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通辽市国保非法关押、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张平、侯云霞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在向民众免费发放神韵光盘时被绑架、非法抄家;第二天,法轮功学员刘秀荣老人在张贴一张带有“真善忍好”字样的粘贴时,被人诬告绑架、非法抄家。科区检察院于九月二十七日下午对张平、刘秀荣进行非法批捕,近日由于检察院将张平的案卷退回国保大队,为此,国保大队的恶警分别骚扰了周柏宏的住家、非法询问侯云霞的家人及张平的丈夫宋炳赋等。

一、张平、刘秀荣家属聘请律师维权

法轮功学员张平、刘秀荣被非法关押在通辽河西看守所已近四个月,家人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为她们做无罪辩护。

十一月一日上午,张平的律师,去通辽市科区检察院要求阅卷,检察院有关人员说:“办案人不在,得一个工作日三天以后,才有准确消息。”因为当天是星期五,这样五天后才能得到消息,律师当天就返回去了。

十一月一日下午,律师又去看守所要会见当事人张平,看守所所长说:“我地区有规定,一个律师不能见到当事人,必须是二个人以上。”律师就看守所违犯规定的事,于当天将此情况反映到当地检察院,后来看守所又通知律师一个人也可以见。

十一月六日,科区检察院起诉科王昕昕,找到张平的丈夫宋炳赋询问,关于去年元旦与张平等三人向民众免费发放真相台历的过程,十一月二十六日科区国保大队李强又找到宋炳赋,继续询问去年发放真相台历的事。

十二月五日上午,宋炳赋又到科区检察院询问妻子张平的有关情况,找公诉科陈小力,门卫说不再,后打电话询问告之,张平的案卷已经退回到国保大队。

二、恶警王波对法轮功学员周柏宏的入室骚扰

十一月七日,科区检察院询问通辽市法轮功学员周柏宏,关于去年免费向民众发放新年台历的事。周柏宏、张平、宋炳赋三名法轮功学员去年元旦向民众免费发放新年台历,被恶警带走,第二天,国保大队以取保候审为名,又分别勒索了每人三千元所谓的“取保候审金”才被放回家。宋炳赋与张平夫妻的电动观光车,仍然被扣押不归还。

十一月二十七日左右,国保大队王波又多次给周柏宏的丈夫孙立民打电话,要周柏宏去国保大队。

十二月四日,恶警王波又带人敲开周柏宏的家,对周柏宏的丈夫孙立民骚扰,并询问周柏宏去哪里了。她的丈夫孙立民对恶警无理的骚扰,感到不解与气愤。

三、刘秀荣的女儿去要人的过程

通辽市法轮功学员刘秀荣已经六十三岁,丈夫田福金原是通辽市皮件厂技术科长、副厂长,全家六口人都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都遭到邪党的疯狂迫害,其中田福金被迫害致死,大女儿田芳两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共九年;二女儿田心被非法劳教两次;三女儿田苗被非法判刑六年;儿子田双江被非法判刑三年。刘秀荣本人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四年。多年来,她一家人从来没有团圆过,不是这个被抓,就是那个被关,刘秀荣和女儿竟有五次在同一个劳教所、一间牢房里遭受迫害。

刘秀荣老人再次受害后,二女儿田心三次去国保大队,二次去检察院去找有关人员询问母亲的情况。第一次去国保大队找到副队长许静,要求释放母亲,许静却推脱这是执行公务。第二次在请北京正义律师后,田心又继续到找通辽科区国保大队队长王波,因为许静有关恶行在明慧网上曝光,在走廊里看到田心,气急败坏地对田心吼:“你就在网上给我说啊,你就乱说!”她找到王波,谈话间王波把手机放在桌子上面要录音。

第三次是十二月二日,田心再次去国保大队要人,田心跟王波说我妈是什么情况,王波说等着判刑呗。田心说这么多年你难道不知我妈是什么人吗?我们都是好人,本来当时你能放人的,可是你却把我妈送到看守所。王波说他没这个权力,还说看你们家过的。他不说这么多年通辽恶警把田家六口迫害的人财两空,却反说老田家过的日子不好。

田心第一次去科尔沁区检察院是在母亲被非法关押不长时间去的,她先到科区检察院的批捕科,科长周志军推脱说你妈的案子送到市检察院。田心去市检察院,检察院戒备森严,门卫说:“你要说出要访问人姓名才可进入。”田心无法说出要访问的人名,市检察院保安给了她一个秘书办公室的电话号码,田心打这个号码,无人接听。 田心再回到科尔沁区检察院时周志军人不见踪影。

第二次找到科区检察院公诉科陈小力,田心要求知道母亲的案卷情况,问办案人的名字,陈小力说你的身份不确定,要有一个身份证明,确定你与当事人的关系。田心无奈,又在当天下午返回到街道居委会,开了一个介绍信,她把介绍信复印了一份,又找到陈小力,陈小力不在办公室,田心等了好久,看到陈小力正在对门的电脑旁看微机。又过了一阵儿,陈小力才让她进来,陈小力又继续刁难,无理要求田心在介绍信上面签字按红手印,然后存档案,并让田心写书面材料,往上交。田心说我妈一次又一次遭到迫害,你们这都是违法的。陈小力却说这是有法律依据的,田心说你们对法轮功从来也没有讲过什么法律。田心拒绝签字,陈小力就说你得找办案人,田心问谁是办案人?陈小力居然说明天再告诉你,田心说你不是说开了介绍信你就告诉我办案人的名字吗?陈无奈说出王昕昕。

可见中共体制是多么腐败、虚弱,而它的官员什么都想掩盖,什么都想撒谎,连办案人名都想隐瞒。中共政权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善恶颠倒,是非混淆,全面摧毁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观,公共权力全面黑社会化,导致大陆社会道德风气极其低下。正象国际分析人士说的那样,中共解体是必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