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年得法 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于二零零五年初抱着治病的执着心走進大法修炼的。在师父的慈悲苦度下,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是第一次参加大法交流会投稿的,当见到明慧网关于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通知时,有点无动于衷,觉得自己修的平淡,没什么值得去写。在看到同修的征稿交流文章后,感触很大,觉得师父要我们做的,我们必须要做到,正如老师布置作业,学生不完成怎么能行?认识到参与投稿的过程也是我修心的过程,现将我修炼过程做一个总结,向慈悲的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得法,找到了救命的秘方

得法前,浑身都是职业病,深受颈椎骨质增生、腰椎骨质增生、慢性咽喉炎、严重的月经不调等疾病的折磨,尝试了各种的体育运动、吃了不少药、还学了八段锦及香功之类的,但也无济于事。虽有着一份不错的工作,但常常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直到有一天,同事的父亲(同修A)来单位找她,见他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就问他有什么保养方法,他直言是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严重的哮喘病、颈椎病等都好了。

我听后象找到了救命的秘方,随即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其实在迫害发生前我已看过《转法轮》,并且看完后还送给父亲看,当时也是同修A送给我一位同事看的,她看后就转送我看。由于没能与同修A直接交流,只觉得书中讲是怎么做个好人而已,自己已是个好人了,并且觉得书中讲的很高,要做到真的很难,又带着怀疑的态度,看完后就还给同事了,错过了得法良机,现在想来后悔万分。

当天一下班,晚饭后就迫不及待的、恭恭敬敬的坐着看书。连看两个晚上,就看完了一遍《转法轮》。但这次看与第一次看,感觉完全不同,当时第一感觉就是:这就是我一直苦苦要找的东西,能健身和修心,真是太好了!第三天,师父就帮我消业,咽喉肿痛,起了点点的白脓,全身发烧,头痛厉害,根本无法上班。如果在以前,早就去医院打针了。这次因怕家人不理解,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有些发烧,在家休息下没事。不能看书,就向同修A借来师尊的讲法录音带,只能躺在床上听。出了一身汗后,身体舒服了些,就坐起来听。没有打针、吃药就好了,第二天就可以上班了。

从那开始,就学炼功动作了,五套功法基本学会,每天上班前就做一至四套的动作,因当时同修A说《转法轮》这本书看的越多越好,所以一有空就看书,也是越来越喜欢看。还有一次师父帮我消业,上午临下班时,突然肚痛,上呕下泻,连身都无法站直,走路要扶着墙,刚从厕所出来,就又得返去,喉咙都呕出血来了。当时也不懂发正念,知道是师父帮我清理身体,记住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1]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午睡的时间,一个小时去了三次厕所,又呕又拉,肚痛得简直无法蹲下,只好是跪着拉。到下午快上班时,才稍有平静了一些。吃了同事端来的一碗白饭,就象没事一样,照常上班了。同事都觉得太神奇了(她们几个知道我修大法),这为我以后给她们讲真相、劝三退打下了基础,也鼓励了与我一起上班的同修。

还有一次与同事在餐厅吃晚饭,大概八点左右搭着女儿准备回家,当摩托车开动后,突然无法刹车和减速,车飞快的在反向行驶,同事与路人都吓呆的,飞行十多米后,在我正想着要往哪靠借助外力减速时,就来了辆人力三轮车,我就侧身向三轮车的车篷靠了靠,这样一靠,摩托车侧倒后停住了,我和女儿摔倒在大街中间。因该街比较热闹,连排都是酒店,人们都是那时间吃完饭回家,来来往往很多车,但过往的车辆都绕过我们而去,没撞到我们。我站起来想多谢那骑三轮车的,但他以为是他无意撞了我,拼命的骑车走了。一看,我的加厚头盔被三轮车的铁钩勾了一个洞,但没伤到头,在膝盖位置的裤子只擦破了一点,也没伤着脚,女儿一点也没伤,她说当时还不知发生什么事,一点也没有害怕,摩托车撞坏了,车头散了。我清楚是来取命的,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弟子和家人。

经历几次过关,都是那么的神奇,就开始向同事及家人讲大法的美好,后来有几位同事都请大法书看。

二、修去名利情,轻装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在机关单位工作,一直把事业有成看成是人生的最大目标。在修炼后,也没能放下求名的心,二零零九年参加单位副职领导职位的竞争上岗,当时主要领导鼓励并全力支持我,还向上级部门给我争取。我平时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人缘也较好,所以每次中层干部的民意测评投票,我的成绩总是数一数二的。由于自我膨胀,以为有主要领导大力支持、自己群众基础好,竞岗肯定是没问题,结果还未出来早已是沾沾自喜!由于自己求名的心太强烈,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到宣布结果时是其他人,我那心情真的一下子跌到了谷底,觉的开了个大玩笑,还认为他们在操作过程中有问题、不公正(因为当天已有文件宣布有个副领导调离本单位了,但他还在参加投票,还主持整个过程,他是支持那个人的)。其他同事都愤愤不平,叫我越级向省上告。虽然我没听他们的,但面子上还是过不去,觉的对不起领导及支持我的同事,还与人辩解说是自己不想争名夺利,只是领导叫我报名我才参加的。

到二零一零年,又一次竞争非领导职位的,认为这次竞争对手不那么强了,主要领导也还是大力支持我,机会又来了。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就提早做工作,一位领导还亲自带我引见上一级的主要领导,就一个一个的打电话给同事拉票。谁知这次又让我翻了个大跟头,输的更惨!胜出者是一个我一直都看不起的人,平时他办事拖拉,做事能力、水平极其一般,输在他手里真的不服气!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 “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没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当了干部了。不管常人怎么想,那是常人的想法。”“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这些法理不知看了多少遍,口上也说顺其自然,有无都无所谓,但内心深处还是放不下常人实实在在的利益。

接连跌了两次大跤后醒悟了,我们炼功人,不要把名利看的那么重,做好工作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还让我认识到我在常人中养成的拉关系、走后门的恶习,这都是我要修去的心。我们是修炼人,只能走师父安排的道路。完全放下这个求名的心后,一如既往的干好本职工作。一年后,突然有一天,上级通知指定名额提拔我为非领导职位,我听后,心里很平静,没用常人的拉票方法,没了争斗和欢喜心。结果在民意测评时,高票同意通过了。真是大法修炼看人心呀!

在修炼前,我是负责财务及接待等工作,常常是利用工作之便,私人的接待都是入单位的帐。自修炼后,知道了不失不得的理,就公私分明了。记得第一次自己掏钱请客吃饭时,十分的不习惯,那真是万分的舍不得。丈夫知道后,直说我蠢,说现在个个都是这样的,不占白不占,你在那样的岗位,你不沾,别人也会说你沾的,况且你经常加班,当加班费奖赏自己也不过份,何况你的领导也一直同意的。我平心的对丈夫说“我是修大法的,别人怎样那是别人的事,我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我不能造假。是你的不会丢,不是你的你贪了也会失去的。”丈夫听后默不出声,我知道他不能一下子理解的了。

还有就是我平时上班是用单位的车,每月都配有汽油,由于悟性不高,一直也默许丈夫用我的加油卡给他的私家车加油。有一天,我悟到“你不失会强制你失的理”,就告诉他不能再用我的油卡加油了,他反过来说我:“单位配给你的,就是给你的福利,我有时用家里的车接送你,给我的车加少少油也可以吧,又不是去偷去抢。”我告诉他失与得的理,他当然是不能接受。为了不让他继续失德,只好告诉他说单位现在对公车用油监管严格,每一笔都记录核对,他就再也不用我的油卡了,但并不代表他完全赞同我的做法,在许多时候讲话还带骨头,指牛射马的,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不为其所动,大法修炼人是有标准的,我还要继续做好,让他心服口服才行。

由于做的正,丈夫也理解我了,到现在完全认同了我的做法。以前为了方便,经常拿笔、纸及小电池回家用,觉的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顺手牵羊拿回家也是为了有时加班用。学法后就不再拿了,不贪不沾,处处体现修炼人的正直无私。我们大法修炼人,知道了高深的法理,怎么还降低标准与常人一样的贪小便宜?

一直以来,对家人的情很重,丈夫如果因公事而不开心时,自己也跟着不开心。女儿在外地读书,如果有哪天不给我电话,就左右牵挂,还成天担心女儿毕业找不到好的工作等。人各有命!我怎么能左右别人的命运?与他们结缘一家人,是给我修炼的环境,不是给我过常人生活的,他们都是我要救度的生命。我认识到情是为私的,会使人沉迷,使人失去理性,还干扰修炼。只有修去为私的情,才能修出强大的慈悲,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三、走進集体学法后的提升

从二零零五年得法后,我和同事同修都是各自在家学法、炼功,也偶尔的浏览明慧网,但由于工作忙,在二零零九年之后就没上明慧网了。期间,同学同修也叫我参加集体学法,但由于怕心,怕自己是有工作单位的人,我们所在的地区较小,许多人都互相认得,怕别的同修不修口,无意间暴露了我的工作身份,不安全,这一系列的借口,就挡住我参加集体学法。但自己在家学法没什么约束,每天看书有时才一页两页,处于炼也行、不炼也行的状态。学法几年了,也突破不了盘腿痛的关,只是单盘十几分钟,最多也是半小时。觉得反正我今天功也炼了、法也学了,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对自己放松了要求,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

直到有一天,看到师父在《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集体学法是我给你们开创的一种环境、留下的这种形式,我想还是应该这样做。因为这是从实践中走过来的,这样修对学员提高最快。自己一个人修,提高没有促進的因素。那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不是讲过师父叫怎么做就怎么做吗?讲过应该走正大法弟子应该走的路吗?”[2]及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因为集体学法这个环境对大家帮助提高是不可缺少的,是必不可少的。当时我为什么叫大家这样做呢,因为这个法的修炼形式也决定了必须得这样做。过去人为什么非得要出家修炼呢?他们看到一个问题,这些人回到世间和常人接触之后,就会跟常人一样,就不能精進了,而且他们又是修副元神的,所以叫他们出家集中在一起。修炼人和修炼人之间有促進、有对比,总是有修炼人自己的话要说,会形成一个修炼人的环境。”[3]好象以前没看过师父关于这个的讲法,如迎头一棒,敲醒了自己。想修炼怎么不听师父的话参加集体学法呢?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呀!到最后的时候了,我还执着世间的工作干什么?执着个人的工作,不是为己为私吗?不是怕心在干扰吗?

找到了根本的执着后,就要修去它。于去年的九月份,就突破怕心第一次参加了集体学法。第一次参加学法的感觉现在还记忆犹新:因为同学同修说不能带手机去学法点、也不要与家人说去哪里、还要在去的过程中发正念等许多要注意的事项。所以自己的脑海不断的呈现“注意安全”、“注意安全”。当刚進入学法点与她们打招呼后,一坐下,一同修就问:你叫什么名?在哪上班?我当时就一下子紧张的不知直说还是不答她,最怕别人问的问题立即就来,只是支支吾吾的不回答,不能悟到可能是师父借同修的口来去我的怕心呢。另一同修就帮我解围说,叫同修不就行了,不要问那么多了。我坐下来望见同修家的墙上有师父的法像,立刻对同修肃然起敬,同修能敬师敬法,做的真了不起!能堂堂正正的将师父的法像恭敬的挂在客厅,不是每个同修能做得到的。接着,同修们也陆续的来了,我们就开始集体通读《转法轮》了。

大多数都是老年同修,她们个个都是双盘着,恭恭敬敬的认真读着,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竟然都读的那么齐整、流利,没读错一个字,我是坐在最外边散盘着读。由于思想不能集中,一听到外边摩托车响,或有人讲话,心里就紧张:会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学法呀?这里安全吗?一大堆的人心不断的翻出来。当时立即意识到不对,就一边读一边正念铲除自己不好的念头,出来一个不正念头就立即解体一个。渐渐的,自己能静下来读法了。

读完一讲就开始交流,同修们都慈悲的鼓励我要突破打坐这一关,并讲她们的修炼经历及讲真相救人的心得,我象一个迷途的小学生,静静的听着,她们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做的太不简单了。当时我整个身体感觉很温暖、很舒服,同修拿风扇直吹着我,也是感觉暖融融的,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着我。我也是第一次给伟大的师尊上香,第一次在师父法像前许下我精進实修的心愿。我当天的收获太大了,最起码突破了怕心,肯定是去了许多不好的物质。真的是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当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今天去学法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佛堂,我绕一个大圈才進去,進去后里面已有很多很多的同修在学法,我来晚了找了很久才找到位置坐。是师父又一次点化我,来晚了连位都没了,跟不上正法進程是多么的危险。第二天就跟同事同修交流参加集体学法的美好感受,鼓励她们也要听师父的话参加集体学法。现在,她们几个都走了出来,每周都坚持参加不同的学法点学法交流了,她们都提高的很快。

通过集体学法,我们凝聚了整体,能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兑现誓约,完成大法徒神圣的历史使命。

四、帮助母亲同修学法,一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有一次在家演示动功教我妹时,母亲说她也想学。我们听后,都笑她异想天开,就不理睬她了。我们一边炼功,她在旁跟着做。我心想,就当她锻炼身体,她身体好了,也解决我们做女儿的后顾之忧,想学就学吧,就给了教功录像带她回家看。母亲除了照顾我九十多岁且双目失明的奶奶,还帮我妹带小孩,又要给家人买菜煮饭,也够忙的了,但她就是想学。我每天晚饭后去她家教她,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教会她五套动作。给她买了MP3并教她怎样使用,教她使用MP3也是费了很大的精力,由于她不识字,也听不懂普通话,我就用纸贴在机上说明各个键的功能,又抄写从开机到关机的所有顺序给她,重重复复的教,总之什么方法都用了。大法开智开慧,她总算自己可自行机械的操作了,但常常按错键,将我录的全部删除,搞到我要反复录制,当时心里很烦,也会生气的说她几句,悟不到是师父叫她来去我的急躁心。

母亲好不容易学会了炼功,她又提出想看大法书。我当时真的是觉得她在为难我,因母亲是快七十岁的人,一个字都不识怎么看书呀。但她提出来,不教她也说不过去,虽然在口头上答应了她,但心里是十万个不愿意,觉得教你开个MP3炼功已这样的难了,还要学《转法轮》,这可是三百多页的书呀!没办法,就想着先教她读一下,让她知难而退,我也好交代。开始带她读《转法轮》,当我读“第一讲”这几个字时,我母亲问,这也是“一”字吗?“一”字不是竖着写的吗?我听后也觉的她可怜又可笑,我说:妈,那是大写“一”,竖着写的是小写“一”,是用来计数的阿拉伯数字。我读一句她跟着读一句,每一句重复读多次。整个晚上都只是那么两句,第二天又要重复着读。

刚学法不久,母亲就消业了。一次被开水烫伤了手,整个手背都起了大大的水泡,她说我父亲买了药回来叫她擦,她问我怎么办,我说你还当你是炼功人吗?她说当然是炼功人。我说你是炼功人那自会有办法的。她就没擦药了。我父亲知道后,大跳如雷,因母亲以前较依赖他,崇拜他有点文化,他说一她绝对是不敢说二的。父亲就对她说,都烫到烂了,还不擦药,到时感染了,看你连手都保不住怎么办?母亲很坚定,忍着痛没擦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洗衣服、洗菜的。有一次扫鸡窝时,被铁条划破了水泡,她也是将皮盖上,没当一回事。由于她信师信法,一下子就好了,真的连痕迹都没有。让父亲觉的十分神奇,这为以后与家人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带母亲读了几个晚上后,由于每天都是重复着读那一两句,我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觉的为了教她,已没时间自己学法了。况且带着她读,她也是无法理解内容,真的是浪费时间。由于读的速度很慢,并且我有时单位有任务需加班,就无法正常去带她读。就这样,读了几个月也只是读第一讲的第一小节。后来由于我奶奶临终病重,她要全力照顾,后来我弟也结婚生女,她要带孙女,她也没时间学了,我如释重负松了口气(当时没悟到这想法不对),但她还坚持每天都炼五套功法。

直到今年,与同修交流起母亲学法的事,同修严肃的批评我做的不对,没做到无私无我为他人着想,太自私了!我听后很惭愧,当晚就去母亲家,说我想带她读书,问她还想不想学,她说太想学了,只是见你那么的忙,我又不识字,就不敢提出来。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或许为了这一刻不知等待了多少千万年了。当时脑中一下子呈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1]我要无条件的帮她!从那时开始,除星期六、日要参加其他学法点的学法外,就星期一至五每晚都去带她读《转法轮》。

带母亲读法,我有三个阶段的感觉:第一阶段是见她架着老花镜,用绳子绕后缭着不让它滑下来,样子很滑稽感觉她可笑;第二阶段是带她读着,重复没進展,加上父亲也不断在旁唠叨,叫我不要异想天开了。就感觉不耐烦;第三阶段是见她那用手指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读,每天早早就起床炼功,然后煮早餐、买菜、带孙女、煮饭及做其它家务。中午他们睡觉,她就抓时间看书,即使是煮饭前的一点点空余时间,她都是拿着书在看,不认得的字就问我父亲或我弟弟。我感动的落泪了。一个不识字的老人都能这样的学法,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教她呢。不论怎样的忙,就算能带她读一句都好,我都坚持过去带她读。她也很精進。

现在,我已带她读了一遍《转法轮》,第二遍也读到第五讲了。由于她每天都是重复着读我教过的部份,现在已会背《论语》了,除个别字不认得外,她自己已会读到第三讲了,我父亲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她平时还会用法理指导自己,说有一次炼第五套动作,盘腿打坐时,腿比往常痛,又想大小便。她说当时只记得“千万要坚持”这几个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告诉大家,不管怎么难受,千万要坚持来听课,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她前后都记不住,只记得“千万要坚持”。就这样一想,腿就没那么痛了,也没感觉要大小便了,直盘到一小时音乐结束后才放下。当她告诉我这事时,我被她感动的眼泪在打转。比学比修,当有次我盘腿打坐时,腿痛的无法忍受,就想到母亲都能坚持,我也可以的,就正念坚持了。

师父有几次都点化鼓励她:有一次晚上她看书到十一点时,正感觉有些累了,突然有一束强光照亮了她正在看的那一页,并且字也放大了,当时她不悟,就想擦擦眼睛再看看是怎么回事,就没看到了。我听后告诉她,是师父鼓励你学法呢。还有一次是,她准备吃饭时,看到一群仙女,穿着色彩很靓的裙子在她眼前飞过,象神韵晚会表演的服饰。我真的替母亲高兴,师父在不断的鼓励着她,其实让我听到,也是在鼓励着我。

现在,母亲也会尽她的能力去讲真相了,会送好朋友护身符了,也在用真相币了。见她这样,我觉的很欣慰,为这样的一个生命感到高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母亲家也成了学法点,每星期三,附近的几位同修都过来集体学法,我弟弟的妻子也与我们一起学法。每当集体学法日,母亲会早早吃饭,做好家务等我们的到来。父亲也会帮着带小孙女,不让她干扰我们学法。

见证了修炼大法的神奇、美好,现在家人都在学法。我大妹结婚十二年,一直都没有孩子,期间所攒的钱都用于找医生治病,一家人万分的苦恼。本来她已是晚婚的了,更急着要小孩。自看了一遍《转法轮》后,就传来好消息了,怀孕后顺利生了个女孩,现在刚读一年级,小孩每天都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另一个妹妹及我女儿也走進来了,虽然不是很精進,但都坚持学法。我们可能是结缘下来得法的一家人呀,要互相提醒,走出迷的世界。

五、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一)坚持寄信及发真相资料

自得法后,知道大法的超常、美好,就开始寄真相信了。由于当时不会上网找到劝善信等单张纸,就寄较薄的小册子。每当拿到真相资料,就大量的复印。一是邮寄,二是到居民的住宅发放。由于用的邮票较多,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有时叫弟、妹们帮着买,弟弟也主动帮我拿一些去寄,现在基本上是我亲自去寄的了。每次寄信前,都手捧信件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让这信件冲破一切障碍,顺利平安送到收信人手中,让收信人明真相,做三退,有美好的未来。”因为万物都有灵,就对着信件发一念:你是大法弟子救人的法器,一定要发挥你最大的作用,救度更多的世人。然后出门,在路上也是不断发着正念,清除弟子所到之处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旧势力,让摄像头失灵,不让坏人看见弟子。因在本地投寄的较多,就利用出差在外地寄,或叫女儿在外返学时帮忙寄,她也乐意并主动帮我做。

每封信寄出后,如遇到收信人,就主动的与他(她)说起,自己收到真相信,有些人会说也收到这样的信,我就及时与他(她)讲真相或做三退,一般效果很好。如遇到有怕心不敢说自己收到信的人,就一边发正念清除他背后干扰、阻碍他(她)了解大法真相的邪恶生命及因素,一边讲真相。能寄到家里的最好,人们下班回家后,可以有时间慢慢的看,还可以传阅家里人,常人也会觉的在家看没那么顾虑、担心。因为本单位每年都帮职工及退休人员订报纸,我就想办法记下了二百多人的家庭地址,就逐一给他们寄信。一般是一张A4纸就贴一张邮票,三张纸的就贴两张邮票。到商店买不同规格或图案的信封,如果信封较薄,就用白纸包多一层寄,以免邮政检测到里面的内容。每过一段时间,就给自己或同事同修寄一封看是否能正常收到。总是变换着写信封的手法:如果是寄去单位的就用电脑打印信封;如果是寄到住宅的,有时也用手写;有时寄去单位时,有职务的就写职务,没有职务的,也可以当是亲戚,写什么表姐、堂叔之类的,总之是多种方法,一般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遇到熟悉的人在公安或政法线工作,就自己编写劝善信,以熟悉他的口吻与他交流。如不熟悉的,就给他寄明慧网下载的《给有缘人的一封信》。

有一次,我试着给自己邮寄破网软件光盘,当收到时高兴到不得了,真是法无所不能。现在我可以寄各种资料了。每次收到上级或市府及其他单位人事任免的文件,知道人员的工作变动,就尽快给寄去真相信。别人递来的名片,好象是别人向我伸出求救的双手一样,我都会很珍贵的一一收集,目地是收集其地址用来寄信,另外将其手机电话号码发到明慧网,让同修帮忙打真相电话或发信息。有次,丈夫将记下电话后的名片扔在垃圾桶,我见到后就偷偷收起来,象见到宝贝一样珍惜。记的有一次我带本单位的女同事外出参观学习,刚到景点就有几个同事的电话先后都收到真相彩信,她们都拿过来给我看,我心里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暗喜!就告诉她们说我也收到,叫她们明辨是非,相信真相做三退。家人单位的电话簿、同修家人单位的电话簿、平时外出开会或参加什么活动时的电话名册,甚至是平时留意到的店铺的广告电话等,我都收集发上明慧网,让同修帮着打真相电话或发彩信。

能直接面对面送的就送,不能直接送的我就寄或到住宅楼发放。发放真相资料也是一个去怕心的过程,以前多数是与另一同修俩人一起发放,一人发正念一人发放。现在许多时都是自己独自去发放了。记得第一次自己一人出去,当走到一家人门口准备放真相资料在信箱时,突然院子里的狗大叫了起来,我没有心理准备,被它一吓手都发抖,怎么也不能投進信箱口,不敢再逗留一刻就走了。走过几间房屋后,心才静下来,后悔当时没发正念让狗安静,不让它干扰我做最伟大的事。有了上次的教训,第二次出门时,就一心一意的念着《洪吟二》〈怕啥〉,越念心越纯净,怕心少了很多。其实我是给人送救命的珍贵礼物来了,能不堂堂正正的送吗?师父的法身时刻看护着我们,只要放下一切的人心,纯纯正正的做,所有的邪恶就给我们让路,我们就越走越顺。我的心愿是要让真相满门,救度更多的众生。

只要我们一思一念都想着救人,就可以找到适合自己做的项目,大家都有自己证实法的路可走。哪怕你收集到一个电话号码、花出一张的真相币,都是在救人,都是伟大的,师父看着都会高兴,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世人都在等着明真相,我们要珍惜稍纵即逝的时光,用自己想到的办法快救人、多救人,完成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大任。

(二)利用工作环境讲真相

我是负责人事工作的,每年都有新入职的人员来我处报到上班,然后再分配到其他部门。每到这时,我抓住这个有利的机会,以各种方式为切入点,与他们讲真相。我悟到,他们是来自全国各地考试進来的,看似是不远万里来我处工作,其实都是千万年的等待来听我给他们讲真相的。因自己有怕心,之前有几位没来得及与他们讲,他们又调到其他地方去了,错失了时机,后悔莫及,只好给他们寄真相信。

今年七月,又考進来四位外地的年轻人,我抱着要救他们的心,没用人心去想那么多的负面信息,用着纯正的心去与他们讲,从破网软件讲起,然后讲到大法真相。他们都静静的听着,神情专注,我越讲越没了顾虑和怕心。抓住新入职人员的心理,初次见面,都会礼貌地耐心地听完真相的。有时遇到来请病假的同事,就以第三者的身份,智慧的与他们讲大法真相,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福报;如遇到要办理退休的,一般先唠家常,讲退休后保重身体最重要,然后转入正题去讲,送他们护身符。抓住他们临退休的失落心理,站在关心对方的角度去讲,没有为私的心,他们一般都会接受。总之,面对不同的人,就找不同的切入点和话题,我有备而来,正念正行,师父都在加持着弟子救人的。

有次搭电梯下班,碰到一小伙子同事,他说我和蔼可亲,总是乐呵呵的没烦恼。我就笑着对他说:你送我那么多赞扬的话,我就回送了一份珍贵的礼物谢谢你!他一看是破网软件,连说多谢!我一直想送给他还找不到机会,他今天算是找上门来了。还有一次我带队参加市的一个活动,在出发之前,我发了一念,如果某某也参加今天的活动就好了。到场后还真的见到了某某,我高兴呀,但打过招呼后,见有其他人在旁,还不敢送神韵光盘给她。我又求助师父,不一会,就见到她一个人从厕所出来,我就快步走过去,说送她一个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她接后高兴的多谢,说她很想找这样的晚会看,现在太缺少了,想买都找不着。她是在文化局退休的,一直在本地区文化界有影响力,成立有舞蹈队到处表演。

我现在的工作岗位,经常外出参加会议,在我上班的提包里,都装着破网软件、神韵光盘、及护身符等各种真相资料,时刻想着将真相送给有缘人,师父每次都安排有缘人到我面前,我就智慧的送上真相资料,即使无法讲真相,我也要给对方留下慈悲、善良的大法弟子的美好印象。其实给我这个工作环境,都是师父安排我利用这个机会与各类人讲真相,救众生的,我要好好的珍惜它、利用它,完成我史前的誓约。

(三)发正念的威力

刚开始知道要发正念时,总觉的自己修的不高,发正念也不会有什么作用,就可有可无的做着,连四个整点的发正念都保证不了,也不知道发正念的要领。直到走進集体学法后,与同修交流,系统的看到师父关于发正念的讲法及明慧编辑部关于发正念的通知,才知道随时随地都可以发正念。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你一发正念,不管千军万马那邪恶统统化成土,全都灭掉,什么都不是”[4]。师父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说“我的弟子们实际上都是有能力的,包括中国和其它国家的学员,而且包括一些新学员,实际上都是有能力的”[5]。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是有能力的,我要好好发挥我的能力。

有一次,丈夫在电脑上看到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内容(其实他都看了小册子及明慧画册等),他可能觉的太恐怖太害怕了,就不让我出去参加集体学法,只能在家学法炼功。丈夫还说:“你不为自己,也要为家人着想,如果你不要这个家你就出去吧,也不知你背地里还干着什么?你们几个妇女就能搞什么政治,能对共产党怎么样?”他越说越激动,激动的面部表情都变形了,胀红了脸,粗口连连,很难受的样子。正如《转法轮》中说:“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1]。我当时就悟到:不管遇到好事还是坏事,对炼功人来说都是好事,他是在考验我坚不坚定,还帮我消业呢。我心一横:平时与你讲真相你都不听,我今天一定抓这个机会,好好的讲清楚,这个关我一定要过,任何邪恶都不能左右我走助师正法的路。就静静的望着他,一边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控制他的邪恶因素与生命,一边是站在他担心我安全的角度与他讲真相,讲现在的环境不同以前了,修炼了并不等于就一定会被抓,叫他不用担心我的安全问题,我注意保护自己,更注重这个家。告诉他,我们讲三退,只是将社会发展规律、天象的变化善意的告诉世人,让世人自己选择,从而有美好的未来。你们平时都说中共坏的啦,什么都是假、都是毒,难道你们也在搞政治吗?他哑口无言了。

我又说,我炼功前后的变化,你是我身边人是最清楚的了,身体无病无痛,处处与人为善,你妈都经常赞我,有几个婆婆赞媳妇的?让你没了后顾之忧还不好吗?他说:我知道你炼功是好,我也赞成你炼,但不能老是跑去外面与其他人一起,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了,你连份工作都保不住的!我一直对着他发正念,并直接告诉他我没有背地里干什么坏事,我是要做一个好人的,我到同修家是学法、炼功,我们一起是很开心、快乐的,就象你每晚去与他们打乒乓球一样,既健身又提高球技,你也是感觉高兴,难道我也不是一样吗?成日一个人呆在家里学、炼,我也没法提高的。我们都是手无寸铁的善良人,修炼人是不争权夺利的,怎会去推翻它这个政府呢?丈夫完全败下来了,我知道人不能对神做什么,清除他背后的邪恶,他就邪不起来了。最后无奈说: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

我每天都对着他发正念清除他背后一切阻止他了解大法真相的邪恶生命及因素,清除他大脑中有对大法不好的思想。过了两个星期后,他出差到北京学习,就托他帮我完成一个心愿:一到达北京和在天安门广场时,就帮我读一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他一到北京时就给我信息“老婆,我帮你完成啦”,第二天晚上,他又发来信息说刚才在天安门时已帮你完成你的心愿了。我看后,为他这个生命感到高兴,他也摆放了他自己的位置。有一次,我与他说:我劝人三退,你帮人办入党(他是做政工),你一定要把好这个关呀!他听后立即暴跳如雷,说:我把关?我把的是什么关你知道吗?有许多的学生写申请入党,我总是在控制不让他们入的呀!我听后知道误解了他,忙说多谢!多谢!虽然,他做了这些,但由于怕心,还时不时的流露出不同意我参加集体学法的情绪。我会继续与他讲真相的,每次有新的小册子,就放一份在桌面让他看。他碍着面子,一般不当着我的面看。有次看了《明慧画报》后,见到很漂亮,他就问,你们是要交费的吗?怎么会有钱印这些资料?我断然说:师父是不让我们集资的,集资就不是修法轮大法。我们有钱印资料,是同修们节衣缩食,将炼功后身体好了而不用来看病、买药的钱,用来印资料,为的是让世人明真相得救。你也不是说收过海外的电话与你讲真相吗?他们为的是什么?人家有时间去休闲享受不好吗?干嘛要花钱给你们打电话?他们用心良苦想劝善,让人们有美好的未来,他们确实是伟大的。师父是要我们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我们不会乱来搞什么集资的。就这样,将我们做事堂堂正正的告诉他,别让他有误解、疑问。

同修们呀!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就没有开创不了的环境。有师在,怕什么?多发正念清除它。

(四)唤醒同修精進,一起跟师父回家

我自己体会到:如果一段时间静下心来多学法,自己正念就会很强,与人讲真相时,思路就会源源不断,就很容易讲的清,别人也容易听得明。大法能给我们开智开慧,只要心中装着法,法理就指导着我们不会走偏走歪。

我们除了讲真相救世人外,还要唤醒不是那么精進的学员,与他们一起跟师父回家。有天中午午睡时,我与同事同修在办公室炼了一小时的静功后,她突然说:“修炼真的苦,看常人及时行乐多好呀!”我听后心里一震,她也是二零零五年就得法修炼的,到现在还羡慕常人?让我听到这些话,肯定不是偶然的,是有我要修的地方吧。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6]悟到是我的修炼状态不好会影响着她。

在同修的鼓励下,前段时间我正想攻破打坐这一关,干扰考验就来了,右脚大拇指发炎肿的很厉害,每天早上打坐时,该脚趾甲都流出了血水,十指连心真的很痛。因为之前打坐不吃苦,一直都无法双盘,到走進集体学法后才试着学盘腿,在今年五月十三日才真正双盘上来。但两条腿一盘上就开始疼,特别是胯部和膝部疼的就象刀割一样,脚部黑紫的吓人,两条腿酸、麻、胀、痛的感觉一起来,伴随着难以承受的心难受,我浑身颤抖,疼的早已顾不了面带祥和了。每天还没开始打坐,心里就已经开始怕痛了!曾有不正的念头觉的这么苦想放弃,求安逸的心在左右着我。我不能因为自己不正而影响同修,就立刻对她说:常人哪有乐可言呀?当常人是来受苦的,是来还业的。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洗净,才有机会学法修炼,常人在迷中想進都入不来呢,不要羡慕常人的所谓乐,当大法徒是无上的荣耀!当我把吃苦的心放下,能盘腿打坐时,并提醒同事同修要多学法后,她就再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过羡慕常人之类的话了。

还有是文中开始时讲到的同修A,他个人修炼很能吃苦,但在正法進程中,由于没有经常看师父的新经文及明慧网同修的交流,又或者是怕心及党文化的干扰,在参加集体学法及劝三退方面与我们有分歧。我有点心急,就经常与他交流。有一次我和他女儿与他交流写“严正声明”、集体学法及讲真相劝三退的事,他坚持他的观点,我们认为他不符合明慧网的要求,写“严正声明”还不够深刻,又将明慧网的要求及同修写“严正声明”下载给他看。但他还是固执己见,认为这样的写就可以。还有就是参加集体学法的事,他认为我们每次集体读一讲,只是通读,还不如少学些,大家再悟一悟,各人讲讲自己悟到理,说我们只是通读根本入不了心,没效果。我们认为通读是师父认可的,我们没做错,他这种凭空而悟,其实是常人的学理论,是在研究大法,指出他的不对。与他讲师父要我们要走出去和世人讲真相劝三退,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只是个人修炼,还要做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讲着讲着,他坚持他的观点,就有些讲不下去了。我有点放松:他怎么样做就怎么样做吧。我回家后又想,作为一个老学员,个人修炼方面是不错,特别是打坐很能吃苦。如果跟不上正法進程而落后了,多可惜呀!我决定要多与他交流现在的正法進程,多交流些与人讲真相的心得。与他交流多次,他还是老样子。我想:是不是我们在哪里拧着劲呢?向内找出自己对他没抱慈悲祥和的心、没耐心、没包容心,依仗着跟他及他家人熟,讲话就不注意口气。他退休前是在邪党部门搞政治工作的,在大脑中还残留着邪党文化的毒素,也还有较强的怕心。调整自己的心态后,就针对他的症结去做,给他带去《解体党文化》、新经文及明慧小册子等。每次去他家,一边与他交流就一边清除他背后控制、阻止他跟上正法進程的邪恶因素及生命,多与他讲现在的大形势,现在邪恶已恶不起来了,我们大法弟子唱主角,只要正念足,师父就会帮我们等等。现在他的态度已大大改观了。在他俩位女儿(同修)的帮助下,已上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还学会上明慧网看文章了,并且在他家也成立了集体学法点,在明白什么是助师正法和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后,也渐渐走出来了。

我们都是从不同的天国世界到这里结缘得法的,除了尽力救度世人外,还要时刻互相唤醒同修,精進实修,一起回归我们真正的家园。

修炼这么多年,我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还有着安逸心、妒嫉心、显示心,虚荣心,欢喜心,名利心、依赖心等等人心,从现在开始我要更加严肃正视这些肮脏的人心,出来一个灭一个。听师父的话,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精進再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做到修炼如初,兑现自己的誓愿,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