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解体之前的疯狂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自二零一二年八月到二零一三年二月左右,在劳教所即将解体的最后时期,北京市女子劳教所里的邪恶之徒仍不甘心,使出各种手段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

劳教所把各大队不写“五书”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医务室南边楼的三层(当时已经空置很久了)。从一、二、三大队各调过去两个警察,也有戒毒队的警察和护卫队的警察,还有从四大队(这个队就是过去的调遣处,很邪恶)调过去的包夹,这些包夹大都是心理测试有暴力倾向的。四个包夹看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全天二十四小时不离身,就连上厕所也紧贴着,睡觉翻个身也向警察汇报。

劳教所恶人用各种折磨人的方式加强迫害,强制法轮功学员长期坐一个塑料的儿童小椅子,大概从早上五点左右坐到晚上十二点,有时候坐的时间会更长,只剩下很少的睡眠时间。刚到那里时,四个包夹贴在一个法轮功学员两边纹丝不让动。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第二天警察就开始轮番“谈话”,利用她们所谓的心理学揣摩法轮功学员的心理,以便有针对性的施加更大的心理压力,强制洗脑。她们强制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片子,强迫写“五书”等等。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施加压力,不顾家人是老人或孩子,还威胁说要延期,残忍的从精神上折磨法轮功学员和家人。

在此期间恶警不让法轮功学员洗澡,不让上厕所,就算偶尔能擦洗的时候,只给两瓢水,警察和包夹还在一旁侮辱讥笑。不背监规就不让吃饭,而法轮功学员不吃饭,副所长付文齐就威胁说要灌食。对不服从邪恶命令指使的法轮功学员强制罚站,即使来月经也不让上厕所。

恶警利用包夹(以前叫包夹,后因臭名昭著,改称“看护”)侮辱法轮功学员,如,给剪特别难看的发型;以搜身为名每天至少脱光衣服两次,加以羞辱。 总之,使用各种邪恶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在各种精神和肉体酷刑的折磨下,有的法轮功学员臀部被磨破至烂,或身体上出现了严重病症,瘦得只剩一副骨架,不成人形。直到二零一三年二月左右,这个临时的集中营才解散。

北京女子劳教所副所长付文齐,是原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十大队(女子大队)大队长,调遣处解散后,她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力”,一跃为北京女子劳教所副所长。

在调遣处时,对不写“三书”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她时常叫来五、六个长得高大的吸毒人员,把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后按在地上,几个人骑上去捏住鼻子,按住头,扒开嘴,往嘴里灌水,被灌者无法呼吸,只能不停的喝水,就像在水里要被淹死的感觉,很痛苦。

付文齐本人还多次骑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叫四个包夹按着,她抵住法轮功学员的胸口,捏着鼻子往嘴里灌水,极其邪恶。她调到女子劳教所后,对不写“五书”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言语要挟:“给你灌水什么都写了!”态度恶狠狠的。

北京女子劳教所二零一三年六、七、八月陆续释放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快要解体时,曾经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有些警察开始害怕,如有的大队长悄悄找到曾被她们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求法轮功学员出去后别给她曝光,可见她们也知道自己做的恶是见不得人的,害怕受到正义力量的追究和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