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教师揭露伊春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勃利县铁西学校(原第六中学)优秀教师汤玉琴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只身一人去找县“六一零”赵鹏飞要求恢复工资,赵鹏飞不但不给解决,反而指使国保大队史万新、白玉刚、董野等人绑架了她,并将她关入伊春洗脑班迫害了二十五天,没告诉家属关在何处,也不准家属和汤玉琴见面。

汤玉琴今年六十岁,现已退休。她在校任职期间,患上了多种疾病。她带病打着点滴也坚持工作,但毕竟很痛苦,给工作和家庭生活带来不便。一九九七年春,经朋友介绍修炼法轮功后,她所有的病患不治而愈,她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做人,思想道德得到了升华。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她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不贪不占,认认真真教书育人,深受学生、家长和教职员工的好评。

汤玉琴这位善良的老教师和全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在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期间,遭受多次骚扰、恐吓,她前后被绑架、非法关押了四次,被非法拘留累计五个月,被勒索现金五千多元。二零零五年冬在警察又一次绑架她未遂后,除抄家抢劫她家的私人物品(电脑、手机、收录机等)外,在县政法委、“六一零”指使下,从二零零六年起教育局停发了汤玉琴的退休金,一分不给,致使汤玉琴一家人生活艰辛。

下面是汤玉琴老师讲述她被劫持伊春市洗脑班迫害的遭遇:

伊春市洗脑班当时设在伊春市郊区,四层楼。从一层到四层的楼梯间两侧全都是铁栅栏,阴森恐怖。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关押在第四层,东西两侧都由铁栅栏隔着,中间由几个警察把守着平时总是锁着的门(警察一周一换)。只有吃饭、洗漱和晚间看邪党电视时,才把铁门打开让大法学员通过,也只有这时大法学员才能见面。但每时每刻都被陪教、犹大、帮教、警察、洗脑班的转化人员隔离着,根本没有说话、打招呼的机会,甚至传递一个眼神都困难,没被转化的大法学员就更难。洗脑班除厕所外,到处都是监控器。

在那个充满邪恶的环境里,如果哪个法轮功学员不服管教、发正念或炼功,他们就会施以暴力,动手打人。我本人就因为在那里发正念,被一个姓穆的女警察给打了两巴掌,并威胁:如果再继续下去就给铐在暖气管子上。有一次,我被逼着坐在电视机前,我把眼睛闭上不看邪恶的诬陷谎言,被监控中的打手警察看到了,进屋就来打我,使劲拽我的胳膊,我就和他对抗起来了。他一看我没示弱,警告两句就走了。

大法弟子被绑架到那里之后,每人一个房间,由一个陪教陪着,形影不离,就连上厕所都要跟着,而且陪教要定期向那里的所谓负责人汇报情况。大法弟子被隔离着,所在房间房门紧闭,不准去别的房间。白天,除了陪教外,还有犹大和所谓的帮教人员在放诬陷师父和大法的碟片,电视的音量放的很大(目的是掩盖别的房间正在发生的罪恶),震的脑袋晕晕的、沉沉的,大法弟子被逼着看它们散毒,还有犹大和帮教邪悟诱导。到休息时间,电视、碟机一停,邪恶主任莫振山等人赶紧过来,伪善的找法轮功学员所谓“谈话”,其实就是在变换着手法洗脑强制转化。莫振山很伪善,我就是上了他的圈套,再加上一些人心没去,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愧对了师父的慈悲苦度。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我还亲眼目睹一名叫刘莹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被非法关押,不看邪恶的诬陷宣传,洗脑班的头子顾松海就叫打手警察把她铐在会议室的暖气管子上,并当众辱骂、训斥刘莹。每当吃饭的时候,邪恶的转化人员还要把绝食的大法弟子带到饭桌前,逼着看别人吃饭。如果洗脑班的邪恶头子顾松海在场的话,还要听顾松海的辱骂、训斥。如果谁不听走了的话,还要被拖回来。刘莹曾几次被拖回来,几个人按着逼着听。实际就是当众体罚、示威。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了一个姓郑的大法弟子因不转化被上过吊铐,晕过去了才被放了下来。据说洗脑班每释放一个大法弟子都得顾松海同意才行。

这就是我所了解到的部份情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