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学员:谈一次过关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各位同修好,我是台北学员,在这里谈一下我前些时候过关的经历。

我于二零零零年得法,七年前我先生与儿孙都搬到台中冈山上去住,他们喜欢那儿的环境,先生有些事业也在那儿,三年前就要求我去山上为他们煮饭,媳妇又生了第二个孙子,我就在想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他们要求我也不是偶然的,我每个星期二去,星期四回台北,就这样往返跑了一年多觉得很累,在台北自己要证实法也做不好,就跟他们要求隔一个星期才去。

在那的生活不方便又有许多不顺心的事,争斗心老是去不了,自己也知道“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1],但是时常做不到,心里积了很多怨,也被旧势力钻空子。慢慢的开始胃胀、胃痛,自己也觉得不对劲,但并没有好好的去重视它,不舒服时没在法上悟,就用人心想刚刚吃了什么,随之常人中养成的观念也不自觉的反出来。

半个月前回台北时就在半夜里就发作,猛烈的拉肚子,第二天清晨请妹妹同修及另一位同修来帮我发正念,一连四天无法吞咽食物,嘴巴是干的,这过程中我的正念也动摇了,开始想用什么办法吃点东西,想问中医同修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我也知道这不是病,但是我的正念提不起来,开始有了怕心,一会儿想起身边过世的同修,过去在未修炼时,这不能吃那不能吃,自己落入常人而不自知。

同修提醒我叫我背《精進要旨二》中:“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2]

不断的反复背诵,渐渐的才有了正念,觉得怕心也没了,我们区的同修也过来陪我在法上交流,其中一位同修还带了红豆汤说要给我吃。这根深蒂固的观念马上的就冒上来,顺口就说这红豆汤我不能吃,吃了会胀气。师父看到我这还有许多心不放,又借同修的嘴来点化我,同修就说这是后天养成的观念。

师父说:“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3]

读完了法,我思想顿时清醒了,二话不说吃完了红豆汤,原来红豆汤是那么好吃,此时有如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身心也舒畅,正念来自于法,这时肚子也停止了净化。但是我的胃痛还没完全过关,但我知道我没事了。

过程中就是在去我的怕心,还有不耐烦的心和争斗心,师父说凡事都替别人着想,我却拿着法的尺衡量着家人,没有站在他们的立场着想,这个怨气积了好几年,所以胃痛也是自己求来的,从法中明白,修炼人没有病,都是执着心造成的,自己抱着观念不放,却把它当成修炼人要吃苦对待,每每胃痛时没有好好深挖自己的执着,谢谢师父的点醒,也谢谢同修无私的付出,我的结论是今后我必须提高心性归正一思一念,胃不舒服的状态自然会不存在。

最后以师父的经文与同修共同精進:

“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4]“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4]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