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折磨几经生死 安徽医生范文芳再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省阜阳市法轮功学员范文芳,历经中共十多年迫害,多次酷刑折磨后,生命垂危,她始终没有放弃修炼大法,顽强地活下来了。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范文芳再次被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阜阳市颍州区国保大队。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两时许,妇科医生范文芳骑车,路经安徽省阜阳市安居工程小区西门,不巧与另一骑车的女子发生撞车,双方交涉中,对方打了“一一零”报警电话。“一一零”巡逻警来后,翻出范文芳车上包内带的大法真相资料与真相币后,将她绑架,非法关押到阜阳市颍州区国保大队。

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发动国家机器,铺天盖地诬陷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一时间,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合法的炼功环境和公开表达的权利,深知法轮大法好的范文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默默的站出来,成立资料点,制作和散发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还百姓的知情权和法轮功学员的正当权利。然而中共最怕的就是真相。从二零零零年起,范文芳开始多次遭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劳教、判刑,时间累计达十年之久,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她被恶警酷刑折磨,几经生死,她从未放弃过修炼。

一、三次被关合肥女子劳教所 三次被迫害只剩一口气

二零零零年三月,阜阳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将范文芳绑架到合肥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中,范文芳为抵制迫害,开始绝食,恶警亲自指挥,指使六、七个在押的犯人对她多次野蛮灌食折磨。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灌食时,使用三把大钢勺子、撬舌器等工具,施刑的犯人在恶警的指使下,野蛮凶狠,把范文芳的头发大把的拽掉,耳朵、鼻子多次拽烂,鲜血直流,嘴唇、口腔、舌头、嗓子经常被钢勺、撬舌器别烂,出血。

多次的灌食酷刑折磨,原本一米六的个子,丰满身材的范文芳,被摧残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最后,合肥女子劳教所恶警看快不行了,二零零一年三月,不得不把范文芳送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范文芳从合肥女子劳教所回家不久,身体还没有复原,就又被阜阳市六一零、恶警绑架到合肥女教所迫害。期间,范文芳就一直以绝食和不参加劳动抗争,迫害了半年,奄奄一息,被抬着送回家,丈夫还被勒索了几千元的医药费。

二零零二年年初,范文芳在家里修炼法轮功,身体逐渐恢复,能够站立起来,被恶人诬告修炼法轮功,又被阜阳市六一零操纵下的恶警绑架到合肥女子劳教所迫害。这期间,范文芳还是以绝食和不参加劳动抗争。邪警用四个犯人二十四小时看着她,不让她睡觉,不让她炼功,给她打点滴,把她头、两只手、两只腿、身子用绳子、带子捆绑在床上,二十四小时不松绑,打点滴的管子不从鼻子里拔出来,大便、小便都尿在床上。恶警唯一给她“开恩”的就是把她放下来,让她能够在一个大桶里大小便。大桶没有盖子,不满不让倒,放在非法关押她的房间里,臭气熏的包夹(四个犯人)轮番发高烧,吃不下去饭。关押她的房间的门始终都是关着的,恶人怕人看到他们的邪恶行为。再一次,范文芳被折磨的只剩一口气了,恶警才不得不将范文芳抬回家。

二、七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历经生死

二零零二年九月,范文芳从合肥女子劳教所回家不久,恶警又将范文芳绑架到阜南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到恶警灌食酷刑迫害。人被折磨成了皮包骨、低血糖、电解质紊乱。人瘦的不成样子。人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恶徒才把人送回家。

送回家一天后,恶徒又把她绑架到颍上看守所摧残迫害。三十多天里,范文芳多次遭到恶警施行的灌食酷刑折磨。最后人快死了,恶徒才不得不把人送回家去。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在阜阳市六一零恐怖组织的操纵下,范文芳再被阜阳市公安局恶警绑架,五月二十六日,他们把她套头蒙眼、秘密送到临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长达六个多月。

为了抵制迫害,范文芳开始绝食。在阜阳市六一零头子戚成刚的指使下,临泉县看守所所长吴广杰、副所长林平、李教导、泰法医、周庆友等、与临泉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刚、政保科长王玉民一起,多次用野蛮灌食,酷刑迫害折磨范文芳。

每次施行野蛮灌食酷刑时,看守所所长及恶警就指使七、八个吸毒、盗窃、抢劫等在押男犯人,把她强行按倒在地,几个人按住她的手,几个人按住她的脚,有拽头发的、有拽耳朵的、有拽鼻子的、有挤压腮帮子的;有一个五大三粗的男犯拿着两把约一尺长的不锈钢活口扳手,用扳手柄别开她的嘴,使劲插入口中,直至喉咙。范文芳痛苦万分,拼命地挣扎,范文芳的头发大把的被拽掉,耳朵、鼻子被拽烂、出血,牙齿先后被撬掉八颗,余下的牙齿全部松动,不能嚼东西;嘴唇、嘴角、口腔、舌头被扳手别的血肉模糊,鲜血淋漓,惨不忍睹。有时,她被折磨的大小便失禁,昏死过去。

恶警们先后给她野蛮地灌过辣椒水、掺着不明药物的奶粉水等。有一次,恶警还强行扒掉她的衣服,施行野蛮灌食。恶人们一边折磨她,一边侮辱她。

经过多次的酷刑折磨,范文芳原本健康丰满的身体被摧残的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十分的虚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三、被担架抬上法庭 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日,在安徽省阜阳市六一零的直接操纵下,阜阳市颍州区检察院、颍州区法院对已被非法关押了半年之久的范文芳和一年之久的其他十三名法轮个学员以“组建大法资料点、制作大法资料”的所谓罪名,进行了非法起诉和审理。

另十三名大法弟子是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安徽省阜阳市六一零、市国安局、市公安局绑架的,他们有:高勇、李策、吴宏伟、 郑宝、欧阳沙沙、程云峰、王玉玲、李丽、李军等。

当时,范文芳已经绝食有半年之久。恶警对她多次施行野蛮灌食折磨,牙齿被撬掉三个,嘴唇撕裂,咽喉、鼻腔多次被插管戳破。身体已是骨瘦如柴,极度虚弱,生命危在旦夕。非法庭审前,她是被两个法警用担架抬进法庭的。最后,范文芳被非法判刑七年。

四、在安徽第三监狱遭酷刑 生命再次垂危

范文芳被非法判刑后,被关押到安徽第三监狱九监区,那时她已连续被迫害一年零两个月。在九监区,恶警每天都用红布塞嘴,撕头发,抓住两腿象推独轮车一样来回推拉,满嘴牙齿因强行灌食已被全部撬掉,生命垂危。监狱当局对外散布称范文芳已死。

二零一零年六月,范文芳从安徽三监回到家中,恶警再没想到,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范文芳再一次生还。

近期,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范文芳又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阜阳市颍州区国保大队。

责任人:
阜阳市颍州区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国威1895671888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7/十年折磨几经生死-安徽医生范文芳再遭绑架-283656.html