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古蔺太平镇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古蔺,多自然灾害,一直是四川的贫穷山区。古蔺县邪党政府、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及各区乡政府官员、派出所警察,绝大多数是这块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人,人民的生活境况他们是最清楚的。可是他们却不顾父老乡亲们的生活实情,卖力执行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经济截断”的邪恶政策,越是穷越是滥用经济处罚的手段对付百姓。下面曝光几例古蔺太平镇法轮功学员遭经济等迫害的实例。

一、敲诈、抢劫,摧毁家庭

1999年7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邪恶运动一开始,太平镇邪党恶徒就疯狂卷入其中。当年12月,太平镇治安员刘洪绿带领治安协警张二娃,伙同煌家沟村人邪党支书周维杰、村文书胡绍刚等二十多人气势汹汹闯入法轮功学员魏正友家中,以魏正友及家人继续修炼法轮功为由对他们进行非法罚款,肆意抢劫。抢走糯米60斤、黄谷4000余斤、耕牛一头,仅折抵人民币1500元;抽水机一台,只折合人民币约300元;抢劫一头肥猪约300多斤,折抵约3000元;腊肉250斤、折抵约3000元;猪油40斤约折抵700元。魏家被洗劫一空。价值上万元的家财及全家人的口粮折合人民币7000多元被全部掠走,充当了非法罚款。

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与法律程序的所谓“罚款”,不过就是披着党皮的共匪在公开抢劫。光天化日之下,政府官员、警察明火执仗的向民众行劫,也只有中共横行的社会里才会发生,只有中共豢养的歹徒才对善良百姓下的了这样的狠手。

法轮功学员魏正友,古蔺太平镇煌家沟四队村民,60岁左右,于 1998年得法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曾患风湿关节炎、胃炎等疾病。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病症不翼而飞,身体迅速恢复健康。众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于是丈夫、儿子全家走入了大法修炼。可谁也没想到,中共邪党及党魁江泽民见中国人民从佛法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竟妒忌的发狂,歇斯底里的发动了这场臭名昭著的迫害,在全国施行“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疯狂残酷的经济掠夺,倾家荡产的罚款,摧毁了魏正友一家几代赖以生存的家。魏正友全家人生活没有着落,丈夫、儿子被迫离家各谋生路。目睹中共土匪恶行的乡亲们无不悲叹:真惨!

这个家庭的苦难并没有结束,各种迫害紧逼而来。1999年11月——12月间,魏正友的二儿子熊永桥被太平镇派出所非法拘留两次;2000年7月,熊永桥参加古蔺全县大法学员集体证实大法的反迫害活动,被绑架到走马村小学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因向恶人讲真相,派出所副所长熊永松兽性大发,对熊永桥拳脚相加,打得熊永桥满地滚。

2001年1月,太平镇政府恶人刘洪绿等人又把魏正友绑架到古蔺卫校县级洗脑班非法拘禁,强制洗脑,实施非法剥夺信仰自由的精神迫害、非法剥夺其人身自由的迫害长达一个多月;魏正友的丈夫熊秀友依法上访及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被古蔺法院非法判刑两次,前后长达八年时间。熊秀友受尽狱中的酷刑折磨。2007年隆冬,年过六旬的熊秀友在德阳监狱被迫害致死。

外出打工的熊永桥回乡掩埋了父亲。在极端恐怖的高压与严酷迫害的现实中熊永桥精神失常。这个和睦质朴的修炼之家,终被摧毁致家破人亡。(据有人说,某日熊永桥在太平镇理发店被人注射不明药物,以后就精神恍惚,寡言少语,嗜睡,不干活。一天,熊永桥被人激怒与人发生冲突,被某家三兄弟人打得头破血流。打人的人报警,熊永桥就被送到精神病院,关押至今。有人说,激怒熊永桥是为达到迫害的目的故意设的圈套,该村村长有很大责任。)

二、警匪抢羊,殴打女孩

古蔺太平镇法轮功学员袁正良、蒲守巧夫妻俩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7月的一天,太平镇派出所所长徐永仲、恶警胡选忠、熊永松、张二娃、雷才刚等借口他们坚持在法轮功学员家中集体学法、炼功,纠集前来对他们进行非法罚款。当时蒲守巧家中无人,只有小女儿袁三妹一人在家。蒲守巧家本来就没钱,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于是恶警们就盘算着抢他们的羊。羊圈里有两只重约150斤的羊,按当时的市价可值一千多元钱,这可是庄稼人的生计啊。正在吃饭的袁三妹见恶警起了歹心,端着饭碗只身拦在羊圈外,试图用弱小的身躯保卫自家的羊。谁知恶警根本不顾眼前阻拦他们行恶的人仅仅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一歹徒一把夺过三妹的饭碗往地上一摔,将饭碗摔的粉碎,一把拧住她纤细的手腕,当场拧成重伤。三妹忍受着钻心的疼痛,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羊被“警察叔叔”抢走。“人民警察”不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人民的卫士吗?怎么象土匪一样?孩子受伤的手腕足足医了三个月,而受伤的心却难以愈合。

蒲守巧的家庭遭受到的不仅仅是经济的损失,更是精神的创伤。家庭成员中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女遭到“人民警察”的野蛮对待,与人格侮辱。而父母同样遭受着这伙邪党歹徒的欺凌与迫害,到哪里去为孩子讨还公道?

三、洗劫“五保户”;高龄老人惊吓离世

中共恶徒在迫害中完全丧失了人性,连孤寡老人都不放过。古蔺太平镇老年法轮功学员王安术,男,现年七十五岁,初小文化,住太平镇高笠村火把湾。

2004年10月中旬的一日,太平镇邪党恶徒对他非法罚款。由于他是一个孤寡老人、贫穷的“五保户”,拿不出钱来。邪党恶徒们见向王安术榨不出油水便恼羞成怒对他拳打脚踢,一阵暴打。随即抢走了他仅有的生活口粮黄谷200斤、玉米300斤;仅有的一点腊肉、猪油也被洗劫一空。本应该得到政府赡养、社会呵护的孤寡老人,却被中共邪恶政府逼到一贫如洗、连基本生活都没有的绝境。

李清霞,女,太平镇高笠村火把湾老年法轮功学员,七十八岁。李清霞老人以前各种疾病缠身,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得到了师父的慈悲救度。师父为她净化身体,使她很快恢复了健康,获得第二次生命。2004年10月,以高笠村邪党支书为首的中共邪党恶徒闯入她家非法抄家,抢走了老人非常珍惜的大法书籍与大法资料,还以罚款为名向她敲诈人民币现金300元。恶人恶警穷凶极恶的土匪流氓行径,让善良本份的家中老人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老伴王思金又急又气,一病不起,不久便含冤离世。

四、罚款敲诈的经济迫害非常普遍

古蔺地区罚款敲诈的经济迫害非常普遍。如太平镇法轮功学员因集体炼功学法、集体上访等坚持修炼被罚款敲诈、遭经济迫害的人非常多。如:

徐珍修,女,现年76岁。2000年11月在法轮功学员家中集体学法炼功,太平镇政府恶人罗应强、张二娃,与派出所恶警熊永松、雷才刚等人对徐珍修非法罚款敲诈300元,罚了款还将老人抓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3天。不久,又抓去非法拘禁洗脑迫害。

刁学英,61岁。2000年农历3月被太平镇派出所所长徐永仲、吴永华等七人从家中绑架到太平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同时抢走她家中缝纫机一台,电视机一台。第二天刁学英家交了190元钱才让把东西取回。在关押期间,太平镇派出所所长徐永仲用一尺长的木棰打刁学英的手,打的红肿。

事隔不久,农历2000年腊月17日徐永仲等人把刁学英绑架到古蔺黄荆老林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了4个多月,再次敲诈现金300元。

李家容,现年78岁,在家学法炼功被恶人恶警王思奎、王老四、罗应强敲诈现金300元。

又如,2000年,魏清珍的家被抄,邪恶没抄到所要的东西,对魏清珍经济敲诈500元,还将其绑架到古蔺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安仁金,男,现年62岁,与妻子姜桂兰(2012年离世)同时被绑架到走马坎洗脑班迫害,2000年4月被太平派出所所长徐永仲罚款敲诈400元。

被敲诈遭罚款的还有:
邓先琼,现年76岁,被罚款敲诈200元;
马贵远,现年78岁,被罚款敲诈300元;
徐玉先,现年68岁,被罚款敲诈200元。
杨润巧,现年64岁被罚款敲诈300元。
杨成英,现年58岁,遭罚款敲诈300元;
胡思琼,现年57岁,遭罚款敲诈300元;
王思英,女、64岁,被敲诈300元还遭恐吓谩骂;
魏清素,2000年关押古蔺公安局一个月,经济敲诈900元;

2004年10月中旬,现年七十二岁的徐秋霞女士,被镇610及派出所恶徒强加莫须有的罪名罚款敲诈300元。恶人恶警抢走大法书与资料,还威胁她说,你再学就对你不客气。说完竟打了徐秋霞几耳光。

五、掠夺劳力的奴役迫害

古蔺太平镇邪党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经济迫害的另一方式就是奴役。即把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起来,在强制洗脑迫害期间,强迫法轮功学员无偿劳动,无耻掠夺他们的劳力,酷暑天,连高龄老人也遭奴役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既被奴役又罚现金,遭双重经济迫害。

杨文益,贵州习水县法轮功学员,现年65岁。2000年7月,到四川古蔺县参加古蔺县城集体上访,集体炼功活动,被古蔺县公安抓到公安大楼非法关押一晚一天,又被太平镇政府和派出所劫持到走马坎洗脑班洗脑迫害,强迫背砖修建学校,非法榨取劳动5天,还罚款100元。收款人是:熊永松、罗应强。

颜阳先,贵州小河口法轮功学员,现年70岁,参加古蔺县城集体上访、集体炼功活动,被劫持到走马坎洗脑班非法拘禁,强迫背砖修建学校,被榨取劳力奴役7天。

因坚持修炼遭洗脑、被奴役迫害的还有:
陈如芬,被劫持到走马坎洗脑班强行背砖被奴役15天,罚款敲诈200元;
胡克美,背砖15天,罚款敲诈200元;2001年元月走马坝背沙铺马路,罚款50元。
王佰英,走马小学运砖被奴役,罚款敲诈300元,后又罚200元; .
王思文,强迫运砖被掠夺劳力半个月,罚款敲诈700元;
魏清珍,走马小学强迫运砖,罚款敲诈400元;
王起芬,背砖建校,掠夺劳力15天,罚款敲诈300多元;
徐玉端,背砖建校被掠夺劳力半个月,罚款敲诈300元;
江成芬,现年72岁。走马村遭洗脑迫害,背砖建校,被奴役,榨取劳力15天,还遭恶警熊永松一顿毒打。

六、多种迫害相加

除了惯用抄家、抢劫、罚款、奴役等经济手段迫害外,古蔺太平镇邪党政府、政法委、“六一零”、镇政府与派出所的恶人恶警还采用关押、强制洗脑、甚至还伙同古蔺县政法委、六一零、司法机构对本镇法轮功学员判刑、劳教,竭力加重迫害。致使当地许多法轮功学员除遭经济迫害外,还遭各种迫害。如:

1、胡克美被四次关押、四次罚款、两次奴役迫害。

胡克美,现年57岁。1999年农历9月19日,参加太平镇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证实大法的活动,被泸州市、古蔺公安局抓到二郎镇派出所关押两天一晚;2000年元月,被派出所所长徐永仲、恶警罗应强、熊永松、胡选忠等抓到古蔺看守所拘留15天,放回家后被罚款敲诈200元;2000年7月14日到古蔺县城集体上访,集体炼功,被县公安局抓到公安大楼非法关押两天一晚;后被太平镇政府和派出所劫持到走马坎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背砖建校被奴役15天,罚款敲诈200元;2000年12月30日到高笠村集体学法,半路途中被邪恶罗应强、刘洪绿等人抓到太平派出所关了三天两晚;2001年元月,罗应强带队,派出所所长徐永仲、恶警熊永松、政府邪党人员周云兴、胡电波等人向胡克美非法罚款500元;强迫在走马坎坝背沙铺马路,又被罚款敲诈50元。

2、王起芬被罚款、关押、抄家、奴役、劳教、洗脑迫害

王起芬,女,现年46岁。99年农历9月初9,参加太平镇政府前集体炼功证实大法活动,被泸州、古蔺、太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二郎镇派出所关押两天两夜;2000年2月28日到同修家学法,回家途中,被恶警雷才刚、罗应强、刘洪绿等人毒打,后抓回太平镇关押;2000年7月14日到古蔺县城集体上访被古蔺恶警抓到公安局大楼关押迫害一天一晚;后被太平镇政府、派出所劫持到走马坎洗脑班迫害,强迫背砖建校,奴役1 5天,被罚款敲诈300多元;2000年12月3 1日送古蔺公安局看守所关押,洗脑迫害150多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被非法拘禁洗脑迫害期间王起芬的家被抄,抢走电视机一台,罚款敲诈700元。2002年1月王起芬再次被熊永松、罗应强等恶警绑架到箭竹坪洗脑班迫害30多天。

3、徐玉端被抄家、关押、奴役、罚款、劳教迫害

徐玉端现年60岁。2000年7月14日到古蔺县参加全县大法弟子集体上访、炼功活动,被非法关押一天一晚后,又被太平镇政府和派出所劫持到走马坎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强迫背砖建校被榨取劳动奴役半个月,还被经济敲诈300元。

2003年8月,大队支书杨明理带队抄家,习水县公安局和隆兴镇派出所将徐玉端劫持到习水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非法判两年劳教。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劳教所恶警大队长张千,指使杂案包夹周金英、张恒、罗利等人把他衣服脱光搜身,进行人身侮辱。

4、左胜文遭洗脑、奴役迫害,非法判刑5年

左胜文被太平镇恶人恶警绑架到走马坎洗脑班洗脑迫害,被迫运砖建校,遭到强迫奴役和逼迫“转化”的精神折磨七天。在箭竹坪洗脑班又遭洗脑迫害,迫害责任人太平派出所所长徐永仲。2004年左胜文被古蔺法院非法判刑5年。

遭多种迫害加身的还有:

王思兰,遭连续罚款的经济迫害,被敲诈人民币现金共计650元,遭二次关押,二次洗脑迫害。
杨应昌,遭两次关押、两次洗脑迫害共70天,经济敲诈400元;罚款交给熊永松、
罗应强,(杨应昌2012年离世)
魏清珍,遭非法罚款两次,共计 900元;关押两次;两次洗脑迫害。
徐珍修,遭罚款敲诈,洗脑、非法关押二次。
王思菊,遭非法罚款250元;绑架到古蔺县城洗脑迫害15天。
付贵先,参加集体炼功、集体证实大法活动及2006年向民众讲真相被非法关押三次;走马坎洗脑班遭奴役;另遭经济敲诈两次共500元,现金交熊永松;在九溪口、走马坎、箭竹坪三个洗脑班遭三次洗脑迫害。
王琴,女,现年45岁。两次洗脑迫害,历时30天,经济敲诈40元。
刘代全,男,现年73岁。2008年8月6日,村委邪党人员刘代亮带领派出所警察抄家,抢走刘代全的大法书籍、录像带,真相资料,将刘代全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约20天。参与迫害的人有县公安局书记程明全,局长雷利,王兴利。

以上是古蔺太平镇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补充的概述。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情况概述看起来仅三言两语,但是在实际承受迫害的过程却是痛苦不堪的斑斑血泪。经济迫害与判刑、劳教、洗脑、关押等等各种迫害相加,古蔺太平镇法轮功学员遭到严重迫害。而太平镇邪党政府、派出所犯罪团伙追随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共同犯下群体灭绝罪。

“雁过留声”,古蔺太平镇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在这场迫害中干了什么,老百姓是清楚的,他本人是清楚的。要想逃过审判,逃过恶报天惩,只有停止一切迫害的罪恶。特别是至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理难违呀,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