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封不住 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今年华北地区雾霾天气非常严重,几乎天天有,每个月也没几天晴天。十月六日早上,妻子同修一拉开窗帘说:“你看今天这雾霾太大了,从咱这儿看前面那幢楼都看不见,能见度也就十几二十米。”我说:“不管它,它影响不着咱救人。”

我平时天天骑电动车到三十华里以外的集市上讲真相。妻子说今天这雾霾这么大,就别远去了。我听了她的话,就围绕着环城路寻找有缘人讲真相,在东环路慢慢行驶。因天气不好,出来活动的人非常稀少,一直也没碰到人,找不到讲真相的机会。于是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请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好为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

一会儿,当我骑电动车行驶到南环路时,就在蒙蒙的雾霾中发现一个骑自行车的老年男子,车子很旧,后轮不太圆,歪歪扭扭的行驶。我走近并告诉他:“您的车子该修理了,这大雾天,能见度这么低,您可得注意安全呀!”他听了觉得我心肠好,就很快与我聊了起来。看到我身体又好,人又显得年轻,他问我说:“您怎么这么年轻健康啊?”我告诉他:“十六年前,我身体也不好,有颈椎骨质增生、咽炎、痔疮、重度失眠,有时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一九九七年六月,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到一月时间,没吃一片药,所有病症一扫而光,才有了这个好身体。”“哎呀!法轮功这么神奇呀!”他惊讶的问我。我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可不和你说瞎话。”接着我就给他讲法轮大法真相,给他分析了天安门假自焚中的几处漏洞,他恍然大悟,说:“闹了半天,共产党尽是用些谎话欺骗咱老百姓,让老百姓不信法轮功,仇视法轮功,光听它那一套胡说八道的玩意儿。”接着,我给他讲三退保平安的真相,他明真相后说:“我听您这一说,可知道了很多事儿,我叫王某,入过少先队,您就用真名给我退了吧!”

当我车骑到南环一个路口时,看见一个四十多岁象电工模样的工人,正在自己的四轮小拖车上等人似的。我走上前客气的向他打招呼:“兄弟!这雾霾天这么厉害还准备干活儿去呀?千万要注意安全哪!”他说:“干这一行很危险,没办法,为了养家糊口不干不行啊!”我一听他的口音就知道是东北的,又一问是辽宁瓦房店人。我说:“我大伯一家也在瓦房店。”听我一说,他也就觉得亲近许多,我就单刀直入讲起王、薄、谷事件的经过:“薄熙来在大连、辽宁任职期间,疯狂迫害法轮功,耗巨资兴建监狱、劳教所,用百种酷刑折磨、虐杀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焚尸灭迹,还把被活摘器官后的法轮功学员的尸体塑化,制成人体标本卖到国外展览赚钱……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六万五千多。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后,薄、谷、王的罪恶才被暴露出来。法院在宣判王、薄、谷三人罪行时,共产邪党却避重就轻,始终极力掩盖他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欺骗老百姓。”他听到此,惊讶的说:“共产党在我家乡杀害这么多人哪!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党太坏了,真是没法要了……”之后,我向他介绍了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的情况,当向他讲“三退保平安”时,他说:“您真是好人,这是救我来了,我姓高,叫高某某,入过团和少先队,您就给我退了吧。”然后,我问他是否会上网,他说会。我说:“为了你全家的安全,回去一定要给妻子儿女亲人都退掉。”他说:“一定!”于是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翻墙软件小光盘赠给他,教他使用方法后与他道别。

当骑电动车到西环路一拐弯处,隔着茫茫雾霾看到马路对面十多米处有两个瓦工正用砖砌马路牙子。于是,我躲闪着双向过往的车辆,穿过马路,来到他们跟前,停下电动车,向他俩打招呼:“二位师傅,活儿干得真好呀!”他俩说:“您过奖了,这大雾天的,快来呆会儿。”这样我们就说起话儿来了。谈话中得知这两个青年是安徽人,我说:“河南人口多,在外打工的排全国第一,安徽排第二。”他们说:“我们那里穷,出来赚点儿钱维持生活还得供孩子上学呀……”当问及他们工资时,他们说:“每天才一百元。我们每天干那么多活儿,可钱却给的那么少,没办法,这年头钱又毛,又不太好挣,凑合着干吧。”听后,我向他俩讲:“当前银行闹钱荒,共产党的官儿极度贪污腐败、生活荒淫糜烂,大官小官都包养情妇,多的一人包养几十上百个。这些贪官垄断着国家的电力、电信、银行、石油、煤炭、股市、媒体……总之,凡是挣大钱的行业都是这些共产党的大小官员家族把持着,他们把贪污受贿的钱都卷到国外去,妻子儿女亲戚都移民国外,在国外买豪宅、搞投资,多的上万亿、上千亿,少的也有几十亿,他们早已经把国库、银行掏空,这些贪官卷走了国民收入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百分之十几的钱给十几亿老百姓,你想老百姓怎么不穷啊?而且他们什么钱都敢贪:保险、银行、养老金、救灾款、科研基金等等,搞的老百姓民不聊生,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听后说:“原来是这样啊!”接着,我给他们讲了现在天象的变化,共产党作恶多端,掌权六十多年,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每次都是整人杀人,几十次运动一共杀了八千万无辜百姓,比两次世界大战死的人数的总和还多(两次世界大战共死六千万),八九年六四枪杀、坦克碾轧杀大学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现在,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集团与共产党互相利用,疯狂镇压迫害法轮功,随便抓、打、拘留、劳教、判刑,用上百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十四年虐杀了几百万法轮功学员,共产党罪恶深重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共产党做了那么多坏事,现在天要灭它,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他们听后愤怒的说:“看来共产党真是没救了,就要完蛋了,您快给我们退掉吧,我们可不想跟它遭殃。”靠近我的小伙子说:我叫王某某,他叫高某某。这样二人用真名实姓退出了少先队。

当我骑电动车到西环路上时,看见一位女清洁工。我用温和的口气提醒她要注意安全时,她很受感动,说:“您的心眼太好了,现在这个社会象您这样的人太少了。”我说:“我修法轮大法,象我这样的人,现在全国有好多万,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也有上亿人在修法轮大法,他们都是好人。”她说:“那为什么国家不让炼?”我说:“那是江泽民看炼法轮功的人数太多,当时有上亿人,它怕失去权力,就造谣说法轮功要与共产党争夺群众,它出于小人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与共产党互相利用,对法轮功及法轮功修炼者進行了长达十四年的残酷迫害,杀害了几百万法轮功学员。”她听的很认真,我又给她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讲为什么三退保平安。她明白真相后愉快的退出少先队。

当我骑车到北环路时,看见一位老年人,骑一辆自行车在我前面,我赶上他,夸他身体好,他看到我,也说我身体好,这样我们很快拉起话儿来。我俩边走边聊,我开门见山问:您入过党、团、队组织吗?他说:入过党。于是我就给他讲共产党掌权六十多年做了很多坏事:整风、反右、三反、五反、镇反、搞土改杀地主霸占了人家的土地、搞工商改造杀资本家抢夺了人家的财产、大鸣大放整死杀死几十万知识分子、四清、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六四杀害大学生,九九年至今残酷镇压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酷刑迫害死几百万法轮功学员。共产党搞的几十次运动共杀害了八千万无辜的中国民众。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三退才能保命。”他说:“我不相信这些”。我说:“你回家上电脑看看,在网站上搜一搜‘藏字石’三个字,就会看到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风景区一块二亿七千万年前的大石头,在五百年前就崩裂开了,露出‘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中科院多名专家亲自到现场考查,结论是:完全是自然形成,无人工雕凿的痕迹,并说这种自然形成概率几乎为零,五百年前哪有共产党呢?难道这不神奇吗?这不是老天爷在告诉世人天要灭中共吗?景区把这几个字还印在门票上,况且中外许多预言也都谈到过不久的将来人类将有大淘汰的事情,等天灭中共时,凡入过党、团、队的都要一起被淘汰掉。”他说:“为什么呢?”我说:“人在加入党、团、队组织时,都要举着拳头对着血旗发毒誓‘把生命献给党,为它奋斗终生’。你这不是把自己的生命给了它吗?你就是它的一分子,就被打上了邪恶的兽印,如不抹去这兽印,不消除这毒誓,等天灭中共时就跟它做陪葬了,再说,誓言是不能随便发的,那一定是要兑现的,咱们都是本份善良的百姓,没做过坏事,怎么能受它的连累?”他说:“噢!我明白了!”我说:“现在公开声明三退,不花一分钱,又没有危险,上个平安保险,躲过大劫难,用化名、小名、笔名都行,神佛看人心,何乐而不为呢?”他说:“我信您的,我姓赵。”我给他起了个‘赵福旺’的名字退掉了邪党组织。并告诉他:请记住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他高兴的说:“谢谢!”

我又骑到东环路上,在相近的一个市场、公园和路途中又劝退八位有缘人。一上午顺环城路绕一圈,顶着雾霾,行程四十余里为十四位有缘人讲真相做了三退。

师父用最大的承受为众生、为没走出来的弟子延续着时间,我们可一定要不辜负师父的殷切希望,尽量多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