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营救丈夫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丈夫在外出开“摩的”干活儿时被恶人绑架,表面是邪恶迫害,实际是有漏,被旧势力钻空子,漏在哪里呢?自从贷款买楼房后,丈夫就忙于挣钱:白天跑“摩的”,晚上去酒吧下夜,一年多了不炼功,学法跟不上。修炼严肃哪!“可是你又不好好修,就是邪恶迫害的对像。”[1]一时间,我埋怨心上来了,静心一想不对呀,我这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当吗?这是承认旧势力迫害他,不对,修的再不好也应该在法中归正,我们有师父管,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它不配,我应修去埋怨心。

丈夫的被绑架对于我这个平时对丈夫依赖心特强的妻子来说简直是当头一棒,我很清楚这是我修去依赖心的时候了。“我要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王,每个人都走出自己的路来,每个人都证到自己独立的果位。”[2]师父的法在我耳边回旋。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因为丈夫被绑架就击垮呢!我必须自己撑起这个家:还房贷,带好年幼的儿子,好好的生活,而且还要做好三件事,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一位曾经劳教过的同修跟我说:“必要时先把人拿出来”,意思是花钱把丈夫赎出来,因为她深知迫害的残酷。我当时就说:“我要用正念把他拿出来。”后来有不止一位同修建议我花钱赎丈夫,都被我拒绝了,我很清楚,在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丈夫必须找到执着,把漏堵上方能过关,怎么可以走常人的请客送礼那一套,那不等于没修,一掉到底呀!大法弟子走正路啊!

我要求同修必须跟我一起住,陪我一起学法、炼功。同修们都很配合,有的陪我住,有的把儿子接走。这样我就保证了每天学法、炼功,然后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营救丈夫的行动中。整个过程其实就是去人心的过程,当同修跟我一起到校门口接孩子时,看着走到跟前的儿子,他还那么小,我就想哭,同修也看出了我,驮上儿子,头也没回走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对情的执着,我要修去它。

回家一進家门,屋子里空荡荡的,寂寞感油然而生,我又想哭,但马上意识到这是怕孤独的心,是要修去的心,这是执着,师父我要修去它。当我悟到不但要修去依赖丈夫的心,而且要修去依赖同修的心。我就让陪我住的同修撤走,儿子接回来自己带。师父看到我这颗想修炼的心,法就往我脑子里打:“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3]我越来越坚定。周围的环境都跟着变,我们家的下水道不通畅,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来用热水器的开水冲,一桶开水冲下去,下水道通了。我们家的暖气不热,同修说这跟你的修炼状态有关,一天我去小卖部买东西,买主问我你们家热不,我说不热,他说漏网堵了,你让物业洗一下就热了,我让物业洗了漏网,暖气就热了。

丈夫被绑架的第二天,我就去公安局要人,我堂堂正正,理直气壮质问国保警察,是共产党执政,它有一条是做好人错了?“真善忍”违法了吗?有吗?警察被我质问的哑口无言。我给他们讲文革、讲六四、讲《九评》、讲法轮功祛病健身,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他静静的听着,最后无奈的说了一句:“这是我的工作。”我说你的工作会给你带来灾难,严重时会危及家人,这叫迫害大法,遭恶报,善待大法,得福报,你好自为之吧!

去公安局要人,我跑了不少于十趟,开始国保警察很凶,恐吓要抓我,我质问他们:“我犯法了吗?你们抓我丈夫都没有法律依据,还要抓我?”恐吓不成,就开始躲了;每去一次都是对邪恶的解体和清除,每去一次都是自己突破怕心否定旧势力的机会。

另外空间的邪恶受不了,就利用儿子干扰我。记得过完年后,我准备去公安局,儿子就开始拉肚子,一天拉脏了两条裤子,我不为所动,第二天让同修看着孩子,我照样去找,结果儿子也不治而愈。

我又先后去了市检察院、市政府六一零、政法委、市信访、盟检察院、盟信访。所到之处,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相,没机会就递上真相信;还和同修配合去看守所给所长讲真相;一次去市信访,信访大厅里坐满了访民,负责接待的人说:“法轮功不是没人炼了吗?”我堂堂正正的说:“多了,就是因为他好,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好能传遍世界吗?”让将近百号人听到了真相;我又给市长、盟长、市委书记、盟委书记、公安局长、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六一零主任写真相信,希望他们善待大法,给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案子公诉到法院,四月十九日准备非法开庭。由于当地迫害大法弟子这是第一例走判刑程序的,我毅然请了北京律师做无罪辩护,不是依赖律师,律师介入的权威性、影响力和邪恶对案子的重视程度绝对是不一样的,对救度公检法众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四月十九日那天,公诉人遭恶报出车祸,未到庭而取消,推迟到四月二十二日开庭,这对邪恶震慑极大。四月二十二日早晨刚上班,我就给公诉人和检察长打电话,让他们撤诉放人,不然会出人命的,善待大法,得福报,迫害大法,遭恶报。对邪恶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

开庭时,律师从(一)法轮功不是×教,法律无明文规定,不能定罪;(二)光有口供,没有证据不能定罪;(三)除了枪支和毒品是违法的,从家里搜出来的东西纯属个人所有财产,必须全部退回。全面的辩护丈夫无罪,应该当庭释放。让当庭法官、陪审员、公诉人自迫害十四年来,第一次听到了修炼法轮功不违法的真相。整个开庭过程在比较祥和中结束,择日宣判。

六月十八日,法院通知非法判四年,当法官把判决书送达我丈夫时,再三解释:“这上面虽然签的是我的名字,但是我说了不算,你的妻子也一再要求放人,但是我们没那个权力。”我在接到判决书十日内,北京律师继续介入上诉到中院。这一次请律师阻力很大,大多数同修不同意,因为上诉案一般是原判驳回,不开庭。这样对救度众生起不了多大作用,而且律师费也不是个小数目,那可是大法资源哪!我犹豫了,经过再三考虑后我还是决定请,不是依赖律师,我就是要律师介入,因为当地这是第一例,大法弟子反迫害应坚持不懈,如不放人我还会走申诉,往最高院走。

纵观整个案件的发展过程,一开始丈夫刚刚被绑架时,我有强烈的求丈夫出来的心大于救度公检法众生的心。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悟到这是一颗有求之心,是颗非常不好的心。师父讲了:“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求给亲人消灾消病都是对亲情的执著。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4]悟到后,我逐渐的放、放、放……到案子上诉到中院后,我的心态是丈夫能不能出来取决于他自己的正念,外援起不了多大作用,我只不过是利用营救丈夫的契机救度公检法的众生。

由旧宇宙为私的理升华到新宇宙为他的法理,由救丈夫变成救众生,中间历时九个月。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心性到位后全都到位了。中院决定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开庭,律师上午去见丈夫说,他心态相当好,也就是正念很足。邪党心虚,派了四辆警车去押丈夫一个人,当我和律师赶到法庭时,警察密密麻麻,据说派了两个派出所的警力维持秩序。我没有一点怕心,只觉得有点可笑,邪党真的要完蛋了。同修们也来了很多,但都因为没带身份证而被挡在外面,没来的也都在发正念。开庭时,丈夫昂首挺胸,声音洪亮:“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主要书籍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全世界出版发行,唯有中共在迫害。”

全场鸦雀无声,空气好象凝固了,丈夫说完,半天也没人吱声。律师辩到:“锡林浩特多次多处发现法轮功资料、粘贴、条幅,上述这些是某某某所为吗?”公诉人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没有证据不能定罪。最后公诉人说法轮功是×教有明确规定。律师辩到:“这个是可以查的,我当律师这么多年没有‘法轮功是×教’这几个字,而且邪教宣传品和法轮功宣传品不能等同。”从而使在场的邪党安排的十多人,后排十多个法警包括法官在内的三十多人听到了真相,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开庭效果达到了救人的目地。

现在丈夫虽然还在关押,但是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要在师父安排的路上,修好自己,勇猛精進,救人,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