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修去情 升华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丈夫因单位解体早就没有了工作,九八年开始跟他哥在国外打工,我在家照顾婆婆、孩子,一直没去。

零八年十月份,他哥的小姨子告诉我丈夫在外边有人了,当时我并不信,因为他没有钱,谁会跟他呢?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当笑话听。年底丈夫回国,我问他咋回事?他也没瞒我说:“这个女人是个老板,很有钱,多年来一直在外面做买卖,她丈夫在国内开工厂,一直养个女人,从来不关心她,所以一直想找一个会体贴人的男人做个伴。”丈夫就是那种会关心人照顾人的人,她就相中了。以前因丈夫在他哥哥家工作,(他哥在华人中很有身份)她不敢胡来。后来丈夫去给别人帮忙,搬出哥哥家,那女人就开始接近丈夫,天天请他喝酒,给他煲营养汤(那女人很会做菜),在他有病期间照顾他、关心他。这样他们就走到了一起。丈夫很自然的把这事跟我一说,把我气坏了。我狠狠的损了他一顿,就上班了。

因我和丈夫感情一直很好,从来不生气,我这一闹,他受不了了。晚上就打起了摆子(非洲的地方病),这种病一犯起来相当遭罪,把他痛苦的不得了。而我一边照顾他,一边指责他,最后他说:“挣钱给你了,又没想扔你。”听到后,我想起这么多年来,他们家条件不好,人口多,婆婆刁,其他人都尖,在这个家,别人家都有钱,生活都很好,而我家没有钱,又有孩子上学,又有老人在生活上我尽量照顾他们,可他们谁都不帮我,老人也不顾我,对他们咋好也不知足,为了他,我吃尽了苦头,很委屈,听这话,我真想揍他一顿。

我也知道这是关、难上来了,我是炼功人,这是让我修炼呢,但是,当时就是不想过关,总是想他对不起我。结婚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感情很好,我身体不好,他一直照顾我,而他在家是老儿子,上边有哥姐照顾,所以一点不拿事,遇事没主意,没主见,我这个家有事大伙说了算,从来不征求我的意见,因他对我好,所以我啥也不说,包容他、包容他全家,他也很感谢我。但是,现在他居然对我这样,这样我咋能受的了。

我是个内向的人,不爱说话,就成天上火,也不想着修自己,抱着情不放,师父说:“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1]就想这是自己欠下的债,旧势力利用它在考验我,我如果抱着情不放,咋修啊?!师父叫我舍,叫我看淡,我不修,怎么升华?常人社会就是这样,我如果陷在这里,永远提高不了,也离不开这里,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去掉情,升华上去。

话是这么说,心里却放不下,每天看着九十岁的婆婆和一个下雨天楼房又渗水的家,以及家里家外一大堆事,白天又要做生意,真是又气又恨,我咋这么倒霉,咋啥事都让我摊上了,钱没挣多少,人却跑了,争斗心、怨恨心、情、色欲心都上来了,真是苦不堪言。

冷静下来一想,不行,学法,多学法,每天在脑子里装的都是法,不想这些事,让自己清静下来,“欠债要还”[1],如果我以前也这样对人家,那不也可恨吗?给他造成的伤害能不还吗?想到这里,就不恨他了。那就忍吧。

但是,我不能泡在情里不出来。回想起来这事与我有关系,这些年来,对丈夫的情不断,而且越来越重,也不知道修,色欲心也没去,抱着这些咋修啊!出这事也是旧势力钻空子在借口考验我。以后的日子里,我一方面关心他,不指责他,一方面修自己的男女情、色欲心、怨恨心、妒嫉心,慢慢把这些也就看淡了。

丈夫第二次回来时,自己以为把这些心都去了,可是一看到他,火又上来了,这次是因为大姑姐车祸死了,丈夫才回来的。因为他心情不好,我尽量压着火不吱声,没想到这次他找我茬,大姑姐一死,我们就搬楼上住了,因为事前搬家日子没定,头天晚上九点多才定搬家,第二天是“五一”,都有自己的安排,头天定的几个人因过“五一”都没来。只有一个同修和三妹夫来了,同修又出车,又往楼上搬重东西,他挺受感动,可是,我家里没来几个人,他就不让了,指着我说我娘家人如何如何不对,我也没有朋友帮忙等等,指责我不好,脸上表情非常不好,就象对恶人一样。以前他和我娘家人关系很好,尤其我爸妈对他最好,他这个人和任何人都处的来,和谁都没有矛盾,他也做的好,我家里人都高看他一些。但是这两次回来,就是到我娘家看两眼,也没有话,也不吃饭,呆一会就走,这使我很反感(丈夫的事我家里人不知道),他一指责,我就和他对付两句,他这就不干了,不依不饶的和我大吵(他以前从不计较很宽容的),在商店里把我气的大哭起来。我一哭,他更来劲了,大声呵斥我,并转身就走了,也不管我,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要在以前他肯定不会离开的,半天后,返回来说:“别哭了,看你妈去。”我说:“不去。”他很生硬的说:“走吧,今天就是看你妈的,我有的是事,没那多时间,今天就这么安排的”。

看着他的态度,我惊呆了,这还是我丈夫吗?还是那个疼我爱我的丈夫吗?这就是那我为他付出一切而不后悔的人吗?他都不管我,我还抱着这份感情干啥,咋不修呢?咋不和他断情呢?总这样,我能修吗?算修吗?能修成吗?我真恨自己不争气,还想过常人的生活,还想要人的东西这咋修呢,我真恨自己。

以后的日子里,我注意修自己,坚决去掉男女情,情这东西不是我,我不要它,我要修炼我要回家,跟师父回家。这样把和丈夫的感情看的越来越淡,一直到他走都很平静。在以后的一年中,我修自己,去情、妒嫉心、色欲心,把我们之间的感情看的越来越淡,心态越来越平稳,我以为情已经断了。

今年过年他回家,本来挺平静的心又翻出来了,回来后,那边又给他打电话,尤其早上一打电话,他就跑别的屋接,回来装没事,看到他这样,我很反感,白天尽在我面前接电话。一天早晨,他又接电话,婆婆就一直在厨房叨咕、生气。当时,我火也上来了,就撵他走,他就跟我吵了起来,瞪着眼睛跟我喊,一点不示弱,倒好象是我错了。这时,我一下想起来了,我就不能忍吗?我非得生气吗?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2]我就不想提高心性吗?我就不想修吗?这点事就过不去吗?我当时横下一条心“忍”,无论啥样我都忍,一定要管住自己,把“忍”字刻在心上,他越在我面前打电话,我越忍,抓住机会提高心性,升华自己,绝不放松,就感觉从头顶向下呼呼往里灌东西。师父一层一层给我往下拿东西,一层一层我的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好越来越高大,而丈夫变的越来越小,最后离开了我。此时此刻我仿佛進入了另外的空间,非常宁静、祥和、心胸变宽了、平和了、慈悲了。看到丈夫不生气了,只是慈悲他,可怜他,总是流泪,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这一关我终于过来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让师父操心了,师父给安排那么多提高的机会,我都错过了,让师父为弟子操心了,对不起师父。

后来,我们就象朋友一样相处,非常愉快。他把他们之间的好多事都向我叙说。而我就象朋友一样告诉他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他很听话,就象以前一样,我说啥他听啥,我还告诉他男女之间不能乱来,那是犯罪,及传统文化的故事。他很认真的听,他说:“那女人身体不好,有多种病。”我告诉他回去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她三退,并给她带了一个护身符,他很感谢我。

几天后,我们去大连看儿子,在那里,他又打摆子,因那里没有药,当时非常危险,我就让他赶紧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晚上就好了。他激动的说:“老婆,我好了,念法轮大法好,身体里一个劲咔咔响,把病念好了,这是真的。”他高兴极了,回家一说,全家人都高兴(全家都相信大法好,婆婆还修炼)。以后他走到哪,都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临走的时候,把一个法轮章戴在脖子上,说大法保护他平安。

回去以后不长时间,他离开了那个女人,找到一份非常好的工作,这个工作别人花多少钱都找不到,而且公司里全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几个岁数大的,工资待遇颇丰,条件非常好,我打电话告诉他,你相信大法得福报了,他说是得福报了,并且告诉我好好炼功。

其实我知道,是因为我修炼提高了,师父在帮我,师父把一切矛盾都化解了,一切都给弟子圆容好了,师父,弟子无以报答,唯有好好修炼,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圆容师父所要的,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个人所悟,有不对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