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开眼界 得法震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

一、得法的震撼

得法前,我在低层气功和假气功中混了几年,什么都练,那时气功师也多,今天冒出来一个,明天冒出来一个,“大师”倍出,我也是今天练这个,明天练那个,可是心里头总觉的气功功法中肯定有高深、高层神秘的东西存在,但高层次是什么样一个概念,更无知了。所以尝试着去看一些佛家道家的经书,结果搞来搞去的稀里糊涂也闹不明白。但那一念却支撑着我在真真假假中继续走下去,直到有一天我真的感觉到我要找一部最好的,真正高层次的功派,就专一炼下去。我开始在茫茫“气”海中寻找。

师父看到了我这个愿望,安排了我一个朋友(现在是大法弟子)给送来一本《法轮功》经书,我一看封面上师父打着手式坐在三层莲花座上,背后连着一个大法轮,我很惊喜,太漂亮,太神圣了。这不是我要找的东西吗?我寻找的就是他。我一看就撒不开手,整整是看了一个多月也舍不得还给朋友了,而朋友自己那时候还没有看这本宝书呢!我的心在这里一下定了格,我开始在气功资料中查找有关法轮功的信息,也许是跟大法的缘纷已到,一下子又找到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传授班的开课时间,那个时候真是兴奋的了不得,思想中几乎是时时都在想这个事,因为开班时间是在两个多月后,我就先不去找工作,怕一旦上班了就可能没有机会脱身出来,就可能错过这次真正“拜师”的机会。我相约了几个朋友(现在都是大法弟子),看起来很平常的就这样踏上了一条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光明大道。

在李洪志师父传法班上,我震撼了,法轮功原来还叫“法轮修炼大法”,是真正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修佛大法,我认识到宇宙偏离了真、善、忍特性,人类道德也在下滑变异,师父要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是来正法的,而我应该是来同化大法的,师父应该是佛吧,当时就这样去悟。我下决心一定修下去,这个师父跟定了。我发现整个的思想发生变化了,以前认为不可能的,很神秘的东西,不知道的、不明白的都一一解开了,认识问题的方法也变了,整个心灵象被洗过一样,觉的干净、神圣;而且身体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不知不觉之中那常人身体带着的病业如心脏刺痛、偏头痛、贫血、烦人的汗斑等等都不见了。

在这期间,还有几件小事情对我触动很大,我的左眼睛突然失明了,以前出现过吓的我挺紧张的,现在已经得法了,也明白自己是炼功人,不和常人一样去对待,心里倒是平静多了。用镜子一照,左眼睛与右眼睛表面没有什么两样,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就是不好使,看不见东西。用手把右眼睛遮住,左眼从里往外看,可以看到有一层薄薄的、焦黑焦黑一样的物质把眼前封住,我心里有点不稳,想着师父都讲了为炼功人清理好身体,这也许是考验,为提高我的心性设的一关吧。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眼睛就恢复正常。开课的时候,师父在台上就讲出来了,说有个别学员眼睛突然看不见,是好事情。我悟到师父已经把那个业力彻底清理了,永远都不会再存在了。

另一个事就是听课时还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我人在认真听法,可思想却幻化出一个身着袈裟的老和尚紧握着月牙铲样的武器,飞着向台上讲法的师父冲去,而且真真确确的好象看到一样,我很惊讶,心里很矛盾,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会有这么坏的思想,这怎么能修炼呢?师父在《转法轮》说道:“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1]师父在上面又给我指出来了,我悟到师父是在告诉我我有一个不好的副元神存在,师父会处理。

在接下来的修炼中,我感受到许许多多很神奇、很神圣的事情,如主元神出窍,主元神出去炼功,在另外空间看到、接触到一些生命体,经常看到师父的加持与呵护,也经常看到一些魔的干扰与破坏等等,都是让我眼界大开,每一件都足以使我倍感大法修炼的神圣与伟大,足以让我在修炼的路上信心十足。

后来,厂家老板找上我门来了,工作非常单一,工资却特高,而且是在我自己家里做,自己可以自由掌握,可以有大量的时间学法炼功,去义务教功洪扬大法。师父安排的太好了!我又惊奇又激动,所以这个工作我一直干到中共邪恶迫害中被非法劳教为止。

二、不二法门 坚修大法

师父在《转法轮》说道:“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1]

我体会到在修炼的路上总会碰到提高心性的考验与对法是否坚定的魔炼,能不能自始至终坚定在一法门中修炼,对修炼者是个长期的考验,在修炼圆满的最后一刻可能都有非常严肃的考验。特别是在宇宙的邪恶势力对大法的邪恶破坏与对大法弟子邪恶考验的迫害中,惑乱中能不能相信师父、能不能坚修大法,就成了生与死的见证。

修炼的初期,有一次我的主元神出来后在一个空间中飞,看到有两个生命体,感觉到它们很不善,为了避开它们我赶紧飞走,它们反而紧追不放,速度还奇快。我感到那个危险越来越近,我突然想起师父讲过碰到危险时可以请师父帮助,我心里马上喊了一句:“李洪志师父救我”。那两个生命体瞬间没了,可是我一下子進入了另外一个境界当中,在我眼前是师父巨大无比的法身,我站在法身的胸前,而法身的胸部大到跟那个境界一样大,我恭恭敬敬的要跪下拜谢师父,就在躬身下跪的过程中我抬头仰望师父,只见一个大神仙打着坐,有几十米高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我。这哪是师父啊?我马上反应过来,一下子就站起来。“你怎么不跪我呀!”那个神笑呵呵问,我说:“你不是我的师父,我不能跪你。”那个神更乐了。在邪恶破坏大法的严酷非常时期,那些钻進三界内的所谓高级生命也在起着非常不好的干扰与破坏作用。在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期间,我就发现这种事情大量出现,严重破坏学员的正念。我看见过一个道家形像的神,它见到我之后就直接说了一句:“你不要跟李洪志炼了。”它不用开口的,用思维传感就打过来了一句很邪恶的话。碰到这个事一秒钟都不用去思考的,我一念佛法神通瞬间它就没了。我还发现我们学员中也有这种现象,一个邪悟学员(佛的形像)在迷惑另两个学员(都是菩萨形像),表现上很伪善,当我在那个空间显现出来时,那个旧“佛”就溜了。在人中就是邪悟学员用那套乱七八糟的怪论在欺骗我们学员。有的还教学太极拳,有的还让看佛教的书,入宗教的门,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都有,祸乱的还是相当厉害。目地就是毁人。

我从法中体会到大法修炼是极其严肃、极其严肃、极其神圣的大事,心一定要正,心性必须得跟上,达到法在不同层次上对自己的不同要求与标准,差一点也是不行的,决对是不含糊的。对于是与非,真与假,正与邪,我明白作为修炼者思想中在法理上认识要非常清晰,通过大量净心学法,心存法理,就可以达到,再碰到问题时心中有法就很少有迷惑的了。作为一个修炼者来讲,在中共魔教惑乱当中,能不能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坚定大法修炼就是极其关键、极其严肃的问题。这是我目前对不二法门的一点不太成熟的理解。

三、清除邪恶对同修的干扰

在邪恶迫害很严重的期间,一个长期帮助和配合大家做事的老年同修表面身体出现了问题,先是眼睛不行了,接着口腔也不行了,吃不了东西又尝不到味道,肉身瘦的显的特别虚弱。几位同修到她家一起炼功,学法,帮助她找原因,她也找到许多执着与不足,可是老年同修的状态却一点都没有变化,而且好象是表现的更严重了,鼻子失灵,耳朵听不清声音,说话也不成句了,整个五官功能都在急速衰退、丧失。有个别同修也认为老年同修可能守不住心性,天年已经到了,走完了她原来的生命進程,可能要走了。老同修表现出来也让人觉的在无奈的承受这种假相的折磨,心性提高不上来。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也在思考,作为同修我怎么样才能真正帮到她,我能为她做什么呢?我开始跟她交流,从法理上看看能否突破出来,在交流中我发现老同修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非常的坚定,没有一丝的怀疑,知道这是假相,是自己的漏被邪恶钻了空子進行迫害。邪恶势力要把她带走,这可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师父在救度众生,恶势力却在毁人,一个大法弟子承担那么大一个范围的责任,在世间能救多少人啊!我跟一个同修交流了一下意见,定下每天上午用三十分钟时间在老年同修家一起发正念。第一天去接同修同行,干扰马上就出现,在我眼前突然出现许多亮点,有的大一点,有的小一点,飞来飞去的,这是旧势力的黑手过来了,我信心十足,马上一念就打出来,“你们不能阻挡”,黑手瞬间就没了。为了不生起执着心,我就请师父加持。刚开始几天,干扰也是不断:敲门声,来客人了,电话铃响了,隔壁邻居传来邪党歌声,老年同修拗着性子不配合了,发正念的同修信心不足啦,方方面面都来牵你的心,我坚定的抱着一念:同修不能被迫害,邪恶不应再存在;我就为这事来的,谁也动不了我。来的路上我天天念着“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一到同修家,不闲谈唠嗑,三十分发正念,清理完就走人。

同修正念一天一天强大起来,又有几位同修参与進来围剿邪恶。有一次发正念的时候,一个刚刚参与進来的年轻女同修突然“呜呜”哭起来,她天目看到了那个过程,我感受到老年同修背后天国世界的众生在痛苦中期待着大法弟子救他们的主,我稳住心,坚定的清除着邪恶。九次集中发正念后,老年同修基本上可以自己把握了。同修们与老年同修家人共同见证了大法的威德与神奇,大法的威德在人世间又留下了一个奇迹。

有个青年男同修由于学法跟不上,修炼中经常会出现一些魔难。他刚开始修炼的时候,疑心很大,又听信许多谣言,对我误会很深,可以说是充满了怨气和敌意。当时我在炼功点辅导新学员炼功,按法的心性要求,我尽量保持一种对每个人都好的慈悲祥和的心态,无怨无执,当我听说他家里人要找我算帐,说我在害她儿子破坏她家庭时,我也没动过心,更没有向他们解释过什么。我明白一些矛盾的出现绝不是偶然存在的,修炼的每一步师父都做了最好的安排,给了大法弟子最好的东西。在每一次困难面前我都想着我是修炼人,按法的标准修炼中的困难能帮的就自然的做了。随着我心性的提高,我发现他的状态也在发生变化,不再是以前那种疑东疑西的样子了,见面时都显的特别的热情。他家里人也慢慢发生着变化,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观。当一个生命真正感受到你真心的在帮他、救他、无私为他付出时,那种心情绝对是形容不了的。他明白的一面,我在梦中真真确确的感受到他恭恭敬敬的合十向你致礼,而他背后无数的众生一致跟着他们的主虔诚的合十致礼感恩!庄严,神圣。大法的慈悲与威德化解了同修与我多年的宿怨,我体悟到修炼者通过多学法、学好法,不断同化大法,心性提高上来,达到这一层次中法对修炼者的标准要求,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主,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再难的问题,再大的魔难都会柳暗花明,烟消雾散。

有一次我从同修那里取来一包大法资料,存放到我工作的地点,刚刚在锁门的时候,不经意一回头,一辆公安车就停在我后面不到三米,车里的警察几乎所有的眼睛都在盯着我看,我心里微微一震,但马上正念就反应上来,也就是那一瞬时间,我不让自己升起任何执着心,继续干我该干的事,同时查看着自己那颗心怎么去动。警车开始慢慢的移动,拐到我的另一边,几个警察从车上走了下来,我平静的看着他们,心里什么都没有,他们往别处去了。邪恶的所谓考验是不能被正法承认的,它们的安排只能起干扰与破坏作用,它们的所谓考验也就成了对大法弟子与众生的迫害,成了它们的罪证。邪恶有的时候还虚张声势,制造恐怖假相威胁众生。有一晚上我与同修协调完一些工作出门的路上,一大队是协警什么的迎面而来,好象是出了大事一样,经过县公安局黑窝,就看见一辆辆警车、便衣车载满警察呼啸而出时警笛如狼嚎鬼叫,邪灵烂鬼倾巢出动。在我家所在地附近的黑窝也是一片恐怖气氛,看来邪恶全城大行动了,我到周围几位同修家发现都很平静,街上又碰到另两位做真相安全回来的同修。大法弟子广传真相,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谁也阻挡不了,邪恶一次又一次的阴谋都解体了。

目前众生来接真相、听真相都没有以前那种害怕,也容易接受,谈起来也是津津乐道,敢讲敢言,众生越来越清醒了。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

由于自己学法还远远不够,至今还没有找回师父所讲的“修炼如初”[2],执着心去的很慢,境界提升不上来,写出来的东西太小太小。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师父给我的信心,给我的力量才能使不精進的我在巨难中走到今天,没有师父的加持今天我又要错过机缘了。时间真的不多了,同修们抓紧吧!让我们共同精進,在神的路上越走越佳!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