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沐浴在佛光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我是一个高中生,从小生活在充斥着邪党文化的环境中,身边的许多同学都受现代变异思想的影响,急功近利、拜金主义、甚至缺少基本的道德观念,正如师尊所说:“你跟那些年轻人讲,说缺德少德的,他根本不往心里去。”[1]而我的思想和他们已经是天壤之别了,我心中有大法,遇事懂得要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用法来衡量,约束自己,不随波逐流。

一、对照法理修心性

我五岁时,妈妈身患多种疾病,她喜闻大法后,奇迹康复,从此我也跟着妈妈修大法,沐浴在佛光中。那时候妈妈去各地洪法、学法,身边都有我的小小身影,周围的同修都亲切的喊我“大法小弟子”。

妈妈在修炼以前,曾告诉我:“不能让人家欺负,别人打你一下,你得踢回去两脚!”但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妈妈就用法理来教育我: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这使我树立了正确的价值取向,遇事多找自己的不足,多为别人考虑。

我在学校是班长。记得有一阵子,有些同学总是不给我好脸色看,处处针对着我,在安排班级事务时也老是和我唱反调,让我下不来台。当时我心里挺恼的:“我怎么得罪你们了,这样对我!”后来我想起师父说:“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1] 一开始我想,可能是业力轮报中我欠她们的,今生还债。后来我又想:“她们和我作对让我没面子,我心里恼,不就是执著于‘名’吗?这不正是要我去掉这颗心吗?”

明白之后我再不和她们计较,用善心对她们。这样一来,她们也变了,不再和我过不去,后来她们向我道歉,说是误会我了。我更是从心里明白了大法能圆容一切,我应该时时修心性,从身边点滴小事上,一言一行上,都按照大法不同层次的要求去做。

二、“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不是随波逐流

有一段时间,我十分松懈,不抓紧学法,沉溺在俗世的大染缸中,心灵得不到净化,逐渐被常人中的喧嚣带动。

有一次在家时,我一边写作业,一边戴着耳机听流行音乐,还自得其乐。恰巧被正在做家务的妈妈看见,妈妈见状严肃的问:“你这样做对吗?”可我脱口而出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很正常嘛!”妈妈一愣,然后说:“如果这都能说是正常的话,那你就太不正常了!”

一句话,如当头重棒。“我不正常吗?”我开始向内找。是啊,这一边写作业一边听流行歌曲,即便是对于一个正常的学生来说,也没有端正学习态度,更何况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师尊让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可不是让我们随波逐流,去当一个乱世中的常人!人的大脑就是容器,装進什么就是什么,这些流行歌曲多以表达爱恨情仇为主,暗含许多党文化之类乱七八糟的信息。

师父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1]本来大法弟子就应该是正一切不正的,我这样主动接受,不正是让邪恶生命有机可乘了吗?请神容易送神难。

师父说:“不同层次上的生命发现你要什么、执着了什么的时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导你。”[3]太危险了。好在师尊时时呵护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即便是如我这般不争气的弟子也不落下。

三、快乐学习,用心学法

我念高三了,在现行应试教育体制下,考试变成纯技巧活,许多同学为了分数,为了“前途” 每天埋头苦读。在邪党“斗争哲学”的灌输下,我也曾一度想要取得好成绩,让别人另眼相看。读明慧文章时,我看到有的小弟子坚持学法,成绩提高快。于是我抱着提高成绩的执著之心去学法,结果自然是没有什么效果。后来我真正静心学法,终于明白我想要提高成绩不就是为了让别人夸我吗?不就是为了“名”吗?带着有求之心学法就是修的有漏啊!我们不能为了学习好、为了开智开慧才学法。学法是为了使自己的思想达到更高的境界,摆脱常人不好的东西,使自己得到升华。而学习好,开智开慧只是学好法所带来的附加效果,不是我们刻意追求的目标。

师尊说:“多看书,书中有法,法中有我能帮助你们的一切,就可以消除业力。”[4] 摆正好学习与学法的关系后,我抱着“做而不求”[5]的心态去学习,不再象其他同学那样把分数和名次看的很重,只是做好学生该做的,考试前认真准备,最后是什么结果随其自然。因此虽然我现在即将面临高考,但我几乎没有压力。连一些老师都说“怎么你小小年纪能有这么好的心态呀?真是不容易啊,我觉得你就像个天使。”我想,只有弟子做好该做的,师尊才会为弟子安排最好的,也定会为弟子安排最好的。

四、见证大法的神奇

当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恶党对大法的污蔑铺天盖地,连宁静的校园也不能幸免。老师们多数不明白真相,受邪恶操纵毒害孩子们。我当时听了真是比辱骂我爸爸妈妈还要委屈难过。于是我私下里开始给老师、同学讲真相,他们也逐渐明白了,即便是学校要求宣传,我们班的黑板报上从来都不会出现污蔑大法的内容。

后来《九评》横空出世,我心想:“如果能在办公室放上《九评》让老师们相互传看,岂不是能让大家都认清邪党的本质!”正好那几天就快是教师节了,我把想法告诉了妈妈。一大清早,我就和妈妈带着资料来到学校。我怀揣《九评》来到一楼办公室,可是发现门还锁着,進不去,我意识到时间还太早,老师们都还没上班呢。我心里有些着急,突然想:“这可是教师节最好的礼物了,去二楼办公室看看,说不定门开着就能送進去了。”我来二楼,果然门没有锁,真是好神奇。就这样我送出去了所有资料。后来回想,师尊时时都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能有这颗心,一切都有师尊在做,师父把一切都给铺垫好了,我们只是跑跑腿。

五、讲真相中破除人的观念

邪党破坏了人们的信仰,使整个社会利欲熏心。我的小姑是个深受邪党毒害的人,视金钱利益至上,还挺固执。我起初和她讲真相劝她三退,她硬是不肯。有一次正逢过节,小姑来我们家做客,我借机会一再劝她三退,然后临走是想要把护身符送给她。可是她还是直接拒绝了。她走之后我有些沮丧,甚至耿耿于怀,认为说了这么多次连自己的亲人都救不了。后来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修炼路上没有什么事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做的有漏。深挖其根,我明白了自己多次对小姑讲真相都是站在亲人的角度上,而不是大法弟子慈悲众生的心态,这不就是在有选择的救人吗?师尊说:“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6] 因为她是我的亲人我才救她,那是一种“私”,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理。大法弟子看问题要站在法的基点上,在我们眼里众生是平等的,没有亲疏远近之分,我们救的是生命,要破除人的观念,用慈悲之心去救度世人。

写到此,我还想到有一次妈妈用电动车载我上学校,路上有一个扫垃圾的阿婆。“我们去和她说说真相吧!”妈妈说着就走了过去。我嘴上虽然没说啥,但心里嘀咕着:“上学都要来不及了还要说,扫垃圾的基本都没啥文化,就这么三言两语哪能说得清呢!”可是没想到,妈妈只说了一会儿工夫,那个阿婆就明白了,拿着护身符一个劲儿的谢妈妈呢。

后来,师父在法中说:“摆在你们面前,没有选择,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在神的眼里看,生命是同等的,阶层是人类社会划分的。”[7] 我明白了,现在来世上的人都不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都是来得救的,他们明白的一面渴望被救度,我怎么能用常人的知识文凭去评判他能否明白呢?我真的是应该突破人的观念。

在这正法的最后时期,我们要牢记随师下世、助师正法时的万古誓愿,精進实修,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让大法的美好传遍世间的每个角落,为后人留下万古的传说!

个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5/高中生-沐浴在佛光中成长-283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