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民议会研讨会:反对强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法国国民议会(Assemblee Nationale)举行了题为“器官贩卖与旅游器官移植”的研讨会,关注在中国发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等问题。法国国会议员瓦莱丽·布瓦耶(Valérie Boyer)主持了会议。

法国器官移植专家、法国多家医学院教授、“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代表、法国法轮大法学会代表、维权人士应邀参加了研讨会。

法国医学界器官移植专家在研讨会上

法国国会议员的再次呼吁:禁止器官买卖

瓦莱丽·布瓦耶议员多年来一直对中共在器官移植方面存在的器官买卖问题表示关注。自二零零九年以来,这是第四次在法国国会举办有关器官移植和器官买卖的会议。研讨会上,布瓦耶议员再次强调制止贩卖人体及器官的行径,并希望在法国国会能通过相关法案。

法国议员贝瑞东(Xavier BRETON)表示将和布瓦耶议员一起努力,向法国议会和国际社会传递器官移植中要尊重人类伦理价值的信息,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制止贩卖人体器官及器官移植中的非法行径。

法国移植专家的经历:中国确实存在强摘器官

法国医学界器官移植专家在研讨会上
研讨会上,蒙彼利埃医学院的纳瓦罗教授(Francis Navarro)讲述去中国培训外科医生的经历

蒙博利埃医学院教授弗朗西斯·纳瓦罗(Francis Navarro )二零零七年曾被要求去中国成都市培训中国医生移植器官。当时那里有两百例器官移植手术要做。

纳瓦罗教授回忆说,所有的会议都安排好了,他和他的同行以为要在一个已定的活人身上取一部份肝脏,移植到接受者身上,以让其存活。“在去中国的前几天,我向中国合作机构的人员询问移植手术供体和接受体的有关信息,对方没有对此做出直接回答,只解释说是一般的完整器官的移植,并告诉我说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只要我到那儿,第二天就会有准备好的器官做移植手术,器官移植的细节过程将被录制下来。当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回避。现在回想起来,这段亲身经历使我肯定他们对行刑犯人器官的摘取。我明白我们到达的前一天,和做移植手术的当天,有对犯人的批量处决,根据后来的数据,那次至少处决了十多人。”

自此,他对中国器官摘取现状作了更多的了解,他遇到了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并向他确认了在中国强摘器官的事实。

贝勒吉蒂教授(Jacques Belghiti)是肝脏移植专家,二零零六年任国际肝脏器官移植协会主席,他向在场人员展示了中国器官移植的统计数据。二零零六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火爆的一年,中国共有五百多家医疗中心参与了器官移植手术,其中肾移植手术八千例(官方数字),肝移植手术为四千例,对死刑犯的器官摘取,无止境的交易,成为很多医院的主要财源。奇怪的是,(国际上)器官移植医生常常遇到器官短缺的情况,而在中国却没有,一个国家拥有几乎无限的器官来源,而且这些器官的拥有者都年轻、身体健康。

二零零八年,面对来自中国的活器官库的证据,七十八个国家的健康界专业人士在伊斯坦布尔召开会议,第一次确定了什么叫器官贩卖和器官移植买卖,一定数量的外科医生以科学合作名义去中国意味着什么。

贝勒吉蒂教授谈到,一段时间中国医院的互联网网站频频爆出,非常兴旺,象度假网站一样,用广告的图像,允诺百分之百的移植成功,没有后遗症,血液循环停止四分钟,器官排斥率为零等等。这些网站拥有国外合作的保证。在中国,外科医生班子组成强有力的医疗实体,与权力相通。在器官买卖方面,用所有可能的方式,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据大赦国际人权组织的报告,2006年中国被执行死刑的人数为1,010人。依据中国传统,很少人自愿捐献器官。贝勒吉蒂教授的研究数据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么多被移植的器官的来源问题。这其中还不包括做心脏移植、眼角膜移植及其它器官移植的供体来源。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代表介绍,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国家,在那里两周可以等到一个器官,这个数字与医院和科学不相符合,与中国每年处决的人数也不相符。 问题在于器官来源之快速,根据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的多项报告,以及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调查,这些超出的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那些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被非法关押在中国成千上万的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

培训中国医生,可能成为强摘器官同谋

纳瓦罗提到,法国器官移植技术和法国外科手术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地位和知名度,中国特别要求法国的器官移植医生去那里对中国医生进行培训,因此,肯定有法国器官移植医生参与了、可能正在参与中国的器官移植发展。他希望,作为专家,法国外科医生都能意识到,器官不可以贩卖,更不可强行摘取。他期望,法国社会各阶层、政界、医学界都能重视器官买卖的危险。

伊夫·夏普易(Yves Chapuis)教授是法国器官移植鼻祖之一,他是法兰西医学院“伦理与权利”委员会主席。他说,“不论是法轮功还是其他被关押的人,一段时间以来,器官移植界及人群都是病态的,现在我认为事实已经很明显了,这更加大了我们的忧虑。”

贝勒吉蒂教授认为,无论在哪里,器官买卖是不能容忍的。他希望人们都意识到,特别是那些引领国际科研机构的美国人,不接受在中国所发生的事。贝勒吉蒂教授表示将继续努力向国际社会呼吁反对进行器官买卖,拒绝到存在器官买卖的国家进行移植手术,以减少和杜绝非法的器官摘取和强摘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