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乱法者的悔悟:修炼无捷径 只有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编辑部文章《演讲乱法》发表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就是其中提到的乱法者之一。编辑部这篇文章对我真是用当头一棒都不能形容,来自生命深处的绝望是无法形容的。

我当时正在外地一个同修家。我从编辑部文章《维护稳定的修炼环境》中已经对自己的乱法行为有所醒悟,我到同修家就是想与同修交流一下我对演讲乱法的体会,没想到编辑部文章下来了。里边提到了我的乱法行为,我真的感到天塌了一样。同修看到我这样都来安慰我,我心里想“不管师父是否要我,我从现在开始都坚修实修大法,我的生命存与灭都交给师父!”

我开始振作起来与同修加大力度学法。刚开始我对演讲乱法认识的很肤浅,头脑中总有一些为自己开脱的想法,多数都是用师父书中的话为自己开脱,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开始破开了层层迷雾,认识到乱法的严重性。这时我明白了,那些开脱的想法是旧势力欺骗我的,目地是叫我在乱法这条路上走下去。当我从心里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旧势力开始疯狂报复。我感到它们开始用很微观的象水一样的一种物质渐渐浸入我的身体,我的主意识越来越不清晰了,我立刻意识到它们想利用我人这面去干更大乱法之事,目地就是把我彻底毁灭。

我开始发正念去抵挡,一会就好一点,那几天,我几乎每秒钟都不能松懈,稍一松懈,那种物质就会浸入。夜里经常是噩梦,常常惊醒,感到无助和旧势力的迫害,那时我很害怕睡觉。这种痛苦的状态一直持续着,直到5.13那天,师父生日,不管师父还要不要我,我毕竟跟随师父学了大法,我都要给师父送上生日贺词。贺词中我跟师父说“我的存与灭都交给师父,如果师父还要我这个不争气的生命,我一定好好修。”我当天把贺词发到网上后,旧势力对我的那种迫害瞬间消失了。我的修炼状态逐渐好转。

同修看到我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建议我留下来一段时间,继续恢复与调整。我们为了救度众生,决定开车去农村发神韵光盘。我清楚记得我刚开始到集市上面对面发神韵光盘时,师父一直鼓励我,我感到自己头脑空空的,没有怕心,走在集市上,世人争相要光盘,有的世人高喊“法轮大法好!”我发现我身体周围有无数小法轮在转。师父一直慈悲看护着我这个不争气的生命。我无法言表,师恩难报!那几天我感到修炼如初的感觉,每天都很忙,学法,做光盘,发光盘救人。一段时间后各种干扰都来了。当地的其他同修开始怀疑我是特务,叫同修赶我走。当地还有些同修认为我是乱法者,对当地同修修炼有影响,纷纷登门赶我离开。同修一家也承受很大来自同修间与另外空间的压力。

我们面对这些情况开始向内找。我发现我对乱法的认识还很肤浅,思想中还存在乱法因素,没有彻底肃清。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乱法的问题已经不是个人修炼的范畴,它涉及到干扰正法与毁灭生命的问题。师父在正法中对每个生命都有安排,真正使生命在正法中得救的只有法,只有生命同化了法才能真正得救進入未来。如果哪个生命在师父正法救度的有序安排中加入了自己的东西与认识或是打乱了师父的安排就是乱法。不管你认为你的认识是你在法中悟到的也好,如果拿来到处交流,或在任何场合一言堂的演讲,不管听讲者感到自己有什么变化,或是天目看到什么景象等都不能说明这种交流本身行为符合法。你所讲的一切一旦被学员接受或更有甚者用来作为自己修炼的指导,你就打乱了师父给学员的安排,你就在乱法。

自己谈的认识再好都只是自己的体会与认识,都不是法,都不能对一个生命的提高与改变有任何实质的作用。真正使一个旧宇宙生命从根本上升华与改变的只有法。生命只有同化大法才能真正提高与升华。每一个学员在法中的认识都是他自己的路,别人只能参照。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只能是自己实修中在法中才能证悟自己的路,自己才能不断同化法,达到最后的标准。

我现在才认识到在大法中实修对大法修炼者是多么重要!那是一个生命在正法中走向未来的路。也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实修就走不出旧势力的安排,就会毁掉自己。因为旧势力对生命在正法中的安排非常的精细,只有实修才能破除,只有遇到问题向内找,多学法,遇到问题用大法来对照,按照大法去做去修才能达到实修。

这种乱法的安排是旧势力对师父正法的严重干扰,也是它们安排的对大法弟子的具有破坏力的一种考验。它们安排这一切是一个庞大与精细的系统。这种安排都是利用大法学员的人心与执着。就我个人来讲,它们对我的安排中一直助长我的显示心。我在得法前是表面非常平和、内心极度高傲的人,好象这个世界没有我佩服的人,可以说狂妄到了极点。得法后,由于我学历比较高,对法的领悟比较快,同修都说我根基好。再加上我在个人修炼中关难比较大,在我们当地同修间也是比较典型的,自己都能过得很好。同修都认为我修的好。有时师父也叫我在另外空间做一些事,别的学员都没听说过。我总认为自己不一般,与师父的缘份不一般,好象自己与别的学员不一样,有些“特殊”。在邪恶迫害时,那些警察经常问我“你知道你有多高的层次吗?”邪恶的坏人也说从来没有遇到像我这样的法轮功学员,言外之意我与别人不一样,很特殊。我所接触的同修都说我修的好,几乎没有说我不好的。不知不觉中形成了强烈的显示心而不自知。可以说旧势力对我的显示心的“培养”煞费苦心,安排非常精细与系统。

几年前我接触同修B,同修B有过很多可歌可泣的证实法的壮举,又参加过师父的班,我心里在人这方面已经形成一种不正确的认识,就认为同修B做的事一定在法上。刚开始接触B时,我发现她遇到问题不向内找,我很不理解,我在这之前是非常注意向内找的。B同修说我向内找是个人修炼不是正法修炼,现在是正法修炼时期。我开始渐渐的被B同修的所谓“正念正行”征服,并用这种“正念正行”代替了向内找,我认为这就是所谓的正法修炼了。后来我发现B的这些认识来自于我们当地的另两位同修。这两位同修几年来一直在做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为主题的交流,他们去过很多地方,交流时间很长,同修都反映交流效果很好。我开始参加了他们的交流,渐渐的,我接受了他们的认识,这样我把自己的一些认识与他们的结合起来形成自己的一套认识与同修交流。开始同修都觉得很好,渐渐同修开始认可我的交流而不认可那两个同修的交流了。而且很多同修对我的交流非常认同,还有些同修把这种交流看成是我修炼的路,是我的使命,建议我应该以这种交流形式“助师正法”。不久我因家里的事来到外地,与当地协调同修联系上了,一切看来水到渠成,在很多同修的精细安排推动下,我不由自主的走上了演讲乱法的路上来了。

我的交流使同修很“震撼”,有的当场就感到提高,好象明白很多法理,好象才知道什么是修炼,找到了修炼的捷径。我交流的主题是“放下自我,圆容师父所要”。我的交流非常具有欺骗性,这里边主要是抓住同修的两个弱点。我每次交流都说要以法为师,这种打着维护法的名义的乱法行为不易察觉。多数同修都是处于修炼的魔难中,想找捷径,摆脱痛苦。我的交流正是围绕这个问题谈,如何摆脱旧势力安排,“轻轻松松”的修炼。我还用以前那种“治病”效果的实例来证实自己的认识,真的使有些同修仿佛看到了修炼的捷径。因为我在内心对师父的感受是无法表达的,一提到或想起师父,自己就流泪,我在交流时经常表现出自己的这种感受,对同修的触动非常大。没想到在乱法这种行为中这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与犯罪!正因为这两点使我的这种交流乱法非常隐蔽,欺骗性更大。我讲的很多话与例子几乎都能被同修接受并留在记忆的深处,对同修的修炼造成严重干扰。

我的交流内容大概是这样,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个人修炼为自己提高修炼,这是迫害前;正法修炼就是不想个人提高,只是助师正法,圆容师父所要;一谈个人提高就被认为是停留在迫害前个人修炼,没跟上正法進程;不能总我我的,有的同修到了谈“我”色变的地步。现在我明白这里很多认识都是曲解师父的法,抵消与抹杀大法修炼的根本原则——向内找。

现在想起这些,非常的悔恨自己。自己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都是自己的人心被旧势力利用了,主要是显示心与那个维护自己的老滑头的东西。显示心就是觉得自己不一般,我在交流时,经常说自己与同修比如何差,我几乎感受不到这种显示心。再加上交流后同修的反馈与效果,自己就没有真正静下心用法来衡量自己的言行。其实只要看看《精進要旨》中的《猛击一掌》 ,就知道这种交流是乱法的。由于学法上存在问题,长期只学7.20后的讲法,忽视学习以前的讲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现在明白了所有问题的出现都是不实修造成的。在遇到任何问题时没有严格用法来衡量,用所谓的效果与现象来衡量,自己的衡量标准已经偏离了法还不自知。再就是遇到问题不能把住大法修炼的根本原则──向内找,不能真正实修,才使这种邪悟的理不断被自己接受。我现在认识到多学法,在法中实修自己,遇到问题向内找,救度世人这才是大法弟子走的路,才能真正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是真正敬师敬法。

我写出此文目地是给同修们提供一种教训,叫那些与我有同样乱法行为的同修快快惊醒!对那些现在还对演讲乱法认识不清的同修提供借鉴,认清乱法因素。我不知道自己曾经的这种乱法行为对师父的正法造成多大的损失,对同修的修炼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我不敢去想这些问题。所有听到我乱法交流的同修们,我只能真心对你们说声对不起!真心希望你们尽快清除乱法因素,珍惜正法修炼机缘。

我现在感到师父还在管我,我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受──师恩难报!

师父说过:“只要这件事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对修炼的人、对众生,那都是机会。”[1]“做错了,看哪里错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从新做。”[2]

所以修炼人不能跌了跟头就趴着,一定要走好未走完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