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正法时间的浅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从师父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传法至今已经二十一年多了。可能一些人心重的同修念念不忘对时间的执着,期盼早一天结束,甚至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对师父、对正法生出怀疑。

我记得在劳教所中被迫害的时候,中共一个洗脑歪理是这样的:它说“你们师父今天说圆满近了,明天说圆满近了,可为什么总不圆满?”犹大们也搬出理论——“圆满就象牛面前的一根草,牛往前走一步,看似能吃到草了,但是草也往前走了一步,牛总是吃不着”。这些邪恶的谬论确实也迷惑了一些修炼人放弃了修炼。

其实人间的生命离神的境界何止十万八千里?你走一步想圆满?你走十万步都未必。如果修炼人不一步步的走,直接安排一步或几步达到圆满的标准,死一万个死都过不去那几关,难如此之大反而使你彻底的不相信修炼了。

宇宙生命走到今天是应该被彻底销毁的,整个宇宙全部淘汰掉。是师父慈悲众生给了我们再生的机会,然而很多生命却不知感恩,反而怨师怨法,甚至以恶相对。大法真的离你不行吗?非得要度你吗?直接毁掉重造多简单!

所以生命再次生存的机会是师父、是大法给予的,作为被救度的生命首先要摆正自己的身份。我们看到在师父的讲法中,有的弟子竟然指责性的逼问师父“那些被中共害死的修炼人、为什么师父不保护?”,这些对法理认识不清的误解强加给师父,这哪像是弟子?但师父慈悲都给了充份的解释。

师父讲过“救度众生再有十年,你们还干不干?”[1]的法,如今十年过去了,竟然需要师父再次在讲法中给弟子解释,这说明大法弟子中有很多人对此耿耿于怀,造成很大的波动,以至于师父为了救度我们不得不专门解法。这都是弟子对师父的不敬和冒犯啊!

十年过去了又怎么啦?师父也没说十年到了正法就结束啊!种种误解都往师父身上推,这是要干嘛?

正法是师父在做,我们弟子是助师正法,怎么样正法一切都得听师父的,我们不折不扣的照做才对。十年算个啥?就是再有一百年又如何?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啊,做下去就是了!哦,一年你愿意做,五年你愿意做,十年你也愿意做,一百年你立马放弃,你是修大法的吗?你是来人间助师正法的吗?

时间对常人来讲只有一天的远见。比如红眼石狮的故事,石狮眼睛红了,第二天就得发生灾难,如果没发生,那么常人就认为是假的了。如果一年后发生,常人更认为没有任何联系了。报应也是一样,今天恶警干了坏事,第二天不遭报,那么它就认为没有报应了。

难中很容易产生对时间的执着,这是因为摆不正自己的身份,把自己当作常人、来人间过日子来了,来人间享受来了。多可悲、多可怜。人间这个腥骚恶臭之地竟然使你数典忘祖,忘了自己是天体的王。

为什么会有难?那还不是自己造成的吗?罪业没有那么大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难呢?自己没做好才有这么大的难啊。但是难中对待迫害是一定要按照大法的要求,这是我们唯一的依靠。大法有大法的原则,我们真的做到大法的标准,谁都不能迫害的。人的德与业决定了人生的福祸,我们就是这样的福份,我们败坏到如此才有这样的宿命。

我们今生能得大法成为大法修炼者,这是对我们最大的慈悲了,也是我们最大的福份!所以我们必须按照大法修,要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

大法是生命存住的根本,不真实同化大法,你就被宇宙彻底淘汰销毁了,这是宇宙规律。我们修炼人一定要清醒自己在干什么。

我流离失所已经十多年了,没有固定的地方住,没有固定的工作,没有固定的收入,因为很多工厂上班要身份证,我没有,我的衣食住行全靠在恶劣工厂的打短工,这样的工厂有的不要身份证。十多年中我从最初的被追捕、要饭、在山岭中四处藏身,到渐渐能靠打工、租房生活,十年中因为中共对我的亲朋好友的全面监控,我不得不与任何亲朋好友、与家庭完全失去联系。就这样我连表面上都成了地球的过客了,我也不觉得苦了,并且还成立了资料点,要说对时间的执着,我这种环境和被关押的环境最容易产生执着了。所以我想我们同修们都去掉对时间的执着吧,好好的履行大法修炼人的身份,听师父的话抓紧救人。哪怕一万年。

以上为个人体会,难免有错误,请指教。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