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古人悔过自新故事(1)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知错就改,悔过自新,是古时君子应具有的美德。一个人能够清醒的认识和正视自己的过失和错误,并努力改正,提升思想境界,不断完善道德人品,一样受到人们的尊重和敬仰。古语云:“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以下为几则古人悔过自新的故事。

(一)惜时笃学

皇甫谧,晋代安定朝那(今甘肃灵台县)人,在文学史和医学史上都负有盛名。他编撰了《帝王世纪》、《高士传》、《逸士传》、《列女传》等著名文史论着,其医学著作《针灸甲乙经》是中国第一部针灸学的专著,对后世产生了很大影响。

皇甫谧小时候,过继给叔父,迁居新安(今河南渑池县)。叔父、叔母对他关爱有加。而皇甫谧自幼贪玩,无心向学,常与村童编荆为盾,执杖为矛,分阵相刺,嬉游习兵。到了二十岁,竟“未通书史”,整日东游西荡,象脱缰的马,不守规矩,有人认为他憨痴不懂事,叔父、叔母屡教不听。

一次,他到外边弄来些香瓜、甜果等呈献给叔母任氏,任氏流泪叹息说:“你都二十岁了,还是‘志不存教,心不入道’,虚度光阴,浪费了多少宝贵时光,你要真心孝顺父母,就得‘修身笃学’。从前孟子的母亲三次迁居而成就了孟子的大仁,曾子的父亲以兑现对小孩的诺言来教育他诚信,难道是我居家没有选择好邻居,教育方法有所欠缺么?不然,你怎么会如此愚钝不开窍呢!虚心求教,修养道德,你才能真正有所收获呀!”

皇甫谧听后很受触动,噙着泪花说要悔过自新,改弦易张,惜时勤学。从此以后,他手不释卷,一天也不懈怠。

皇甫谧居家贫寒,他就在田间播种与收获的劳动之余学习,于是“博览各种典籍以及诸子百家之言,沉静寡欲”,从此铸就了坚强的意志,树立了高尚的志向,二十六岁时,把写书作为自己的事业。他写了《礼乐》、《圣真》等寓于教化的作品。他看到汉前纪年残缺,遂博案经传,广采百纳,写了《帝王世纪》、《年历》等,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对三皇五帝到曹魏数千年间的帝王世系及重要事件,作了较为详尽的整理,记叙了三皇五帝顺天而治、化育万民的事迹,把史前史的开端推到了“三皇”时代。

他写的《高士传》、《逸士传》、《列女传》等,称赞那些不为名利所动、特行独立的“高士”“逸士”“列女”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因历经汉末战乱、当时社会道德下滑,致使有许多奔竞趋势之徒,皇甫谧的作品都针砭现实,以期影响于世风,“写高士襟怀”、“薄视富贵,崇奖节义”,“救人世奔竞之风”乃其书的本质所在。他在《高士传序》说“孔子称‘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且进而陈述儒家的仁义道德,指出人必须遵循天理。他强调文章的思想性及社会教育作用,反对言过其实,浮夸竞兴,博言空类。

皇甫谧成为一代名士,其为人笃于道义,守道自持,清静淡泊。当他名声渐起时,周围有人劝他广修声名,广事交游,以“时誉”而入仕宦,皇甫谧认为“非圣人孰能兼存出处,居田里之中,亦可以乐尧舜之道,何必崇接世利,事官鞅掌,然后为名乎”,表达了他安贫乐道、淡泊名利的思想。因此,尽管郡守曾请他出仕,举荐他为孝廉,相国也征召他去做官,晋武帝诏封他为太子中庶、议郎、著作郎等,他都婉言辞绝了。他诚恳地给皇帝写道:“我听说上有圣明的皇帝,下就有敢于说出实情的大臣;上有宽容的政策,下就有能委婉表达心愿的人。希望陛下能留心才德之士,从傅岩索请隐居的贤人,从渭水之滨请来(象姜子牙)垂钓的隐士,不要让他们被埋没。”他还表达了自己志于著述和从医的愿望,并向晋武帝借书,皇帝送给了他一车书。他每日勤读不已。

皇甫谧在《释劝论》中,表达了他对行医济世的愿望,对古代医家扁鹊、华佗等的仰慕。他不无感慨地说:“若不精通医道,虽有忠孝之心,仁慈之性,君父危困,赤子深地,无以济之,此因圣人所以精思极论,尽其理也。由此言之,焉可忽乎?”他在吸收许多古典医学著作精华的基础上,“习览经方,遂臻其妙”,对针灸穴位进行了归类整理,编著了《针灸甲乙经》,书中收录穴名三百四十九个,明确了穴位的归经和部位,并对天人相应、望色察病,精神状态、音乐对内脏器官的影响等问题都作了探讨和理论上的阐述,被列为历代学医必读的古典医书之一,皇甫谧被人们称做“中医针灸学之祖”。

皇甫谧始终勤学不辍,专心著述。有人劝他说过于勤奋会损耗精神,他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况命之修短分定悬天乎!”并指出不求名利才会无损于生命;不追求荣华富贵,才能获得深厚的道行。他作了《玄守论》以明志,主张玄默自守,遗弃物质、声名之累,而游心于太玄,与天地精神往来。(《晋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