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江汉区“法教班”头目屈申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法教班”已从原江汉区“二道棚法教班”转移搬迁到武汉市蔡甸区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通过四道门岗后,再穿过茂密的丛林,才看到玉笋山山坡上建有一栋二层楼房,这个建筑物所处的位置被四周围参天的大树环绕覆盖得非常隐蔽,无论在山下公路上或从空中俯视也难看到它的踪迹,这使黑窝笼罩在更加鬼秘阴森之中,人们根本无法知道里面隐藏着多少血腥的罪恶。

该黑窝的头子叫屈申,他以前是江汉区检察院的一名司机兼法警,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就被借调到江汉区“610”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此人五十来岁的年纪,一脸的阴气,一肚子的坏水,满口污言秽语,狡诈狠毒,自称自己是多次被明慧网点名了的,扬言“不怕报应”。屈申发现在这黑窝的工作轻松简单,又有很厚的油水捞,还可以让自己气愤恼怒一鼓涝发泄到法轮功学员身上,肆意侮辱、谩骂、体罚、吊铐、殴打等等暴行与其懒惰、贪婪、暴虐的流氓本性一拍即合。

十余年来他极端仇视法轮功,死心塌地地跟着恶党指鹿为马,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其直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数以百计。他也一直将此罪恶视为荣耀与攀附升官的阶梯,不仅自己作恶多端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还豢养着一批帮凶,如杨琼、何莉、杨秀珍、孙君、郭某安保队长、周某安保队员、还有两个不知姓氏的安保队员等人,充当其打手在洗脑班行恶多年。这些人为贪图洗脑班里千余元的工资和包吃住的蝇头小利,不惜抛弃良知,不遗余力地替邪党做伤天害理的事。

二零一三年九月以来,江汉区“法教班”头子屈申,责令洗脑班对刚被劫持到这里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黄兆金,在生活上处处虐待,命令陪教只打很少的饭,早上半两米饭、中午一两米饭、晚上半两米饭,有时黄兆金刚端饭碗准备吃就被保安抢夺过去把饭倒掉,不给吃。

屈申看黄兆金仍然坚持信仰,就气急败坏地指使洗脑班对黄兆金拆掉晚饭,命令陪教不给水喝、不让他洗澡等,然后这一切仍动摇不了黄兆金坚持信仰,屈申就对黄兆金断绝食物,还不“转化”就通宵谈话不许睡觉(二十四小时)、还要罚站,从上午九点至晚上九点。

直到折磨得黄兆金昏昏沉沉站立不住时,屈申唆使郭某安保队长带周某、还有两个不知姓氏的安保队员等共四人一拥而上,一个按住老人的头,一个抱紧老人的身体,一个抓住老人的右手,一个把一支笔塞到老人的右手中,再把老人的手和笔死死捏紧写诬蔑大法的话。黄兆金绝不屈从,郭某安保队长恶狠狠地用笔尖把老人的身上戳破一个洞,然后叫人抓住老人的双手,郭某挥手不停地猛扇老人的耳光,旁边一个周某安保队员咆哮着扬言,要拿老虎钳子把老人手指折断,直到把老人折磨的奄奄一息不省人事才愤愤离去。

半夜时分,一个姓孙的恶人,喝得酒气熏天,气汹汹地将老人从地上抓起来恶狠狠地吼叫:“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不听老子的话,信不信,把你弄死在这玉笋山象捏个蚂蚁一样,老子将你的退休工资、你婆婆退休工资、你姑娘工资统统都拿到我这儿来花,不够用。连你房子也给卖掉!哼!老子随便歪个嘴就干掉你全家。”

二零一三年十月至今这黑窝仍关押着湖北黄梅县女法轮功学员汪燕(二十三岁)和一名不知姓氏的武汉女法轮功学员(三十多岁)。汪燕现被残酷迫害的非常严重、奄奄一息、情形危急。

屈申心生邪念,向女法轮功学员汪燕伸出魔爪、几次喝酒装疯,夜晚打着赤膊、仅穿一条三角裤,窜到囚禁汪燕的房间,讲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侮辱、谩骂汪燕、甚至企图耍流氓行不齿之举……

在此,我们陈述:法律之上有天良,良知善念最重要!在不久的将来,当中共解体、中国的“柏林墙”倒塌后,所有犯过罪的人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万万不要抱着侥幸、变异心理,把良心、道义抛在一边。善恶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这是不变的天理!你们今日迫害法轮功学员所犯罪恶必将受到人间正义的法律和善恶有报不变的天理的严惩!

我们再次严正警告“法教班”黑窝头子屈申及帮凶,必须停止迫害,及时悔悟,将功赎罪,或许还能得救。如不悔改,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和王立军的今天就是你们明日的归宿啊!何去何从,万望三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3/武汉市江汉区“法教班”头目屈申的犯罪事实-284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