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不动情 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二零一三年九月的一天傍晚,我象平时一样在外面讲真相后回家,刚到家门口,发现来了一辆警车,从里面下来几个居委会的人和几个便衣,直接向我冲来,其中一个恶警对我说:走,我们去谈一谈。我说:谈什么谈,我们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做善事救人的。几个恶警二话不说就架着我的胳膊把我往警车里按。这时我的丈夫也回来了,他跑上前来理论说:“法轮功都是好人,你们凭什么抓人?”恶警根本没有理会他,言语之间把他推搡到一边(后来手腕肿的很厉害),关上车门迅速离开了。

在车上,我一路发正念:迅速解体洗脑班。下车后,我发现我被绑架到二一四研究所的招待所(宾馆),这是个长期迫害、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过了一会来了一个叫史怀玉的警察,他上来就跟我说:“这次我们办学习班,把你请来,希望你能跟我们合作,多学习学习,然后不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参与法轮功活动散发材料,你能做到吗?”我定了定心,说道:“我听我师父的,你们说的不算,我有我们修炼人的标准,你们只是邪恶因素在背后操作。”他听完以后没说什么就走了,我知道他背后的邪恶清除了,我这样第一天晚上在居委会几个工作人员的监控下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来了个叫王善国的,别看他名字里面有“善”字,人可一点都不善,他是我们当地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心毒辣的很,是这次洗脑班的负责人。他進来后先跟我绕圈子套近乎,说说家常谈谈心,我待理不理的并不断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最后他看我不为所动,也无奈的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年纪稍大的人,他自我介绍叫郑德云(后来我儿子打听核实到此人都退休了又被调回来参与迫害),是这次学习班专门“指导”我的教员,然后不断的给我洗脑,我不理他,最后他说:“法轮功有什么好,不管吃不管喝的。”我说:“我以前身体一直不好,经常生病,自从炼功以来,身体没有毛病了,人也精神了,在外面做好事,劝人向善,这难道还不够好吗?在你们眼里难道就一切向钱、权、欲看就是好的吗?”经过一番理论,邪恶无言以对。

接下来的几天,这些人轮番前来游说,说只要我写保证书就让我回家,并让我看碟子,我不看,他们就强行播放,又骚扰我丈夫和儿子,要求他们来劝我,但每回我丈夫和儿子过来都是和他们争吵一番并要求他们放人。王善国还威胁我儿子说不许把学习班的事向外说,更不能传到网上。我儿子反驳道:“你不号称是市委、是政府组织吗?不是正规合法的学习班吗?为什么不能让外界知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王善国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很强势,但他内心深处是很恐惧的,最后他恼羞成怒:“我在明慧网都挂过名的,你只要敢去上这个网站,看我敢不敢抓你!”我儿子回他:“你能抓到才行。”就这样连续不断的抗争,他们觉得利用我丈夫和儿子来给我施加压力做工作已经不大可能,用他们的话说这爷俩来了不但没起到劝说我的作用,反而增强了我的信心,对他们起到了反作用,他们的阴谋再次失败。

邪恶势力不肯善罢甘休,过了十来天,他们想到了更坏的主意,派恶警找到了我媳妇单位,煽动我媳妇来给我和我儿子施加压力,并教我媳妇说一些诸如要和我儿子离婚之类的话来刺激我和我儿子,我儿子在受到各方面极端压力和屈辱下在我面前委屈的大哭。我本想找他们理论,但耳边响起了师父的话:“何为人 情欲满身 何为神 人心无存 何为佛 善德巨在 何为道 清静真人”[1]。

我静了静心,对儿子说:“孩子,你是一个好孩子,我学大法,我们家庭和睦,你和你爸爸现在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并且支持我,我们全家都是好人。现在邪恶势力在迫害我们的家庭,挑拨我们的关系,这到了最后的时刻,他们是想拖你下水,给他们陪葬。孩子,你一定要清醒!”儿子听后一下就明白过来了,说:“妈妈,你出来以后我会好好孝顺你。”媳妇最后也不吵闹了,邪恶再次失败。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邪恶一次次的失败仍不死心,最后派来了公安局的一个叫徐力的拿来表格要我填写,并给我带到派出所给我拍照,我说:“我又不是犯人,凭什么给我拍照?”他们折腾了好长时间才搞完,然后把我送到了拘留所,我不断的发正念,并想到了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

在拘留所期间,里面被拘留的人和狱警都知道我们法轮功好,都愿意接近我和我相处,我就借此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期间退掉了十几个党、团、队,真心为他们明白真相而高兴,这也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力量。有师父的保护,我闯过一关又一关,前前后后一个月,我平安的回家了。

我们正法的路还没有走完,还有众生还需要我们去解救,我要继续牢记师父的话多去救人,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后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人觉之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