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清查周永康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记者报道)继王立军、谷开来、薄熙来落马受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拘捕的消息也在海内外热传,而中共依旧企图以其贪腐、政变、淫乱的恶行转移世人视线,掩盖周永康追随江氏极力推动迫害法轮功、主导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群体灭绝罪恶。

现在,中共政权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已在国际社会广泛曝光,并在国内迅猛传播,彻底清算周永康及其后台江泽民和曾庆红、罗干等迫害元凶欠下的血债是历史的必然。

从迫害法轮功中捞取政治资本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发动了对法轮功“真、善、忍”修炼群体的灭绝迫害。周永康在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担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为迎合讨好江氏,捞取向上爬的政治资本,不遗余力地执行其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他授权、利诱和驱使中共暴徒用酷刑、谋杀和失踪等手段迫害无辜的善良民众,令四川成为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最多的省份之一。

他在经济上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残酷的株连政策:“父母修炼的,子女下岗;子女修炼的,父母下岗,停发退休工资,断绝经济来源。”他对迫害头子和骨干用远超工资的非法收入,利诱其对法轮功学员巨额罚款、抄家打劫、强霸其企业财产和土地,很多“六一零”、国保、派出所、乡镇、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头子大发血腥横财。

周永康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毒辣凶残获得江氏的信任与赏识。

掌控政法委

二零零二年,从未有过公安工作经历的周永康被江氏直接调任公安部部长兼党委书记,同时担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配合政法委书记罗干在全国推行迫害法轮功。“严厉打击法轮功”被他定为中国公安工作的重点。

中共中央政治法律委员会简称政法委,于四九年设立,以负责指导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检察署、司法部和法制(立法)委员会,后来公安部也被纳入其中,因之有悖“法治”精神,曾几起几落。而在九九年之后,江氏为迫害法轮功,以极度膨胀政法委势力来彻底冲毁司法体制,为所欲为地迫害这个修心向善、遵纪守法的主流社会群体。

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前,江氏直接下令成立了类似中央文革小组的“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外称“中央六一零办公室”),并层层下设办公室至最基层,建立了策划和推动执行迫害的中枢指挥系统。后为掩人耳目,对外称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维护稳定工作办公室,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列入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序列。

“六一零”名义上隶属政法委,与之合署办公。政法委的权限范围也因加入“六一零”和维稳的职能而超越了公、检、法、司系统,有权随时调动包括警察、国安、外交、财政、文化、教育、卫生等在内的中国外交及内政各部门的一切资源。江氏将整部国家机器都纳入了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

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的迫害高峰时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消耗的财政资源高达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迫害令国库陷入巨额的亏空,江氏集团“把公、检、法、司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国债投资的重点”,让老百姓买国债填补黑洞,为迫害买单。

在零七年十月的中共十七大上,唯恐被清算的迫害元凶江氏与曾庆红安排周永康接替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负责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并极力将之塞进中共最高决策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以延续迫害政策。

血雨腥风

周永康掌控政法委以来,不仅一直以讲话和行文的方式,胁迫、操控全国庞大的政法系统对法轮功持续迫害,还频频流窜各地坐镇指挥、督促加重迫害。他以奥运、世博“安保”等为名,一次又一次地加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零八年七月十日北京奥运期间,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北京市公安局发布公告,悬赏五十万搞“安保举报”,法轮功是唯一被列名称的团体。据明慧网统计,一至七月的半年间,北京地区就绑架了五百八十六位法轮功学员,全国超过八千零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其中,北京音乐人于宙和妻子许那在一月二十六日晚从演出驾车返家途中,被警察拦截作“奥运搜查”,因被发现是法轮功学员而遭绑架,十一天后,于宙被酷刑迫害致死。

周永康极力打造用各种惨绝人寰的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样板。河南省登封市女警任长霞因积极迫害法轮功被晋升公安局长,周永康在她死后追授其为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仅零五年八月,周永康就发文表彰了二十八名“任长霞式公安局长”和九百五十六名“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四十九个“全国优秀公安局”和四百五十六个“全国优秀公安基层单位”,被表彰的个人和集体分获五千到五万的奖金。

在对法轮功学员 “百分之百转化”、“决不放过一个”的灭绝政策下,罗干与周永康对全国政法系统下达指令:“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见《转化法轮功的实施方法》第六、七期)将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生杀大权直接交给各级“六一零”、国保、公安、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和精神病院的恶徒。

贺伟华,一位独立知识分子、自由撰稿人,曾因针砭时弊被关进精神病院。他描述: “在那里,我亲眼目睹那些坚持法轮功信仰的人们遭到暴力殴打、被脱光衣服绑在冰冷的铁板床上被用药物摧残。他们或被打针,或被用胶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灌药。我亲眼看到受害者被捆住的双脚不停的抖动,眼睛上翻,痛苦得好象眼珠子都要跳出来,却不能够发出声音。那些原本活蹦乱跳的正常人在几天之内就变成了一具具‘僵尸’,从此脸色惨白、目光呆滞、表情僵硬、动作迟缓,甚至丧失记忆和思维能力……。这些信仰者的苦难让人欲哭无泪,又岂是一个‘人间地狱’可以概括得了的呢?”

从开始明目张胆强行注射毒针将法轮功学员立即致疯、致死,到后来偷偷在饮食里下毒,令其被放出后数天、数月甚至数年后慢慢毒性发作去世,以逃避杀人责任,恶徒的下毒手段越来越精细、隐蔽、阴毒。用破坏中枢神经和内脏器官药物毒杀,是中共江氏集团从肉体上消灭用酷刑和洗脑不能“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普遍使用手段。

周永康还斥巨资在全国各地建立洗脑集中营迫害法轮功学员,这种黑社会窝点式的全封闭集中营对外多称“法制学校”。很多没被监狱、劳教所“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期满被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继续无期限地迫害;对在家的法轮功学员,由“六一零”下指标绑架,想绑架多少、绑架谁、关多久、怎么摧残、用什么方式虐杀,完全由之说了算。恶人的口头禅是:对法轮功,不讲法律。

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打压,导致当今中国大陆道德体系全面崩溃,黄、毒、贪腐、黑泛滥,社会乱象纷呈,其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练就的残酷迫害手段也被延伸用及普通民众身上,社会变得毫无公正可言。迫害带来的道德沦丧、生态环境崩溃和经济危机,令所有中国人都深受其害,让中国社会为绝望所笼罩。

主导推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最为邪恶的是,周永康在政法系统主导推动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薄熙来在辽宁大连当政时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创举”,在罗干和周永康的全力组织、推动下,迅速在全国铺开、蔓延。中共军队、政法系统、医疗系统(包括军方、武警和地方医院)和器官黑中介联手,大肆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与周永康私交甚密的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在任锦州市公安局长时就曾在颁奖典礼上自曝:在零三年五月至零八年六月期间,其负责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就完成了几千起器官移植和人体试验!

在中国,被处死的死囚犯有相当比例的替身,这已是中共司法界的公开秘密。据海外媒体披露,花十至三十万元就可收买警察找人替死,而最容易被当作替死者的就是法轮功学员,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就曾以法轮功学员调包顶替死囚犯获取巨利。行刑时,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害死,死囚犯则以巨资赎身逍遥法外。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知情人鲍光(化名)向海外媒体公布了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在二零零六年随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的电话录音。对提问“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你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薄回答:“江主席!”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87MB)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通话,李长春向其透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由周永康主管。(电话录音)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9MB)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欧洲议会以压倒多数的投票,通过了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的紧急议案,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表示,该议案代表了五亿欧洲公民的声音。

之前十二月十日在国际人权日之际,“医生反对强摘器官” 国际组织(DAFOH)向联合国递交了来自全球五大洲、五十三个国家和地区近一百五十万民众联名签署的请愿。全球各国民众正以共同追讨邪恶,来维护人类的良知与尊严。

清算迫害者的罪恶是历史的必然

自九九年江氏发动迫害以来,数百万法轮功修炼者失去生命,甚至被活体强摘器官虐杀,难以计数的幸福家庭被摧毁,无数人被酷刑折磨致伤、致残。上亿的无辜民众及其亲属都被推入空前绝后的浩劫之中。

然而天理昭昭。天惩的序幕已经拉开,中共及其对法轮功的迫害机器正在走向全面崩溃,迫害者恶报连连,王立军、谷开来、薄熙来、周永康等曾不可一世的迫害者相继落马,江泽民、罗干、曾庆红等元凶和罪无可赦的迫害者被彻底清算也为时不远。面对邪恶,沉默意味着默许和纵容,等同于犯罪。在这历史最后一页即将翻过的稍纵即逝之间,唾弃邪党才能走出劫难,不给生命留下永远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