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法轮大法把我从利欲中解脱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我是一名新学员,二零一一年三月份才得法的。我很庆幸自己能在正法这最后最后的时刻还能得度。故得法后,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心性,向内找,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得法前我是一名期货的操作者,在期货、股市场混了几年,同时也跟着专业的私募学了四年,学习了各种各样的交易技巧,努力想成为一名交易大师。在利欲之心的驱使下,为了赚更多的钱,我就進入期货市场做期货。刚开始赚到一点钱,后来全部亏光了,非常的痛苦。

开始反思:贪欲过重造成了这次痛苦,其实都是自己太执着于利而导致的。从此开始追寻心灵的解脱之路,开始学习各种乱七八糟心灵课程,钱花了不少,发现没什么效果,只是停留在思维的面上,即知道怎么做,就是没办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心和行为,没有实践,在金钱与利益面前不能做到不动心,气定神闲。我又苦苦想了七天,找哪个老师好呢?后来终于想到了佛陀,佛没有常人的七情六欲,我只要去除贪欲就行,在操盘中更好的操作。于是开始看释迦牟尼佛的传记,看一些佛教的书,在家早晚也坚持打打坐。可发现佛教经书看不懂,心在想,要是现在有佛出世多好,用现在语言讲佛经就好了。

后来又认识了一些修乱七八糟东西的人,叫我去华山什么山洞闭关,我很想去,但又放不下,再说躲藏在山洞里,我也不一定心静,如果我在金钱利益面前都能不动心,岂不是比呆在山洞修的更好?当时想修的目地还是想赚钱。

倒是自己从很小的时候就在心里思索过“人活着为什么?”在邪党的党文化生活中得出的结论是:权或钱。为了追求权,我去部队混了四年,混了个士官,同时发现邪党的部队更黑,没钱没背景,混起来更难。想了几个月,第四年时写申请按士兵待遇退伍走了。心想现在还年轻,到社会上去为实现我第二个目标赚钱而努力。钱还没赚到,现摔了一个跟头。摔了跟头我还是不怕,认为自己学艺不精所制,想成为交易大师,哪个交易大师成功之前没有摔过跟头呢?

那时我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为名、为利、为一己之私苦苦追寻的人。那么大法是如何把我从名、利、情欲中解脱出来的呢?

一、得法

同事给我宝书《转法轮》。刚开始我是挑自己喜欢的部份,如周天、玄关设位、法身、开光、偷气、采气等几部份先看,感觉挺好,是教炼功人做好人的书,全都是好的,句句都是好的;给我书的同事告诉我,不要挑着看,从头到尾连下来看。我就静下心来看。看到第一讲德与业的转换时,发现太好了,比佛教的经书讲的都清楚,就是自己在找的——用现代语言讲的佛法。当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优昙婆罗花在世间开放时,就是传说中的转轮圣王下来传法时,我就更坚信李洪志师父就是我要找的现世的佛陀,在用现在的语言讲佛法;再接着学习新经文时,让我明白旧的宇宙有成、住、坏、灭规律,就象人有生、老、病、死一样,宇宙现在進入最后灭的阶段,师父的慈悲,给宇宙中所有的众生一线生机,同化大法進入新的宇宙,创世的主来到了人间正法,同时传给我们宇宙的根本大法。真是万古机缘、亿万劫都难得的机缘!我感到非常庆幸,庆幸在正法最后最后还能得度。

从此我走在神的路上,努力做好三件事。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慈悲的苦度!

二、做好三件事

我天天坚持学一讲法,学新经文。发正念四个整点尽可能立掌发,如果实在有事,找时间补上,有时延迟发正念。

得法后几个月,我就开始凌晨四点起床炼功。我悟到,这个时间炼功好处很多,第一、大法弟子大多数在这个时间炼功能量场一定大;第二、环境安静不容易受到外面干扰;第三、吃点苦,吃苦能消业,常人都在睡觉,而我们在炼功,正如师尊讲“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1];第四、信师信法,这是师尊要求的。

得法不长时间我就能坚持一小时双盘了。从双盘的痛中悟到,痛中能消业,承受多大痛苦,转化多大的业力,吃苦还业债,痛是因为业力大,还了就好;在身体难受心也烦躁中过关,提高心性。

得法两个月我就建立了家庭资料点,自制真相单张,一般下班后或周六周日,跟和我一起得法的妻子,带上小孩在人多的地方发放。我在左边她在右边,有时边走边发,人流量多的地方有时发现有丢失的单张我们就捡起来再发。发现有丢失多的地方就改变一下策略,到有地方可坐,人多好休息的地方发,效果更好,收到的人基本上都能认真仔细看。一次,发完后我们往回走,想看看效果,看到个个聚精会神的在看我们发的真相资料,还听到二个女孩的对话,其中一个说:“我要把这张传单留下来作为历史的见证,见证共产党灭亡。到时我这张传单可就值钱了。”

一次我在一个小公园发传单,边发边往外面走,走出公园一百多米转弯过桥处,突然一个个子高大很结实的人一边追我们一边在喊:喂,等等!喂,等等!我心里吓了一跳,怎么办,心里求师尊加持,不允许邪恶利用世人来干扰,他跑过来就说:“你们发的他们都有了,我没有拿到,我也要一份。”我给了他一张,他高兴的跑开了。众生真是都在等着得救啊!

平时除了发发单张外,也做神韵光盘。一般我会去小区跳舞的地方或公园唱歌的地方发送,效果都很好,拿出光盘来一讲免费赠送全球顶级、洪扬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的文艺晚会,免费赠送。一会儿就拿光了。

有时也随缘讲真相。得法的那年过年,回老家跟亲朋好友讲真相,劝退了二十多人。除了给亲友讲真相,我会利用工作之便,在自己的公司和去以前工作过的公司利用休息时间跟同事讲真相,给来公司应聘的讲,来公司谈合约的,或听我分析黄金投资的客户我都能找到切入点讲真相。

比如讲到:黄金、股票、期货等,我们看到国内公布出来的消息,大部份都没有多大意义了。这个公司公布出来的业绩这么好为什么股票反而跌呢?而另一个公司业绩这么差股票反而涨了很多?其实我们只是看到了表象,我们要看到它更深层面的东西,就是内涵,也叫真相。怎么看呢?就以天安门自焚为例,讲其实自焚是假的,法轮功其实非常好的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洪传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其实就是江鬼出于嫉妒搞出来个假自焚,你看王進东两腿之间的塑料汽油瓶,怎么没有变形?国外还拍成电影叫《伪火》,可以去看看。讲这些的目地是让你更容易理解什么是真相。讲完再回到金融市场。我就这样穿插讲真相。

我被辞退的根本原因是我那段时间天天看盘没有多少时间学法,然后天天早上解盘分析时又有各种显示心、求名心、利益之心、争斗心、不善等人心。特别是开始工作就有不正的一念——怕开除。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一定会去证实法,这就等于隐藏有求开除的一念,信心不足,信师信法不够坚定,给旧势力钻了空子。

师尊在前一天最明显的方面点化我,我住的地方水龙头漏了一段时间水了,我也没悟到什么,周末我就去修,水冲到房屋顶上,再把我淋了一身,冻了二个小时才控制水流;已经点悟我很大漏了,每次只是找到表面没有更深层去找找,给救度众生造成不少的损失,后来我多次发彩信和真相邮件给他们,希望他们能真正明白真相。

旧势力在经济上迫害我,使我三个月没找到工作。为了破除旧势力经济迫害,就和妻子(在我走后的第二个月也被辞退)就去摆地摊卖早餐,利用流通真相币,让更多有缘人知道真相。我们选在人流量大的地铁口,每次找零钱全部使用真相币,每天早上能用一百五十~二百张左右。出去购买材料时,一把一把使用真相币,然后把每天收回的纸币压平,晚上打印好第二天再用,在地铁口连续做了六个多月。

在这段时间,也遇到举报我们的人,但都在师尊的保护下化解了。也有比较邪恶的,找真相币给他,不要,还喝斥我,我说留一张当纪念,法轮功是佛法,他拒收,说我上次给他的真相币就销毁了,不让再流到别人手上。当时也是上班高峰人多,没时间和他好好谈谈。

在做早餐使用真相币,既解决了我的生计,同时每天都能证实法,虽然与小贩使用真相币看起来一样,但我们的目地,我们的目标与基点都不同。小贩他们主要是为了钱,用真相币想让自己的生意更好,基点是为私的;而我们是通过真相币让真相传播更广,从而让有缘人了解真相,从而得救。

做小贩的过程也是放下自我、放下利益之心、实修自己的一个过程。比如:当我的常人之心出来时,我就会想:我这么年轻,做过总监、黄金分析师、期货操盘手,现在站在路边做小贩,看着别人开个小车而我推个小推车,刚开始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当不舒服出来,我就知道这是人心出来了,有求名心、虚荣心、显示心、妒嫉心、利益之心、证实自我、维护自我,千百年形成的所谓的我与后天观念中形成的所谓的我。这些人心出来了我就发正念清除它,几次后就好了。

有人直接问我,你这么年轻做小贩会不会不好意思?我呵呵一笑,告诉他:刚开始会,现在习惯了。我心里其实很清楚,我们的目标是返本归真,在常人中做工作只是在维护常人社会的这种生活状态,找一口饭吃,我们在常人中的工作只是在给未来人演绎成神之路的大戏中扮演着各种角色而已,而我们在这人世间真正身份是助师正法的法徒、是大法的一粒子、在兑现着史前誓约。

卖完早餐后有时也帮助帮助同修搞搞电脑方面技术,也帮在这方面有需要的同修建立资料点并提供电脑技术支持,尽量满足他们技术方面的需求。

更多的时间用于发真相邮件。现在百分之八、九十的家庭有电脑,中国的网民有五亿多,他们有的天天在公司上班,如果没有大法弟子在的公司很难接触到真相;我也结合自身的时间特点,开始做真相邮件。我常用的是七个国外的邮箱,每个邮箱每天可发二千封左右,单次发送最大不能超过五百封,如果采集到的邮箱充足,每天可发送一万多封。邮箱传送的信息量大、接收的人数也多,接受的人群不同、内容丰富多彩,可以插视频、音频、动画、图片、文字、突破网络软件等等。

三、提高心性走正路

经过学法,明白了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做人的真正目地是什么,并不是小时候认为的为了权和钱,而是返本归真,人的一切都是由因缘关系的。从此我的人生不再迷茫。

过名利关

学到“人类社会的发展,只不过是按照特定的发展规律在发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常人看不到这一点,他就老是觉的自己应该恰如其份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2]对自己造成的亏损的事也就基本放下了。再从“不失不得”[2]的理中,悟到没有付出而得到的钱,就要用珍贵的德去交换,修炼人的德可以长高功,生带的来,死带的走;再通过学习师尊其他关于不炒股的法时,我就开始不操作自己资金了。但是我还是想利用自己所学,通过操盘来建立一个用于做真相资料的基金,当学到“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舍是不执着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着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着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不过修炼者或常人连根本的舍都做不到,也谈及此理,那是为执着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而已。”[3]

我就在想,我的操作不再是为了利,不是为了自己,就不是为我为私而操作了,如果我操作赚到的钱全部用于做真相资料,也就不怕操作而影响修炼,可能师尊不让我们操作是怕我们带动常人之心,如果我在操作中不动心,如何呢?再说金融市场的钱,放在那也是给邪党充血,如果是给常人拿走,常人只是用于常人生活,如果我们拿来做真相资料,可以救多少人?我还是在做最最神圣的事件,这样我又存了点钱進期货帐号上,开始操作,经过二次的小亏损,我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找,难道我的行为不符合法吗?还有什么心没放下吗?为什么会这样?再学 “不过修炼者或常人连根本的舍都做不到,也谈及此理,那是为执着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而已。”[3]我还有求名之心没放下,只是隐藏起来,还有想成为一个交易大师的心,我根本没有去掉;谈操作做正法基金是一种执着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

再学法,当学到第五讲“男女双修”,“那个时候他的师父带着他進行这种修炼,因为他心性很高,他能把握住,不流于邪的东西。而心性很低的人是绝对不能够采用的,采用了就是入邪法,保证的。因为心性有限,在常人境界中欲望的心没去,色心没去,心性的尺度在那里了,保证一用就是邪的。”[2]

从中我悟到,因为我求名之心还没放下,还在常人的境界中,心性的尺度就这么高,内心的深处隐藏在想借助这个基金练就我更好的操盘技术,成就交易大师,隐藏的想法非常不好,借用大法来实现自己的名利之心,还是为了自己,更深的私心。用高层次的东西干扰常人社会,破坏常人社会,想法更坏。从此以后,我就真正不再操作了,远离了交易市场,真正的放下了。

去利益之心

从捡钱一百元到借出八百元,还钱二千,拿五千元钱给老丈母娘治病,这些事涉及的钱虽然不多,但在遭受旧势力的经济迫害下能顺的走过去,要是没有法的指导,很难想象。

第一次看到地上有一百元我捡了。我想拿到资料点比常人捡到总要好。当时捡钱时还有两个同事在旁边,他们叫我请吃饭,我说这个钱不能要,不失不得,拿来吃了要给德的,要捐出去。

打电话给同修,告诉他我捡了一百要捐给资料点,他叫我先放在我处,到时要买资料时你也可以自己拿去,我想还是捐到别的资料点好,自己的资料我自己会掏,过了几天就出现一个小插曲:多花了一百元,还浪费一天时间。

以后我再看到钱也不去捡了,自己的钱买资料才有自己的威德。第一次考验,没过好关。

有一个女同事向我借八百元交房租,当时我推脱了一下,说口袋没有现金,明天我找找卡(其实我有卡在口袋,怕家人不同意)。回家跟妻子商量,她不同意,听说此人经常向人借钱信誉不太好。我说我是她的上司,人家有困难不借说不过去吧,也不好管理,再说我们修善,也说不过去,再说凡事发生的都不是偶然的,如果她真的不还,说明我们以前欠人家,再说如果没还,还给我们八百块钱的德呢,德可以长高功,可以带走。

妻子勉强同意,但她心里放不下,晚上我发短信给她,告诉她明天给她钱。过了几天她就通过她的经理把钱还给我了。是你的不丢,只是通过这种形式去我们的常人心,我也悟到,凡事考验都是在得与失之间,看你的心动不动,名也好、利也好、情也好都是在得与失之间,就看你放不放的下,动不动心,心一动就是常人。

在我期货上全部亏损后,过年都没钱,有一个认识的乱修各种门派人,给过我二千元,说给我过年的红包,我说当借吧,有钱再还给你,他说不用还也可以。

在学法时,学到“欠债要还”法理时,我就想我一直还没还上这笔钱,当我在做早餐赚了几千块时,我就去还给他,叫他“三退”他也退出。再告诉他“优昙婆罗花开了”,我亲眼去看过,几个月不浇水也不凋谢,转轮圣王真的下世传法了,好好看看真相光盘《预言与人生》。

后来老丈母娘生病住院和眼睛动手术,二次的手术费四兄妹平摊,每人摊了五千多。当时家里全部的资产就几千元,一下全部拿出来,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利益之心没有完全放下。后来也想通了。

过情关

夫妻生活有时很难控制,我就再反复学习〈炼功招魔〉这一节。我明白了,夫妻生活只是用于人类社会繁衍后代,作为常人就是天经地义的,而作为炼功人就应该突破它,它就是一种魔,就是应该先看淡,然后完全放下。因为法中讲的很清楚:“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着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很难控制怎么办呢?接着学法学到“庙里边修炼它强制你失去这些东西,也是为了使你去掉这颗心,它强制你,让你完全杜绝它,不让你想它,它是这个办法。”[2]我也可以先用这种办法,先与妻子分床而睡,这样就好一点了,如果欲望一上来,我就发正念清除它,二三个月后在心里又翻腾的很厉害,接着再学法,“人的思想中没有邪念,连吸烟都想不起来。”[2]

明白了心里翻腾的很厉害原来是因为邪念太多。在做常人时,听过、看过、想过、做过很多色欲这方面不好的东西,思想业太重。我就经常发正念清除思想业,欲望这个魔一上来我就背法:“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着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一会儿就下去了,慢慢的感觉越来越弱了。

但是这个时候梦中考验有时能过,但大多数过不去,后来再学法,学到“你没有动念,你也不会动这种念,他也想不起来。”[2]有时我很难控制念头,是不是平时没有在念头方面做好,开始查找自己,发现自己看到年轻漂亮的女孩还是会去看两眼,每走过女孩不是有意但也会横扫一眼,看长的顺不顺眼,就当欣赏路边的花一样,认为只是看看不动心。其实,想看并且看了,就是助长这方面的执着心。古人目不斜视,正人先正心,就开始修这方面的念头,一出来我就清除它。

其它执着还有很多很多,比如:不善、冷漠、争斗心、指责、抱怨、懒惰心、求安逸、说不得的、自私的心等等,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努力修去它。

在这里向所有曾经顶撞过的同修和与我断交的A同修道歉:对不起,我曾经在电话中大声说过你修了这么多年,还愤愤不平,争争斗斗,说你二句还不高兴,罗汉遇到什么事,都乐呵呵,你看你还是老同修。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由于我的不善、争斗和指责,只顾自己的私心,图一时口舌之快,维护自我,给你造成很大的伤害,在此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以后会努力的守好我的身、口、意,按大法的标准,按师尊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回首二年半的修炼历程,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师尊的精心呵护与点悟,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弟子无以为报,唯有不断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4]。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是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