份在多伦多市政广场给加拿大政府做征签,遇到锡克族聚会。当时一名二十多岁的南亚裔男子读完征签信后,不但自己签了名,还拿了十张空白征签表(每张可签十个名字)去找人签名,结果全签满了。他把一百个签名拿回来后,又拿了一张空白征签表,说要回去复印多几张,去找更多的人签名后,给总理办公室寄去。

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黎家玉通常在公共汽车站征签。她说,她只会讲一句英文:“Please sign(请签名)”。但常有签过名的人帮她向其他人讲解。“有一次,一位白人女士带着两个人签了名。我要去找旁边的另一个人签名时,她马上主动用英文跟那人沟通,结果那人很快签了,那人的朋友也签了。”

另一位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周女士常在多伦多市政广场征签。她说,她不懂英文,“常有签完名还没离开的人,看到别人来了,就主动帮我跟他们讲解,这样就比较快。”

“好几次有人向我要了空表格,比划着说去找人签名,说表上有邮寄地址,他们可以自己寄去联合国。”她说,有一次在一家西人百货商店前征签,“有一位西人一直用英文在帮我向路人做介绍。”

中共暴行使世人震惊

周女士说,在市行政广场,人多的时候,有时一个多小时能征到五十个签名。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使人震惊,“很多人看完征签信后表示出很震惊,有些人眼睛红了,有些人流出了眼泪。”

法轮功学员 Lucy主要在唐人街征签。她说,不少人听到“请签名”后,没反应就走过去了。但听到“停止迫害、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马上回来看征签单,脸上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他们了解情况后都签了名。

黎家玉从今年七月开始,共征得约八千个签名。她说,她每天花二、三个小时征签,平均每天可获得一百多个签名,最多可有二百多个。“在车站等车的人,经常是每个人都签,平均每分钟有一个签名。”“一次,一位白人高中学生过来一下把签名板拿走,一句话没说就签了名,然后对着我开心地笑了。”

Reina谭是三年前从中国来加拿大的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有全职工作,她利用周末的时间去征签。她说,有一位中年的女士认真读征签信后签了名,然后进了地铁站。“半个多小时后,她带着她女儿匆匆来了,看到我后很高兴地说:你还没有走。然后向她女儿讲解中共活摘器官的情况,让她女儿也签了名。”

“我很感触,她看起来是特意进地铁站,把女儿带来了解这事和签名。” 谭女士说,“我有一个表哥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致死,我希望更多人了解并帮助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华人签名后宣布退出中共

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敏征签的地方华人比较多。她说,对华人可以多讲真相,那些在征签表上签了名的华人,都宣布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一些中国留学生更容易明白,很快就签名并宣布退出中共。

黎家玉说,有一次在车站遇到一名中国女留学生,说她听同学讲过征签制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她很快签了名。“那天很冷,她还关心我,把我带到避风的地方谈了一会,结果她宣布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