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铁支棍折磨五十三名善良妇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零二年三月,法轮功学员成功在鹤岗市电视插播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二零零二年四月末,黑龙江省鹤岗市先后绑架四、五百名法轮功学员。在当时的中共市委书记、大贪官、好色之徒张兴福操控下,鹤岗市安全局、公安局、所有分局、所有派出所等直接参与了这场疯狂的迫害,七天七夜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上百人被非法劳教或含冤入狱,一个个温馨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在公安局副局长张春青和第二看守所所长李树林的指使下,第二看守所当时对两个牢房共五十三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实施最残暴的铁支棍酷刑。这种酷刑迫害的十分残忍,站不了,蹲不下,要去厕所,狱警不给打开支棍。

一、五十三名善良女性遭铁支棍摧残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牢房是直筒子屋,牢房内厕所和睡觉的板铺只隔着一道矮墙,停水时在牢房内大、小便,臭气熏人,牢房内空气污浊。四、五十个人挤一室,板铺满了,很多人睡在地砖上。看守所多次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烈的酷刑——铁支棍。自从数百名法轮功民众被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后,红色恐怖气氛更浓了。白天码坐,从早晨开始,有时码坐到深夜十二点。

酷刑演示:铐铁支棍
酷刑演示:铐铁支棍

一天,隔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赵淑香所在的那个牢房有人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闯进来问谁喊的,把赵淑香、王秀琴、张春芝等都叫出来,给三人戴上手铐,第二天给赵淑香戴上铁支棍:一米长的粗钢筋,在两端焊上铁环,把铁环套在脚上,两条腿劈成三角形,然后将两个手又铐在一只脚上,背、胳膊、腿也呈三角形,腰也得弯下来,怎么也动不了。开始感觉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渐渐麻,后来木了,再后来没有了知觉。强迫坐在水泥地上,感觉到面部、手脚、腿不过血胀起来,头皮都麻了。不让睡觉,闭眼就用鞋打,往身上浇凉水,恶人每两个小时换岗一次。

有一天所长和狱警叫一间牢房所有人都到大院站着,把赵淑香等三人抬出去示众侮辱,说谁还炼就上铁支棍,说不炼就到那边,这边是坚定信仰炼的二十七人,全部上了支棍。这期间,另一牢房,也就是十三号牢房的二十五名法轮功民众也被铁支棍迫害。那天女牢房的管教吴雁飞看到有的法轮功学员闭着眼睛就开始谩骂。在这无理的漫骂中,有的法轮功学员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就这一声“法轮大法好”招来了恶警们灭绝人性的迫害,第二看守所用铁支棍酷刑摧残十三号牢房二十五名善良的法轮功民众。

被铁支棍酷刑迫害的有张华、姜月秋、王秀琴、宫桂芝、宫桂花、吕艳秋、丁凤莲、邓爱民、赵淑香、陈明珍、张迎春、王志君、庞丽华、周桂琴、郑洪丽、李国霞、张春芝、高颖、田桂英、吴美艳、白云芝等五十三人。

铁支棍最短的九十厘米,最长的一米三。姜月秋、陈艳梅、宫桂花被施的支棍一米六,和她们身高不相上下。一米六的支棍将两腿撑开,是何等残忍,一般人两三个小时都很难坚持,而法轮功民众被迫害时间大多数都超过半个月。

这五十三名善良的女子中,有年已花甲的老人,有未婚的女性。国家法律明文规定,除死刑犯外严禁使用戒具,然而在中共暴政下,法律已成一纸空文。第二看守所给法轮功学员使用的不是一般的戒具,而是惨烈的酷刑刑具。看守所没有那么多酷刑用具,就开车去佳木斯取支棍,还不够,就派人立即制作铁支棍。五十三人中还有另外两人,除了铁支棍迫害外,还加戴了脚镣,把人的两个戴了铁镣的脚脖子套在铁环里,两腿大劈胯后回不过弯,将两手铐在脚脖子上。那天,新一派出所王才等一伙恶警折磨完丁凤莲后把她抬回牢房,在她已经戴四十多斤重的大脚镣情况下,第二看守所居然又加戴了铁支棍。

被铁支棍迫害过程中,最大的痛苦是大小便,因为自身那种状态,身体没有一点支撑能力,得靠几个人帮助,还把别人累的够呛,为了减轻对别人的麻烦,她们只能吃极小一口饭或喝一口水,即使这样,每天也要排尿两次。法轮功学员忍啊忍,有的没有办法尿在裤子里,再慢慢焐干。有的忍得肚子好象要憋爆了,才被抬起来,在下面用塑料袋接才稍稍缓解。

这次参与迫害的恶徒除李树林、尤杰、吴雁飞等人外,当时的市公安局局长、副局长张春青(已经遭恶报突然死亡)、邪党市委书记张兴福等恶人都在触犯《刑法》,都有推脱不了的法律责任,他们犯有虐待罪、酷刑罪。

二、被施酷刑的日日夜夜

这次铁支棍酷刑迫害十分疯狂,对女性身心摧残触目惊心。在度日如年的每一个白天和夜晚,法轮功民众承受的痛苦是无法想象的。两个牢房五十多人被酷刑迫害,地下黑压压坐满了!

1、陈明珍生前戴支棍时被尤杰用小白龙暴打

陈明珍是兴安台人,她修炼法轮功前脾气暴躁,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她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熟悉的人看到她变的平和、宽容、善良,从她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善良的陈明珍被劫持在鹤岗第二看守所惨遭铁支棍迫害,日日夜夜不许她睡觉,坐着也不许睡一会儿,一天、两天不许睡觉,一连多少天都被剥夺睡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被铁支棍折磨。

因为无法蹲下,无法正常大、小便,她们每天尽量少喝水,少吃饭,营养极度匮乏,再加上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到了后来,陈明珍等人被折磨的开始说胡话。在被酷刑折磨最严重的情况下,她被男狱警尤杰(游杰)疯狂毒打,尤杰用来打人的刑具叫小白龙,他用这种刑具整整暴打了陈明珍二十九皮管子。陈明珍的后背当时全紫了。

20多天后,陈明珍臀部就溃烂了,医生给她换药时,看见她臀部已烂成两个大洞,医生当时的泪水就流下来了,站在医疗的角度上,医生一再请求看守所把陈明珍的支撑棍卸下来,陈明珍有点神志不清,好多天不能穿裤子,臀部在外裸露。直到六月末送到哈尔滨时,臀部的两个脓塞子才掉下来,留下了两个大坑。

陈明珍这次被铁支棍迫害九死一生闯过鬼门关回到家中,不久被谋杀,她被害的当天接到一个电话出去后再也没回来,她被害后被人背进兴安台一家旅店,因为她修炼法轮功,被害后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2、铁支棍迫害导致有人烂的露出骨头。

郑洪丽家住伊春,她不是鹤岗人,日夜坐地上,屁股硌烂了,有好心人看她冷,悄悄给她一件衣服,不料刚穿上就被恶人扒下来扔了。她和一些人坐的屁股上生疮,有的人屁股上烂的伤口有大苹果那么大。如:被上支棍熬到第九天,王秀琴屁股已经烂的露出骨头,臭的满屋人都受不了了,才给她解除酷刑。

吴美艳臀部坐烂了,烂的地方也露出白骨,臀部上一直留有斑痕。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善良的吴美艳被中共非法判刑,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铁支棍酷刑和监狱的折磨摧残了她的健康,从监狱回家不久,吴美艳就含冤离开人世。

3、铁支棍迫害中的各种摧残

被铁支棍酷刑迫害、日夜剥夺睡眠已经痛苦到了极点,可第二看守所的迫害还在升级。如:白云芝等被犯人用鞋底狠狠抽打。邓爱民不但被犯人打骂,还被浇凉水。支棍不够用,临时焊的,上面有铁刺,有位法轮功学员腿肿了,铁刺包在肉里,疼得她精神失常,最后在医生帮助下才给她拿掉刑具。狱警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民众,熬到半夜也不许闭眼睛,陈艳梅稍一闭眼睛,犯人就一盆凉水迎面泼来,头发、衣服全湿了,她穿着湿淋淋的衣服。那名摧残她的犯人叫王伟,她给恶警当帮凶第二天遭恶报,心脏病发作,送市医院抢救,差点丢了性命。

除陈明珍被尤杰用小白龙暴打外,还有一个高个、长得很漂亮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几乎崩溃、也开始说胡话,她也被尤杰用小白龙暴打。

4、恶警迁怒有同情心的犯人。

恶警吴雁飞不许法轮功学员闭眼睛,命令看着的犯人打骂泼水。如果犯人稍有同情心,恶警吴雁飞就迁怒犯人。有一次吴雁飞看见一位法轮功学员闭眼睛,说刑事犯失职,给这位刑事犯戴上刑具。刑事犯戴了一天就哭着喊着哀求,说了许多好话才给拿掉刑具,她说太痛苦了,那法轮功学员呢,戴了那么多天该多痛苦啊!而且长期不许睡觉,日夜摧残,那种长期不让睡觉的折磨甚至超过肉体上的痛苦。

张迎春等被铁支棍迫害十天,陈艳梅、宫桂花、姜月秋被迫害十七天。赵淑香也被迫害十七天。十七天后,被取下支棍时,赵淑香浑身软的象泥一样,两只眼直流泪,几位好心人为受酷刑折磨的法轮功民众打水洗脸,扶着走路,她们是流着泪做的。

拿下支棍的人有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有的人两腿不听使唤,很长时间站不起来,只好扶墙或扶板铺的炕沿慢慢挪,因为这种酷刑对人的伤害太重了。

三、作恶者罪责难逃

善恶必报。原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第二看守所所长)张春青(六十一岁,负责主管第一看守所、第 二看守所、拘留所)多次参与绑架、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第二看守所多次给法轮功学员戴铁支棍、手铐到支棍上。在二零零八年夏,张春青心脏手术,上苍已在警示他。但他没有从内心醒悟,于二零零九年三月末,脑出血突然死亡。

韩树贵,当时中共鹤岗市委宣传部610成员),已现世现报,先是其女得血癌死亡,随后其本人也患重病死亡。

张兴福,原鹤岗市委书记,于二零零六年因省政协主席韩桂芝(原来的中共省委组织部部长和省委副书记,受贿卖官被立案审查)受贿案被双规。

鹤岗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代理审判员陶立君,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并多次说过仇恨、侮辱法轮大法的话。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早,在自家五楼窗台擦玻璃时,从窗台坠下身亡。

在此善意提醒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610人员及政府官员,能正视自己的危险处境,将功补过,赎回自己的未来。当恶人行恶时,当邪党实施暴政时,你的一句话、一次行动可能就牵扯到自己的未来。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不是为了法轮功学员,而是为了你、我、他的子孙后代,是为了让您了解迫害的邪恶,分清什么是善与恶,什么是正与邪,不再推波助澜跟着江泽民流氓集团诬陷、仇视教人向善的法轮佛法,给自己选择一个平安美好的未来!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